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兄弟:那些突然成名的“老男孩们”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读者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2-02 00:00

  网络电影《老男孩》红极一时,点击率在11天内突破千万。制作这部影片的筷子兄弟因此也突然大红大紫。虽然之前他们就曾经以一曲《男艺妓回忆录》爆红网络,但是这部转型之作更是为他们赢得了无数喝彩。
  
  1.曾经也是茫然八零后
  
  今年30岁的肖央生于1980年,河北承德人,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200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影视广告导演专业。
  
  和片中的肖大宝以及许多80后京漂一样,最开始闯北京时,肖央也曾经为生存挣扎。第一年考中央美院附中也没考上,第二年再考前,他也曾经一个人坐在地下通道里为落榜哭泣。北京电影学院广告专业毕业后,他一直接拍广告,虽然期间也拍了不少在业内很有影响力的作品,是圈内公认的新锐广告导演,但总是处于饱一顿、饥一顿的状态。
  
  为了生存,肖央在做广告导演之余帮人主持过婚礼。北漂多年后,在他看来理想依然遥遥无期。那时肖央最害怕同学聚会,参加同学聚会让他真正感觉年轻时代的终结。大家有做保险的、做建材的,甚至混黑社会的。过去所说的梦想都不再提,衡量成功的标准就是挣钱多少。挣得多的炫耀,挣得少的掩饰,挣钱变成惟一追求时,人都变得扭曲了。有一年同学聚会,小时候经常受欺负的一位同学,长大后竟开起了奔驰。后来这位同学成了《老男孩》中的猥琐男包小白的缩影。
  
  2005年,做音乐经纪的王太利介绍广告拍摄任务给还没毕业的肖央,两人一见如故,从此成为朋友。
  
  来自山东的王太利生于1969年,今年已41岁,1997年带着父亲给的1800元到北京开始北漂。他的境况也不比肖央好多少,有一段时间天天吃刀削面度日。现实虽然艰苦,却不影响两个人追求梦想和艺术的决心。他们经常苦中作乐,创作一些短片自娱自乐。
  
  2006年,他们以一部广告短片《MZone桑拿篇》参加首届“全球华人非常短片创意大赛”,一举拿下“最佳人气奖”,在网络上快速窜红。
  
  200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两人又以“筷子兄弟”的名义,一人出资一万元,拍了6分钟的搞笑MV《男艺妓回忆录》。两人吃饭时给自己起名“筷子兄弟”,意思是中国特色、朴素、互不分离。男扮女装的王太利极尽恶搞。MV上线后迅速火爆,并再度入围第二届非常短片“最佳MV奖”,“筷子兄弟”成了网络红人。
  
  这次尝试让两人引起注意,很快有品牌愿意投资他们下一部作品。虽然还是一部MV,但肖央开始考虑尝试讲述完整的故事。《你在哪里》讲述小区大哥和窝囊保安之间的纠结,影片镜头更酷,插入了打斗场面。拍摄持续四天,又导又演又策划,让俩人累得够呛。算算账,结果又是赔钱。这部不太红的作品过后,两人一歇两年,各忙各的。
  
  之前的电影奠定了两个人以搞笑风格见长的电影风格。筷子兄弟开始小有名气,但是在搞笑的同时,他们总觉得还应该拍一些更真诚的影片,把自己对于人生的感叹以及八零后普遍怀有的茫然感反映出来。
  
  2.《老男孩》的网络走红神话
  
  2009年的一天,他们得知优酷和中影等联手打造的“11度青春系列电影”系列,觉得机会来了。
  
  “11度青春系列电影”选择了十几位青年导演参与其拍片计划,其中包括诗人以及著名编剧尹丽川、词作人张亚东等,制作方坦承之所以选择许多以前甚至没有过电影拍摄经历的新导演,就是想探索一种全新的电影模式,发现更多的新锐导演。
  
  肖央和王太利的报名题材是《老男孩》,两个人一开始还打算拍一个MV,但对方说必须要短片。于是“筷子兄弟”用一个多星期写出来一个剧本。灵感来自于他们最熟悉的迈克尔·杰克逊。
  
  杰克逊最辉煌的时期两个人都在上学,等他们步入社会即将迈入中年时,杰克逊却去世了,真感觉像是给他们的青春画上一个句号。杰克逊的去世让他们感到一种时间上的危机感,他们觉得必须赶紧做点什么。肖央负责剧本、导演,王太利负责音乐,两人拉着一帮朋友操练起来。
  
  《老男孩》的创作和拍摄是肖央30年来最困难的一件事,每天都生活在崩溃的边缘。剧中小学是在天津东丽区的一个废弃小学校取景,闷热的夏天,灯光一开就会引来无数蚊虫,所有人都是一身疙瘩;那场火锅戏拍过之后,剧组全体一氧化碳中毒……
  
  影片拍到一半的时候,传来王太利父亲在老家病危的消息,王太利想把戏拍完再回家,但家里一遍遍电话催。为了见父亲最后一面,王太利放下拍摄,赶回山东老家。
  
  剧组人员都记得,从天津撤离的当天晚上,肖央情绪十分糟糕。那一天拍到半夜,很疲惫,剧组又丢了一个镜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剧组这一散,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什么时候还能再聚起来,能不能完成拍摄任务,谁也不知道,所有的担子都压在肖央身上。
  
  拍摄停了40多天,但剧组人没散。王太利回归后,拍的是王小帅和霹雳舞大哥飙杰克逊舞蹈的戏。38度的气温,为了重现杰克逊经典的45度角俯身,王太利站在汽车顶上被吊威亚,几秒钟的戏,拍了半天,肩膀都被勒红了。王太利说,这还不是最苦的,他戴着假发和礼帽,在酷热天气和大灯炙烤下跳舞,不一会儿后脑勺儿冒起青烟,原来假发自燃了。
  
  投入70万元,拍了16天,《老男孩》让“筷子兄弟”得到了关注度。但为了筹划这部短片,两个人大半年没接拍广告,片长也由最初的10分钟扩充到45分钟,肖央也几乎花光了积蓄。
  
  3.成功之后的“老男孩们”
  
  《老男孩》是11度青春系列短片中最长的一部短片,也是最受大家热捧的一部片子。起初剪辑完毕时,影片合伙人王珂的媳妇先看哭了。紧接着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内部放映,观众们站起来鼓掌。
  
  首播至今,《老男孩》仅在优酷网上的点击率已达到1200万。抱着吉他在喜欢的女孩面前高唱李春波的成名曲《小芳》;学跳迈克尔·杰克逊的月球漫步舞……怀旧的剧情引发80后网友哭声一片。王太利写的片尾曲歌词,更成了无数人的签名。“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我有过梦想……”
  
  灯光再次暗下来,30岁的肖央和41岁的王太利清唱起片尾曲《老男孩》:“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短片的成功基本改变了筷子兄弟的生活,而由此带来的忙碌生活也同样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各种演出与活动,几乎占据了他们所有的时间。有一次在北京东城区猜火车电影餐吧搞活动时,他们被粉丝簇拥包围,忙着签海报、满足合影要求。现在的他们,吃个饭也会被食客认出,停在路边打电话,都会有人指着他们说:“看,筷子兄弟!”
  
  虽然不喜欢这样的日子,但他们完全把这当成一种难得的与众不同的生活体验和积累。目前,很多电影投资人纷纷找上门来,肖央拍电影长片梦想也快成为现实了,“《老男孩》是我们的转型之作,在这里面我们积累不少经验了。接下来的电影长片,我们还是会沿用比较喜剧的过程然后用感动结尾,王太利还是会演男主角,依然会在作品中推出他的新歌。”
  
  在肖央看来,现代社会对成功和幸福定义是脱离的,很多人通过奋斗成功了,但是他们并不幸福,他们就想借助《老男孩》去展示内心的这种冲突。或许这就是老男孩在今天之所以如此赢得共鸣的原因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