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贵讨债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0-12-27 10:00

  有句话叫做借钱容易还钱难。阿贵的同学小张去年初因为买房,从他这里借了1万块钱,说好了年底就还,可现在年早过完了,日子眼看着都直奔今年年底了,借出去的钱还是没有影儿。前些天阿贵在街上遇到小张,小张连提起都没提起,搞得阿贵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他把这事给忘了?
  
  1万块钱对阿贵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原指望这钱小张会主动还,可看这形势,等他主动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可大家都是朋友,要开口讨债,阿贵一时还真拉不下这个脸。因为这事,爱人小兰以前没少埋怨阿贵,说不该把钱借给小张,现在听说阿贵要去讨债,自然大力支持,不过,她也泼冷水,说:“都说借钱的时候是朋友,上门讨债的时候是冤家,我看你怎么开这个口。”
  
  阿贵理直气壮地说:“杀人偿命,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他好意思开口借钱,我要他还钱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这就去把钱要回来,你等着我凯旋的消息吧。”跟着就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到了街上,阿贵买了几斤水果,这才拎着去了小张的家里。到了小张家后,他不敢直奔主题,先跟小张说了半天闲话,着重是说现在的物价之高,生活负担之重,收入之微薄,总之,就是经济危机,钱不够用。小张深有同感,不断地点头附和。阿贵心中暗喜,见铺垫得差不多了,这才一咬牙,吞吞吐吐地说:“小张,实在不好意思,你看,我刚刚也看好了一套房子,想出手买下,但钱还不够,你去年借我的那1万块钱是不是……”
  
  要说人家小张还真不是赖账的人,他一听这话脸就红了,连连道歉:“阿贵哥,真是不好意思,按说这笔钱我早该还了,可我的手头实在是紧啊。你看,我现在每月要还房贷,还要供孩子上学,还有一家三口吃、穿、用,我爱人前些日子还失了业,现在没工作不说,身体还有病。不瞒你说,我们现在是连动手术的钱都没有……”
  
  阿贵如坐针毡,他实在听不下去了,心里大骂自己,在朋友这种困难时候还来跟人家要钱,简直太残忍、太没人性了,自己这不是成了黄世仁逼迫人家杨白劳卖喜儿了吗?他忙打断小张,万分歉疚地道:“小张,你别说了,我只是随便提提,我那钱不急,等你有钱的时候再还也行,真的不急啊。”说完,赶紧起身告辞。
  
  回到家,阿贵把讨债经过跟小兰一说,小兰嗤之以鼻,说:“就你这样的还想去讨债?去的时候豪言壮语,结果人家几句软话就把你打发了。我跟你说,要想把钱要回来,心肠先要硬起来。”
  
  阿贵不服,说小张是真有困难,不信的话,你去讨讨看,有本事你把钱要回来啊。
  
  小兰还真去了,理由是现成的,还是买房。不过,她去找的是小张的爱人阿珍,她俩也是朋友。
  
  小兰走了后,阿贵心里就七上八下,既盼望她凯旋,又担心她硬逼着人家还钱,撕破脸,这朋友还真做不成了。
  
  一个小时后,小兰就回来了,脸色挺难看。阿贵心里有数,甭问,肯定是空手而归。他明知故问:“小兰,怎么样,你心肠硬,肯定把钱要回来了吧?”
  
  小兰叹了口气,道:“阿贵,看来他们家现在确实挺困难的,阿珍又失了业,身体还不好,正准备动手术……”阿贵赶紧接上说:“就是嘛,咱又不等着那钱花,早还晚还一个样,还是别催人家了。”
  
  小兰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他们现在不是欠咱们1万元了。”
  
  “什么?”阿贵一惊,对小兰不由刮目相看,心说最毒妇人心,这女人的心肠果然够硬的,人家都那么可怜了,她还能下得了手,忙问,“是不是他们还了一部分?还了多少?”
  
  “不是。”小兰说,“我见他们实在困难,就又借了5000块钱给他们应急。现在他们欠咱们15000元了。人家阿珍说了,还是年底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