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信封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5 20:00

  这天上午,浙西山区一个叫黄家岭村的村委会门口贴出公告,说是今年的村民委员会主任换届选举实行海选了。大家议论纷纷,这个说:“嗯,海选就是好,我们想选谁就选谁!”那个讲:“老主任当得蛮好的嘛。为啥要换?”还有的说:“他年纪大了呀,现在要年轻化。”
  
  村民们议论的老主任名叫黄金祥,今年刚好60岁,他当了三十多年的村干部,在群众中的口碑相当好。因年龄关系,这次他不再竞选主任,在乡里召开的换届选举动员大会上,他还表了态,说要大胆培养年纪轻、文化高、有闯劲的干部,自己做到在岗一分钟做好60秒,一定站好最后一班岗。
  
  当天晚上。老主任的侄儿黄小虎便跑到了老主任家里。黄小虎今年30多岁,这几年来,他上半年做茶叶生意,下半年做木材生意,钞票赚了不少,连小轿车都买上了,是村里的首富。黄小虎一进门就大声说:“大伯,你这个主任当得好好的为啥不干了?你身体不错呀,我看再干一届一点问题也没有。”老主任笑着说:“小虎呀,大伯年纪大了,这副担子得让年轻人来挑了。”
  
  小虎坐了下来,摸出包软壳中华牌香烟,递了一支给老主任,说道:“大伯,那么我问你一声,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再当了?”
  
  老主任点点头说:“真的不想当了!”
  
  听老主任这么一说,小虎一拍大腿:“那好,你不当我来当!”
  
  “你当?”老主任朝自己的侄儿仔细地看了看。
  
  小虎点点头说:“是的,我当。大伯,我讲给你听,我们黄家岭总共三百来个人,两百多个姓黄,一百多个姓石,这村主任总得由我们姓黄的来当。现在你年纪大了,可我年纪轻呢,所以你不当就由我来当!”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说:“大伯,我这个人要钞票有钞票,要魄力有魄力,但就是上面人头不熟,想请你给我铺铺路搭搭桥,这点钞票你帮我去打点打点,让上面晓得你有个侄儿叫黄小虎,他想接大伯的班了,哈哈哈。”
  
  “噢,你是想叫我给你去铺路?”
  
  “是呀是呀,这个忙只有大伯你来帮了。”
  
  老主任闷声不响地拆开信封,从中取出一叠钱,一点,正好5000元。他把钱塞回信封,说:“好的,我晓得了!”
  
  黄小虎走了不久,又有人来了。老主任仔细一看,进来的是本村石头山组的复员军人石强。石强今年36岁,高中文化,去外面打过工,到部队里当过兵,他在部队里通过自考拿到了大学文凭,故复员后到乡水泥厂当了化验员,后来又当了推销员。老主任看看石强,心中暗忖,难道这又是一个想当村委会主任的?也是来找我帮忙铺路的吗?
  
  石强对老主任说:“老主任,你这个村委会主任当得好好的为啥不当了?你身体不错呀,我看再干一届一点问题也没有。”老主任笑着说:“石强呀,我年纪大了,这副担子得让年轻人来挑了。”
  
  石强当即又问:“老主任,那么我问你一声,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再当了?”
  
  老主任点点头说:“真的不想当了!”
  
  石强这下才道明了来意,他想自荐参选村民委员会主任。这些年来,他跑过不少地方,心里有很多想法,一直想有个平台来实现自己的理想,这次海选给了他一个希望,但由于他常年在外,与村民接触较少,特别是黄泥坞组的村民,大多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石强说。下面人头不熟是他最大的弱项,希望老主任帮助他在村民面前沟通沟通,给他铺铺路搭搭桥……
  
  临走时,石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交给老主任。说,信封里是他这几年来的“血汗”,老主任看看“分量”够不够。
  
  老主任接过信封,自然也满口答应了。
  
  自从报名参选后,黄小虎开着轿车进进出出,十分忙碌。选举日临近之际,黄小虎新办的竹笋加工厂开业了。开业那天,他整整办了10桌开业酒,宴请了全村各户户主,村民们不但白吃白喝,还分到了两包竹笋和一块毛毯。吃饱喝足了的乡亲们拎着这些东西回家,一路上都在讲黄小虎的好话。眼看选举正在朝黄小虎有利的方向发展,哪晓得选举前夕,黄家岭村上上下下传开了一条新闻,说是老主任也打算参选了。听说他去上面问过了,这次选举,只要村民们愿意选他,他照样可以当选。年龄不成问题。这个消息一传开,许多村民开始犹豫了:明天这一票到底投给谁好?第二天,选举正式开始,由于首次采用“自荐海选”方式,村民参与热情特别高,有选举权的209个村民一个不少,全鄙参加了投票。黄小虎和石强分别在会上作了自荐演说,老主任黄金祥没有演说,因为他不是候选人,但大家都知道老主任还想继续干。毕竟他当了这么多年的主任了,大家都信任他,自然有不少人要选他。不过,两个年轻人风头正劲,特别是黄小虎,人还没选上,就让大家得到实惠了。眼看这民主权力交了下来,可这票投给谁还真得好好思量思量……
  
  好不容易,2D9位选民全都填好了选票,并把选票投入了票箱。随着选举工作人员的一番努力,选举结果出来了,非候选人的老主任黄金祥得了最高票95票,爆了个大冷门。石强得了60票,而黄小虎只得了54票。
  
  由于这三个人的得票均未过半数,故无人能当选村委会主任一职。根据选举办法规定,经村选举委员会研究决定,需另行选举,得票数居前两位的老主任黄金祥和石强成为另行选举的候选人。
  
  黄小虎落选了,但他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感,因为他大伯又出来竞选村委会主任了,虽然自己第一轮落选了,但第二轮就该轮到石强落选了。
  
  可谁也没有料到,得票最多的老主任黄金祥却在这时候提出退出竞选,并向村选举委员会递交了申请报告。这一举动,使得大家莫名莫妙,不知道老主任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
  
  黄小虎得知这一消息后火冒三丈,这大伯也太不够意思了,成心不让我们姓黄的人当主任呀。当天晚上,他鼓动了二三十个黄姓族人,一起拥进老主任家里。
  
  一进门,黄小虎就气呼呼地说:“大伯,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怎么啦?”老主任不解地问。
  
  “都说胳膊往里拐,可你倒好,昨天还说想当村主任,今天却突然放弃了。这不是成·心不让我当主任嘛?大伯,你老实说,是不是人家石强送的信封比我厚?”
  
  老主任听他这么一说,当即笑了起来:“呵呵,你说得没错,石强送的信封是比你要厚得多呀!”
  
  说着,老主任从口袋里取出了两个信封,举起其中一个说道:“小虎呀,这个信封是你给的,当你得知我不想当村主任的消息后,便想竞选村主任一职,塞给我这个信封想让我替你去上面活动活动。”接着,他又扬起另一个信封,“这个信封是石强给我的,比你的可厚多了……”
  
  “你……”黄小虎像是不认识似的盯着老主任,“你要多少钱开口说一声就是,我小虎可不是出不起钱的人!”黄小虎带来的那帮族人也纷纷帮腔:“是呀。老主任,你想多收两个钱也可以理解,要多少你说一声,我们黄姓人出不起再轮到他们姓石的也不迟……”
  
  老主任笑了:“你们知道这厚厚的信封里面塞着啥吗?”他当即从信封中抽出一大叠纸来,说:“大家看,这是石强整整花了一年多时间,花费了他3万多元血汗钱,才拿到手的黄家岭白云石资源的论证书和开采白云石的批文,还有村里三年发展的设想和规划。按照石强的发展思路,我们村集体经济在三年内可以翻一番。如果白云石矿开采成功,还不要三年时间,我们黄家岭就会由穷村变为富村。他竞选演说中所说的五件实事,件件都是为了发展生产呀!乡亲们呀,石强常年在外,乡亲们对他了解不多,所以他托我在下面活动活动……”
  
  哦,原来如此。几十个黄姓族人听了后不由窃窃私语。
  
  老主任接着说:“说实话,小虎是我侄儿,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也是个能人,但与石强相比,小虎还缺少点长远发展的眼光。考虑到小虎在村里人头熟,选举时石强肯定要处于下风,所以我只好放出风声说想继续干。并且在当上第二轮选举的候选人后选择退出,这一切全是为了向大家隆重推出石强同志。请大家相信我,石强是个好同志!由他当主任,我们村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说着,老主任将那个塞着5000元钱的信封还给了小虎,小虎羞愧地自嘲道:“还是我这个信封,不如石强那个信封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