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凶手的谋杀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7 20:00

  十一长假,王林云本来打算去广东跟女朋友秦珊欢聚几天,不巧秦珊的公司派她出差,王林云只好放弃南下计划。闲时,他常上那个“驴友天地”网站,这天,一个叫“仗剑天涯”的驴友约他去四川大古山自助游,王林云是个自助游发烧友,当下很爽快地答应了。
  
  王林云和“仗剑天涯”在四川一家宾馆碰了面,“仗剑天涯”是个高瘦男子,透着一股精明。两人商量了一下进山的线路,就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王林云正要背起大背包,“仗剑天涯”按住他说:“怎么,你当自己旅游来了,带这么齐备进山?这不像资深驴友,倒像一个赶集的,哪有一点挑战性?”“仗剑天涯”边说边摇头。王林云疑惑地看着他:“你的意思?”
  
  “我们来一次野外生存体验,这才有挑战性!”“仗剑天涯”从他的大背包里一件件往外拿东西,剃刀、饭盒、睡袋……当拿出指南针时,王林云吃惊地说:“不会吧,连指南针都不带,怎么辨别方向?”“仗剑天涯”指着自己的眼睛和大脑,自信地说:“有它在。”他拍拍王林云的肩膀,又说:“我们作一个短线的生存体验,就两三天,别把问题想太复杂。再说了,我们用的装备越简单,完成这次生存体验之后,咱们在‘驴友天地’里才能轰动一把。”王林云见他说得有理,就没再坚持,两人轻装出发了。
  
  进入大古山的腹地,风景越来越美,陡峭的悬崖,巨大的岩石,不知名的植物。王林云到过很多旅游胜地,奇特的风景地貌也见过不少,可和眼前的风景比起来,虽说都是自然风光,这里却自然得更纯粹,处处散发出一股原始的、不被打扰的气息。
  
  王林云兴奋地拿出数码相机,拍个不停。在一块状如巨斧的奇特岩石前,他调好自动快门,架好相机,招手要“仗剑天涯”一起合张影。“仗剑天涯”说,他从来就不喜欢照相。“这么有特色的地方不留张影太可惜了,有相片在也能证明咱来过呀。”王林云热情地过来拉他。“仗剑天涯”甩开他的手,冷淡地说:“你自己照就好了,我可不想特意证明什么。”“仗剑天涯”的态度让王林云觉得很奇怪,不过眼前目不暇接的大好风景,使他很快忘记了这件事。
  
  进山的第二天傍晚,考验来临了,他们所带的那点食物已经吃完了,而就在此时,他们又迷了路,跋涉了老半天,可四顾之下,他们还是依旧停顿在这片乱石密布的山地。王林云着急地埋怨该带上指南针的,“仗剑天涯”听了,不以为然地说:“情况没那么糟,咱们分头走一次,沿路留下记号,肯定能走出去。谁先走出去,再返回来找对方。”王林云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只好依言行事。
  
  分开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王林云糟糕地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才的地方。他精疲力尽地一屁股坐下来,只有寄希望“仗剑天涯”找到出路了,可眼看夜色越来越深,还没看到“仗剑天涯”的半个影子,只有呼呼的风声和鸟虫的叫声,“仗剑天涯”可别遭遇了什么危险?王林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饥寒交迫不容许他想太多,要紧的是先找个山洞度过这一晚,好在不远的乱石堆有个可容身的石洞,先进去再说。
  
  半睡半醒地熬过一晚,天亮了,“仗剑天涯”仍然没回来。王林云不再抱幻想,饥肠辘辘,再不找东西吃就要饿昏了。他没有任何捕猎的本事,只能找野果充饥,万不得已就吃树木里的昆虫。恢复了一点体力后,他仔细地察看树轮和苔藓生长的疏密以辨别方向,在选好大致的方位后,他走走停停,眼前看到了一条小河,他坚信顺着河流的方向走,一定能找到人家。心里升起了希望,衣服挂破了,腿擦出了血,仍坚持着往前走,在好几次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他想着秦珊,她一定急坏了,她肯定也在想办法找他,要挺住!不知走了多久,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在他又一次跳下一个高坎后,他惊喜地看见了一间房舍,就摇摇晃晃地扑向那个大门。
  
  “‘仗剑天涯’还是没有消息,生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王林云神色黯然地对秦珊说。这个时候已是他被救的半个月以后。这些天,不少搜救人员都进山搜救过了,没发现“仗剑天涯”的踪迹。“我不该跟他分开的,不然他会和我一样,幸运地回来。我真傻,竟忘了问他的姓名,家庭,也没留下他的一张照片。只知道叫他‘仗剑天涯’,现在无从找起,都是我的错……”
  
  这些天,王林云一直这么自责着。秦珊摸着他的脸,安慰说:“也许‘仗剑天涯’已经脱险了,只是我们没听到他的消息……”
  
  “不可能的,如果他脱了险,一定会有消息。我们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关注,他不会不知道,起码他会去‘驴友天地’,可现在……”
  
  半年后,王林云和秦珊结了婚,他也转到广东发展自己的事业。这天是情人节,王林云买了一大束玫瑰到秦珊的公司接她下班。他还从没去过她公司,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惊喜的秦珊看到火红的玫瑰,给了他一个最甜蜜的拥抱。他将玫瑰插到桌上的那个花瓶里,就在这时,他看到桌上的玻璃下面有一张相片,是张多人的合影照,那里面有一张他非常熟悉的脸。王林云急切地指着那个人问秦珊:“他是谁?”“是我以前的同事。”秦珊笑着说,“你们男人好像第六感也蛮灵的,我以前不是对你说过吗,有个同事发疯一样的追求我,他说过为我什么都可以做,没有我,他会自杀的,就是他。真没想到,你这么看一眼,就看出你昔日的情敌来了。”王林云显得很惊讶,说:“他就是‘仗剑天涯’。”
  
  “什么?!”秦珊差点没跳起来,“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跟你搞到一起,你是不是认错了?”
  
  “不会的,他现在在哪?”王林云十分肯定地说。
  
  “半年前他已离开了公司,不知道去了哪里。对了,就是你从大古山回来后,方铭还向我打探过你的情况,之后不久,他就离开了公司。”
  
  “是这样……”王林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仗剑天涯”不跟他联系,分明他是知道他的情况的,他又为何选择突然离开?他追过秦珊!王林云脑中电光火石般地一闪:是他要用最简单的装备作生存体验,不让带指南针,后来迷了路,是他要分头找路,之后就不见了踪迹。难道,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他怎么会从驴友网上跟他联系上的呢?王林云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和不解。
  
  “天哪!”秦珊突然叫起来,显得万分激动,“他老向我打探你的情况,我说过你喜欢旅游,爱上‘驴友天地’……不会是这样吧?”秦珊不敢相信。
  
  “都是我的推断,没有证据,他高明就高明在不用亲手向我实施攻击行为,却能置我于死地。只是,他万没想到,我能生还。这时,他知道得到你没有希望,又怕事情败露,才突然离开了。”
  
  “如果真是这样,不能让他逍遥法外!怎么办?”秦珊激动地大喊起来。
  
  “关键先要找到他,才有办法。”
  
  秦珊向几个昔日的同事打探方铭的去向,没人知道。眼看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这时,秦珊忽然想到了“人肉搜索”,赶紧在网上发布了消息。
  
  一个星期后,人肉搜索有了结果,有人知道“仗剑天涯”在江苏的一家广告公司,王林云立刻赶往江苏。
  
  见到王林云时,“仗剑天涯”愣了老半天。王林云说:“没想到吧,咱们还能见面。”
  
  “确实没想到,没想到你能活着回来!”“仗剑天涯”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遗憾。
  
  “是啊,你想害死我,可惜落了空!”王林云逼视着他。
  
  “你竟然猜到了?”“仗剑天涯”很吃惊,“你怎么会想明白的?”
  
  “这要感谢你留在秦珊桌上的那张照片,一个从不喜欢照相的人!”王林云讥讽道。
  
  说到秦珊,“仗剑天涯”突然激动起来:“秦珊本来是属于我的,没有你我一定能得到她,所以我要你死。我邀你自助游,然后鼓动你一起作生存体验,又骗你不带那些保命装备,连指南针都不让你拿,你竟愚蠢地相信了,而我却将指南针藏在裤兜里。在那种迷路的情况下,没有指南针,没有吃的,我料定你是不可能走出大古山的。你没饿死,狼也该吃掉你的!”
  
  “我的命太大了,或许这是老天爷要我来找你算账。”
  
  “算账?怎么算?”“仗剑天涯”得意地大笑起来,“我没留下任何谋杀你的证据,连张跟你在一起的相片都没有。这一切我不说,谁能证明?”
  
  “谁能证明?肯定有人能证明。”说完这句话,王林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他紧揣着兜里的录音设备,这个证明人,他已经找到了,让它跟警方说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