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信背后的背后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0-12-26 00:00

  一、接到一封举报信
  
  这天,故和县县委常委、纪检委书记赵万江接到一封群众举报信。上写:
  
  “赵书记:今天我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向你举报县城建局局长康治国。他贪污腐败,玩弄女性,在清河市怡园小区购有商品房,楼号为3号楼2单元302室。长期包养着一个年轻‘二奶’,还生了一个男孩,约有10个月大。请你调查,按照党纪国法严肃处理……”
  
  信是用电脑打印的,没有署名。显然,举报信是知情人所为。
  
  赵万江,人称“包黑脸”,一身正气,疾恶如仇,深得百姓信赖。他阅完举报信后,不由得拍案而起。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举着反腐败的利剑,竟还有一些腐败分子敢以身试法,实在是胆大妄为!他随即找来负责县直纪检的一科科长李立欣,研究处理意见。
  
  李立欣30多岁,精明强干。他建议,此信没有署名,具有多大的可信度还需查证。为了掌握确凿的人证物证,不冤枉一个同志,是否不马上立案,先派人去清河市怡园小区实地调查了解一下,取得人证物证,然后再按程序立案查处。赵万江点头同意,批示此案由一科具体办理。
  
  康治国现年50岁,个头不高,白白胖胖,能言善辩,处世圆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他巴结上了时任县委书记的陈祥泰,当上了他的乘龙快婿,一步步升迁,先后任砖门镇镇长、党委书记。他3年前调回县里,任城建局长兼党委书记。城建局大权在握,拥有人权物权财权,要搞腐败,完全有这个条件。
  
  李立欣领命后,即组织专案人员展开调查。不久,专案人员便拿到了康治国包养“二奶”的相关证据。
  
  康治国被“请”进了赵万江的办公室。他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言说自己清正廉洁,辛辛苦苦为党工作多年,难免要得罪一些人,纪检委更要为他这样的好干部撑起保护伞,不能听风就是雨。搞腐败的事,他以党性担保,绝对没有!
  
  赵万江冷笑一声,拿出了相关照片和举报信在他面前晃了晃道:“这件事你怎么解释?”康治国见到照片和举报信后,丝毫没显出惊慌的样子,仍是一脸的从容:“噢,你说这件事啊,完全是误会,误会啊!怡园小区那套房子根本就不是我的,你们可以通过物业管理部门查对嘛!那位女子确实与我有关系,不过,她是我的外甥女,根本就不是什么‘二奶’!她的孩子是她与自己丈夫生的,与我有什么关系?简直是岂有此理!”康治国振振有词,矢口否认,案子陷入了僵局。
  
  二、亲子鉴定
  
  难道说当事人不承认,案子就查不下去了?赵万江决定对其做亲子鉴定。高度发达的现代遗传基因技术,会揭穿一切说谎者的鬼话!
  
  面对纪检委提出的亲子鉴定,康治国从容得很,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竟然和赵万江叫起板儿来:“赵书记,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不过,这件事关系到我的声誉和政治前途,如果属实,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否则,你们必须对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赵万江不由得踌躇起来。看康治国的底气,像是有着十二分的把握。难道说举报信的内容不实?或者说有什么别的原因真的冤枉了他?他知道康治国的能量大得很,市里省里都有关系,搞得不好,他会反咬自己一口的。为了慎重起见,他找来具体承办人李立欣,想听听他的意见。
  
  李立欣思维敏捷,办事干练,平时和赵万江私人关系处得很好。见赵书记踌躇犹豫,他也表现出了少有的低调:“赵书记,这件事我心中也没底,举报信捕风捉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例子不少,我担心万一搞不准,您……”赵万江眉头紧锁,思忖良久,果断地挥了挥手道:“查!出了问题我负责!”
  
  李立欣按照事先与赵万江研究的方案,成立了三人专案小组。为采集血样,特意从医院请来一位小护士一同前往。
  
  李立欣一行来到怡园小区康治国的“外甥女”家采集孩子的血样。敲开房门,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少妇正在看电视,孩子在她的怀里“咿咿呀呀”地玩得正欢!一见少妇,李立欣不由得心中一颤,但他马上镇定了下来。例行公事地问了少妇的年龄姓名,然后便让小护士过来为孩子采血。少妇还算配合,进行得比较顺利。采集完血样后,李立欣宽慰少妇说:“看把你吓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一切都会过去的,希望你多配合我们的工作。好了,我们走了!”
  
  康治国的血样也如期采到,一并送权威部门鉴定。
  
  不久,鉴定结果出来了:被鉴定人与被鉴定的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就是说,康治国是清白的,不存在“包‘二奶’生子”之事,举报信完全是捕风捉影,无稽之谈!
  
  面对如此鉴定结果,赵万江没得说了。科学是公正的,容不得掺有任何主观成见。他准备给康治国一个“说法”,同时也准备面对康治国的非难。
  
  这天,康治国应约来了。岂料,他表现出了难能可贵的姿态和觉悟,一没吵,二没闹,而是心存感激地说:“赵书记,感谢组织上还了我一个清白,不然栽赃陷害我的人还不知给我造出什么事来呢!我一点也不怨恨您,我早就说过,搞腐败的事儿跟我不沾边……”
  
  一番表白和诉说,令赵万江十分感动。所有这些都是他所希望的,作为一名纪委书记,怎么会希望下属干部腐败呢!他安慰了康治国一番,嘱他好好工作,便让他回去了。一桩“包养‘二奶’生子案”,终因与事实不符,成为空穴来风。
  
  三、波澜再起
  
  正当此案尘埃落定之际,不料波澜再起。这天,赵万江的办公室门下,有人塞进来一封信,上写:“赵书记,你们上当了!做亲子鉴定的孩子,不是康治国的,而是他的铁哥们、现任发改委副主任苏括岩的!”
  
  赵万江看完这封信,不由得吃了一惊:啊?竟会是这样?闹了半天,是有人搞了“狸猫换太子”啊!怪不得呢!
  
  为慎重起见,赵万江决定暂不声张,让李立欣悄悄展开对苏括岩的调查。
  
  苏括岩原是砖门镇的一名普通干部,几年前下海经商,承包了砖门镇钢管弯头厂,之后他将工厂交他人经营,以金钱开路,摇身一变成了县发改委副主任。他与康治国是同学,关系非同一般,搞“狸猫换太子”完全有可能!可是调查发现,苏括岩老婆在农村,生有一儿一女,儿子上了大学,女儿也已参加工作,他哪来的如此小的孩子?
  
  随着调查的深入,苏括岩包养“二奶”的事也暴露了出来。原来,他也在清河市怡园小区买了一套商品房,与康治国同在一楼,并也包养了一个“二奶”。巧合的是,二奶也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做亲子鉴定的孩子,正是苏括岩的,康苏二人搞了一个“调包”!
  
  苏括岩被“请”来谈话。岂料,苏括岩百般抵赖,矢口否认包养“二奶”之事,声称怡园小区的那个“二奶”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又是一个铁嘴钢牙!
  
  赵万江义愤填膺,为了彻底征服腐败分子,他决定再做一次亲子鉴定。为防再发生什么纰漏,他亲自出马,监督整个寻人采血过程。
  
  苏括岩的房子同康治国的房子同在一栋楼,赵万江与李立欣等人首先去了他家。房子的主人叫刘平平,矢口否认与苏括岩的关系,声言自己并不认识什么苏括岩。她与康治国的外甥女是朋友,那次是她受朋友之托,一时糊涂才上门搞调包的。对于纪检委要采集孩子的血一事,她表示坚决不同意。
  
  赵万江一直不露声色地看着听着。第六感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在说谎。李立欣不愧为干公安出身的,几句硬邦邦的话甩出去,便镇住了刘平平,她不得不同意让采了血。
  
  一行人又来到康治国的“外甥女”家。“外甥女”名叫魏兰儿,三十多岁,生得美貌丰满。出人意料的是,她的孩子却是个又聋又哑的残疾儿。说到采血,魏兰儿倒不像刘平平那样断然拒绝,而是积极配合,说她愿意让孩子做亲子鉴定,让事实还舅舅一个清白。

  
  两个孩子的血如期采到,康治国和苏括岩的血也如期采到。为防止混淆发生意外,都分别做了标记,交专案组送权威部门鉴定。这一回,赵万江信心百倍,铁证面前,看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然而令赵万江意料不到的是,他亲自督办的这个案子竟然又是一个大错误!鉴定结果白纸黑字:康治国与所鉴定孩子,苏括岩与所鉴定孩子,都没有血缘关系!鉴定单位的鲜红大印盖着,鉴定人的亲笔签名写着,容不得你不信!面对这鉴定结果,赵万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难道说,这个案子真的搞错了?举报信真的是无中生有,有意陷害?
  
  这一回康治国可不像上一次那样了,他伙同苏括岩,上蹿下跳,调动起上上下下的关系,找县委找市委,对赵万江发起了猛烈攻击。赵万江身陷尴尬境地,面临着空前的被动和压力。
  
  四、一波未平一波起
  
  按照程序,纪检委不得不给康苏二人一个“说法”。李立欣早已把文件拟好,赵万江却迟迟不愿在文件上签字。种种迹象表明,这桩案子的背后,说不定还隐藏着什么更为复杂的东西。腐败分子是狡猾的,无孔不入的,要想扳倒他们,必须拿出铁的证据!可是这样的“铁证”又在哪里呢?
  
  正当赵万江陷入“山重水复”之际,不料鬼使神差,有一个人找上门来,陡然间柳暗花明,康治国包养“二奶”生子案,铁证如山!
  
  且说这天,赵万江正在批阅文件,突然电话铃声大作。电话是城建局一位正义之士打来的,报称,康局长的办公室里突然闯进一个乡下妇女,后面还跟着一个抱孩子的少妇。这乡下妇女说声:“姓康的!你还认识我吗?”然后照着康局长的脸又抓又挠,大骂“畜生”、“还我女儿”!
  
  康局长似乎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脸色大变,一个劲儿地“这……这……”,连连说自己“该死,不知实情”。这乡下妇女又哭又闹,吵着嚷着要上县委告他。康局长害怕了,拿出20万元欲堵这个女人的嘴……
  
  赵万江闻听,道:“有这种事?我们马上过去!”他当即找来李立欣,想一起去看个究竟。
  
  正在这时,那个乡下妇女已带着抱孩子的少妇闯进了他的办公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问:“你可是县纪委的赵书记?康治国简直是个畜生啊……”
  
  这个乡下妇女,赵万江不认识,可她身后的少妇和孩子他却认识,她就是自称是康治国“外甥女”的那个魏兰儿!见她们如此这般而来,赵万江顿感问题的严重。他轻声宽慰道:“大嫂,有什么事,坐下慢慢说!”
  
  乡下妇女并不坐,而是抹把泪哭诉道:“我是、我是……唉!怎么说呢?我、我说不出口啊!”
  
  赵万江给她倒了杯水,嘱她不要急,有话慢慢说。乡下妇女鼓足勇气,终于说出了实情:“实不相瞒,我是兰儿的母亲,是这孩子的姥娘!康治国包养的兰儿,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啥?你、你说啥?”赵万江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也给弄糊涂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乡下妇女叹了口气,向赵万江讲述了事情的原委经过……
  
  她叫李秀芬,原籍东北,困难时期与母亲要饭来到关里康家庄,被康治国的父亲收留,在村里落了户。康父时任村支书。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出落成一个漂亮姑娘。经人做媒,母亲把她许配给了康治国。两个年轻人正值青春萌动期,不久李秀芬就怀孕了。想不到后来康治国考上了大学,一脚蹬了她。当时做流产可不像现在这么容易,需要两级组织的证明,孩子的父亲还必须到场签字。康治国自然不肯到场。她们孤儿寡母呼天不应,唤地不灵,母女俩只好含泪回了东北老家。
  
  回老家后,李秀芬迅速找了个姓魏的男人嫁了,不久便生下一个女儿,取名魏兰儿。后来她又生了一儿一女。近年来,东北来关里打工的人很多,兰儿也随同乡来到关里。万没想到,芝麻掉进针眼里,她竟然被康治国包养了……
  
  令人不解的是,李秀芬是怎么知道康治国与女儿的事呢?赵万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李秀芬刚要回答,这时门被推开,进来一位中年妇女,此人便是康治国的结发妻子陈桂芳。只听陈桂芳道:“赵书记,是我去东北找来的李大姐。实不相瞒,举报信是我写的。我原本不想这么做,可……”接着,陈桂芳道出了为何要举报康治国并请出李秀芬的详情。
  
  陈桂芳的父亲原是本县县委书记。为了攀上这个高枝往上爬,康治国大学毕业后,就一直猛追陈桂芳。婚后方知陈桂芳患有不育症,康治国非常恼火,但又不敢离了她,就一直冷淡她。后来他们抱养了一个女儿,康治国仍不死心。他家三代单传,他不想断了自家香火,于是便偷偷包养起了“二奶”。
  
  康治国包养“二奶”这件事,她是听苏括岩酒醉后说的。苏括岩还说,去年康治国就与“二奶”生了一个女孩,是个嘴歪眼斜的残疾儿。康治国不想要这个孩子,不久便给溺死了。后来“二奶”怀孕,又为他生了个男孩,结果是个傻乎乎的聋哑儿。康治国十分恼火,又想整死这个孩子。魏兰儿坚决不干,这才保住了孩子一条性命。
  
  一连生出两个残疾儿,康治国非常懊恼。他请来风水先生测看阴阳二宅,风水先生说,是他老父死后葬在“巽”脉上,故此才有了残疾后代。不久前,由苏括岩一手操办,他给老父迁了坟,这件事村里大人小孩都知道。
  
  康治国还要兰儿接着为他生儿子。兰儿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这个儿子他是要定了!兰儿也不傻,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她不愿这么偷偷摸摸地为康治国生儿子,她想要一个“名分”,要康治国明媒正娶!于是,康治国一来,她就和他吵闹。康治国答应了兰儿,他本来就对陈桂芳没感情,此时老岳父已死,于是康治国便与陈桂芳闹起了离婚。陈桂芳自然不同意,于是康治国便千方百计地折磨她,甚至雇黑社会的人,想要她的性命……陈桂芳忍无可忍,这才暗中举报他。
  
  连续两次举报,明明事实俱在,却不知为何都被康治国巧妙化解了。她这才不得不从幕后走到了前台,打出了“李秀芬”这张王牌。
  
  至于发现康治国包养的“二奶”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一事,也是阴差阳错赶对了劲儿。康治国上学前搞的那个李秀芬,婚后她就听村里人说了。那天苏括岩喝醉了酒,告知康治国的“二奶”非常像李秀芬。苏括岩与康治国是中学的同学,曾多次见过李秀芬。女人的想象力是丰富的,联想到康治国两次生子都是残疾儿的事实,她心中便产生了疑问:康治国包养的“二奶”,会不会就是李秀芬怀孕带走的那孩子?带着这个疑问,她多方打听魏兰儿的情况,终于从与魏兰儿一起出来打工的同乡嘴里知道了她的老家地址。陈桂芳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了东北,真是巧他爹碰上了巧他妈,魏兰儿的母亲果然就是当年被康治国遗弃的李秀芬!
  
  五、拔出萝卜带出泥
  
  李秀芬的出现,彻底敲响了康治国的丧钟。这件事太离奇了,也太具有讽刺性了,一时间成为全县街谈巷议的头号新闻。这时有人借着榔头砸坷垃,向纪委举报了康治国利用旧城改造之际索贿受贿的事实。
  
  赵万江报请县委,决定对康治国实行隔离审查,一切通讯工具都被中断了。为了加大办案力度,赵万江又给李立欣增派了力量。
  
  再说康治国,自从得知他所包养的“二奶”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后,也羞得无地自容,整天长吁短叹,精神萎靡。
  
  康治国的案子涉及的方面很多,赵万江决定一件件进行梳理。就康治国包养“二奶”被查处一事,他觉得里面还有诸多疑问无法解释:一是包养“二奶”生孩子,本是一件铁的事实,当纪检委立案查处时,他为何能那样从容镇定,快速实施了“狸猫换太子”?二是他们明明都是父子关系,亲子鉴定为何出现截然相反的结果?是谁从中做了手脚,又做了些什么手脚?
  
  当天夜里,赵万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幕幕过去的事情放电影般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联想查处康治国一案的种种反常迹象,看来此案的背后定然隐藏着一个更大的腐败案。他不由得怀疑起一个人来,说声“不好”!披衣下床,不顾妻子的劝阻,马上去了专案小组。
  
  此时零点已过,整个县城都进入了梦乡。值班人员见赵书记深夜到来,不知有什么事情。赵万江问起了康治国的情况,值班人员告诉他,刚才李科长与他单独谈了话,让他丢掉幻想,如实交代问题,这会儿可能也睡了。赵万江又问李立欣怎么不在班上?值班人员说,李科长刚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人急事找他,他去去就来。赵万江“唔”了声,与值班人员一起来看康治国。
  
  康治国的门已从里面锁了,按规定是不允许锁门的。值班人员“啪啪”拍了几下门,里面没有动静;再拍,还是没有动静。值班人员急忙找出房间钥匙,打开房门一看,只见康治国口吐白沫,面色青灰,已经没了气息!
  
  康治国立即被送进医院抢救。赵万江指示值班院长,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康治国!同时他又拨通了县公安局的电话。
  
  经过一夜紧张的抢救,终于把康治国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但他神志还不清醒。公安人员也从康治国的房间里找到了他服毒的证据,发现他抽的一支烟中含有毒致幻物质,喝水的杯子上残留有剧毒鼠药“一沾死”。康治国是自杀还是他杀?这只有等他完全清醒后才能知道。
  
  鉴于此案的复杂性,赵万江指示对康治国实行特别监护,不经他允许,任何人都不准探视康治国。不久,康治国终于醒了过来。大夫对他说:“幸亏发现得及时,不然,就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下你这条命了。”
  
  康治国听后泪眼迷蒙,说自己大难不死,多亏了赵书记,他要向赵书记彻底坦白……至此,一桩罕见的内外勾结、权钱交易案被揭了出来。纪检委一科科长李立欣浮出了水面。
  
  原来,早在纪检委接到举报信后,康治国便从李立欣那里得到了消息。李立欣原是砖门镇派出所所长,二人关系很好。是康治国通过关系,给他谋了一个纪检委副局级科长的。李立欣知恩图报,不顾党纪国法,暗中将举报信的事告知了康治国。

  
  康治国当时吓得够呛。李立欣又给他出了个“狸猫换太子”之计,叫康治国找铁哥们苏括岩,让他的孩子和“二奶”前来应付血检。以假乱真,蒙骗组织,这本身就担着风险,况且苏括岩也包养“二奶”,万一暴露,岂不是自掘坟墓?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干?原来,二人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几年前,社会上刮起了一股企业转制之风。苏括岩觉得这是个机遇,找到时任砖门镇党委书记的康治国,要求买下钢管弯头厂。康治国便以低于实际价值上千万元的价格,将钢管弯头厂“卖”给了苏括岩。苏括岩也不亏待老同学,给了他一个50万元的红包,又给他在怡园小区买了一栋三室两厅的商品房,同时包养起了“二奶”。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所以当康治国找他时,他才鼎力相助。
  
  那么,第二次亲子鉴定问题又出在哪里呢?原来这又是李立欣搞的鬼。因为案子由他一手承办,为了再次保下康治国,也为了借机捞钱财,他竟然在送检血样时,给二人实施了“调包”!作为酬报,康苏每人付他10万元人民币。
  
  说到这里,康治国叹了口气,又向赵万江说出了当时自己“服毒自杀”的详细经过:
  
  昨天夜里,李立欣独自来到他的房间里,给他打气,说自己一定会全力保他,只要不乱说别的,大不了给个处分。接着便递给他一支香烟,自己也抽出一支吸起来。抽着抽着,他忽觉一阵从未有过的迷惑感,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由自主地喝下了李立欣递给他的茶水……
  
  康治国的供述,与公安人员现场勘查检验的证据完全吻合。显然,这是李立欣怕康治国说出实情暴露自己而实施杀人灭口。事实俱在,赵万江与公安机关研究决定,立即拘捕李立欣!
  
  六、案犯失踪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昨天夜里自从接完电话走后,李立欣就再也没有出现。问他的妻子,妻子说昨晚李立欣并没有回家,还以为他在办案呢!别人打他的手机也关机,好像他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一样。
  
  难道说李立欣听到什么风声逃跑了?鉴于李立欣的犯罪事实,有关部门决定对他的办公室进行搜查。在他的办公室里,除搜出大量的存折和现金外,还发现了一张字条,上写:“今取青春补偿费20万元。”没有署名,也没有日期,字迹歪歪扭扭,像是出自女人之手。这是什么意思?
  
  一连几天,李立欣还是无影无踪。这天,有人去城西砖瓦厂的大坑里捕鱼,一网下去,网上了一个重重的东西,原来是一具死尸!死尸是被绑了石头沉入水底的,捞上来一看,此人正是失踪多日的李立欣!现场验尸查明,李立欣的头部遭钝器击打,颅骨粉碎,死于他杀无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立欣杀人灭口,不承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竟然也被别人杀害了。是谁杀了他?案子扑朔迷离,更加复杂了。
  
  侦查工作迅速展开。从作案方式看,凶手显然是熟悉李立欣的,因为他是被电话叫走的。从作案手段上看,凶手异常凶残,专击要害,迅速致其死亡,然后再将其尸绑石头,沉入水坑,显然是有预谋的谋杀。走访李立欣的家人,家人也说不出李立欣到底得罪了谁。李立欣的被杀,会不会与康苏包养“二奶”案有关?
  
  康苏二人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康治国与李立欣互相利用,狼狈为奸,不可能也不具备谋杀李立欣的要素和条件。那么,是苏括岩?这里面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杀人动机。苏括岩有什么重大秘密或者仇恨,非要置李立欣于死地?
  
  苏括岩由于涉嫌行贿和包养“二奶”也被隔离审查了。经多方调查,苏括岩也没有杀人动机和作案的时间条件,他也被排除了。
  
  调阅李立欣的最后一次通话记录,对方的号码竟然是个黑号,也就是说,没有使用人的姓名!
  
  那么,谁又是杀害李立欣的凶手呢?案子一时又陷入了困境。
  
  办案人员迅速调整思路,重点转向那张“青春赔偿费”的字条上,走访李立欣妻子,问李立欣是否与别的女人有什么瓜葛?她哭哭啼啼,言说李立欣是个正人君子,绝没有拈花惹草之事。办案人员又问她家是否失过盗?她回忆说:“三年前,李立欣还在砖门镇当派出所所长的时候,家中曾失过一次盗,不过没丢什么东西。李立欣不让报案,此事就这么过去了。”
  
  办案人员又对李立欣曾接触过的女人进行调查。有人提供线索,三年前,李立欣曾与一个叫“娟娟”的三陪小姐关系非同一般,而这个“娟娟”早已不在本县,案子又陷入了僵局。
  
  正当办案人员苦苦寻不着线索的时候,曾随同李立欣给康治国孩子采血的小护士,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至此,又一桩案中案被牵带了出来。
  
  七、凶手原是她的他
  
  小护士名叫苏静,她是康治国病房的护理人员。那天赵万江问她第一次去康家采血的情况,苏静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是便将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
  
  那天她随李立欣去康家采血,李立欣第一眼见到那个女人时,不由得一颤,那个女人也着实吃了一惊。二人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被心细如丝的苏静捕捉到了。当时她心里就闪出一个念头,断定二人认识或者有过什么瓜葛。
  
  苏静的线索非常重要及时,苏括岩的“二奶”刘平平,纳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
  
  很快查明,刘平平就是当年的那个“娟娟”!经巧妙提取她的字迹鉴定,留给李立欣的字条正是出自她之手!刘平平有重大嫌疑,由此接受了调查。在证据面前,刘平平不得不供述了她与李立欣的恩恩怨怨……
  
  原来,刘平平在故和县做小姐期间,曾被时任治安股副股长的李立欣查获过。李立欣见她青春貌美又性感,就租了间房子包养了她。以后李立欣调任砖门镇派出所所长,二人仍保持着这种关系。刘平平受不了李立欣身上的狐臭味儿,觉得李立欣只知在她身上发泄兽欲,却不知关怀体贴她。他接受贿赂和利用职权罚了那么多黑心钱,对她却吝啬得很,她觉得实在太亏了。于是她便趁着李立欣熟睡之机,悄悄配下他家中的钥匙,趁他妻子上班之机,偷走了他家20万元现金和一些金银首饰,然后在租房中给李立欣留下这张字条,自己去了清河市。之后阴差阳错,她结识了大款官员苏括岩。二人一拍即合,又被苏括岩包养了起来。
  
  那天她去康家实施“狸猫换太子”,意外地遇到李立欣,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好在李立欣假装不认识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刘平平多少有些放了心。岂料,事后李立欣突然找到她家,与她“秋后算账”。提出钱他可以不要,事可不再追究,但必须与他恢复那种关系,反正苏括岩整天在镇上、县里忙他的事,当即便不顾孩子的哭闹强奸了她。事后他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又要去了刘平平的宅电号码和手机号码。
  
  故和县距清河市仅五十多里的路程,骑摩托车二十多分钟即到,来去非常方便。在以后的日子里,李立欣时常赶来“幽会”。
  
  这天,李立欣突然来到刘平平家,迫不及待地又强奸了她。待他走后,只见床底下爬出一个人,此人便是刘平平的相好兰闹闹。兰闹闹是个开出租车的黑道人物,早在刘平平被苏括岩包养前就与她有了这种关系。李立欣来时,二人刚刚鬼混完,听到有人敲门,兰闹闹以为是苏括岩回来了,吓得赶紧钻到床底下。待李立欣走后,兰闹闹问刚才那人是谁?刘平平一把鼻涕一把泪,把实情全部讲了出来……兰闹闹当时什么也没说,骂声:“王八蛋!”便走了。
  
  以后,刘平平继续与这三个男人保持着那种关系。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兰闹闹递给她一部手机,让她用这个手机打电话约李立欣上门幽会,不料李立欣却死于非命……
  
  兰闹闹有重大杀人嫌疑!经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兰闹闹被刑事拘留。搜查家中,发现了李立欣的摩托车和手机。铁证面前,兰闹闹不得不如实交代了杀害李立欣的经过……
  
  那天,刘平平向他哭诉了详情,他就暗下决心要整死这个仗势欺人的“情敌”,一直悄悄做着准备,寻找时机。那天他让刘平平用一部不用登记身份证的手机钓出了李立欣,他埋伏在一个黑暗角落里,待李立欣出现后,趁其不备猛扑上去,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锤猛击其头部,李立欣连哼一声都没有便毙命倒地。兰闹闹立即把尸体弄到自己的出租车上,藏好其摩托,然后直奔事先选好的故和县城西大坑塘……
  
  至此,一桩由包养“二奶”引发的系列案中案,终于真相大白了!
  
  案子虽然破了,腐败分子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赵万江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情反倒更沉重了。回想此案的曲曲折折,错综复杂,特别是李立欣的出现,带给人们的警示是何等的振聋发聩!反腐败,是一个多么艰巨沉重而又迫切的事啊!他顿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