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的秘密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0-12-27 10:00

  范志龙是个银行职员。这天他下班后到车站等车回家,一辆车过来了,旁边坐的那个戴墨镜的年轻女人好像一下子醒了,急匆匆地上了车。范志龙一眼看到她坐的地方有一部手机,一定是这女人掉的。他张了张口想喊那女人,可话到口边却没有喊出来。车很快开走了,正好没人注意,范志龙顺手拾起那部手机,一看这是一款很不错的高档手机。范志龙怕那女人找回来,就关掉了手机,赶紧离开,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范志龙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凡夫俗子,虽然不会卑劣到偷别人的东西,但也没达到拾金不昧的高尚境界。他回到家上网一查,这款手机售价四千多元。拣到的手机还有八九成新,放到网上卖应该能卖一千多元,这接近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范志龙暗自高兴。他准备将手机的资料都删除掉,却无意中发现了其中“别有洞天”:手机储存的图片中有十几张竟然是儿童不宜的裸女图片!看得出这是同一个女人摆出各种姿势的自拍照。
  
  无疑这女人就是手机的主人,没想到她还有这样的“业余爱好”。可以看出这是个漂亮的年轻女人,身材也很好。那一幅幅充满诱惑的照片令范志龙血脉贲张。他突然改变了想法,将取出的卡重新装上。不出所料,一会儿就有电话打来了。这是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问范志龙自己的手机为什么在他手里?范志龙告诉她,手机是自己拾到的,女人问他能不能还给她,她可以给500元酬谢。范志龙笑笑说:“我不缺这500元,手机可以还给你,不过我看到了手机中的图片,那是你吗?”他语调暧昧地问。对方显得很惊慌,“啊”了一声,半晌无语,继而传来轻声的抽泣声,小声哀求道:“求求你千万不要把那些照片传出去,不然我就活不成了……”
  
  范志龙说自己不会那样做,可以马上把手机还给她,不过不要她用钱来酬谢,而是想让她“陪”自己一会儿。对方显然明白了他的意图,迟疑着不肯开口。“你是不是希望你的‘艳照’像阿娇一样贴满网络呢?”范志龙威胁道。“别、别,求你千万别那样做!”对方很害怕,“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范志龙听她答应了,心花怒放,让她马上去宾馆开间房,他带上手机过去:“宝贝儿,我很帅的哟,你并不吃亏。”想到自己就要和一位素不相识的美女开始一场“艳遇”,他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
  
  对方看来也急于了结此事,只过了十几分钟就又打来电话,说自己在某宾馆里开了一个房间,让范志龙马上过去。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事,范志龙心潮澎湃,急急忙忙地赶往宾馆。找到女人告诉的那个房间,敲了几下没人应声,试着一推,门竟然没锁,浴室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范志龙心想,一定是那女人在洗澡,不方便出来开门所以没锁门。范志龙进了房间锁好门。坐到床上等那女人洗完出来。可左等右等,快半个小时了也不见浴室里的女人出来,大概是不好意思。范志龙不想拖太久,就过去敲敲浴室的门让她快出来,可里边却没人应声。范志龙一推门,门竟然开了,但里面的一幕却令他魂飞天外:只见一个年轻女人满脸是血倒在血泊中,胸口还插着一把刀……
  
  范志龙惊叫一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醒悟过来后。他爬起来跌跌撞撞地逃出了宾馆。
  
  眼看将要发生的一场艳遇,一转眼变成了血淋淋的凶杀案,范志龙简直像做了一场噩梦。到了街上,他才猛然发觉那部手机被他放在宾馆的床上了。他心里七上八下,万一警察破案时从手机上提取了他的指纹,会不会找到自己头上?那样一来,他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还好除了指纹他并没有在手机上留下其他痕迹,只有祷告老天保佑,这起凶杀案别把他牵扯进去。
  
  范志龙在忐忑不安中过了一天。第二天中午,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那声音很明显是经过处理的,开口就问他记不记得昨天宾馆里的凶杀案。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范志龙惊慌地问。
  
  “别管我是谁,我手里有你作案的证据。案发时只有你进了受害人的屋子,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匆匆走的。”
  
  “那人不是我杀的。我进去后她就已经死在那里了!”范志龙着急地说。
  
  那人说,他不管是谁杀的人,反正他手中有那天宾馆的监控录像,足可以证明范志龙进了死者房间近半个小时。“我经常去你工作的银行办业务,所以认出了你。既然你不承认自己是凶手,那我只好把这段录像交给警察,你去跟警察解释吧。”
  
  “别……”范志龙赶紧阻拦。他太怕被牵扯进去了。罪犯能避开监控录像作案,足以说明是高手,警方很难抓到这个凶手。如果他进过那个房间的证据被警方掌握了。抓不到真凶他还不成了“替罪羊”?就算到不了这一步,警察追问他去宾馆的目的,那样一来他企图和那女人发生“一夜情”的事也会暴露,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做人?现在这人打来电话,无疑是想从他这里得些“好处”。于是他问对方想怎么办?那人说,只要范志龙拿10万元钱给他,他就可以把这段录像从监控设备中抹掉,即使警方调查,也不会把范志龙牵扯进这个案子中。
  
  范志龙几乎要哭了。他指天发誓说不是他杀的人,他只是个小职员,哪有那么多钱。好说歹说对方“降价”到8万元,让他两天之内将钱汇入他指定的账号中,他就会帮范志龙“摆平”此事,不然他就把证据交给警方,让范志龙吃官司。
  
  范志龙悔得肠子都青了,后悔自己一不该贪财“拾”了那部手机,二不该贪色要搞“一夜情”,结果闹到现在这样,黄泥巴抹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他自以为掌握了那女人的秘密,想敲诈她获得美色,没想到他的秘密又被另一个人掌握了。借此要挟他出钱。他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供他上大学已经很吃力了,再说这种事要让父母出钱该怎么向他们解释?他的工资不多,也没有很有钱的朋友,两天之内想凑够8万元实在很吃力。他真想置之不理,让那家伙随便去闹,反正也不是他杀的人。但他又怕警察调查到自己,最近他正追单位一位叫艾娜的女同事,艾娜的舅舅是市银行的行长,如果他和艾娜成了,对自己今后的前途大有好处。在范志龙的不懈努力下,艾娜刚刚对他有了点感觉,偏偏这时候出了这样的事,就算调查结果他不是凶手,但他去宾馆找女人的事也保不住密了,传到艾娜那里后果不堪设想。思前想后,为了自己的名声、前途,他还是决定“破财消灾”。
  
  但两天内靠借是借不到8万元钱的,万般无奈之下范志龙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家附近有一位七十多岁的退休老人,每月要到银行来划存单位寄过来的退休工资,由于行动不便,他便把存折交给范志龙,让他每月替他查收。这样收了几次,范志龙把到账后的存折交给他时,老人让他先拿着,不必一次次给他送,反正他暂时也用不着存折上的钱。几个月前老人突然中风了,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存折上正好有8万元存款,范志龙决定“借用”这笔钱,事后再想办法填上这个窟窿。
  
  俗话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范志龙将钱划走的第二天,那老人的家人就来到银行查老人的存款了。一查刚刚被取走8万元,当然很着急,要银行说清原因,否则他们马上报警。范志龙硬着头皮编了个瞎话,说自己接到一个电话,说老人委托他取8万元送到家里,结果昨天他取了钱却突然有事没来得及去送,现在可以把钱拿来给他们。
  
  范志龙获准回家去取钱,他出了银行就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给他8万元钱,不然他就得去坐牢。还好父母帮他凑够了钱,范志龙回到银行把钱和存折一起交给了老人的家里人。还好他们没有再追究下去,范志龙只被主任批评了一通,说他不该违规代管客户的存折。范志龙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没想到,这事还没有完。两天后他上网聊天,突然接到一个人发给他的消息:“你想知道谁要害称吗?”范志龙吃了一惊,赶紧加上这个网名“蓝色妖姬”的为好友,问对方都知道些什么。

  
  “蓝色妖姬”告诉范志龙,他那天拾手机又去宾馆以及后来发生的那些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是一步步引他上钩。
  
  “可那女人真的被杀死了,我亲眼看到的。”范志龙仍心有余悸。
  
  “真死了,那现在和你聊天的是鬼不成?”对方传过来一个鬼脸。告诉他那“女尸”是她化妆假扮的。“真的出了凶杀案。为什么媒体没有报道?”
  
  范志龙一想也是,他那天明明在宾馆看到了凶杀现场,可接下来却没有听到、看到一点关于宾馆杀人案的报道或传闻。他不得不相信“蓝色妖姬”说的这些。“我跟你有什么仇?你为什么要害我?”范志龙气愤地问。
  
  对方告诉他,她也是受人逼迫的。范志龙赶紧问她背后是谁?“就是你们的主任削鹅。”对方回答。范志龙惊得张大了嘴巴:“我和他没过节呀,他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
  
  “蓝色妖姬”说,肖鹏认为范志龙很有心机,有可能会替代他的位置,对他造成威胁,只有想办法扳倒他,自己的主任位置才能坐得牢。“所以我才帮他做了这些。可现在我才知道他对我隐瞒了真实目的,他真正的目的是想得到艾娜,想靠她的后台以便日后升迁。而你和艾娜打得火热,所以他才想除掉你这个障碍。”
  
  范志龙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他又奇怪了:“你为什么把这些告诉我?”
  
  对方说,她和肖鹏相恋了四五年,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帮助肖鹏。可现在她明白了肖鹏只是在利用她,他已经移情别恋,为了自己的前程正千方百计地要得到艾娜。这让她实在难以忍受,所以才找到范志龙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他。“这个狠心人害了你也辜负了我,你想不想报复他?”
  
  “我怎么才能报复他呢?”范志龙赶紧问。
  
  “蓝色妖姬”告诉他,今天银行系统升级,在夜里22点整的时候系统会出现一段漏洞,她能借助一个软件入侵进去。“进入银行系统后,可以把别人的钱转入肖鹏的账号,这样一来他借工作之便盗取存款的事实就成立了。你只须打一个匿名电话举报他,上边一查他的罪名就担上了,少说也得让他坐上10年牢,你的一口恶气不就全出了吗!”
  
  “你有这么好的办法,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范志龙不解地问。
  
  “我确实想过自己动手,可一直在犹豫,毕竟我们相恋了这么长时间,虽然他辜负了我,可我还是爱他的,我不忍心亲手把他送人监狱。你就不同了,你没有我和他这样复杂的感情纠葛,可以没有顾忌地付诸行动。但这只是我的想法,要是你不想干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想到自己这几天受到的惊吓,还差点丢了工作,范志龙的牙都快咬碎了,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害他的肖鹏。他当然不肯放掉这个报复他的机会了:“我干,你帮我吧。”
  
  对方传过来一个软件。还有一个写着密码和肖鹏账号的文档,把接下来的做法一一告诉了他。范志龙按照“蓝色妖姬”教的装好了软件,等到22点整输入密码,果然进入了银行系统后台。他随便找了几户,将上面的存款一共八百多万元转入肖鹏的账号上。
  
  退出银行系统后,范志龙不禁暗自得意。肖鹏这个家伙处心积虑地想害他,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后院起火”,他的情人会联合范志龙给他致命一击!他想天一亮就给上级稽查部门打电话举报肖鹏,证据确凿肯定会让他锒铛入狱。范志龙好像看到了肖鹏垂头丧气戴手铐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突然,范志龙看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跳出一个窗口,一条条数字飞速地滚动着,机箱中传出“咔咔”的声音。没等他反应过来,屏幕一下子变黑了、机箱里也没有了声音。但是他再想打开电脑却怎么也打不开了。他只好躺下睡觉,想等天亮后再去修电脑。
  
  睡梦中,范志龙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一开门,几个警察冲进来,不由分说地将他押到警车上带到了公安局。他不清楚自己哪桩事犯了,警察连夜审讯,他才明白是银行报的案,说他入侵了银行系统。将几百万元据为己有。警方根据IP地址找到了他家。
  
  范志龙大呼冤枉,也顾不得许多了,把肖鹏的情人和他聊天,让他害肖鹏的经过说了。可他的电脑硬盘已经被全部格式化了,无法查找到他和“蓝色妖姬”的聊天记录,所以不能确定他的话是否属实。而他入侵银行系统将几百万元转入“肖鹏”账号却证据确凿。
  
  “那是我们主任肖鹏的账号,是他指使我干的。你们为什么不去查他?”范志龙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又一个陷阱,此时他只有紧紧咬住肖鹏,自己陷进去也要拉上他。
  
  可警察告诉他,那个账号户主名为“肖鹏”,却不是银行主任肖鹏,而是另外一个同名同姓的“肖鹏”,从客户资料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看出来,所以范志龙的话根本不可信。
  
  范志龙大惊失色,如堕五里雾中。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他被关进看守所,才渐渐理出了头绪:所有这一切都是肖鹏一手导演的,他想扳倒范志龙得到艾娜。肖鹏十分了解范志龙,所以能够利用他的弱点一步步将他引入陷阱。怪不得自己刚刚动了那老人的8万元钱,很快人家就知道了找上门来,还有得到这另一个“肖鹏”的账号,只有银行内部的肖鹏能做得到。至于那个所谓的“肖鹏情人”到底存在不存在都不一定。
  
  范志龙现在只恨自己贪小便宜又好色才引火烧身,出事后又不思悔改,轻信网上“蓝色妖姬”的话,贸然报复肖鹏,此举正中了圈套,这下彻底将自己送进了大牢!现在只盼警方能尽快查明真相,否则自己真要冤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