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座房子的奋斗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读者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17 10:00

  那次往家打完电话后,我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哭了好久。
  
  电话里,妈妈说,村里有一个老头儿,前几天死了。可是,他什么时候死的,却没有人知道,当臭味传到邻居家里,邻居把他儿子叫来,撬开锁进去之后,发现老爷子早死多时了,身上爬满虫子,真是惨不忍睹。
  
  这样的事情,以前听别人也说过。但以前是当故事听的,这次从我的亲妈嘴里说出来,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儿子和父亲在一个村子里尚且如此,我和姐姐都在外边,等以后父母再老些了,可怎么办呢?
  
  妈妈说那件事情的时候,我能听得出,她语气里的不安和恐惧。是啊,谁不怕死呢?谁不担心自己死的那一刻会被遗忘,兀自变臭而没人理会呢?
  
  我是很想把他们接到北京来,可我在北京漂了两年,每月的收入就只有少得可怜的工资,别说买房子了,厕所都买不起。我没有买彩票撞上大运,也没有找到一个有房的结婚对象,现在每天更是为了岌岌可危的工作满怀忧愁。
  
  事实上,谁不想规划出一个美满的未来呢,谁不想享受天伦快乐地过日子呢?可是,在北京这个地方,在这个贫富差距特别大的地方,身为在最底层贫困线上挣扎的我,要怎么样去规划自己的未来呢?连郊区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我有规划未来的权利吗?
  
  以前看一个朋友的QQ签名:神啊,求求你,让我当房奴吧。当时我看了笑了笑,心说:这真是,我们这些连房奴都当不上的人,是被神遗弃的那一群吗?
  
  如果要遗弃我们,为什么又要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呢?难道就是为了看我们的笑话,以供神取乐的吗?
  
  真不公平啊。
  
  但是,如果有公平可言,大家就不用都使劲往上爬了吧。
  
  向上爬,向高处爬,每个人都极尽所能,无所不用积极地要往上爬。我也要,从金字塔的最底层往上爬,只有爬到上边去,才可以俯视别人的脸,否则只能仰望别人的屁股。
  
  我不得不承认,我刚来北京的时候,显得傻气十足。因为我生在农村,地方偏远,人又稀少,不会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也不会有那么多各种各样花花肠子的骗术。顶多有些二百五的,不赡养老人;犯混蛋的,跟邻居吵吵架;贪小便宜的,见别人家玉米熟了去偷几个。但大家生活水平都相差不多,所以,没有什么大事,也没有太离谱的狡诈。
  
  直到我上大学前,我接触的也都是这些耿直纯朴的乡下人。到了大学,各色人多了,贫富差距也出来了。像我这样的,倒成了少数。我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成了异类,而且我的确也显得异类。所以,本来话就不多的我,更加沉默了。
  
  平时,我的衣服也是土里土气的,刘海长长地挡着大半个脸,没事就低着头作看书状,不管看没看进去,都可以避免跟别人的眼光相撞。因为跟别人对视会让我感到更加自卑,仿佛只有独自缩在角落里低着头才有些安全感似的。
  
  我怕看到别人嘲笑的眼神,在这种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我除了用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之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这样的大学生活造成的后果就是:我在大学四年里也没有褪去乡下人的纯朴(换个词,就是傻气)。这令我在刚刚步入社会的这两年里,傻气十足,做了不少让人难以置信的傻事。用人家的话说,就是“真怀疑现在大学生的智商”。其实,被骗不完全是智商的问题,而是情商或者人生经验的问题吧。如果买菜的时候算不对账,是数学没学好,是大学生的智商上的问题。但是,遇到骗子还傻乎乎地信以为真,却是涉世太浅,严重缺乏社会经验了吧。
  
  种种经历告诉我,我实在是不善于跟人打交道,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上似乎没有多大的余地:我天生不是经商的料,没有做老板自己创业的潜质;也没有千娇百媚的容颜举止,给我的爱情道路上铺垫铺垫;更不会因为处事的机灵应变,工作中平步青云。
  
  但是,无论怎么着,我还是要生存。为了想办法多挣些钱,我用下班之后的时间,对着那台和我一样抑郁忧愁的二手电脑,开始码字。最初是为了发泄心中的苦闷,然后接触得多了,开始往杂志社投稿。
  
  虽然最初滚烫的热情,因为稿件的“无一命中”而降温至温开水,乃至凉开水,但码字的习惯已经形成了,下班之后没有恋爱可谈,没有足够的钱支撑我去逛街,小小的出租屋内连一台可供消遣的破电视机都没有,只有这台二手电脑和我“相看两不厌”。我于是混迹于一些大大小小的论坛,有时候潜水看别人的文字,有时候也会注册个ID自己发一些随手写出的小文。没想到,可能因为我写得真实性很强,网友的回复居然出乎意料地多。
  
  在没有丰厚稿酬的情况下,我看到了网友的热情,也是如开足了马力的小车一般,加劲地在某论坛盖起了大楼。
  
  不知不觉中,自己帖子被关注的人越来越多,点击率也跟着上涨得很快。
  
  就在我看着几十页的“高楼”兴奋不已时,更大的意外不期而至。
  
  有一日,我登陆进入一家曾经发过帖的网站,好些条站内消息在不停地向我眨巴眼睛,有请求加我为好友的,有留下QQ号想认识我的,更重要的是,其中一条居然是一个做出版的编辑发来的,他发消息说我的帖子很不错,想问问我有没有出版意向。
  
  我立刻加了那位编辑的QQ,仿佛看到丰厚的稿费在向我招手。
  
  可是,事情并不像我想像得那么美好。因为我是新手,虽然帖子的点击率挺高的,但是,对方能开出的稿费却少得可怜。
  
  即使当初在这个论坛盖楼的时候,我没想到能用它挣到钱,但真的能挣到钱的时候,我还是很在乎多少的。毕竟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劳动价值体现着自己的个人价值,谁不希望自己的劳动得到相应的或者更大的认可呢?
  
  于是,在稿费问题上,我没有让步,拒绝了那次出版的机会。
  
  幸好,上天对我不薄,在我的继续等待下,又有别的出版公司的编辑找我了,开出的稿费也相应地高了些。
  
  我不敢再奢望太多,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写长篇,能够出版,差不多就算了。
  
  新书到手的那一刻,我的兴奋难以用文字形容。
  
  后来,我接着开了新文,这次我凭着以前逐渐积累起来的关系,网络、实体一起进行,既在网上发VIP文以挣稿费,又联系着以前的出版编辑,请他接着帮助出版书籍。由于我写得认真负责,对稿费要求合理,所以,各方面的合作还算愉快。
  
  这样努力地写下去,我发现,我的稿费收入渐渐超过了工资……
  
  够买个卫生间了,够买个小卧室了……我数着这辛辛苦苦码字换来的钱,等待着银行卡上的数字涨到房子的首付。然后就买个一居室的房子,把爸妈接来跟我一起住,那样我就再也不用担心因为照顾不了他们,而让父母感到死亡的恐惧和不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