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茵河畔的较量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5 10:00

  一、密谋诡计
  
  这个故事发生在欧洲某国的乌柯巴克市。
  
  早上刚上班,贝克就被老板叫了去。贝克是个诡计多端、怪招频出的家伙,是约翰老板用重金从别的公司挖过来的。贝克的做人之道很简单:有奶便是娘,只要给钱,他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贝克刚进屋,约翰老板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道:“由于经济危机,我们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在我们这里,最理想的应该是只有一家超市,最多不能超过两家,可现在有三家。我想让另外两家通通滚蛋,就我们一家;假如实在赶不走两家,至少也要赶走一家。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贝克眨了眨眼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考虑过,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应该是有办法的。”约翰老板微微一笑道:“你不愧是只狐狸,不见小鸡不出洞啊!那好吧,你赶走一家我奖励你20万美金,赶走两家我奖励你50万,怎么样?”贝克的两眼一下子放出光来:“老板,我贝克可不是个吹牛皮的家伙,实话跟您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我这就去办!”
  
  中午时分,贝克走进了约翰老板的办公室。约翰老板见贝克高兴的神态,知道他已经有主意了,便说:“贝克,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已经有主意了!”贝克“嘿嘿”一笑:“老板,您想的一点没错,我现在确实有主意了,而且还是很不错的主意。”约翰老板一下瞪大了眼睛:“太好了!快把你的主意告诉我。”贝克这才说:“我已经搞清楚了:东街的那个‘浩明超市’,是个台湾人开的,他叫马浩明,家住台湾高雄;西街的那个‘半分利超市’,是个大陆人开的,他叫高明月,老家在中国四川。这两家超市先前的老板是他们两人的老爸,两个老爷子以前曾因为生意上的事结下了怨仇。我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挑拨这两个感情脆弱的年轻人,让他们互相残杀,两败俱伤。我敢拿脑袋向您担保,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他们两家灰溜溜地从这里滚蛋、消失!”
  
  当天下午,贝克就来到了西街的“半分利超市”,他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在这里物色一个能帮他做事的人。贝克在超市里转悠了一小时,终于物色到了一个小伙子。
  
  下班后,这个小伙子大步走出了超市。早就等在前边路上的贝克趁小伙子快走到他身边时,假装从口袋掏东西,将钱包掉在了地上。小伙子发现后立马捡起钱包,快步追上贝克:“先生,您的钱包掉了。”贝克接过钱包,很是感激地说道:“小伙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啊!要知道,我这里装的全是票据,要是丢了,损失可就惨重了。走,到前面的莱茵饭店,我们去那里吃顿便餐,以表我的谢意!”小伙子不认识贝克,说:“先生,谢谢您的好意,我今晚有事,您不必破费。”贝克“哈哈”一笑道:“有事也得先吃饭啊!”说着硬是把小伙子拉进饭店。吃饭交谈中,贝克告诉小伙子:他是“夜猫”公司的主管,公司就在莱茵河畔。小伙子也告诉贝克:他叫刘闯,是中国留学生,住在前面一家公寓里,他在这里半工半读。
  
  从这天起,贝克经常到“半分利超市”买东西,这样就可以经常跟刘闯见面,找机会就请刘闯吃饭。天长日久,两个人自然就成了朋友。
  
  二、伸出黑手
  
  这天下班后,贝克把刘闯请到一家刚刚开业不久的海鲜大酒店。吃完海鲜后,天已经黑了,贝克陪着刘闯边聊天边往他住的公寓走。快要走到住处时,后面飞快地驶来一辆摩托车,一下子把刘闯撞倒在地,车主眨眼间就逃逸了。装着也被撞倒在地的贝克偷偷一笑,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倒在地上的刘闯身边急切地问:“你怎么样?撞没撞坏?”刘闯痛苦地说道:“我的腿、腰很疼,不能动弹了。”贝克连忙叫救护车把刘闯送进了就近的医院。经过全面检查,虽然伤势并不是很重,可也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在这里,只要住院,就要花一大笔钱。贝克见刘闯很是发愁的样子,便对他说道:“您不用担心,该怎么治疗就怎么治疗,一切花销包在我身上,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刘闯只住了十天就出院了。又过了几天,贝克哭丧着脸来找刘闯了。刘闯问贝克发生什么事了?贝克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地说:“我给你垫付的医药费,是背着老板从账上提出来的,没想到昨天老板查账,竟被他发现了。我本来是有钱的,谁知屋漏偏逢连阴雨,我的女友前几天跟她的新情人私奔了,并且把家里的钱全卷走了。老板见我没钱还他,就对我说,他跟‘浩明超市’的老板是死对头,要是我能暗地里让那个老板尝些苦头,这钱就不用我还了;要是我做不到,就限我三天内把钱还上,否则就报警说我盗窃。我反复考虑,只能按老板说的办。昨天我在‘浩明超市’转悠了半天,发现他们货物库房防范不严,我就找人配了一把万能钥匙。那库房离莱茵河很近,只要打开库房,把库房里的货用推货车推出来,丢进莱茵河里,挪用公司的钱就不用还了。可我一个人做实在太危险,要是两个人做,一个望风,一个推货,这样就安全多了。”刘闯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您的意思我明白了。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让我细细想想,是借钱还您,还是跟您一起干。”
  
  第二天早上,贝克就接到了刘闯打来的电话:“早上好,‘夜猫’先生!昨晚我想了一夜,我想告诉您的是,您是为了我才动用老板的钱,我现在别无选择,只能跟您一起干了!”
  
  当天晚上12点钟左右,贝克和刘闯一起来到“浩明超市”的库房附近。他把事先配好的钥匙交给了刘闯,说自己对附近情况熟悉,就在外边望风。刘闯打开库房,把货物装满推货车后,便把推货车推到莱茵河边,将货物全部倒进莱茵河,然后再回来推。就在他准备推第三趟时,有人朝这边走来,刘闯只好扔下推货车跑了。贝克躲在暗处,早已用微型摄像机将刘闯作案的场面摄了下来。
  
  三、挑拨离间
  
  过了两天,贝克又开始了新的行动了。他给“浩明超市”老板马浩明打电话:“您好!请问您是马老板吗?”马浩明回答:“我是马浩明。请问您是谁?找我有事吗?”贝克说道:“我是‘夜猫公司’的主管,我想问您:三天前,您超市的库房被人盗了,有这回事吗?”马浩明回答:“您说的一点没错,确有此事!”贝克问道:“那您想不想知道是谁干的?”马浩明急切地说道:“只有傻瓜才不想啊!难道您知道是谁偷了我的货?”贝克说道:“是,我不但知道谁偷了您的货,而且还知道他把您的货弄到哪里去了。”马浩明不解地问:“您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贝克“哈哈”一笑道:“方才我不是说了吗,我是‘夜猫公司’的,我们公司的业务就是抓‘老鼠’!老鼠大多在夜里出来偷东西,我们‘夜猫公司’专门在晚上出来工作,把那些窃贼偷盗场面录制下来,提供给受害者,从而得到报酬。”马浩明说:“您真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能想出这种绝妙的点子。说吧,您想要多少钱?”贝克说:“请您带5000美金,来莱茵河畔东渡口,我会把录像带交给您的。”谁知马浩明笑道:“对不起‘夜猫’先生,您的那盘录像带我估算过了,其价值不超过500美金,假如您想卖,我就马上过去;要是您不想卖,那就算了。”听了马浩明的话,贝克吃惊不小:“马老板,您根据什么说我的录像带只值500美金?”马浩明道:“这还不清楚吗?您的这盘录像带只对我有用,对其他任何人都没用。”贝克只好说:“马老板,您说的一点没错。那您就过来拿吧,我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纸包,戴一副墨镜。”
  
  20分钟后,马浩明来到了莱茵河畔东渡口。他仔细打量了贝克一番,小声问道:“要是我没有判断错的话,您就是‘夜猫’先生吧?”贝克见他上钩,心里暗暗高兴,将包着录像带的纸包交给马浩明说:“偷您货的那个人是‘半分利超市’的店员,叫刘闯。您以后要是还需我帮忙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马浩明回来后,立马派人去“半分利超市”,用手机偷偷把刘闯拍下来。马浩明对照录像带和手机里刘闯的照片,偷他货的人果然是刘闯。马浩明很是气愤,立马就给贝克打电话:“请问‘夜猫’先生,那个刘闯为什么要偷我的货,并且丢进莱茵河?”贝克“哈哈”一笑道:“这还不明白吗?同行是冤家,他是受他老板指使的。您老爸跟他老板老爸以前就有仇,他老板报复你们,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搞垮了您的超市,他不就少了一个对手吗!”马浩明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啊!‘夜猫’先生,我想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您觉得我该怎么做?”贝克笑着说道:“你们中国人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无毒不丈夫。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咱不义了。我会给您想个好办法的。”
  
  两天后,马浩明便接到了贝克打来的电话:“马老板您好!我已经掌握了高明月的行踪:他每个周五都要开车去进货,途经莱茵河时,就把车停在河边下河游泳。您可以趁他下河游泳时,把他的车开跑,随便开到一个村庄,就把车丢弃在那里,等他找到车时,车上的货物早就被当地人哄抢一空了。”马浩明说道:“‘夜猫’先生,您的招数真是绝啊!他就等着好看吧!”
  
  星期五这天早晨,贝克开着车偷偷地跟在马浩明的车后,马浩明的车自然也悄悄跟在高明月的车后。高明月进完货返回时,途经莱茵河畔,他果然将车停下,脱掉衣服下河游泳。马浩明立马将车停在高明月的车边,一个戴墨镜的人从马浩明的车上下来,爬上高明月的车,迅速将高明月的货车开跑了。跟在后面的贝克将这一切用摄像机全部摄了下来。

  
  两天后,贝克便给高明月打电话:“您好!请问您是高老板吗?”高明月答道:“我是高明月。请问您是谁?”贝克说道:“我是‘夜猫公司’的主管,我想问您:两天前,您在莱茵河里游泳时,货车被人开跑了,有这回事吗?”高明月答道:“您说的一点没错,确实有这么回事。”贝克继续说:“要是您想知道是谁开跑了您的货车,就请您带上1万美金,来莱茵河畔东渡口。我不但把录像带交给您,而且我还会告诉您其中的内幕!”高明月“哈哈”一笑道:“‘夜猫’先生,我相信您一定是在开玩笑。这盘录像带对我来说有用,可对其他任何人都无用啊!要是您真想卖给我,我只能付给您300美金,您要是嫌少,那就不麻烦了!”贝克无可奈何地自嘲道:“想不到世上唯一的小气鬼竟然让我撞上了。好吧,就300美金,我在莱茵河畔东渡口等您,您过来拿吧。我手里拿着白纸包,戴一副墨镜!”
  
  30分钟后,高明月来到了莱茵河畔东渡口。他走到贝克跟前,小声问道:“请问您就是‘夜猫’先生吗?”贝克接了钱,将手里的纸包递给高明月,说道:“把您货车开跑的是‘浩明超市’的一个店员,另外那个开车人是‘浩明超市’的马老板。您以后要是还需要我帮忙,可以打电话给我。”
  
  高明月回来看了录像带,便打发刘闯去“浩明超市”核实,证实那个开车人确实是马老板。高明月自然十分气愤,他拿起手机就给贝克打电话:“请问‘夜猫’先生,他们为什么要开跑我的货车?货车现在在哪里?”贝克“哈哈”一笑道:“这太简单了。您老爸和‘浩明超市’马老板的老爸从前是死对头,有仇不报非君子,他要替他老爸报仇,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我可以告诉您,他们把您的货车开到了一个村庄,车上的货物已被当地人哄抢一空!”高明月狠狠地说道:“既然他先挑衅,那可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
  
  当天晚上,高明月就让刘闯提着汽油桶去“浩明超市”纵火,在暗地里偷拍的贝克差点没乐死:他一把火烧了“浩明超市”,免不了要死人。我把视频发到互联网上,警察很快就会抓到他们。一个超市的人死了,另一个超市的人坐了牢,这两家超市自然也就从这里彻底消失了,我一下子就可以从老板手里得到50万美金了!就在贝克咧着大嘴偷笑不止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刘闯放下汽油桶,正在往下拧盖时,超市的门突然打开了,两个保安冲了出来。刘闯吓得丢下汽油桶拔腿就跑。两个保安虽然追了好长一段路,无奈刘闯跑得实在太快,最终还是没能追上。
  
  第二天早晨,贝克还没有起床,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贝克不用看来电显示,就知道肯定是马浩明打来的。果不出他所料,马浩明说:“‘夜猫’先生早上好!您肯定不会知道,昨晚‘半分利超市’老板竟然派人来烧我们的超市,多亏我们保安发现及时,才免遭一难。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夜猫’先生,希望您给我想个好主意。”贝克笑道:“首先谢谢您对我的信任!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办法,但我可以给您讲个小故事,或许会对您有启发:小时候我跟爸爸去种地,地里有苗也有草,我就用刀把草割掉,谁知那草越割越旺。爸爸就笑着对我说:为什么不将草连根拔出呢?无论做什么事,斩草必除根,这样就不会留有后患了!”马浩明感激地说道:“谢谢您‘夜猫’先生,我明白了。可问题是现在跟过去不同,要是把他弄死了,那事情就大了,被警察抓到是要掉脑袋的啊!不如把他砍成残废,我们同样达到了目的。我想请您帮个忙,帮我弄三把刀,高明月会武术,没有武器对付不了他。再说,我总不能用自己超市卖的刀去砍他吧?”贝克想想约翰老板许诺的50万美金很快就能拿到手,于是爽快地答应了。马浩明说:“那个该死的高明月,每天晚上9点钟以后都要独自出来散步,一直走到莱茵河畔。你必须在9点以前把刀交给我,我们就利用他出来散步的机会,让他从此变成残废!”
  
  四、意外失手
  
  第二天晚上9点整,贝克将三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交给了马浩明。9点30分,高明月果然独自散步到莱茵河畔。只见三个黑影从树丛里悄悄地钻了出来,接着便传来了高明月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不一会儿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贝克的心猛然间狂跳起来,凭他的感觉,高明月十有八九是一命呜呼了!果不出他所料,只听有人在打电话说:“喂,马老板吗?出大事了,我们失手把高老板砍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不一会儿,只见这三个黑影弯下腰,把高明月的尸体迅速抛进了莱茵河。贝克把这一场面拍摄下来后,别提有多高兴了,他立马就给老板打电话:“老板,请允许我万分激动地告诉您:您的愿望和我的愿望都实现了。就在刚才,马浩明砍死了高明月,并把他的尸体丢进了莱茵河。高老板死了,他的超市自然也就倒闭了,而马老板用不了几天就会被抓进监狱,他的超市自然也就倒闭了。真没想到,您和我的愿望会这么快就实现了!”
  
  然而,让贝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约翰老板听了他的话竟“哈哈”大笑起来:“聪明的贝克,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啊?我的愿望实现了是真的,可你的愿望是什么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啊?”贝克不由一怔:“老板,您不是答应我说:我要是让这两家超市从这里消失,您就奖励给我50万美金?”约翰老板又“哈哈”大笑起来:“贝克,你是在说梦话吗?我什么时候让你把那两家超市弄倒闭呢?”
  
  贝克这才明白自己被老板耍了。他正想说什么,突然感觉有人朝他追来。他的心不由狂跳起来:难道他们发现了我,要砍死我灭口?贝克反应极快,立即拔腿飞跑,谁知没跑多远还是被追上了。贝克惊慌得语无伦次地说:“马老板,你想干、干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马浩明说:“我只想告诉您贝克先生:现在您和我是一条绳上拴着的两只蚂蚱,要完咱们一块完,难道您还想逃脱干系吗?”贝克一下子懵了:天啊!他怎么会知道我叫贝克呢?他慌忙说道:“马老板,我想您一定是搞错了,我是‘夜猫’不是什么贝克,贝克是谁啊?”马浩明“哈哈”大笑起来:“贝克先生,您是‘莎拉莎’超市的雇员,您的老板是约翰,对吧?”贝克不解地看着马浩明:“您既然知道我是贝克,可您为什么要叫我‘夜猫’呢?”马浩明笑道:“这就是我们中国兵书上常说的一句话:兵不厌诈。我们装作不认识您,您自然就会放松对我们的警惕,使我们从容不迫地牵着您的鼻子走。”听了马浩明的话,贝克不由得放声大笑:“马老板,恕我直言,您是我见到过的世界上最最蠢笨的家伙,您想牵着我的鼻子走,可归根结底是谁牵谁的鼻子走啊?我的最大愿望就是您能杀死高老板,这样我就可以得到我老板给的50万美金,您不是已经帮助我实现了吗!您还是好好想想怎样才能不被警察抓去坐牢吧!”马浩明也“哈哈”大笑起来:“贝克先生,您说的一点都没错,就因为我上了您的当,才使我失手砍死了高老板。我知道我可能会被警察抓去坐牢,可我坐了牢,难道您就能逍遥法外吗?”贝克得意地笑道:“正是我从中挑拨,才使你们上了当受了骗,相互报复,可除了您和我之外,并没有人知道这些啊,您以为警察听了您的话,就会把我抓起来吗?”马浩明也笑道:“您以为只有您会使用微型摄像机,我们就不会使用吗?不瞒您说,从您开始行动那天起,我们就把您的一举一动全部摄下来了。小林,把摄像机拿出来给他看看。”小林从怀里将微型摄像机拿了出来,贝克一下子傻眼了:“那你们想、想要干什么?”马浩明说道:“我的想法很简单:您和我都不要去坐牢!要想不坐牢只有一个办法,让那三个杀人的人立马离开这里回台湾。谁知他们死不同意,非要我给他们一些补偿不可。被逼无奈,我只好同意给他们200万美金。我想我们一家一半,要是您不想坐牢的话,就按照我的意思给您老板打电话。”贝克当然不愿意坐牢,他立马给约翰老板打电话:“老板,咱俩的事以后再谈,现在最紧迫的事是:精明至极的马老板竟然把我的一切行踪全拍摄下来了,要是他被抓进了监狱,您和我都别想跑掉。他现在有个很不错的主意:送杀手回台湾,可杀手要我们两家每家给他们补偿100万美金。您现在马上往他的账号汇上100万,杀手就会马上回台湾,这样我们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谁知约翰老板听了贝克的话,竟大笑起来:“你们坐不坐牢与我有什么关系啊?我没有让你们去杀人啊?我凭什么要为你们买单啊?”贝克一下子愤怒了:“老板,您这么不讲信用啊?我可是忠心耿耿为您办事啊!”约翰老板得意地说:“我做事的原则只有一条:世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知道吗傻瓜?”贝克听了约翰老板的话,竟也“哈哈”大笑起来:“老板,您也太小看我贝克了!不瞒您说,我早就料到您会有这么一手,于是我把您和我之间的每次谈话都录了下来,要是您感兴趣的话,现在就放给您听听?”电话那边一下子沉默了。贝克又说:“老板,您怎么不说话了?我可不相信您会因为区区100万美金而跟我们一起去坐牢,对吧?”沉默了很久的约翰老板终于说话了:“好吧贝克,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得多,你把账号告诉我,我马上把钱打过去!”
  
  五、还原真相
  
  打完电话,贝克对马浩明说:“我该做的都做了,我还是把那些该死的录像带丢进莱茵河去吧,它现在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和意义了。”马浩明摇了摇头,说道:“贝克先生,您说错了,这盘录像带对您和我、包括约翰老板在内,都是十分珍贵的,我们应该永远将它珍藏在身边,让它永远警示我们。”贝克怔怔地看着马浩明:“马老板,我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手下人失手砍死了高老板,哪一天让别人发现了录像带,警察还不把我们抓起来吗?”马浩明笑道:“世上没有愿意坐牢的人,我们要是没有砍死高老板,您和我又怎么可能去坐牢呢?”贝克苦笑了一下说:“可问题是你们毕竟砍死了高老板啊!”
  
  “哈哈哈!哪位先生说我高明月被人砍死了啊?”一个人从树丛里走了出来,此人竟然是高明月!贝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怔怔地说:“高老板您真的没死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计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怎么会让你们识破了呢?”
  
  高明月缓缓地说:“说实话,不是我们比您贝克先生高明,大灾有大爱,是两次大灾难,让我们识破了你们的阴谋诡计,使你们的恶毒计划落了空。”贝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瞪大眼睛问:“高老板,我实在是听不懂,您能说得更具体一些吗?”高明月点了点头,进一步说道:“2008年5月12日,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日子,四川汶川发生了8级大地震,我的家就在四川映秀镇,是这次地震的重灾区,我的精神一下子就崩溃了。我当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准备关了店门就搭机回国。那天早晨,我还没有起床,外面就有人敲门,我打开店门一看,门外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浩明超市’的马老板。他老爸跟我老爸以前在生意场上有矛盾,我们平时压根就没有来往。马老板走到我跟前,真诚地对我说:“高老板,你的老家发生了大地震,我特地来向你表示慰问。听说你马上要启程回国,拜托你把这10万美金捐献给映秀镇的父老乡亲,希望他们早日脱离苦海,重建家园。要是你相信我的话,你的超市就不用关门了,一切交给我照料。”当时,我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在老家足足呆了三个多月才回来,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超市被马老板管理得井井有条,生意比我在时还要好!当地人对我说:您的这个弟弟真好,比您更能干!后来我才知道,我走的这三个月,我的这个好老弟没有一天离开过我的超市。去年8月7日,‘莫拉克’台风在台湾花莲县登陆,使我们的台湾同胞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我在第一时间来到了我老弟的身边,向我老弟的老家高雄县捐了10万美金,我老弟回台湾后,他的超市也由我来料理。贝克先生,就因为这两次大灾难,使我们海峡两岸人民的心更加紧密地贴在一起,相互信任,相互帮扶。那天您让刘闯跟您一起去偷‘浩明超市’的货物,他立马就告诉了我,我们便将计就计,不但让你们上了当,还让你们赔了夫人又折兵!实话告诉您:刘闯丢进河里的货物,和那天我去拉的货物,都是空纸箱。”
  
  贝克沉默了好一阵,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请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把这段无比珍贵的视频发到互联网上,我要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台湾跟大陆同属中国,两岸人民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世界上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将它分开!”
  
  听了贝克的话,高明月一把握住了贝克的手,真诚地说道:“贝克先生,请您代我转告约翰先生:我们中国人做人的原则是:以和为贵,以和为本,和气生财。只要他约翰先生保证以后不再做这样的事,那100万我们就不要了!”
  
  贝克立马把高明月的话转告给了约翰。约翰老板听后很是激动地说:“中国人真是宽大为怀,由不得你不佩服!我马上就去莱茵河畔,当面向高明月、马浩明这两个可敬可爱的中国人道歉并表示我的敬意,莱茵河一定会为我作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