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告诉你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04 00:00

  纸板厂的吴东江称得上是穷了一辈子。厂里效益差,工资低,他和老伴翠绿节衣缩食,硬是从牙缝里省出钱给两个儿子先后娶上了媳妇。这天傍晚,吴东江回到家里,随手掩上了门,又四处看看没有邻居来串门,这才小心翼翼地向翠绿说道:“天大的好消息,我、我中奖了!”
  
  吴东江不抽烟,退休后没事喜欢买几张彩票玩。这一点翠绿知道,翠绿也没多想,随口问道:“多少?”
  
  “10万,5张彩票,各中了2万。”吴东江说到这里,笑容已经完全绽放在脸上。
  
  翠绿也惊喜万分,她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喘着粗气问道:“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吴东江也不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活期存折,递给翠绿。翠绿打开一看,可不是,刚存的,扣税后8万块。翠绿一把抱住吴东江,脸也挨在了他的肩上:“老头子,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这么多年,我们家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啊。”说着,翠绿的嗓子就有些哽咽了。
  
  吴东江忙安慰着妻子。两人一直说着中奖的事,连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也没在意。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老两口一激灵,吴东江一个眼色,翠绿忙不迭地走进卧室收好了存折,外面的人已开口说话了:“爸,妈,你们快开门啊。”听声音,是小儿子。小儿子下了岗,家里条件差,隔三岔五地和老婆孩子回来蹭饭吃。这一回,准是又来吃饭的。
  
  吴东江沉着脸开了门,外面只站了小儿子一个人。吴东江有些纳闷,不过他也没说什么,把小儿子让进屋后,说:“不是吵架了吧?”
  
  小儿子连连摇头说没有没有,他只是过来看一看。毕竟有两周时间没过来,心里不放心。“妈有腰疼病,我计划着这几天送她去医院看看,让医生给诊治诊治。”
  
  吴东江心说这小子贼了,难道自己刚领了奖回来,就让他知道了?
  
  吴东江看了看小儿子,又看看从卧室里出来的老伴,字斟句酌地说:“不用,你的孝心我和你妈领了,过日子不容易,以后再说吧。”
  
  小儿子嘴唇动了动,有些艰难地说:“没事的,真的没事。这钱,我,我来出。”翠绿腰痛病很严重,逢着天阴下雨,她就痛得直不起腰来,听到儿子这话,她当然想让儿子陪着去看看。可吴东江不由分说地拒绝了:“你还是把自己的事给办好。你妈有我呢。”小儿子没再说话,向父母道了别,转身下楼去了。
  
  翠绿嗔怪吴东江,为什么不答应小儿子送她去看病。吴东江哼了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好手好脚,就是下了岗,找个活儿做也容易,可这山望着那山高,今天做这明天做那,结果呢?连养家糊口都做不到。他今天准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故意献好,想诓我中奖的钱呗。”
  
  翠绿听到吴东江这话,心里也对小儿子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吃过晚饭,翠绿又问:“我们老两口有退休金,过日子是没什么问题了。你这钱,依我看还是给孩子们,让他们增点创业金。”
  
  吴东江叹道:“我何尝不这样想。8万块对我们来说是笔巨款,可对于儿女们,他们没准儿无所谓啊。我的想法是这样,钱还是放在我们这里,以后再说吧。”
  
  过了些日子,一直在外地做生意的大儿子突然回到家里,满脸愁容:“最近资金周转困难,厂家货款催得急,客户的钱又收不上来,真是一分钱逼我上梁山啊!”
  
  翠绿正要问大儿子缺多少钱,吴东江抢在前面开口了:“做生意也是此一时彼一时的事,暂时的困难咬咬牙就过去了,过了这一坎,后面就顺了。我和你妈老了,对你所做的业务帮不上忙,只能替你烧香祈福了。”
  
  大儿子没有接下句,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就说要走,出去找朋友想想办法。
  
  翠绿舍不得,硬是要大儿子在家多住两天:“既然回来了,全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吧,明天我叫你弟弟也回来。”
  
  这天晚上,翠绿安顿好房间让大儿子休息,然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问吴东江,为什么这一次又不拿钱出来,让大儿子有个周转。
  
  吴东江哼了一声:“我也想啊,可是我要观察。保不准他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回来伸手要钱的。就算儿子我信得过,还有媳妇呢,你知道她们心里怎么想?再说,给了大儿子,那小儿子那里又该怎么办?”
  
  翠绿没吭声,她知道吴东江说得有理。人心隔肚皮,老了自然需要防一手,不然,以后就算你生病痛得在床上打滚,也未必有人理你。这样的情形,她听到的看到的实在太多了。
  
  第二天上午,小儿子就回来了。兄弟俩坐在客厅里热烈地聊着。弟弟问哥哥最近生意怎么样,哥哥呢,则关心弟弟有没有找到合适的岗位。翠绿看在眼里,心里乐开了花,她一头钻进厨房里做饭。吴东江呢,坐在兄弟俩旁边默默地听着。
  
  大儿子说着说着,就说到父母身上了:“你在跟前,要多花点时间,过来陪陪爸妈。他们身上有什么病痛,你也要及时地送去医院。钱的事,你尽管向我打电话要。”
  
  小儿子嘴里应着:“我正愁这事呢。妈有腰痛病,我想送她去医院,可她就是不乐意去,爸也不同意。”
  
  大儿子听到这里,就不开心了,站起身来向吴东江说道:“爸,这就是你不对了。弟弟要送妈去看病,你怎么不答应呢?我就是暂时资金周转困难,可哪儿省点,也不能少了这笔钱呀!”
  
  吴东江讪讪地笑了笑,没吭声。倒是小儿子捕捉到哥哥这次回来的目的,忙问道:“哥,你资金周转困难?缺多少?”
  
  老大摇摇头:“你别管。”
  
  在小儿子一再追问下,才弄清哥哥原来缺20万块。
  
  小儿子看看父亲,又看看哥哥,脸慢慢地涨红了:“这钱包在我身上。我,我买彩票中了奖,扣税后40万。真的,我一直没敢说,怕漏了风声。现在哥哥你缺钱,我当然要拿出来了。上回我想送妈去看病,也是因为手里有了钱,底气足了。”
  
  吴东江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儿子:“你中了奖?怎么你上次回来没说?”
  
  小儿子尴尬地笑了笑:“爸,我领奖的时候,听人说你也中了,奖已经领回去了。我知道你和妈的脾气,有钱不舍得花,用来看病就更是舍不得。我呢,要是说自己中了奖,你肯定以为我在骗你,想从你这里拿钱走。”
  
  翠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也顾不上再看吴东江的眼色,直接向小儿子说道:“你借给你哥12万,另外8万块,让你爸出吧。”说着,翠绿走进房间拿出了存折,递到了吴东江的手里。
  
  吴东江把存折交给大儿子,也动了情:“我和你妈拿8万,但你要记住,这8万块钱中,有一半是你弟弟的。等他再给你12万,你就等于欠你弟弟16万。亲兄弟,明算账。我们老了,要钱没用了,做事自然要把一碗水端平。你们呢,只要能好好过日子,就是对你们老子老娘最大的孝顺了。”
  
  大儿子听着,不停地点头。
  
  下午,小儿子把钱划到哥哥的账户上,又和父亲、哥哥一起送妈妈去了医院。一家人中午吃饭,一滴酒也没喝,可是他们心中都像喝醉了似的,浓浓的,酽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