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时刻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8 10:00

  刘彩琴最近十分痛苦。原因是她突然觉得老公李玉路不爱她了。
  
  刘彩琴翻来覆去地想,大概有一个星期了吧,李玉路这东西就没有亲过她吻过她爱过她。这个臭男人一定是另有所爱,与一个自己不爱、爱着别人的臭男人生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刘彩琴这样一想,顿时对她那么喜欢的城市乌鲁木齐也缺少了眷恋。她想到了分手,想离开这个令她难过的城市。虽然结婚三年了,可她一直没有要孩子。本来打算今年生的,可人家不爱你了,你与谁生?刘彩琴几次打算向李玉路提出分手,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而过后又特别后悔没有说出,又恨自己软弱对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还心存眷恋。
  
  这天天比较热,对面学校也放暑假了。刘彩琴这天没去上班,她本来要去辞职的,最后她的计划是先分手,再辞职,最后离开这个城市。没上班一个人窝在家中特别难受,倒头睡觉,觉得床上尽是刺儿睡不着;抱出几本书,烦得一页也看不下去;打开电视,没有一个喜欢看的频道。看来都是这个李玉路在作怪!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刘彩琴终于下定决心,今天就跟李玉路挑明,提出分手。三年前她与李玉路经人介绍,在人民电影院以看电影为名相识相恋。她计划今天先看一场电影,还是在人民电影院。然后吃一顿饭,在饭桌上提出分手。晚上两人分床另睡,第二天就去办离婚手续。为什么要提出看电影呢?是不是还盼着他像三年前那样在座位上在那暗淡的灯光下抱她吻她呢?是不是还想旧梦重温呢?她也说不清,大概是这样相识,也这样分离吧。这样计划好以后,刘彩琴稍稍感到了轻松。
  
  傍晚5点多钟,刘彩琴给李玉路打电话,说想和他到人民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李玉路在电话中说他很忙,让刘彩琴一个人去看。李玉路是一个保险公司的员工,经常说他很忙。刘彩琴气得说:“我把票买好了,就算我求你了。电影看完咱们在解放路美美饭店吃顿饭,我有话要对你说。”李玉路在电话那头说,他挤时间尽量来,可能迟到,来迟了让她先看。打电话的时候刘彩琴已经出了门,她坐车到解放路转了转,步行到了人民电影院。电影马上要开演了,门前稀稀落落地站着几个人。刘彩琴连这一场放的什么影片都没有看,也没有问,就买了两张票。不过座号她是有要求的,12排7号和8号。她清楚地记得三年前就是这两个座号。还好这两个座号还没有人买走,售票员二话没说撕给了她。6点40分的电影,一直到开演了,李玉路仍没有来。刘彩琴在电影院门口踱来踱去,后来又进了电影院,找到了12排7号和8号,座位自然是空着的。她看了看那两个空空落落的座位,没有心情去坐,就在电影院走了几个来回,最后又走了出来。李玉路来的时候电影已经快放完了,他看到在门口等他的刘彩琴,歉意地说:“对不起,杂事太多总是脱不开身,让你久等了。走,咱们进去。”刘彩琴却背转身子说:“我可不愿意刚坐下就看见一个大大的‘完’字,让别人笑话。”李玉路说:“不看就不看了,你不是说还要吃饭吗,咱们吃饭去。”刘彩琴暗笑李玉路还蒙在鼓里,等着吃饭。吃什么饭?吃饭是名,你就等着分手吧!刘彩琴撕掉手里的电影票,对李玉路说:“走。”
  
  两人在解放路一前一后走着,走进了美美饭店。坐下后,刘彩琴心里十分矛盾,将要分手的痛苦和将要解脱的轻松交织在一起,像蛇一样地缠绕着她。两人坐下后,服务员拿来菜单给李玉路让他点菜,李玉路又把菜单交给了刘彩琴让她点。刘彩琴才拿起菜单,突然就听到外边杂乱的呐喊声和奔跑声。有人出去探头一看,跑进来吓得说:“不好啦!有坏人砸东西打人啦!”顿时饭店里就乱了套。有人往外跑,有人往里跑,有人往小房间里钻。刘彩琴一时不知所措,而呐喊声又越来越近,她吓得把菜单扔了,肩头上的包也掉了,腿软得像面条,浑身不住地颤抖。他们坐在稍里边的一张桌子,还没有来得及往外跑,饭店的大门就被人关上了,钻到小房间里的人也把门关上了。老板也吓得不知钻到了哪里。一时间无处可去,无处可钻,餐厅里剩下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就在这时,只听外边又传来了踢门声和砸门声。刘彩琴吓得一点办法没有,只有尖叫。餐厅里另几个人也往楼上跑了,怎么办?往哪儿跑?刘彩琴望着李玉路。李玉路忽然看见餐厅东北角放着一个没有挂的旧窗帘。他灵机一动,急急忙忙拉着刘彩琴跑了过去。两个人躺倒在那不起眼的角落里,麻利地扯开那旧窗帘遮盖住身子。为了不引起注意,为了少占地方,李玉路把刘彩琴紧紧地抱在怀里,刘彩琴也把李玉路搂得紧紧的。两人在那旧窗帘下蜷缩着,大气也不敢出。踢门声砸门声一声比一声大,两人搂得一点比一点紧。饭店的窗子被砸开了,玻璃啪啪地响。危险的时候保命要紧,饭店老板也不知躲到了哪里,任人敲任人砸,没有一个人出来管。饭店大门被踢开了,一伙坏人涌了进来,摔酒瓶砸碟子,饭店里顿时乱七八糟。刘彩琴在李玉路的怀里哆哆嗦嗦地颤着,李玉路感觉到了刘彩琴的害怕,把她搂得更紧。为了安慰刘彩琴,李玉路还找到了刘彩琴的嘴巴,不停地亲着吻着爱着。
  
  那伙坏人凶狠地砸了一阵子,觉得不过瘾,又砸开了两个小包间,打伤了三个人,赶走了躲在里边的七八个人。然后他们又是灌酒,又是吃东西、砸东西,吃饱喝足后扬长而去。
  
  这伙人走后,店门便大开着,不时有人跑进来躲藏,又有人觉得这里不安全往外跑。不知啥时候,警察进了饭店,安慰人们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告诉人们坏人已经被抓住,事件已经平息,让大家都出来,各回各的家。人们都出来缩头缩脑地走了,李玉路和刘彩琴这才掀开了盖在身上的旧窗帘站了起来。刘彩琴还害怕地往李玉路怀里缩。
  
  走在回家的路上,刘彩琴还十分害怕,可她却反反复复地回味他们今天搂在一起的情景。三年来那是他们搂得最紧、亲吻时间最长的一次,足足有两个钟头。新婚之夜都没有今天抱得这么紧,亲吻时间这么长。忽然间刘彩琴在内心里说服了自己,改变了主意。她决定不分手了,不离婚了,不辞职了,她也不离开乌鲁木齐这个城市了。她觉得今天李玉路已经把这一辈子的搂搂抱抱给了她,已经把这一辈子的亲亲吻吻给了她。今后即使李玉路不再搂她抱她亲她吻她,她也不会怨他。
  
  后来刘彩琴才得知,那段时间李玉路确实很忙。他与一个同事竞争一个部门经理的位子,有许多事情要他做并要做好,她才觉得是自己错怪了李玉路。真是患难之中见人心啊!刘彩琴说她永远忘不了2009年7月5日那个让她害怕得要死又让她回味无穷的日子,那特殊的时刻,那特殊的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