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儿子两个爹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6 10:00

  赵老汉的儿子叫赵大伟,他大学毕业后到县城打工半年多了,除了给家里寄过一次信以外,没有回过家一次。赵老汉不知道儿子在城里干什么工作,在电话里问了几次,大伟也没说。赵老汉放心不下,怕大伟在城里学坏了,打算到县城去看看儿子。
  
  来到县城后,大伟不在,接待赵老汉的是大伟的一位同事。这位同事把赵老汉带到了大伟的宿舍,给赵老汉买来了午饭,告诉赵老汉:大伟这会儿工作忙,抽不开身,要赵老汉待在宿舍里不要乱走,大伟晚上回来后再好好陪他。
  
  大伟的同事匆匆走了。赵老汉在那间鸡笼子似的小屋里转了两圈,觉得胸口发闷,不由得想出去透透气。
  
  赵老汉出了那间小屋,来到大街上,不知不觉转悠进了一家商场。商场里货物琳琅满目,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赵老汉这是头一次逛这么大的商场,正美滋滋地瞅来望去,猛然间被人撞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赵老汉慌忙扭头一看,一个穿西服、打领带的小伙子,紧紧挽着一位打扮时髦、活力四射的姑娘,与他擦身而过。他们走了没几米远后,停在了一个柜台前面,开始在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中间挑来挑去。
  
  赵老汉望着那个小伙子的背影,愣了一下,又惊又喜地想:这不是儿子大伟吗?他不是工作忙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哦,对了,那次大伟给家里寄信,说是自己有女朋友了,名字叫小红,在另一个公司工作,还在信封里夹了小红的照片,现在儿子身边的这位姑娘就是小红吧?敢情儿子没时间见自己,是忙着搞对象哩,赵老汉捂着嘴偷偷地笑了。
  
  不一会儿,儿子身边的那位姑娘选中了一件衣服,回过头来征求大伟的意见,那张漂亮的脸蛋恰好对着赵老汉,被赵老汉看了个清清楚楚。赵老汉揉了揉眼睛,又仔仔细细地看了几眼,疑惑地想:这位姑娘不是小红啊!从照片上看,小红是四方脸,而这位姑娘是鹅蛋脸,难道儿子这么快就换女朋友了?
  
  要不要先同儿子打声招呼、见见面?赵老汉正犹豫着,拿不定主意,一位穿红风衣的姑娘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突然插在了大伟和鹅蛋脸姑娘之间。赵老汉看了看穿红风衣的姑娘,惊讶地差点叫出了声:小红!这位姑娘才是小红!他着急地想,这下可糟了,两个姑娘要是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闹起来,儿子可怎么收场啊?
  
  让赵老汉想不到的是,大伟看到小红来了,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处变不惊,镇定自若地望着小红,笑嘻嘻地问:“小红,你怎么来了?”小红气得浑身发抖,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突然发力,冷不防冲了上去,给了鹅蛋脸姑娘一个耳光:“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为什么要勾引我的男朋友?”大伟被小红的行为惊呆了,醒悟过来后,赶紧把小红拉到了一边,不满地责怪说:“小红,你太鲁莽了,不问清楚就动手打人!你误会我们了!她不是我的情人,更不是什么狐狸精……”小红嘤嘤哭泣着说:“你这个脚踏两只船的家伙,没人会相信你的鬼话!瞧你们勾肩搭背的样子,她勾引别人的男朋友,不是狐狸精是什么?”
  
  听了小红的哭诉,大伟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小红对大伟的表现感到万分惊愕,不由得停止了哭泣,胆怯而又关切地问道:“大伟,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的一番话,使你受到了刺激?”大伟咳嗽了一声,终于收敛了笑容。他没有直接回答小红的问话,反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地拉起鹅蛋脸的手,对着鹅蛋脸深情地凝视了片刻,然后扫视了一眼围观的人群,缓缓地、郑重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们,大家听好了:她真的不是狐狸精!她……她是我老妈!”
  
  什么?眼前这位年轻的鹅蛋脸姑娘会是这位小伙子的老妈?人群中立即爆发出了一片质疑声、讥笑声。赵老汉更是感到无地自容,臊得把头都要藏到裤裆里,他暗暗埋怨起了儿子大伟:老婆子死得早,自己吃苦受累这么多年,如今大伟也有出息了,自己终于熬出了头,是该找个老伴了,可找老伴也不能找年龄差距这么大的啊,儿子这不是瞎操心吗?惹得小红误会了不说,还当众出丑了不是?
  
  再看小红,听了大伟一番话,目瞪口呆地站在了那里,大伟转过身来,充满柔情蜜意地望着小红,非常恳切地解释说:“小红,请你相信我,她真是我老妈!今天我老爸也来这里了,你要是不相信她是我老妈,我现在就可以让我老爸出来给我作证……”大伟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向人群里张望。赵老汉听大伟说要自己出面作证,禁不住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缩了缩脖子,赶紧向一边躲去。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随着大伟的目光而移动着。这时,忽然从人群中站出了一位大腹便便、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那男人拨开众人,转眼来到大伟跟前,大大方方地拉起了鹅蛋脸姑娘的手,声音洪亮地说着:“我就是这位小伙子的老爸!我证明,这位确实是我的老伴!”大伟不失时机地拉起了老男人的手,亲热地喊了一声:“爸!”
  
  大伟怎么能够乱认爹呢?赵老汉只觉得胸口发闷,眼前发黑,软软地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等赵老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他发觉自己正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儿子大伟低头坐在病床边,眼睛紧盯着随身带来的那台手提电脑。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赵老汉刚觉得电脑里的场景有点眼熟,视频就播放到了大伟认爹的那一段——
  
  “我就是这位小伙子的老爸!我证明,这位确实是我的老伴!”那男人刚说完这话,大伟马上冲老男人喊了一声“爸”,那男人响亮地回了一声“哎”,大伟又冲鹅蛋脸甜甜地喊了一声“妈”,鹅蛋脸也无比幸福地回了一声“哎”。镜头随即切换到了围观的群众,一位中年妇女开玩笑似的冲大伟喊了一句:“小伙子,你老妈这么年轻,不会是你老爸包的二奶吧?”
  
  没等大伟回答,鹅蛋脸又出现在了镜头里,面向人群,搔首弄姿,风情万种地开始了一番含羞带笑的表白:“怎么会是二奶呢?我今年50多岁了,是孩子他老爸如假包换、货真价实的原配!我过去一门心思供儿子上大学,不注意保养自己,弄得一双手粗糙不堪,脸庞灰暗,还长满了黄褐斑。上个月,大学刚毕业的儿子给我买来了女性专用基因产品造肤灵,我开始不接受这种产品,后来在儿子的劝说下,尝试着服用。想不到一个疗程还没吃完,皮肤就发生了显著变化,现在黄褐斑和皱纹都不见了,从脸到脚,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又白又嫩,活像二十七、八岁的少妇。这不,我今天和儿子一起到这里来买衣服,被没有见过面的儿媳妇误认为是儿子的情人,真是羞死人啦……”
  
  赵老汉听着鹅蛋脸娇滴滴的话语,看着鹅蛋脸做作的表情,内心感到特别的别扭,有一种说不出的怪怪的感觉。大伟见赵老汉醒过来了,忙关掉了手提电脑,讨好地说:“爸,您醒了?您怎么跑到商场里去了呢?害得我好担心啊……哦,对了,您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干什么工作吗?告诉您,如今儿子我做广告人了,今天发生在商场里的那一幕,就是我的创意,也是我出道后成功策划的第一个专题广告,如果不出意外,预计明天晚上就可以在电视上播出了!”
  
  赵老汉皱着眉头想了老半天,抬头问大伟:“这么说,你那位爹也不是真的了?”
  
  大伟赔着笑脸说:“那是表演,哪能是真的呢?他是女性专用基因产品造肤灵的代理商!这次,他自告奋勇,在我策划的这个专题广告中客串了一个角色!”
  
  赵老汉摇了摇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大伟,咱祖祖辈辈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堂堂正正,可从没干过缺德事,从没坑过人。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造肤灵这种产品,效果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大伟脱口而出:“爸,您的观念太落后了!造肤灵有没有效果,那是制造商的事情!咱是广告人,有利可图就是爹,只要钱给得够多,什么策划也能搞得出来!”
  
  “作孽啊!”赵老汉想不到儿子变成了这样,气得两眼一闭,又晕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