陆川:拍电影是件玩命的事儿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读者文摘 发布时间: 2020-12-28 10:00

  凭借电影《南京!南京》,陆川成为一个时下最烫手的名词。这个年纪仅30几岁的新生代导演,面容文弱,可他的光芒却远远的盖过了很多的前辈。在巨大的光华背后,陆川曲折多艰的成名之旅却鲜为人知……
  
  外安内狂,好学生做起了电影梦
  
  童年的陆川不怎么爱学习,并不是十足的乖学生,在他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由于个子高,他被老师安排在最后一排,后面坐的都是蹲班生,很快陆川就和他们搅到一起,打得火热。老师有些担心,就叮嘱他:“陆川,你少和他们搅在一起,这对你没有好处。”陆川听了不言语,也不反驳。
  
  在老师和父亲严厉的目光中,陆川一直像他们所希望中的那样成长。直到16岁,看了张艺谋的《红高粱》后,电影那极具表达力的镜头,把陆川心里的热情全部唤起。从此后,陆川对电影产生了特殊的痴迷。高考前,他对父亲说:“爸,我想考北京电影学院。”听儿子要考电影学院,陆天明呆了,这和自己的希望太远了。于是就说:“考电影学院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别想什么是什么!”
  
  第二天陆川放学到家,发现家里来了个女孩,陆天明就介绍:“儿子,这是我单位分来的导演,让她看看你适不适合做影视。”看到这个年轻女孩,见生人就脸红的陆川脸噌地红了,女导演看了看陆川:“你给我做一个小品吧。”陆川一下子手足无措了:“小品是什么啊?我没做过。”陆川吞吞吐吐,很不自信。见他为难的样子,女导演说:“那你随便给我演点东西。”陆川从没在别人面前表演过,他不敢当着人表现。看着陆川羞涩的样子,女导演笑了:“做导演是吃开口饭的,我看你这性格,好像不适合做这个。”陆川热烈的电影梦,被女孩的话轻轻地摧毁了。
  
  同年,陆川考入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成为国防科工委的翻译。1995年冬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陆川经过北京电影学院,那天天很冷,看门的没拦他,就是看门人的疏忽,使陆川走进门去,看到一张残破的招生简章,这次偶然,改变了陆川的一生。他的电影梦再次燃烧起来,他奔回家里,冲着爸爸喊:“爸,我要考导演系的研究生!”看着激动的儿子,陆天明惊了,儿子是不是发疯了?他就严肃地告诫儿子:“你的工作是多少人羡慕的,也是你用20几年换来的,这个事你绝对不能扔!”可是,陆川一意孤行,没有任何电影专业知识的他,开始学起电影。那段日子,陆川学习几近疯魔。
  
  1995年1月7日,是看榜的日子,当天,陆川在北影附近的电影院坐了一天,把同一个电影连看了6遍。他不敢去看榜,到晚上才忐忑不安地进了校门。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没有自己的名字!陆川的心一下冷到了底。再仔细搜索,终于在最后一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陆川一下子高兴得蹦了起来,他的电影梦真的开始了。
  
  电影厂里的小导演,为电影一走到底
  
  1997年,陆川毕业后被分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导演组,导演室70多位导演,每年只做10几部戏,大多数导演完全没有戏拍。在那里,陆川是个地道的小人物,那么多前辈在前面挡着,自己不知何日出头。在电影厂呆了两年,好多同学都在拍戏了,可陆川只能无奈把心思放在编剧上,闲得要死的他写出了《黑洞》、《寻枪》。
  
  《寻枪》写完后,陆川萌生了一个想法,要自己做这部影片,可这种念头无异于登天。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谁愿意给这样的导演投资,陆川陷入了愁苦中。看见着急的儿子,父亲就劝他:“谁能一口吃成胖子,你可以先给别人做副导演,别心急。”听了父亲的建议,陆川尝试着做起副导演,在剧组副导演就是打杂的,干的全是跑腿的活。在第二次做副导时,陆川终于受不住溜走了,谢铁骊导演追问原因,陆川就直说了:“导演,我不是干这种事的人,我真的干不了。端茶倒水这种事,对我来说,过于艰巨了!”谢导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导演,他看陆川如此骄傲浮躁,就语重心长地告诫他:“年轻人,你要有点耐心!踏踏实实,一步一步才能走出来。”陆川听不进去,决绝地离开了。
  
  他打定主意,要自己拍处女作《寻枪》,接下来陆川的工作就是不断出去找投资人。找投资人是很痛苦的事,每次,忐忑地打通电话,名字一报,对方马上就挂了,他也记不清被拒绝了多少次。终于有个投资人愿意和他见一面了,可陆川一露面,对方就傻了:“你是陆川?”对方眼中充满了疑惑,看着文弱的陆川,对方无奈地摇头:“年轻人,不用谈了,我对你实在没有信心,你完全不像个导演!”
  
  一次陆川和刘建立谈《黑洞》,两个人在一起吃饭。陆川不放过任何一次可能的机会,就趁机和刘建立说起新作《寻枪》,刘建立听了听,对《寻枪》并不感兴趣,随口问了他句:“你想找谁演?”陆川说:“我觉得姜文合适。”刘建立就说:“那我帮你问问。”几经周折,姜文愿意和他见一面。得到了姜文的承诺,陆川终于有了一点底气,也看到了一线希望。
  
  姜文答应演了,可还得接着寻找投资人,700万元的投资,毫无名气的导演,几乎所有投资人都摇了头。最后是华谊的王中军看了剧本,觉得可以赌一赌,就动了念头,问身边的人:“陆川是谁啊?”问了很多人,没人知道陆川这个人。
  
  王中军和陆川见了面,见有人投资了,陆川兴奋了不得了。在所有条件都谈妥时,王中军又试着提出了一个条件:“片子我肯定投,但导演最好不是你!我担心你的名气,会影响电影的票房。”陆川忍着怒火,毫不让步地说:“这个导演必须是我。否则,其他条件免谈!”王中军无奈地答应了。
  
  从寻找投资到投拍,陆川整整用了两年。结果《寻枪》取得了巨大成功。陆川不再是无名的小导演。
  
  《南京!南京》艰难拍摄,陆川的生死磨折
  
  接下来,陆川开始了《南京!南京》的筹拍。2006年申请立项的南京题材电影的多达四五部,一些大腕也在其中,有些人就劝陆川停掉。
  
  立项没下来,心急的陆川就借了100万元先建了剧组,2006年底,剧本被否定,得到的话是:“好多大腕在前面挡着,凭资历也轮不上你陆川。”制片人谭宏心灰意冷地对陆川说:“陆川我支持你把这钱花光,然后咱们就散了吧。”制片人悲壮的话,让陆川觉得无比心凉,他说了另外一句话:“不可能,只要我陆川不死,就得把这个片子拿下来。”
  
  这是一部相当敏感的片子,涉及到南京大屠杀的政治题材,必须通过中宣部和外交部等相关部门的一致同意。
  
  2006年12月,晚上,陆川和谭宏进了中南海,见了个关键性的人物。《南京!南京》的生死,完全在这里,陆川搬出了自己最厉害的嘴上功夫,中宣部的领导点头了。
  
  10月电影开机,可是接下来,整个制片环节,不是没钱了,就是出事了。拍摄中,一家投资商,又半路卡壳了。而剧组热情正高,陆川不敢把消息告诉大家。为不影响大家,陆川只有一个人憋着,人前依然还得维持场面,然后躲在没人的地方疯狂打电话。赵一穗看出来他不对劲,问他出了什么事。陆川没说,自己先借钱补上了投资。
  
  拍片期间,陆川不仅精神上受难,还忍受了三次阑尾炎发作。第三次最为严重,当时人是在长春,陆川疼得直打滚,就倒在城外的坑里了,大家一下子找不到导演了。送到医院,医生要陆川马上手术,陆川强忍着疼痛制止了医生:“你必须给我保守治疗,我的戏耽搁不了三天,耽搁三天要损失100多万元,这个我赔不起!”医生见这么不听话的病人,就对着剧组的人说:“这个病人如果让他出院的话,我这医生就不当了。”陆川恳切地告诉医生:“我实在不能休息,三到五天,一百多万我去哪找。”医生只有给他保守治疗,当天陆川又回剧组了。
  
  片子上映后,陆川的耳边充满了质疑,有的人发邮件给陆川:“我要杀了你全家!”就连80后的蒋方舟,也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质问:陆川,我为什么没看到你说的那种抵抗?
  
  重压之下,陆川的父亲陆天明打电话给儿子:“儿子,你要坚强。”电影首映那天,陆川的激动不能自抑,他背对观众,泪水默默地流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