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出你的真容来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01 20:00

  秦雨清秀靓丽,身材婀娜,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一颗虎牙,一笑那颗虎牙就显眼地露了出来。秦雨于是决定把这颗虎牙拔掉。这天,她来到智取牙科诊所,医生拿起牙钳,刚要动手,忽然男友张一凡打来电话,问她在哪,秦雨说在智取牙科,打算拔掉虎牙。张一凡一听大声叫了起来:“别急!别急!等我到了你再拔!我马上过来!”秦雨问为什么?张一凡说:“平时每次路过智取牙科,我就叫你不要笑也不要说话,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一凡是秦雨刚交的男朋友。他来自偏僻的山区农村,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不一会张一凡赶到了,二话没说就把她拉到外面,这才笑道:“这智取牙科的医生,整天盯着人们的嘴巴看,再好的牙齿他们都能看出缺点来。我就曾经被他们拉着推销他们的牙科技术,所以每次路过时我才要你不说不笑的!”秦雨说可是我这颗虎牙确实不好看呀!张一凡一听含情脉脉地望着她,说:“不!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眼就爱上你吗?告诉你,就是因为你有一颗虎牙!我一看到你这颗虎牙,就觉得特别可爱,所以拔掉它对你没有什么,可对我却是重大的损失啊!”秦雨一听觉得又好笑又感动,当下打消了拔牙的念头。
  
  第二天,秦雨来到张一凡的家里,无聊中翻看他的相册,忽然惊呆了。原来相册中有一张照片:十二三岁年纪的张一凡,跟一位年轻的女孩站在一起,女孩开心地笑着,而张开的嘴里,也有一颗虎牙!
  
  秦雨沉默了一会,把张一凡叫了过来,指着那张相片说:“我明白了,你心里其实爱的不是我,而是她!你之所以说爱我,是因为我也有她一样的虎牙,我只是她的替代品而已!”
  
  张一凡看了相片,哈哈笑道:“你想哪去了?告诉你,那女的叫李燕,是我当年上初一时的老师。她是大学毕业来支教的,只教了我们一年,就回城里去了,在我们班同学的眼里,她就像圣女一样!”
  
  张一凡这话说得没错,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谁的心中不曾有过令自己怦然心动的异性呢?秦雨点点头,沉默一会,就急急地出门去了,她来到残疾人职业介绍所,拿出一张相片,说:“胡经理,这是我姐,这次你无论如何要帮她找个工作,我求求你了!”
  
  秦雨为什么这么急呢?原来那个跟张一凡合影的女老师李燕,就是她的姐姐。
  
  秦雨和李燕虽然是亲姐妹,但是李燕跟父姓,秦雨跟母姓。当年李燕大学毕业后,去偏远的一座乡村小学义务支教了一年。她回来时带回一大堆学生们送的东西,还有她跟每个学生的合影。当年姐姐给她看这些照片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温馨。可回城后第二年,她却阴差阳错地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不久被对方的另一半发现了。那女的一怒之下,向姐姐泼了硫酸。姐姐光洁美丽的脸因此变成一脸疤痕,可又没钱整容。因为自卑和自责,姐姐从此足不出户。
  
  姐姐在张一凡的眼中如此圣洁美丽,如果他知道现在她变成了这样的人,心中会作何感想?而姐姐如果知道妹妹的男友竟然是她当年的学生,在他面前会不会觉得无地自容,从而更加自卑呢?尽快给姐姐找份工作,一是想让她离开家的时间多一点,减少让张一凡看到的机会;二是让她从工作中找回自信。没想到胡经理拿过李燕的相片一看,就把相片退回,说:“对不起,她这样的相貌,除非有个专门吓人的工作,要不还真不好找。对不起了!”
  
  接下来,秦雨又是托朋友又是登求职广告,费尽心思,却一直没有下落,正当她心灰意冷时,这天忽然接到电话,是一个游乐场姓郑的老板打来的。郑老板说:“我是胡经理介绍来的。我这有个每月工资2000块钱的工作,听说你有个脸被烧伤的姐姐,你问她愿不愿意做?”
  
  秦雨一听激动不已,可人家是游乐场,人山人海的,姐姐连门都不敢出,能胜任这个工作吗?秦雨把这疑问说了。郑老板一听哈哈笑道:“你放心,我这工作不需要抛头露面,只是干活的时候会热一点,别人嫌弃的就是这一点,要不也轮不到你姐姐了!”
  
  郑老板接着说,他的游乐场里有一个攀岩的极限运动。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来参与这项运动,他需要找一个身材漂亮的年轻女子,让她每天打扮成女侠的样子,进行攀岩,然后让游客们跟她比赛,谁赢得了她就给予奖励。因为这种打扮需要穿上紧身衣服,戴上面罩,只露出眼睛,所有攀岩的时候面部和身体都会比较热,年轻漂亮的女孩们怕因此损坏容颜,都不愿干,结果他的朋友胡经理就把李燕介绍给了他。
  
  秦雨说可我姐她从来没有攀过岩,她能行吗?郑老板说这个不必担心,只要她身体好,肯吃苦就行。她攀得不好,游客才更觉得好玩呢。
  
  秦雨把这事跟姐姐一说,姐姐第二天就去那游乐场里上班。为了给姐姐增加信心,秦雨特意请了一周的假,到游乐场去看她攀岩。当月月底,当姐姐领到2000块钱工资时,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转眼过了两个月。这天是星期天,秦雨又去看她表演时,跟游乐场的一个保安聊天,秦雨问他月工资多少,保安伸出一个指头说1000元。秦雨吃了一惊,保安的工作量大,危险性高,可才1000块钱工资,姐姐这样简单的工作,郑老板为什么给她多一倍的工资?假如哪天郑老板突然觉得划不来,不让她干了,那反而是得不偿失呀!
  
  秦雨找到郑老板,拐弯抹角地把意思说了。“高什么呀?自从她来了之后,玩攀岩的人一天比一天多,从明天起,我每个月还要给她加600块钱哩!”郑老板说到这里却突然收住了笑容,说:“不过,游客们都想知道女侠长得是什么样子,可你姐姐却一直不肯露面。你回去多劝劝她,不要老是捂着脸,游客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久而久之也会对这个活动失去兴趣的!从现在起,我给她两个月的时间,如果到时还不敢露面,那我只好另找他人了!”
  
  秦雨本以为姐姐练了这么久,应当不怕了,没想李燕听她一说,泪水直流,说:“那就算了,让我在大众面前献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话说到这分上,秦雨没办法了,只好过一天算一天。
  
  这天是星期天,秦雨又去看姐姐表演。中午时,郑老板来了,对李燕说现在有个人想竞争这个工作,看在她帮他打了这么久的工,吸引这么多人参与这项运动的分上,他决定给李燕一个机会,让李燕跟他比赛攀岩,一局定输赢,如果李燕赢了,以前他说的两个月后就不让她干的话自动取消,可如果输了,那她今天就得走人。郑老板说着叫来一个人,李燕一看,这人穿着紧身衣,戴着面罩,看身材是个男的。
  
  跟男的比能赢吗?李燕忐忑不安地上了战场,让她想不到的是,那男的虽然身材看起来很健壮,但攀起岩来却完全不得要领,李燕整整比他快了10分钟到终点。李燕心想这下工作保住了。没想到那男的回到岩下,却对郑老板说:“你能不能让我再跟她比一局?这一局我保证赢!”郑老板说就算这局你赢,也是一比一,还比什么比?那男的说:“不!等下你就知道了,我这一局赢了就算全赢!”郑老板问他为什么这样说,那男的却不回答,只说比完就知道了。郑老板挠了挠头,对李燕说:“那没办法了,你们再来一局吧!”
  
  这一局李燕拼尽全力,结果比第一局还快。她攀到岩顶后,等那男的攀上来时,她的汗水早就干了。没想到那男的喘了几口大气,却大声朝下面的人群说道:“大家知道这攀岩运动,除了锻炼身体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作用吗?告诉你们,那就是锻炼勇气!所以,你们别以为我输了,这一局我跟她比的其实是勇气!勇气!”
  
  那男的顿了顿,又说:“李燕是个女侠,可是这么长的时间里,你们有谁见过她真实的面容?也许她长得丑,怕露出面容会损坏她的女侠形象,但是一个连阳光都不敢见的人,能算一个女侠吗?”那男的说着猛然把面罩揭了下来,然后朝齐声惊叫的人们说道:“大家说说,我这一局算不算赢?”
  
  秦雨一看惊呆了,因为这个男的脸上也是一脸伤疤,看起来很吓人,可是他却显得很自信,笑容满面地看着大家。
  
  姐姐再不把脸露出来,这次肯定输定了。秦雨想了想,大声叫道:“女侠,你也把面罩揭开啊!因为第一局你赢了,只要你敢露出脸来,就算你赢了,大家说是不是?”
  
  秦雨话音一落,观众都齐声喊了起来:“对!女侠,揭!女侠,揭!”
  
  李燕看着那男的自信的样子,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狠狠心,猛然间也把面罩揭开了!
  
  这样的场面太让人意外了,观众们足足愣了2分钟,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郑老板显然也很激动,等掌声平息后,立即宣布李燕获胜!
  
  姐姐终于走出内心的阴影,勇敢地站在了阳光底下,而且还保住了一份好工作。秦雨非常高兴,等李燕下班后,两人回家立即烧了几个好菜,打算庆祝一下,正忙乎着,有人敲门,李燕去开门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敲门的正是今天比赛的那个男的。
  
  李燕问他干啥,那男的进了门,微微一笑,说:“小雨,李老师,不,姐姐,你们都想不到吧?”说完伸手在脸上一撸,撸下一层皮样的胶罩来,秦雨一看吓了一跳,原来这人竟然是张一凡!
  
  张一凡接着说,自从见到秦雨的那一天起,他就怀疑李燕跟她是姐妹。那天秦雨看到他与李燕的合影后,一直心事重重,他就更怀疑了,于是暗中调查,知道了李燕回城后发生的一切,但是因为担心李燕得知他知道后会更自卑,所以才一直没有说出来。
  
  “姐,你还记得吗?那年夏天的一天,你跟我们一起上山玩,回来的路上要横穿过一条小溪。天突然下起了暴雨,山洪爆发,本来小小的溪水变成了凶猛的洪流,无法通过。眼看天将黑了,雨又越来越大,再回不了家说不定得被山洪冲走。在这危急的时刻,你用藤条一头绑在大树上,一头缚住身子,把我们一个一个抱过对岸。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记得这件事。所以后来看到你找不到工作,同时因为那个郑老板是我一个朋友的爸爸,你在学校里学过舞蹈,我觉得你可以胜任攀岩的工作,所以才想出了那个让你当女侠的工作想让你能勇敢地面对生活!其实那个工作每月2000块钱,并不是郑老板出的,而是我发动当年的同学们一起捐款来的。”
  
  原来如此,李燕一听感动得低下了头,说:“张一凡,我身为人师,却做出这样不齿的事,对不起你和同学们,不配得到你们这样的关照!”“不,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姐姐,在我和同学们的心中,你永远是当年那个美丽纯洁的老师!”张一凡说。
  
  李燕和秦雨一听,都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