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之死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02 00:00

  我有个朋友小文,会看点房屋格局,常以半仙自居。我换工作找新居,她陪我一起去里巷看房子。
  
  里巷的房子是老式的筒子楼,从侧面的楼梯上去,是一条长走廊,走廊一侧是一间间的单间。房东是个中年大叔,走到倒数第二间,他打开门,里面粉刷一新,配套齐全,我当机立断,就要租下来。小文却跟我说:“你跟这里八字不合。”我向来是不信邪的,不顾小文的劝阻,就签了合同。
  
  但不知为何搬进来之后,我就一直都睡不好,噩梦不断,而且好像总能听到奇怪的声音。
  
  连续几夜之后,我终于决定相信小文的话,打电话给房东,想把房子转租出去,房东却说:“不行,你签了合同的。”我没办法,第二天就收拾东西搬到了小文那里暂住。想想一个月八百的房租,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偷偷在网上挂了招租信息。
  
  房子是转租,原本以为很难租,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联系我。
  
  来看房的是个叫丁宁的年轻女孩。她打量了下房子,就决定租下来。
  
  “你一个人住吗?”我顺口和她闲聊。她笑着摇头:“不是,主要是我妹妹住。”我顺势和她聊了几句,丁宁在附近的大学城念大二,妹妹在一个专科院校读护理,也不远。
  
  “怎么想到搬出来住?”我有些八卦地问她。
  
  “寝室里太吵了,她睡不好。”丁宁解释道。
  
  妹妹丁静第二天就搬了过来,她跟姐姐长得非常像,腼腆地笑笑说:“我们是双胞胎。”
  
  我跟她说好了房租付三押一,每三个月她打钱到我银行卡上就行,我也懒得再跑过来。想想这房子有点邪门,心里有点不安,第二天我又打了个电话给她,问她住得可还习惯,电话里她的声音轻轻缓缓的:“睡得蛮好的,谢谢你的关心。”“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不知不觉三个月就过去了,我打电话给丁静催她交房租,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到第三天,索性关机了。我有些冒火,下了班之后,我也顾不上吃晚饭,就坐公车去了里巷。
  
  我上了筒子楼,穿过走廊,走到309室,里面一丝声响也没有。
  
  “丁静,丁静……”我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反应。窗帘从里面拉得严实。我掏出备用钥匙,准备开门。我拼命拧了几下,房门纹丝未动,应该是被反锁了。
  
  我心中浮起不祥的预感,大力拍门叫丁静的名字,但还是没有人应。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我猛地踹了一脚房门,房门当即洞开,一股奇怪的味道蹿出来,只见丁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也怪异得很。空气里浮动着一股让人窒息的味道,桌上的烧烤炉里还有几块黑黑的东西。
  
  “丁静,丁静……”我捂着鼻子,试探着走过去,又喊了几声。床上的女孩子皮肤苍白,双目紧闭,我突然间反应过来,丁静她……烧炭自杀了!
  
  我浑身颤抖,移开视线,不敢再去看她。她应该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怪不得一直没有接电话。
  
  害怕,惊恐,自责,种种情绪淹没了我。
  
  闻声赶来的邻居亦是发出一声尖叫,在一片议论纷纷里,有人打了110。警察很快就来了,封锁了现场,我浑浑噩噩地上了警车,跟着警察去派出所。
  
  警局很快立案调查了,丁宁接到通知电话后也赶了过来。
  
  门是从屋内反锁的,也没有查到其他人的指纹或者痕迹。从邻居处取证,这几天也没有外人来过。警察最终确定了是自杀。我因为违反合同,要赔偿给房东一万多违约金和损失费。
  
  我,房东,丁宁,在警局里碰头了。房东脸色阴沉,丁宁的脸色也不太好,像是没看见我们,一直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等到警察来找她问话的时候,她终于崩溃了,在警局放声痛哭:“都是我不好,我明明知道妹妹有忧郁症,她说要买点炭烧烤的时候,我就不该答应的。以前,她就试图割腕过……都是我不好,不该答应让她搬出来住的……要是我一直陪着她,就好了……我不该顾着自己玩的……”
  
  丁宁不断地埋怨自己,把妹妹死亡的责任全部揽到自己身上。
  
  我难过地注视着丁宁,突然间,我的心中生出了一种惊恐。丁宁的手上戴着一条绿色的腕带,这是一条普通的驱蚊带,不过并不流行。但我在丁静的男朋友手腕上见过。而且,我从来不知道丁静有忧郁症。
  
  当一个怀疑跳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可疑起来。是啊,既然明知道妹妹有忧郁症,又怎么能够放心让她单独住在外面,又怎么能够放心让她买炭来烧烤?
  
  “丁静的男朋友没有来吗?”我走过去安抚丁宁,试探地问她。
  
  她一愣,泪眼蒙眬地抬头看我:“男朋友?静静没有男朋友啊。”
  
  “哦。”我应了一声,走出警局,心中一片冰凉。
  
  一个月前,我在公园见过一次丁静和她的男朋友。那是一个雨后初霁的下午,公园里很冷清,我和小文相约在那里拍照片。
  
  小文还没有来,一对散步的情侣走入了我的视线。年轻的女孩子紧紧挽着男生的手臂,两人并肩缓步而行,她侧抬起头仰视他,眼睛里散发着快乐的光芒。男生瘦瘦高高的,长得很清秀。
  
  那一瞬间,我甚至把丁静错认成了丁宁。她小声地跟男生撒着娇,好像在抱怨什么,和她平时文静害羞的样子很不同。
  
  恋爱果然会让人变得不一样啊。我在内心默默感慨。

  
  丁静转过头来的时候,视线正好与我相遇,我有些尴尬,只好笑笑跟她打招呼说:“巧啊,你们也在这边散步啊。”男生诧异地看过来,显然没想到丁静会遇到熟人。
  
  丁静笑着向我介绍:“是啊,这是我男朋友刘临。这是我的房东。”男生有点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向我点头问好:“你好。”
  
  男生抬手的时候,手上戴着绿色的腕带,和丁宁的一模一样。
  
  我开始在工作时分心,这件事时时折磨着我。那个房子本就邪门,假如我没有把房子租给丁静,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我在网上搜了很多关于忧郁症的资料,症状轻微的只是表现为冷淡,漠视,而症状严重的就会想要自杀。但是想到丁静那雨后的笑容,那样开心与满足,那个叫刘临的男生甚至让她变得活泼了起来。和自己珍视的人能够手牵手的时候,她又怎么会去寻求死亡呢?
  
  丁宁说丁静没有男朋友,是她真的不知道?还是她跟刘临之间有什么瓜葛?我把我的分析说给小文听,小文听得两眼发光:“你真是阴谋论的大家。照我说,还是那里风水不对。”
  
  小文坚持己见,要去里巷再算一算。我也想要再去寻觅点蛛丝马迹,被她半拉半拖着一起回了里巷。
  
  三楼的走廊上没什么人,我们一路走到309,门被锁上了,那种仿佛禁忌般的气息让我们不敢靠近。小文惊得快步过去,一直跑到310,才开始默默地算起了方位。
  
  房门一响,310的门正好打开了,开门出来的人拎着行李箱,视线与我一对,低下头去。我震惊地看着他,这张年轻的脸上带着阴郁,我震惊地脱口而出:“刘临!你住在这里?”丁静的男朋友,居然跟她一墙之隔,住在她的隔壁!而这件事,丁静也从未提起过,我一无所知。
  
  我狐疑地看着他,丁静自杀后,他没有出现,作为她的男朋友,这实在是,太不合情理了!
  
  “嗯。”他敷衍了我一声,显然不想与我多说话,朝楼梯那头走去,我立马紧紧跟了上去,我的直觉告诉我,丁静的死一定和他有关系。
  
  “你女朋友自杀了,你都不去见她最后一面吗?”我讥讽地说。
  
  他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不是她男朋友。”他甚至否认他们曾经的关系,我立马在心里把他定位为无耻小人。
  
  “你要去哪里?”我紧追不放。
  
  刘临本该朝气蓬勃的脸上却像是蒙上了一丝暮色:“离开。”
  
  我和小文显然拦不住他,刘临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小文扭头看我:“怎么办?”
  
  “我们偷偷跟上去。”我说。
  
  我们跟着刘临一直来到了师范大学的东门,只见他停了下来,开始打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女生走到了门口,是丁宁,她面色苍白,一语不发,看到刘临后转头就走。
  
  刘临往前一步拉住她的胳膊:“宁宁,别走。”
  
  丁宁回过身来,脸上是满满的愧疚和怨恨。
  
  “妹妹已经没了,我们要是在一起,怎么面对她?”丁宁狠狠抽出被握住的胳膊。
  
  刘临摸了摸丁宁的头发,手势无限眷恋:“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怨我也好,恨我也好,我们之间,不可能一直那样下去的,你知道的。”他顿了顿,说道,“我是来和你告别的,我要走了。”
  
  这对狗男女,装什么难过,我摸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在警局我不断抛出问题:“刘临明明是丁静的男朋友,为什么你们搞在一起?刘临为什么要偷偷住在丁静隔壁?得了忧郁症的妹妹阻碍了你们在一起,所以你们丧心病狂地诱导妹妹自杀,你们的人性呢!”
  
  丁宁像是个等待判刑的罪犯般听我控诉,最后承认:“都是我的错。一开始,我就错了。”说着眼泪滑落下来。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丁宁慢慢开始了讲述。
  
  丁宁和丁静是对从小就形影不离的双胞胎。但丁宁的成绩一向比丁静好,等到高中,两人之间成绩的落差越来越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丁静患上了忧郁症。
  
  后来,丁宁考中了本省的重点大学,丁静则被一家专科院校录取。姐妹俩一起来到省城上大学,见面就少了。
  
  丁宁偶然认识了刘临,和他相谈甚欢,经常一起出去吃饭,踏青,有时候也会约上丁静。
  
  有一晚,姐妹俩回家躺在床上的时候,妹妹问姐姐:“姐姐,你说刘临这人怎么样?”丁宁毫无所觉,笑着说:“很好呀。”她想着妹妹和男朋友合得来是好事。
  
  “那我找他做男朋友好不好?”丁静犹豫了半天,突然羞涩地问。丁宁在这一刻沉默了。她嗓子干哑,像是数九寒天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
  
  一直到丁静有些不安地在黑暗中转过头来时,丁宁才缓缓说:“好。”她找到刘临,请他暂时答应下来,等丁静情绪稳定了,他们再想办法。刘临起初不同意,但是到底拗不过丁宁的恳求。
  
  丁静的情绪起起伏伏,寝室的人对有病的她有一种恐慌,更加远离她,而这让丁静的情绪愈发糟糕。丁宁决定把妹妹接出来,安置在刘临和她租住的房子旁边。他们从已经废弃的小楼梯上下,暗中看着妹妹。
  
  但是最难熬的是刘临,他爱上一个姑娘,却要负担起那个女孩有忧郁症的妹妹,甚至也要担上她的生死。他和丁宁为此争吵,丁静过来时,两人装作无事,后来看丁静一切如常,丁宁才放下心来。
  
  但丁静,到底是知道了吧。她一时无法承受,选择了自杀。
  
  丁宁的故事讲到末尾,已经哽咽:“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一开始没有说清楚,静静就不会喜欢上刘临,就不会想不开了……”
  
  我愣住了,看着刘临渐渐垂下的头,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