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贼船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03 20:00

  一
  
  石虎从穷山沟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四天了,还没找到工作。眼看临行前妈妈从邻居家借来塞进他口袋的200元钱只剩二十多元,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天下午,又一次遭遇老板白眼的石虎忧心忡忡地走在大街上,忽然发现前面巷口走出个腋下夹着黑皮包的高大男子。只见他东歪西扭,走着走着倏地颓然倒地。石虎叫声不好,大步奔了过去。扑面而来的刺鼻酒臭和如雷的鼾声告诉他此人只是醉酒,酒醒就没事了,他悬起的心放了下来,正要离开,醉汉掉在身边的黑皮包扯了一下他的腿。“他的皮包要是被人顺手牵羊怎么办?”石虎边想边捡起皮包,打开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包里全是整匝的百元新钞,共有六匝,一匝1万元。这6万元要是被人顺手牵羊拿走了,这人醒了不要跳河上吊?他决定留下来帮助醉汉守钱包,直到他醒来。
  
  醉汉呼呼沉睡,望着醉汉猪肝似的胖脸和毛刷似的寸头,石虎按捺不住地想,这人肯定是个百万富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钱带在身边。有朝一日我要能像他这样,我就在城里买房子,让爸妈到城里住,不在穷山沟里受穷。
  
  这时,从他俩身边匆匆而过的人流中,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脸汉停步弯腰看看醉汉,然后问石虎:“小兄弟,你们这是怎么了?”石虎朝醉汉努努嘴:“他醉酒了。”黑脸汉接着问石虎:“他是你什么人?”石虎答:“我不认识他。”黑脸汉不解地问:“不认识你守着他干吗?”石虎说:“我不守着,别人拿走他的皮包怎么办?”接着扬扬手里的皮包:“这里全是钱,好几万元哩!”黑脸汉眨眨眼睛,夸赞道:“哎呀,小兄弟,你是在学雷锋做好事,好样的!”接着说:“不过我不相信这包里全是钱,如果是真的,醉汉会喝醉酒?不瞪眼当命根子守着才怪呢!我也不相信你会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醉汉守钱。看得出你是从乡下来找工做的,你会看着飞来的横财擦肩而过?”石虎急红了脸:“这包里真的全是钱,真的,不信你拿去看。”说着把黑皮包递过去。黑脸汉伸手来接,他又缩回手,紧紧抱在怀里,自语道:“不能给你看,不能给你看。”黑脸汉哈哈一笑:“你是怕我拿过包跑了?好好好,我相信你的话,不看了,你就好好在这儿守着吧,我马上去报社,让他们派记者来现场采访。”说罢匆匆走了。
  
  大约半小时后,醉汉仍在酣睡。这时来了两个自称是报社记者的人,他们一个拿着照相机,一个捧着采访本。拿照相机的是个跟石虎差不多年纪的瘦小伙子,一来就举起照相机照个不停;捧采访本的是个尖下巴中年人,他不停地向石虎发问,不停地作记录,对石虎学雷锋做好事的精神大加赞扬,并说这篇报道明天就能见报,为了让这篇报道更完美,他们还要采访醉汉。醉汉现在还醉着,他们就将醉汉带回报社等他醒,石虎学雷锋做好事就到此为止。说完让拿照相机的瘦小伙过来背醉汉,他则伸手向石虎要皮包:“这皮包由我们帮他看护,我们是国家新闻单位,你尽管放心。”石虎点点头:“好吧。”正要交皮包,忽然想起听人说过城里骗子最刁钻,会使怪招骗人,将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于是他变卦了:“我不能把皮包给你们,我要等他醒过来交给他本人。”“尖下巴”笑道:“看来你不信任我们,把我们当骗子了。如今城里的骗子是不少,你提高警惕是对的。但我们绝不是骗子,我们真是新闻记者,你应该相信我们。”说罢又向石虎伸出手:“把皮包给我们吧。”见石虎没吱声,又说:“不给我们也行,还由你拿着,请你跟我们一起去报社。”石虎摇摇头:“我哪儿也不去。”“尖下巴”皱皱眉头,又笑道:“好吧,那你就在这儿呆着吧,醉汉我们也不带走了。你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跟你乐于助人的精神同样可贵,我们也要写进报道里,醉汉醒来一定十分感谢你。”接着朝瘦小伙招招手:“报道内容够了,我们走吧。”
  
  二
  
  两个记者走后,石虎继续守护醉汉。时间在路人匆忙的脚步声中飞快流逝,转眼已是黄昏,但醉汉依然烂醉如泥。他不由懊悔起来,如果将醉汉和皮包交给两个记者带走,他也许又跑两三个单位了,也许已经找到工作了。正懊悔,一个女人的声音灌进他的耳鼓:“哎呀呀!你看我这死老公呀,又跟哪个王八哥们喝酒啦?我找得快累死啦!”石虎抬头一看,一个穿着入时的年轻女子已来到醉汉身边,蹲下用手摸醉汉的脑袋和脸,边摸边骂:“睡睡睡!睡得像猪,哪天喝上西天,大家清爽!”石虎明白是醉汉的妻子来了,心里一喜,连忙说:“你家老公醉好久了,你快扶他回家吧。”女人扳扳醉汉的膀子,摇摇他的腿,为难地说:“他跟死猪一样,我怎么扶他?”她忽然想起什么,四下张望后紧张地问:“咦,他的皮包呢?包里有几万块钱呢,我是让他进货的,可不要丢了!”石虎笑着递过皮包:“在这儿呢!”女人惊喜地接过皮包,连声向石虎致谢,末了问石虎:“你跟我老公是哥们?他是跟你喝酒的?”石虎说:“我不认识他,我见他倒在这里,皮包里有钱,怕被人顺手牵羊,就帮他守着。”女人感动地说:“你这是学雷锋做好事呀,太了不起啦!”接着焦虑地说:“可我怎么把他弄回家呢?”沉吟一下又说:“这样吧,我回家叫两个人来,你好事做到底,请你在这儿再守一会,我家离这儿不远,半个小时就回来,你要着急,走也行,他一个醉汉再睡半小时也没关系。”说完就要走。石虎叫住她:“我帮你背他回家吧,反正今天被耽误了,做不成事了。”女人高兴得跳起来:“这就太好了,太感谢你了!”
  
  石虎背着醉汉走在前面,女人抱着皮包跟在身后。走着走着,石虎听不到身后的脚步声,扭头一看,女人不见了。石虎赶紧放下醉汉举目四望,远远望见有三男一女正在拦出租车,其中一男的就是早先那个不相信醉汉包里有钱、后来说去报社找记者来采访的黑脸汉,另两个男的正是现场采访他的那两个记者,而那个怀抱黑皮包的女人正是刚才那个自称是醉汉妻子的女人!他恍然大悟,放下醉汉,拔腿追过来,刚追几步,只见那四人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一溜烟开走了。
  
  石虎无奈地回到醉汉身边,一屁股坐到地上,挥拳直捶自己的脑袋。就在这时,醉汉醒了。醉汉翻身坐起,茫然四顾,自语道:“咦,我怎么在这儿?”石虎赶紧说:“你喝醉酒了。”这大汉望他一眼问:“你……你是谁?”石虎说:“我是给你看皮包的,可我……”大汉晃晃脑袋,若有所悟:“噢,想起来了,我是带了个皮包,里面有6万块钱。那……那包呢?我的包呢?”石虎内疚地说:“被一个女人骗走了,她冒充是你的妻子。”大汉急了:“这……这怎么办?”石虎连忙道歉:“真对不起,都怪我,我有眼无珠,简直是笨驴!”大汉沉思有顷,叹口气说:“唉,丢了就丢了,也不能怪你,你也是好意。”石虎说:“大哥,我们报警吧。”大汉不假思索:“报警顶屁用!你以为警察有多大本事?屁!”石虎说:“可那是6万块钱呀,就这么白白丢了?”大汉大度地一笑:“丢了拉倒,咱再挣,这年头挣钱还不容易。”接着问石虎:“小兄弟,你是干什么的?”石虎便说了自己的苦衷。大汉听罢,拍拍他的肩膀:“你这个菩萨心遇到我这个菩萨心啦!如果你愿意,就跟我走,我保证让你挣大钱。”石虎喜出望外:“我当然愿意。”大汉告诉石虎,他在一家公司工作,老板跟他是哥们,将石虎招进公司肯定没问题,让石虎现在就跟他走。石虎欣然应允。
  
  三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大汉叫了辆出租车,带着石虎七拐八弯来到一处门口蹲一对小石狮的后街旧院。黑铁门在里面锁着,大汉领石虎敲门进去后,门又被人在里面锁了。正屋厅堂有人看电视,有人打牌。石虎仔细一看,打牌人中有冒充记者的那两个男人和自称是大汉妻子拿走大汉钱包的那个年轻女子,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他大吃一惊,连忙告诉大汉:“就是他们骗走了你的钱包。”大汉望望打牌人,若有所悟,笑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说着踱到秃顶老头跟前,凑近他的耳朵嘀咕起来,好久才完。老头阴着脸说:“你小子知道贪杯多危险吗?要是你的钱包被别人拿走,别人发现后报告公安局,他们顺藤摸瓜,咱们就全完了!幸亏被咱的人碰着了,演了两场戏才拿走你的钱包,才排除了隐患。”大汉忙说:“这事怪我,下回再也不敢了。”老头接着说:“这事本该重重罚你,但如果你真能发展一个下线,可以将功抵罪,就看你小子造化了。”大汉点头称是,退回来将石虎领到厢房说:“祝贺你,我们老大同意接收你了,今后就看你自己了,可要好好干啊!”石虎问:“你们让我干什么工作?”大汉说:“推销假币。”石虎一惊:“推销假币?这不是犯法吗?”大汉点点头:“不错,是犯法,可这很来钱,100块假钱卖20块真钱,只交老板10块,剩下10块归你,卖1万元你就得1000元,三两天就能卖1万元。”

石虎惊问:“这么说,你那6万块钱是假币?”大汉点点头:“你想想,我怎么能带那么多真币到饭店喝酒呢!”石虎又问:“这里的人都是推销假币的?那几个骗你钱包的都是?”大汉说:“没错。”石虎坚决地摇摇头:“犯法的事我不干,被警察抓住要坐牢的。”大汉说:“我会教你方法的,警察抓不住。”石虎依然摇头:“不被抓住也不干,犯法的事我坚决不干!”这时,大汉板起脸,冷笑一声:“这事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进了这个门就由不得你了!”石虎暗叫不好,今天要吃苦头了,但他依然摇头:“不干,我肯定不干!”说罢拔腿就跑。跑过厅堂,奔向大门,大门锁着,他被大汉追上来老鹰抓小鸡似的拖回去推到那个秃顶老头跟前,老头已停止打牌,他大声喝道:“来人,把这小子捆起来!”马上有两个人冲上来,用麻绳将石虎捆了个结实。老头双手叉腰大声问石虎:“小子,说说看,为什么不肯入伙?”石虎挺着胸脯说:“干这事犯法,会坐牢!”老头指着他的鼻子说:“小子你听着,你从乡下到城里来不就是想发财吗?这发财都是有风险的,做生意有赔本危险,办公司有破产危险,干我们这一行除了有坐牢危险,别的什么都没有,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你不要,你妈怎么就生你这个大傻蛋!”石虎依然摇头:“反正我不干!穷死饿死也不干!”老头勃然大怒,指着他的鼻子:“我再问一遍,你干还是不干?”石虎斩钉截铁地说:“不干!”老头猛一跺脚,嘴里吐出一个“打”字,石虎的脑袋马上挨了重重一击,他顿时失去了知觉……
  
  四
  
  石虎醒来时感到脑袋炸了似的疼,当他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时,看到的却是陌生的房间,从窗口射进来的阳光告诉他,现在已是早晨了。“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到了这儿?”他十分困惑。当他看见自己身上穿着女人的衣裤躺在堆着女人衣物的床上时,更加惶惑:“我这是怎么了?”这时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姑娘从院里走进来,见他醒了,高兴地说:“你醒啦?太好了,夜里可把人急死了!”石虎觉得她好面熟,仔细一看,原来她就是昨天下午冒充醉汉妻子拿走醉汉钱包又陪秃顶老头打牌的那个女人,顿时义愤填膺:“你……你们这些坏蛋,怎么把我弄这儿来了?”姑娘笑着说:“我们是坏蛋。但要不是我救你,这会你差不多被送进火葬场了。”她告诉石虎,昨晚胡三将他击昏后再装进麻袋背走,她借口感冒头痛离开秃顶老头,悄悄跟着。胡三将他扛到朝阳桥头推下河后,她立即花钱雇人将他救上来,背到她的租住房。石虎问胡三是谁,她说胡三就是那个醉汉,她叫王琴,也是从农村来城里打工的,在一家公司刚干几天就被老板强暴了,她羞于人世,在朝阳河桥头跳河自尽,被恰巧路过的石虎见到的那个秃顶老头救了上来。这秃顶老头姓牛,是这个贩卖假币团伙的老大。他收留了她,并诱她入了伙。牛老大虽然也强暴过她,她也想过离开,但害怕牛老大不会轻易放过她,又觉得呆在这个团伙毕竟能挣钱,便一直没有离开。昨晚石虎拒不入伙,怒斥他们贩卖假币是犯法行为、穷死饿死也不干的言辞,让她幡然醒悟,意识到这贩卖假币的坏事确实不能再干了,一旦坐牢这辈子就毁了。她十分敬佩石虎穷得有骨气,待人又善良、诚实,不忍心看着他就这么被人杀害了。她说石虎如不嫌弃她,等石虎伤好后,他俩一块远走高飞,到别的城市打工。石虎十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答应伤好后跟她一起离开这个城市,但劝她投案自首,揭发牛老大贩卖假币团伙。王琴直摇头,说石虎险被杀害的事实说明他们心狠手辣,一旦风声走漏,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她。石虎想了想说:“这事等我伤好后再说吧,可你眼下要留心,一旦他们知道你救了我,肯定不会饶你。”
  
  一个上午,王琴忙得不可开交,又是给石虎买药喂药,又是给石虎做饭喂饭,还将石虎的脏衣服全洗干净了,几次手机响都是牛老大打来催她过去“上班”,她都推托感冒没好,头痛得抬不起来,没有过去。
  
  五
  
  第二天中午,王琴给石虎喂饭后,让石虎躺在床上休息,她要去药店再买几张散伤解痛的膏药给石虎外敷。她走出门外,刚反身关好门,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转身一看,原来是胡三站在她跟前,顿时吓白了脸:“你……你怎么来了?”胡三涎着脸邪笑道:“我来找你的呀,我想你呀!”王琴镇定了些,板着脸斥道:“没正经!”说完转身要走。胡三拉住她:“你别走呀,在这儿碰见你,可是芝麻掉进针眼里,巧了。你就不请我进屋坐坐?”王琴反问:“你到这儿找魂了?”胡三皱皱眉头:“都是牛老大给的美差,昨晚那个乡下小子被我扔下河后,今天一上午都没听人传说朝阳河发现尸体的消息。牛老大怕那小子被人救了,日后惹麻烦,要我出来探探风声,找找那小子的下落。我就这么没头苍蝇似的乱转,没想到转到你这儿来了,你住这儿我们谁也不知道,说明我们是前世有缘呀!”说罢冷不防在王琴丰满的胸口撸了一把。王琴厌恶地瞪了他一眼,骂道:“混账东西,滚一边去!”转身要走,胡三又拽住她:“别走嘛,进屋陪哥们玩一回,难得咱俩有缘,我可以给你钱,要多少给多少!”“啪!”王琴狠狠抽了他一耳光。胡三恼羞成怒,拳头雨点般落在王琴的身上,王琴发出一声声惨叫。就在这时,门开了,石虎出现在门口,对胡三大声喝道:“不许打人!”胡三一惊,扭头一看,马上认出是石虎,立即掏出手机转身向牛老大报告:“喂,老大,老大,那小子还活着,被王琴救了,王琴住在……”王琴见他把一切都告诉了牛老大,扑上来跟他扭打起来,石虎趁机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冷不防在胡三的后脑勺猛击一下,胡三猝然倒地。王琴担心胡三毙命,一时六神无主:“这……这可怎么办?”石虎倒是沉着:“报警!赶快报警!”王琴有些犹豫:“报警行吗?”石虎大声说:“只有报警才能救我们!”王琴终于掏出手机,拨打了“110”。打完“110”,她立即收拾衣物,要石虎跟她离开这儿。石虎想了想说:“我们不能走,我们走了,牛老大见不着我们就会开溜,警察就抓不着他们了,再说,胡三被我打倒在地,我们走了,警察还不以为我们是坏人?”王琴还是害怕:“他们要是比警察先到,一定会杀了我们。”石虎说:“他们没来过这儿,不会那么快。”王琴想了想忽然胆壮起来,说只要牛老大见不到他,她就有办法对付。石虎有点不放心,她硬将他推进屋里。
  
  石虎进屋不久,牛老大就带领六个同伙找来了。见胡三躺在院里地上,王琴坐在一旁哭泣,牛老大板着脸问王琴:“胡三怎么了?”王琴边哭边说:“他要对我非礼,我不答应,他就来硬的,我失手用砖头敲昏了他。”接着央求牛老大:“老大,快救救他吧,他死了我要被枪毙的!”牛老大伸手试试胡三鼻息,摆摆手说:“没事,他死不了。”接着问王琴:“你把那个乡下小子藏哪了?”王琴又哭道:“我可没看见那小子呀,全是胡三使的坏。他见我不答应他的非礼,故意栽赃陷害我,让你整我,老大,你千万不要相信他的鬼话呀!”牛老大狐疑地望望她,把手一挥:“领我进屋!”王琴犹豫一下,领他们进了屋。
  
  牛老大他们前脚进屋,后脚就来了二十多个武装警察,“呼啦”一声把王琴的租住屋包围起来。牛老大听见屋外有动静,到门口一看,见势不妙,一把抓住王琴衣领,用匕首顶住她的脖子,骂道:“妈的臭女人!你出卖了我们,我宰了你!”王琴冷笑一声:“宰了我也救不了你,警察就是我叫来抓你们的!”牛老大气急败坏,用匕首顶着王琴将她拽到门外,对警察说:“快让开一条路放我们走,不然我杀了她!”他的六个同伙也个个手握匕首,作鱼死网破拼命状。有警察大声喝道:“姓牛的,你别胡来,放下匕首,主动服法是你们的唯一出路。贩卖假币未必处死,杀人可是死路一条!”牛老大吼道:“要是被你们抓了,死比活强。快,给我们让路!我开始喊数,喊到10再不让路我就杀人了!”接着喊道:“1、2、3……”空气顿时紧张得凝固起来。就在牛老大喊到7的时候,石虎悄悄从屋里出来,从背后扑向牛老大,一拳击落他手中的匕首。警察们趁机一拥而上,当场制服了牛老大。他的同伙见大势已去,全都束手就擒。
  
  以牛老大为首的贩卖假币团伙被一锅端,王琴虽然参与过贩卖假币,但因有立功表现,被免于起诉。石虎因协助警方制服牛老大有功,获警方奖金3000元。经过这件事,王琴和石虎都觉得这个城市没有什么可怕的,都不想离开这个城市了。不久,他俩都找到了自己满意的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