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双色球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0-12-30 20:00

  白驹古镇上出了三个年轻人:房丰、黄莽和李智,从小到大是要好的朋友。若问好到何种程度?一人说上树掏鸟蛋,另外两个立马脱鞋,光着脚丫抱着树向上攀!一人说下河捞鱼,另外两个立马脱裤子,光着屁股跳进河里。长大后,秋日的一个傍晚,三个人啃着焦玉米,围坐在篝火边,手勾手一同起誓:苍天在上,我们仨同心同德奋发图强,定要以优异成绩称雄一方!考市莲藕高级中学、进名牌大学,一定要出人头地!
  
  然而誓词与现实完全两码事。高考时,黄莽与房丰差三五分与大学失之交臂。房丰不想复读,进了货运公司,当一名仓库保管员。后来单位组建莲藕物流公司,他成了公司安保科副科长。黄莽不服输,花钱进了一家民办学院,可开学不久,媒体就曝光该校没有办学资质,学历无效。他退学进了一家商场,不久商场又倒闭。焦头烂额之际,一日他突然灵机一动,在市郊办了一家养犬场,想不到养狗的人还不少,生意空前红火!
  
  三个人中数李智运道好,高中毕业前去了部队,摸爬滚打了几年,回来后进了市信用合作联社,当上了办公室主任。镇上人见到他,没有不刮目相看的。
  
  一晃离校10周年,一个电话,三个人又聚在一块。李智做东,坐在“喜乐庆酒家”包间里,喝高档酒,侃大山穷开心。
  
  时钟敲过12点,黄莽喷着酒气说:“听说如今有一宗发大财的门路,2元钱买一张什么福利彩票,能中50万,不知是真是假。”房丰“哈哈”一笑,醉醺醺地答道:“何止50万,奖金大着呢,那叫‘双色球福利彩票’。”李智也脸红脖颈粗地嚷嚷:“这方面的信息联通咱们金融部门,哪省开了大奖头奖,我们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弟兄三个也趟一回混水,搏上一回!”黄莽提出建议。
  
  “好,咱们合伙博彩,中奖率肯定高!”房丰搂着李智的肩膀应声附和。
  
  还是李智头脑好使,他突然想到一件事,说:“虽说不知道牛年马月才能撞上一回大奖,不过我想丑话还是说在前头好。”黄莽催问道:“有屁快放,丑话快说!”
  
  李智说:“万一雨点打在香头上,高中了,可不能为了分奖金,伤了咱们兄弟的和气。”接着,他说出一套方案:“中了大奖,第一重要的是保密。奖金提取时要伪装,奖金到手要深藏,躲过风声慢慢分,切不可让不相干的人知晓了。为这必须办一张三人共有的银联卡,中奖奖金直接打在上面。申办了卡,自然要设一个绝对安全的密码。最后,咱们三个也要作个分工,拿身份证开户办卡的人不得保管卡,保管卡的不得知道卡的密码。”
  
  “天哪!搞这么复杂,难怪百姓说你们银行里的人一个个猴精猴精。”黄莽被李智的安全措施弄糊涂了。房丰却双手赞成,并赞扬他想得周到。
  
  李智提出:投注时,红号共选蓝号轮流定。银联卡由黄莽持身份证去办,密码由李智设定,办妥的卡存放在房丰安保科的保险柜内,保险柜的密码也由李智掌握。房丰一听,自己既不知道卡号密码,又不知道柜锁密码,岂不是一无所得!他当即表示不干。李智笑着说:“其实你权力最大!你想,没有你谁进得了安保科的门!”坐在沙发中的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刹那间,突然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一群十足的小人哪!“八”字没一撇,就防贼似的互相提防,要是真中了奖,那又该怎么办呢?
  
  说干就干。次日,三个人按约定办卡,设密码,一人掏20元,随意挑号,买下几十注双色球福利彩票。然后将卡和彩票一同锁进房丰的保险柜。这保险柜还真妙,嵌在墙壁里,贼人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挪不走它!第一次试水行动,中不中奖三个人自然一点不在意,买过也就扔到脑后了。
  
  孰料一炮走红!四等奖中了4注,奖金800元,小奖中了好几个,奖金累计起来上了千。哇塞!真是财运到,什么力量也挡不住呀!银联卡转眼就派上用场,三人的博彩积极性猛地升温,不断加大投注力度。此时此刻,面对源源不断从天而降的钞票,三个人难免不动心:若中了大奖,让我独得奖金就好了!可惜当初设计规则太苛刻,他们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当初没给自己留下点可以作弊的空间?
  
  可接下来,老天爷给他们开了个大玩笑,半年了,一注小奖也没沾边!他们怀疑是不是遇上“白虎星”,倒霉到家了!不久黄莽不愿再玩这种赔本买卖了,想找借口退出博彩约定。偏偏就在这一刻,一组特大奖落到他们身上了。
  
  那是个风紧雪大的夜晚,电视上福彩中心准时开奖。当最后一颗蓝色“13”号球滚下落定的时候,一个属于他们三个人的500万元巨奖诞生了!三个人都在各自家中看到了这个特大喜讯,正要欢呼雀跃,又突然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对呀,这事决不能张扬出去!
  
  兴奋的黄莽一个电话把李智、房丰请到养犬场办公室,三人围着火炉大吃狗肉,把中奖号码看了又看,“中了,的确中了!”而后,三人又开始计划次日如何到省城领奖。
  
  第二天,直等到日头偏西,距离省福彩中心下班只剩下一个小时,一辆摩托风风火火地来了!车上驮着三个身穿棉大衣戴墨镜的人,进了办公室,扑扑衣服上的雪花,一句话也不说,把中奖彩票、五张银联卡(增办了四张)和身份证默默地放在桌上。工作人员详细登记,一一核对,最后把扣税后的360万元存入银联卡,把40万现金如数交给来人。出了办公室的门,三人迅速在省城消失。
  
  他们回莲藕了吗?没有。他们住进一家钟点房,当场把现金分了。又要了一桌美味佳肴,几听饮料,吃了个痛快喝了个痛快!回到莲藕,直奔房丰的办公室,把五张卡放进一只塑料盒,由李智编了个新密码,锁进保险柜。一切办妥,三人约定先静听外界风声,再选择时机分批取钱。
  
  有了这笔天文数字的大奖,本来爱说笑的房丰变得沉默寡言心事重重。他得早晚守着办公室,丝毫不敢麻痹大意,对老婆也闭口不提。夜晚,躺在办公室的沙发床上,他再也不可能像往常那样一觉睡到天明。一想到卡内有巨款,他就热血沸腾,恨不能一伸手拿出卡来,取出所有现金,隐居海南三亚或云南丽江,先买别墅再买高档宝马车,再就是到世界各地旅游,过上超级富翁的生活。但是不可能,因为他手中缺少保险箱和银联卡密码。其实,李智、黄莽睡在家中,心里同样不踏实,时不时与房丰通个电话,都说不如早些分掉,免得心中像揣了只兔子魂不守舍。房丰见他们如此急迫,独吞奖金的欲望迅速膨胀!他假意回答同伴:“此事万万不能操之过急,惊动了歹人,当心小命不保!”其实房丰实施的是“缓兵计”,他在等候一个人。
  
  这天晚上9点多,房丰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只听见门锁“卡哒”一响,他等的人终于来了。她叫阿翠,是个长途货运司机。半年前成了房丰的贴心情人。阿翠上前亲了房丰一口,问他怎么像霜打的茄子,提不起一点精神?房丰坐起身欲言又止,阿翠拧住他的耳朵说:“你肚子里那点毛毛虫,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你胡说什么呀?”房丰试探性地回答。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保险柜里藏的东西还瞒得过我呀?”阿翠不满地说:“你不是早就表态,哪一天你中了大奖,你踹了你老婆,我蹬了我男人,咱们一同远走他乡吗?难道现在你变卦了?!”房丰不得不实话实说:“以前全是搪塞你,哪知道这一天来得这样快!”他竹筒倒豆子般把投注中奖领奖的全过程说给阿翠听,说她该怎么办?阿翠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强人,她点着房丰的鼻头说,“你个鱼泡眼!平时处理公务你倒果断,现在倒婆婆妈妈起来。还犹豫什么,咱们连锅端,抱走了保险柜就是抱住了这个金娃娃,密码不密码以后再说。”房丰被她这么一说,也像个打足气的皮球,当即拿来斧子、锤子,砸掉镶在保险柜四周的木框和砖头,抬出保险柜。阿翠说:“一不做二不休,装上我的货车,带上你的证件,咱们远走天涯吧!”
  

  事已至此,房丰断然横下一条心,断了兄弟和夫妻情义,立马出发。房丰和阿翠把沉甸甸的保险柜抬进驾驶室,藏在双排座座位下。然后回到办公室,取了身份证,拿了5万块钱,匆忙上了车。
  
  阿翠一踩油门,车子驶上省道。房丰问:“姑奶奶,你要去哪儿?”
  
  阿翠笑道:“咱们有钱了,今晚就去过一把‘天堂’瘾。”
  
  “你总爱做白日梦,尽想好事。”房丰不屑一顾地说,随后闭上眼,听从阿翠安排。
  
  阿翠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车技高手,车子出城在国道上飞驶,却没一丁点颤动。两小时后,货车来到吉白市,车子进了城,迎面是一家五星级宾馆。进了停车场,锁好双排座,阿翠换一身丽人装,扔给房丰一套西服,就像一对恋人,朝宾馆大堂走去。大堂女经理热情招呼说:“对不起二位,不巧住房客满,请上别处看看。”阿翠胸有成竹地问:“一间也没有了?”“仅有‘总统’套房。”阿翠嫣然一笑说:“咱们正是冲着它来的。”
  
  “太好了,稍等片刻,我去安排一下。”女经理掏出手机,叫来胖总经理,身后还尾随着一队花枝招展的倩女,只听他一击掌,美女们立即围着阿翠和房丰载歌载舞。看她们跳了一段,房丰说:“行了,谢谢。”这时女经理手捧十只“二踢腿”(爆竹)和五串电光小鞭过来,要为贵客的到来烘托热闹气氛。房丰赶忙制止,说:“时间不早了,不可惊动其他客人。”他拿起一挂五颜六色小鞭,说:“我收下这串小鞭,就算你们放过爆竹了。”说罢将那串小鞭炮揣进兜里。胖总经理笑着说:“先生,这是咱们招待贵宾的礼仪和规矩,不过客随主便,让免就免了吧。”女经理亲自带他俩上总统套房,不一会儿,那幢“楼中楼”总统别墅里彩灯全亮了’,喷泉随着音乐旋转起来,温泉从浴池底部向上翻滚,服务员们一拨又一拨把水果佳肴送进套房,房内温暖如春。
  
  女经理带着倩女们还要朗读颂词表演歌舞,被房丰婉言谢绝。他们一路奔波,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子夜12点,两人相拥着横坐总统“金”椅上,尽情地又吃又喝,酒足饭饱后洗了一个鸳鸯浴,然后钻进宽大温暖的鸭绒被,野鸳鸯胜似燕尔新婚。随后瞌睡来了,两人赤条条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
  
  “总算享受过一回天堂生活。能与心上人如此这般风光一遭,死也瞑目了!”阿翠红着腮帮美滋滋地想。房丰也觉得阿翠实在是个懂得享受的人,这一夜花的这8000块钱,值!
  
  一缕阳光照在房丰脸上,他一个鲤鱼打挺,立即穿上衣服,招呼阿翠:“快起来,该走了!彩虹过后有风雨,一旦李智、黄莽追上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两人慌忙洗脸吃早点,吩咐服务员准备一只吃喝齐全的食品包,而后结账,又开车上了路。
  
  阿翠长期在省内外跑车,简直就是一本活地图。她知道,70公里开外有个世外桃源柳树屯,那儿依山傍水,民风古朴,绝对是个临时藏身的好地方!货车中速行驶,房丰感慨万端地说:“阿翠呀,咱们独吞了全部奖金,往后你我浪迹天涯不说,朋友成仇人,说不准他们以死相拼,你说咱俩图个什么?”阿翠瞪了他一眼:“你脓包啦?图什么,为了荣华富贵,哪怕鱼死网破!”
  
  房丰根本不知道,此时此刻,莲藕市和白驹镇的人都在惊讶地议论他,说口碑一贯不错的房丰那小子,怎么一夜间变坏了,抢了保险柜带上相好的阿翠连夜逃跑了!黄莽一听,急匆匆去找李智,李智火冒三丈,挠挠脑瓜皮说:“咱们俩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独吞巨款!问题是我公务在身,一时出不去。这样吧,我把卡号密码和柜锁密码都告诉你,你骑上摩托带上猎枪和狗去追。追到钱,他多退赔出来的那部分归你,如何?”黄莽说,他一人去追可以,但人海茫茫去哪儿找?李智说:“不难,阿翠的货车上安装了GPs卫星定位系统,咱们去交管办公室找我的朋友,到那儿一查,车子所处位置一清二楚。”
  
  李智说的不错,两人去“交管办”一查询,果然得知阿翠和房丰落脚在500公里开外的柳树屯!
  
  房丰和阿翠明白,李智、黄莽知道此事后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俩带上铁疙瘩保险柜四处乱窜既危险也不方便,当务之急必须砸掉铁柜,取出银联卡!
  
  说干就干,他们驱车来到村西头铁匠铺。铁匠铺内炉火通红,师徒二人正“叮叮当当”锻造农具。房丰给花白头老师傅递上一包云烟,说自己一时糊涂,忘记了柜子的密码,工程设计图纸放在里面,眼下急等着用,麻烦师傅帮个忙。老师傅用围裙擦擦手,阴沉着脸回答:“同志,你不是在开国际玩笑吧?砸保险柜,我可没有吃豹子胆,没有公安的红头文件,我哪敢动一个指头!”阿翠闪了闪丹凤眼,赶紧上前,拿出五张百元大钞在他眼前晃了晃,说:“你就帮个忙吧,钱不会咬手的。”老师傅看到花花票子,又担心他们回头报复自己,于是伸出长满茧的大手拽过去,改口道:“你们让我砸开铁柜是不可能的,瞧,铁柜帮皮一寸厚,得用电锤,懂吗?”说罢,招呼徒弟把保险柜抬到墙角的铁砧子上,校对好电锤的位置,一合闸,“轰”的一声响,保险柜面板破成两瓣!没等周围人看清楚,房丰向柜内一伸手掏出盒子,说一声“谢谢”,拉着阿翠跳上车,踩足油门不要命地跑了!
  
  花白头师傅指着远去的车子和飞扬的尘土骂道:“慌慌张张没好人,哪儿钻出来的抢劫犯,当心枪子崩了你脑袋!”
  
  阿翠一心想离开柳树屯,找个地方刷卡取钱。房丰说:“缺银联卡密码,拿不到钱的。”阿翠说:“你这个榆木疙瘩,撞大运你懂吗,编几个码子试试。”房丰应声遣:“瞎猫撞死老鼠,难。你说吧,咱们去哪儿呢?”阿翠紧握着方向盘说:“西去30里有个黑宝县。虽是个小县城,ATM柜员机还挺多。”车子行了10公里,房丰一拍脑袋嚷了起来:“记起来了,那密码好像是我们三个人的生日组合,不过谁先谁后吃不准。”阿翠很高兴,回答道:“这就好,范围小多了,撞大运也容易多了。”然而没过多久,房丰尖叫起来:“看后视镜,有人追我们来了!”
  
  可不是,阿翠看得真切,是房丰的朋友黄莽。阿翠突然意识到:不好!GPS卫星导航系统没关掉,是它惹鬼上门。“真是有一利便有一弊!”她迅速关闭导航系统。
  
  原来,当房丰他们离开铁匠铺不到半个小时,黄莽也赶到那里,问道:“师傅,看到一个鱼泡眼和一个美女司机吗?”那老师傅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说没有。但黄莽一眼看到躺在墙角里开了膛破了肚的保险柜,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什么也不用说了。他让猎犬琥珀闻一闻柜子上的气味,调转头穷追不舍。
  
  摩托与汽车愈来愈近了。黄莽停下车举起猎枪警告,高声喊:“停车,跟我回去,既往不咎!要不然,别怪兄弟不客气!”
  
  阿翠、房丰哪里会听黄莽咋呼,车子开到极速,四个轮子简直要离开地面,腾空飞翔!
  
  房丰不停车,鸣枪又失败,黄莽急了,一边猛开摩托,一边下令琥珀穷追。琥珀是一条经过特殊训练的猎犬,对主人特别忠诚。它箭似的向前冲,距离愈来愈短。房丰知道,如果让这条猛犬追上来,蹿进驾驶室,后果不堪设想!房丰四下里看看,招呼阿翠说:“左前方有一条河,河水不深,汽车能过,狗难过。摩托更不行。”阿翠一打方向盘,货车冲进河床,溅起一片水花,河水最深处只能漫过汽车车轮,货车顺利到达对岸。正如房丰分析的,猎犬进了河水,只能依靠慢慢地“狗刨”前进了。而狗老板和摩托则是一步也前进不了,车子入水必定熄火!无可奈何,黄莽只好脱下衣裤,和猎枪一起举在头顶,蹬着冰冷的水过河。当他过了河,琥珀立在岸边不停地甩水,等候主人新的命令。这时,汽车早已经跑远了。
  
  遗憾的是,车子过河不多远,大路变小径,最后又渐渐淹没在草丛之中。房丰不得不下车步行,他从五张银联卡中抽出两张给了阿翠。阿翠则递给房丰一把斧头,自己背起食品袋,手里拿了一把砍刀,两人一溜小跑奔向山腰。

  
  走过几百米山道,迎面是一堵峭壁,峭壁上有一山洞。这洞外窄内宽,洞内洞连着洞,到处是钟乳石。为了阻止琥珀追击,阿翠从食品袋里掏出烤鸡、猪蹄等扔在洞前,然后两人快速钻进洞。琥珀很快尾追而来,它奔跑了几个钟头,饿得饥肠辘辘,此时一见好吃的,早把主人的命令撇到脑后,把鸡骨头肉骨头嚼得“嘎巴”响。直等黄莽气喘吁吁地赶过来,一声喝,才重新循着房丰的气味追进洞里。
  
  阿翠与房丰想往山洞深处躲藏,仔细一看,洞中不仅有暗河,还有峡谷,一不小心,不是淹死就是摔得粉身碎骨!房丰举着萤火虫似的打火机,走走停停,黄莽和猎犬也是小心翼翼,走一步看一步,双方在洞中兜起圈子来。约摸过了一个小时,双方终于在一个山洞中相遇,脚下隔着一条两米来宽的溪水,水清澈不深但没有鱼。由于洞壁上有一个与外界相通的裂缝,阳光借此斜射进来,双方看得一清二楚。房丰、阿翠手执刀斧,摆出决斗的架势,猎犬隔溪狂吠,黄莽无奈地举起枪。“砰——”枪响了:打得洞壁上的石灰岩“噼里啪啦”往下掉。咦,这么近的距离,黄莽怎么会打不中?原来黄莽也有苦衷,他明白自己枪下万万不能死人。死了人,自己必定坐牢甚至要偿命,到时有再多钱也白搭了!房丰一捉摸,明白了其中的奥秘,得意地嘲笑道:“打呀!打死你哥,万贯钱财你好独吞哪!”
  
  黄莽下不了手,一声吆喝,还是让猎犬纵过河去结束战斗。琥珀飞身跃过了小溪,先是一口咬掉阿翠的刀,而后又咬了一口阿翠的小腿!了不得,这种犬门牙特别锋利,不吓跑它,房丰、阿翠都可能被它咬伤甚至咬死!房丰急中生智,衣兜里不是有一串电光小鞭吗?掏出来打火机一点,扔过去,“噼噼叭叭”大爆炸,炸得猎犬夹着尾巴逃之夭夭!
  
  双方又陷入僵局。然而这一刻,谁也料想不到的意外来临了。一条人腰粗的蟒蛇,从洞顶垂吊下来,它眼如灯笼,口如血盆!见到大蛇,猎犬也吓得软瘫在地上,大蛇慢慢地挪到黄莽头上,火红的信子在他脸上扫来扫去。黄莽面如白纸,连手中的猎枪都吓得掉在地上。只见蟒蛇一张嘴,把他叼进口中!
  
  阿翠和房丰看得一清二楚,圆瞪着眼冷汗直淌!可就在这一瞬间,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力量,房丰猛地跃过小溪,不顾一切地挥动斧子扑向巨蟒。蟒蛇口中叼着黄莽,一时没法攻击房丰,房丰拾起枪对准冲他发威的蛇头“砰”的一枪,蛇的一只眼睛顿时鲜血直淌,崩瞎了!疼痛难忍的巨蟒吐出黄莽,旋起一阵冷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昏死的黄莽躺在地上,气息细如游丝。阿翠劝房丰:“咱们快跑吧,一旦他醒了,就来不及了!”房丰却说:“不,他在这阴森森的山洞里必死无疑,生死关头不可昧良心见死不救!,,他背上黄莽,带上阿翠,出了山洞。货车还停在原处,房丰吩咐阿翠就近找一家农户租一间房,他开车送黄莽去黑宝县医院抢救,下一步打算到时候再说。阿翠点点头,叮嘱房丰快去快回。
  
  来到黑宝县人民医院,医生把黄莽抬进急救病房,给昏迷中的黄莽输氧、打点滴、治腿伤,房丰一直守护在他身边。也许洞中的恐怖太吓人了,整整过了一周,黄莽才醒来。他勉强睁开眼,问房丰:“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房丰只能苦笑。
  
  房丰很疲倦,不得不把阿翠叫过来一同伺候黄莽。又过一周后,黄莽才恢复了记忆,明白是房丰救了他。他对房丰说:“你我弟兄搞到这种地步,何必呢?!”随后他拿起一支笔,把银联卡密码080604告诉房丰,让他去取些钱来支付医疗费用。这时房丰和阿翠在身上掏来摸去,一人只掏出1张卡。两人推测。那三张卡准是在拼搏中掉进小溪冲走了。这可是200万元哪。太可惜了!
  
  阿翠说:“这两张卡合计还有一百多万,我这就去取钱。”
  
  当阿翠把银联卡插进ATM柜员机时,谁知意外发生了:柜员机屏幕上显示卡中余额为零,两张上百万元的银联卡成了空白卡!房丰听阿翠回来一说顿时傻了眼,他们持卡去银行咨询,工作人员打了一张存取流水账单,账户上的160万奖金早被人大笔提走。难道是李智?房丰当即拨李智的手机,回答是:“已关机,无人接听。”黄莽得知这个情况,主动提出他已经基本恢复了,三人立即回莲藕,找李智问个明白。
  
  房丰、黄莽坐阿翠的货车,不一天工夫就回到莲藕。才进市区就听人说,市信用合作联社的李主任,伪造了黄莽的身份证,利用网络技术查清了开户人的全部资料,他本人又是金融系统的人,窃取出五张银联卡上的奖金并不费事。不仅如此,他还额外盗取银行近百万元现金。昨天夜里,他正准备外逃出国,幸亏公安及时逮住了他!房丰和阿翠一声叹息,说:“还真是他!”
  
  黄莽回忆后说:“怪不得那天李智让我追你俩时,他把密码全告诉了我,当时我还佩服他爽气,原来他早就制定了独吞奖金的诡计啊!”
  
  不久,李智被法院以诈骗罪、伪造证件罪、盗窃国家财产罪等多项罪名作了重判,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黄莽呢,右腿轻度中风,关掉养犬场开了一家粮油店,一边做买卖一边养病;阿翠因被猎犬咬伤没及时注射狂犬疫苗,以致狂犬病毒发作,要了她的性命。房丰转眼间苍老了10岁,他逢人便忏悔:“我有罪,这事全是我的错,我黑了良心办昧心事哪!”他终日精神恍惚,一年后便中风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