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妻风波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6 00:00

  傍晚,朱思思正在日光灯下静悄悄地绣着床毯花,猛地一阵“咚咚”敲门声响起。朱思思忙丢下活计站起来,说:“来啦!来啦!”她以为是丈夫杨见定回家了。到了门边,朱思思又多出一个心眼,手拿着门闩不打开。这时,门又敲响了。她问:“谁呀?”
  
  门外没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敲。朱思思知道近来治安有点乱,还听人说有歹徒抢劫,故不敢贸然开门,问:“是杨见定吗?”
  
  门外似是而非地“哦”了一声。这“哦”声好像是丈夫杨见定,因此,朱思思不再犹豫便开了门。门一开,一个威武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朱思思见不是丈夫,大吃一惊,再细看,原来是丈夫的好友王威,这才松了口气,说:“王威,是你呀,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是见定他回来了。”
  
  王威忙说:“见定要我转告你,他今晚不回来了!”
  
  “怎么?他不回来了!”朱思思有点意外。王威说:“十多里山路,每天走,他说吃力。”又说,“嫂子,我还没吃饭哩!”
  
  朱思思就捧出她为丈夫留着的饭菜,又拿出一瓶酒,王威也不客气地吃喝起来。朱思思只吃了一小碗饭就放下了,礼貌地说:“王威,你慢慢吃!”
  
  王威瞟她一眼,眼神在她俏丽的脸庞上停留了几秒钟。朱思思也感觉出来了,心里想:“王威他今天怎么啦?”王威说:“嫂子,今天我不走了。”
  
  “你不回去,见定又不在,怎么行?”朱思思委婉地回绝他说。
  
  王威扒下最后一口饭,把碗一推,嘻笑着说:“嫂子,你不欢迎?”
  
  朱思思只好说:“好,我去跟婆婆睡,你就睡凉床。”王威听后又一笑,说:“我要睡你的床!”朱思思略一沉思:“也好,就把大床留给你。”她泡了一杯茶,说:“王威,你喝茶。”王威接茶杯时,有意无意地在她手腕上捏了一下,又嘻皮笑脸地说:“嫂子,我跟你明说了吧,今晚我是冲你来的,我要同你睡一个床!”
  
  “不要耍笑了!”朱思思沉下脸说。
  
  “你不同意?”王威说着,在身上一阵乱掏,立时拿出来三张百元钞,摆在桌上,说,“这是300元,全给你了!”
  
  “你说的是真话?”朱思思说。
  
  “当然是真的!我早看上你了,今天才找到机会。”王威直言不讳地说。
  
  “不行的。王威,你不要再开玩笑了!”朱思思一口拒绝。
  
  “是真的!”王威说着,又拿出两张百元钞,说,“这是500元,我只睡一夜!”
  
  “你与见定是好朋友,你可知古话说:‘朋友妻,不可欺’吗?”朱思思面对金钱,毫不动心。
  
  王威略一沉思,又从身上掏出一大沓百元大钞,往桌上一掷,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样子:“这里一共2000元,全给你了。天也晚了,我只睡一夜,嫂子你就答应了吧,反正这小山村里也无人知晓,见定也不会疑上你的。嫂子,你就开开恩,成全我爱你的一片心吧!”
  
  朱思思犹豫了许久,终于拿定主意。她从桌上收好钱,对王威淡淡一笑,说:“好吧,只此一晚,下不为例。这钱嘛,我也不要你的,暂时借我派个用场,待见定算来工钱后,我会还你的!”
  
  王威见她松口答应,心中大喜,趁着酒性,就把手搭到她肩膀上去了。朱思思一边收碗筷一边说:“不要如此猴急嘛!”
  
  两人进房后,王威说:“嫂子,我去外面方便一下就来。”说着开门出去了。朱思思正在忙着铺毯子理枕巾,只听一声门响,脚步声来到她背后。她头也不回地说:“王威,大门关好了?”又说,“你嘴可得紧点,千万不可同见定去说,只此一晚,下不为例,钱我以后会还你的!”她见王威没回答,回头一瞧,吃了一惊!这一惊非同小可!原来站在她身后的不是王威,而是她丈夫杨见定。她脱口而出:“你,你怎么回来了?”
  
  杨见定说:“我回来得不是时候吧?”
  
  瞬间,朱思思脸孔通红,忙讷讷地辩解说:“不……不是,是刚才……王威他说,说你不回来了……”
  
  “我不回来你就捡着机会了,是不是?”杨见定越想越气,一个耳刮子搧了过去,“你这个见钱眼开不要脸的臭女人!”
  
  立时,朱思思大脑一片空白,她像做梦一般,感到离奇、荒唐、莫明其妙。她心里痛苦极了,一下子伏在床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夫妻俩一夜无话。他们本是一对恩爱夫妻,平房边的空地上,已码了许多砖头、瓦片、桁条,准备将平房翻盖成楼房。杨见定是木工师傅,朱思思女红手巧,也很能赚钱,可如今却莫名其妙地发生了这件事。天快亮时,朱思思想想总是自己理亏,终于开口对丈夫说:“你不要乱怀疑,你听我解释,这钱……”“我不要听!我都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了,你也不用再解释了!”
  
  “我又没失身!”朱思思说。
  
  “我如果不及时赶到,那还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杨见定气呼呼地说。自此后,夫妻俩有了隔膜,丈夫出门去干木匠活,经常隔三岔五的不回来。朱思思好不后悔。她恨死王威了,而王威也不来了。
  
  原来,王威与杨见定本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朋友,闲暇时,两人常结伴去捉石蛙、掘笋或逛街市。两人也常自夸自己的妻子如何对自己好,如何贞洁。这一晚,两人说着说着打起赌来。赌啥呢?这时,王威正掏钱要付木工工资,一共4000元。杨见定头脑发热,口出大话说:“我老婆如答应同你睡一晚,这4000元钱就是你的了!”
  
  “当真?”王威也跃跃欲试地说。
  
  “不信你就去试试!不过要是你输了,你得多付我2000元!”
  
  两人就此一言为定,兴冲冲地来到了杨见定家门口。王威假戏真演,杨见定在屋外偷着瞧。当看到王威甩出300元老婆毫不动心时,杨见定心里乐得忍不住要笑出来了。但是,再看下去,后面的戏就不那么妙了。当朱思思后来知道了事情真相后,她恨死丈夫了!如此荒唐的玩笑也好开,还居然搧了她一耳光!从此夫妻俩的感情日见淡薄,杨见定也深感后悔,家里出了如此尴尬事,两人心里都郁郁寡欢。
  
  这天傍晚,杨见定收工路过王威家,就进去散散心。王威不在,王威妻子大方地接待了他,陪他喝酒,还不停地为他斟。
  
  “你们这个玩笑开过头了!”酒至半酣时,王威妻子对杨见定说。
  
  “你也知道啦?”杨见定说。
  
  “当晚,王威就当一件奇闻细细地对我说了!”王妻说。
  
  “思思对我有了意见,我后悔着哩!”杨见定说,“我也真弄不懂,你们女人怎么都这般爱钱?”
  
  “你不懂女人的心。思思她告诉我,她心里是不愿意的。前几天她妹妹来向她借2000元钱,她答应了。但你们家的钱都买了建屋材料,只因急需钱,她才……”
  
  杨见定也知道思思的妹夫砍柴时摔下悬崖,医药费花了1万多元,总算保住了性命。此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王威妻子又说:“当然,也有女人看上了男的动了心的,但这是真情,不为钱!”
  
  杨见定三杯酒下肚,话也多了。他说:“那么,什么样的男人女人见了才动心呢?是品貌好吗?”
  
  王威妻子说:“诚实、厚道、聪慧、勤劳,当然,品貌也是一个原因。”
  
  杨见定又说:“像我这样的人会有人看得上吗?”
  
  王威妻子抿嘴一笑,说:“当然有!”
  
  “谁呀?”
  
  “朱思思不是看上你了!”
  
  “你说,除了她,还会有人看上我吗?”
  
  “有呀。”王威妻子笑着说。
  
  “还有谁?”杨见定不解了。
  
  王妻不答,只是“咯咯”地笑。杨见定非要她说出来,王妻却站起身走了。临走时在他的额上轻轻一点,说:“你真笨得可爱!”说完飘然进房。这下杨见定也开窍了,他仗着酒胆,也跟进房去。只见王威妻子面朝里,背向外站着。他伸手把王妻的身子转了过来,说:“这个人,是你吗?”
  
  王威妻子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她早已暗恋上他了,只是杨见定老实,没看出来。他俩的私情就此开始,只瞒着王威。一天,杨见定又来了,说要王威当面向朱思思解释一下。王威不肯去,怕见朱思思。王威妻子也劝他去,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王威心里也内疚,终于磨磨蹭蹭地去了。他见朱思思人瘦了一圈,脸色憔悴,不安地说:“嫂子,是我害苦了你。你就骂我打我吧!”
  
  朱思思见了王威,蓦地来了怒气。但是,她很快就平静下来,只说:“王威,我不怪你,要怪只能怪我自己。”
  
  “嫂子,我错了,那晚我真不该来试你。嫂子,你能原谅我吗?”王威真诚地说。朱思思抬起头来,深深地瞥了他一眼,却说:“外面又有人听着吧?”“没有!真没有!见定在我家,是他要我来解释清楚的!”
  
  “那你真心说一句,你是真喜欢嫂子吗?”朱思思大胆地问他。
  
  “这,这……”王威说不上来了。朱思思竖起柳眉,瞪起杏眼,严肃地说:“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这,这叫我怎么说好呢……”王威欲说又止。朱思思又加了一句:“如实说,不许掺半点假!”
  
  “好像、好像我心里,也真的、真的喜欢你!”王威吞吞吐吐地终于把话说明白了。王威又说:“嫂子,你那晚是真心的吗?”
  
  朱思思直截了当地说:“本来我是没心的,近段时间里,我也有点想你了!”王威闻言很高兴,说:“嫂子,你真好,但我绝不会乱来的。今天我也是来劝你的,你也要原谅见定,他可是个好人!”朱思思笑了,说:“我知道。”
  
  “嫂子,你原谅他了?那我回去了!”王威站起来,开门出去。这时,朱思思却说:“你不想与嫂子睡一晚了?”王威忙说:“不敢!不敢!”逃跑般地走了。他快到家时,见房间里亮着灯,也就多了个心眼,悄悄地走过去,从窗户往里一望,不禁大吃一惊,几乎要喊出来了。因为他清楚地看见杨见定与他妻子正搅在一起……
  
  王威愣了好一会,才轻轻地绕到前门,敲响了门。
  
  门开了,杨见定和他妻子坐在厅堂嗑瓜子,神色如常。老婆问他:“你去过了?朱思思怎么说?想通了吗?”
  
  王威心里一时还转不过弯来,沉默良久。杨见定又问:“你到我家时,思思她睡下了吗?”
  
  “没有,她等你回去。”王威说。杨见定忙站起来说:“那我走了!”王威说:“慢走!”不久,这对好朋友的家庭都闹开了,还吵得很凶很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