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扑大连环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03 10:00

  西河沿村一带,民间有个习俗,过年都兴请财神。村里有个小伙子叫梁尚军,此人外出做生意归来,带回了一样东西,天天玩味,爱不释手,神秘兮兮地说自己请来了真正的财神,他家从此便可时来运转,真的可以发大财了!
  
  然而好景不长,年后不久,梁尚军突然感到全身难受,咳嗽不止,吃了几剂药也不见轻。令他惊恐的是,随着他的发病,电视机的图像里经常出现可怕的阴影。
  
  莫非年前自己请来的不是财神是魔鬼?梁尚军很是害怕,忙请来跳大神的王巫婆。王巫婆听了他的诉说和看了电视屏幕上的阴影后,告诉梁家:这是冤鬼入宅,你家被鬼扑了!当地有这样一个说法:凡是被鬼扑了家庭,都得有人被索命而去。梁尚军闻听害怕了,赶紧央求王巫婆快给驱鬼。王巫婆微闭双目,念念有词,她告诉梁尚军,若要驱除这可怕的鬼扑,必须请天兵天将,需纸马香烛费500元。梁家明知王巫婆是狮子大开口,但为了早日驱除这可怕的鬼扑,还是忍痛照办了。从此,王巫婆天天来梁家驱鬼。几天后,鬼扑并没有驱除,梁尚军却真的被索去了性命!
  
  梁家顷刻塌了天。不知是悲伤过度,还是鬼扑继续作祟,梁妻也突然病倒了,随即,孩子也病倒了。梁家真的被鬼扑所缠!王巫婆忙说自己道行浅,赶紧脚底抹油溜了号。为了挽救梁妻和孩子的生命,亲友们将母女二人送进了医院。还没确诊病因,母女二人便双双死去。梁家连死三口,在村中引起了极大的恐慌,一时间,梁家成了“鬼宅”。
  
  时隔不久,村中似乎鬼影不散,牛一样健壮的光棍汉子杨二楞也死去了,症状与梁尚军一模一样,知根知底的人说,杨二楞与梁尚军关系不错,杨二楞常去梁尚军家串门,冤鬼扑走了梁尚军一家后,并不罢休,又扑上了杨二楞。
  
  正当杨二楞气息奄奄行将入土之际,村中杀猪汉子王一刀家竟然也被冤鬼所扑,明显地感觉身体非常的不好。随着他的发病,家中好端端的彩电,突然出现了可怕的阴影,这阴影时隐时现,变幻莫测,似人非人,样子可怕极了。王一刀以为电视出了毛病,请人来修,结果啥毛病也没有。然而一打开,阴影就出现在屏幕上。王一刀感到非常蹊跷,暗想:妈的,莫非我家也被鬼扑了?他赶紧请来王巫婆。王巫婆一看这情形,与梁尚军家的情形一模一样,当即吓得屁滚尿流,说自己道行浅,降伏不了这冤鬼,逃之夭夭了。
  
  鬼扑大连环!
  
  王一刀害怕了,不知如何来应对这可怕的鬼扑!
  
  王家又被鬼扑的消息传出后,西河沿村人人自危,个个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这可怕的鬼扑“连环”到自己头上。平时谁也不敢串门,一到晚上,更是足不出户。至于往日里生意兴隆的王家,从此更是门可罗雀,鸡狗不进。
  
  不久。王一刀一病不起了,咳嗽、胸闷,浑身乏力。病中的王一刀躺在床上,身不能动,脑子却没闲着。他想:真是他妈的怪事,难道世上真的有鬼扑?广播里电视上不是天天讲,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可是眼下的事实怎么解释?要说没鬼,牛一样结实的梁尚军、杨二楞怎么说死就死了?话再说回来,村里这么多人,怎么都没被“连环”上,偏偏“连环”上了我?我作孽了?杨二楞作孽了?梁尚军作孽了?想到这里,王一刀突然想到了一件东西,想到了这件东西的来历,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啊?莫非莫非?王一刀再也躺不住了,赶紧起身,拿出了那个刚刚得到的,自己爱不释手的宝物思量起来……
  
  这是一颗宝珠!沉甸甸的,装在一个死沉死沉的黑色密码箱里。电灯下,光芒四射,是宝石?不像;是金子?也不像。听人说,凡是宝物都会自动放光。特别是黑暗中,这个珠子能发出一种令人眩晕的蓝幽幽的光!
  
  王一刀不由得想到了这颗宝珠的来历。他与杨二楞是赌友,那天他去杨二楞家邀他去赌钱,只见杨二楞正美滋滋地欣赏一个闪光的珠状东西。出于好奇,王一刀一把抢过,哈哈大笑道:“好啊,你小子得了什么宝贝,这么入迷?让我看看!”杨二楞吓了一跳,再看来人,见是赌友王一刀,这才放下心来。急忙一把抢过来道:“嘿嘿,没啥没啥,一个铁蛋子。”说着,急急忙忙装进了一个十分精致的黑色密码箱里,再也不让看了。
  
  听其言观其行,王一刀暗暗想道:“铁蛋子?哼,说得多轻巧!看那光芒四射、沉甸甸的样子,绝不是一般的宝珠!他一个赤条条的穷光棍汉子,哪儿偷来的这宝物?”问他,杨二楞跟你打哑谜,自然不肯说。
  
  王一刀赌兴全无,在杨二楞这儿待了一会儿,便回了家,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宝珠的影子总在他眼前晃动,瞧那光芒,看那分量,一定是个无价之宝!嘿,我一辈子杀猪恐怕都挣不了这么多钱!得想法给它弄过来!可是,怎么“弄”过来呢?抢?不行,杨二楞公牛一样健壮,难以得手;买?他会借机狮子大开口,也不行!偷……对,老子给他来个明拉风箱,暗下笊篱!王一刀耐心等待着,暗暗寻觅着偷窃的时机。
  
  几天后,当王一刀再次来杨二楞这儿“望风”时,令他大吃一惊!只见杨二楞已病倒在炕上。哼哼唧唧,说浑身难受。王一刀以“照顾”老朋友为由,住在了杨二楞家,几乎没费什么气力,便“得手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密码箱。
  
  在“照顾”杨二楞的日子里,他断断续续听杨二楞说起过这只密码箱和这颗宝珠的来历。
  
  原来,这颗宝珠是杨二楞从梁尚军家偷来的。梁尚军是个惯偷,常年在外偷盗。那天夜里,杨二楞无事闲逛,见梁尚军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密码箱回来了,知道梁尚军得了手,便悄悄尾随进了梁家,从窗帘缝处往里观看,想看看梁尚军到底偷来了什么值钱货,密码箱藏宝珠的事,他在外面看了个清清楚楚,当时心里就痒痒的。暗道:“妈的,这小子真还偷了个宝贝,我得想办法给它弄过来!”真是天遂人愿,不久,梁尚军莫名其妙地死了,妻女又住了院,杨二楞利用这个天赐良机,潜入梁家,轻而易举地偷走了这个密码箱……
  
  联想到这只密码箱几易其人,且个个被鬼扑的事实,王一刀心惊肉跳,感觉到这个连环鬼扑有可能与那颗宝珠有关。他急忙将那个密码箱提了出来,里里外外反复观看,以期从中发现些什么。这只箱子,他已翻看过无数遍了,箱中除了那颗闪光的宝珠,还有几页纸,上面全是曲里拐弯的外文,王一刀一个字也不认得,当时他也想找人看看,但偷来的锣鼓敲不得,怕让别人知道,故此一直藏着。
  
  正当王一刀欲破解这颗宝珠的秘密时,乡里传来这样一个消息:不久前,某科研所一位工程师出差,火车上被人盗走了一个黑色的密码箱,箱里装有一颗放射性金属——氡。氡是一种强辐射隐形杀手,会诱发肺癌等多种疾病。望盗窃者或知情者速报有关部门,切莫贪财害命……
  
  王一刀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五雷轰顶,悔恨难当。回想梁尚军、杨二楞和自己连环偷“宝”的经过,顿时不寒而栗:“啊?这颗诱人的‘宝珠’,原来就是那个令人恐怖的‘鬼扑’啊!偷偷偷,这才真叫是偷来的灾难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