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8 20:00

  李小明是个“超级”赌徒,成天没日没夜地泡在赌场,不仅输光了家中全部积蓄,也被公司炒了鱿鱼。老婆屡劝不听,赌气回了娘家。小明反倒高兴了,没有了妻子的管束,正好可以赌个痛快。由于已经身无分文,他干脆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一手抱着儿子金宝,一手拎着装钱的皮包,兴冲冲地进了赌场。谁料,手气依然不佳。不到一天时间,二十多万元的卖房款都进了别人的口袋。
  
  小明嘴咧得像吃了没熟的苦瓜,带着金宝无精打采地走出了赌场。看天色已晚,他想赶快回家。刚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房子已经卖掉了,哪里还有家?看来今后只有流落街头了。自己倒还好办,儿子金宝才三四岁,跟着自己不是活受罪吗?还是送到他的妈妈那儿去吧。
  
  想到这,他抱起儿子来到车站,在站前地摊上将自己的手机卖了80块钱,买了一张通往老婆娘家A市的车票,连夜坐车奔往A市。然而,当他急急火火地赶到老丈人家时,看到的却是铁将军把门。爷俩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来,找了邻居一问才知道,老丈人昨天已经搬家了,新地址谁也不知道。他找了家公用电话亭给老丈人打电话,却一直也没人接,看来老丈人这回是铁了心不认他这个女婿了。
  
  “哼!老家伙心真狠,就算不认我这个女婿,金宝也是你的亲外孙吧,竟然这么绝情。等我有朝一日发了大财,看你怎么求我!”小明心里愤愤地想着,带着金宝走上了街头。爷俩漫无目的地走到天黑,金宝再也走不动了,拉着他的手说:“爸爸,我饿。”小明这才想起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看着儿子可怜巴巴的眼神,他心里一阵难过,急忙拐进路边一家小饭馆。爷俩要了一盘包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包子很快吃完了。小明手伸进衣兜,这才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这可咋办?”他知道人家不会答应,眼珠一转,忽然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嘴里“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老板娘赶快跑了过来,问他怎么了?小明说自己心痛病犯了,需要马上去医院。老板娘刚要叫救护车,却被他制止了,说:“不用叫车,我自己打的去医院就行了。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孩子。另外,我今天出门没有带钱,先跟你借点,回头来接孩子的时候再还你。”好心的老板娘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掏出500元钱交到了他的手上。
  
  小明捂着胸口出了小饭馆,装模作样地走了几步,偷眼看到老板娘没有跟来,不由心中一阵得意,心想:“这个老板娘真好糊弄,如今又有赌本了,我赶紧找家赌场去过把瘾。”
  
  这时,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小明急急忙忙上了车。开车的是个留着板寸的胖子,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烟卷,漫不经心地问:“去哪?”小明说:“哪儿有赌场就去哪儿。”胖子听了,笑着说:“老兄好耍两把?看来咱哥俩投缘,我也是嗜赌如命,因此全市大大小小的赌场我都‘门清’。你是想耍大的,还是玩小的?”小明兴奋地说:“当然玩大的,彩头越大越过瘾嘛!”
  
  胖子听了不再说话,将烟卷往烟灰缸里使劲一摁,飞快地开起车来。小明起初没有在意,后来发现车子竟然出了市区,一直向城外驶去,便急忙问:“老弟,咱这是去哪?”胖子解释:“既然是大‘窑’,当然要隐蔽一些,不然公安肯定得找麻烦。”
  
  小明觉得有理,便不再言语。胖子将车开得飞快,不一会远离了公路,驶上了一条山间小路。此时夜色正浓,小明看着两边黑黢黢的大山,不免有些紧张,正要再问,胖子已经将车停在了路边。
  
  “到地方了?”
  
  “没有,先撒泡尿,省得到了场子再尿,冲了运头。”胖子说着,自顾自地在路边尿了起来。小明听他如此一说,便也下了车,在路边撒起尿来。谁知,刚尿了一半,忽然脖子被一条绳子勒住了,立刻就感觉头晕目眩,喉咙里喘不过气来,想喊又喊不出声。挣扎了一会,便感觉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明苏醒过来,感到脖子一阵钻心的疼痛。他用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杂草丛中,四周黑乎乎的。这时,他回忆起了刚才可怕的一幕,立刻感到心里一个劲狂跳。胖子见自己要去大“窑”,肯定以为自己身上带足了钞票,这才杀人劫财后抛尸荒野。
  
  想想就为老板娘给的500块钱,竟然险些丢了一条性命,小明越想越后怕。他擦擦身上的冷汗,扶着身边一棵小树挣扎着站了起来。借着朦朦胧胧的月光,透过四周黑乎乎的树木荒草向远处观察了半天,终于弄清自己是在一处山坡上,周围杂草丛生,看样子这地方就是白天也不会有人光顾的。他心里一阵紧张,想打电话求救,但往兜里一摸才想起来,手机昨天已经卖掉了。
  
  求救不成,小明只有靠自己了。他检查了一下身体,除了脖子上的外伤,所幸没有其他的问题。于是他赶紧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山下走去。毕竟刚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不大工夫便感觉头晕目眩,气喘无力,只好在一块长条石上坐了下来。借着月光,他无意中发现这块条石有些特别,便俯下身子仔细观察,惊奇地发现竟然是一道人工修砌的石墙。
  
  “深山荒岭中怎么会有人工修建的石墙呢?”小明狐疑地向石墙里面张望,远处好像有模糊的灯光。他心头一喜,赶紧翻过石墙,兴冲冲地向有灯光的方向奔去。刚走了几步,忽然脚下绊了一跤,一下子扑到一块长条立石上,额头立刻起了一个大枣般的鼓包。他气恼之余,恍惚看到石头上好像有字,于是凑近了仔细辨认,竟然是一块墓碑。再看四周,那些高高低低数不清的馒头石,原来是一个个墓穴。
  
  小明感觉脊梁沟直冒凉气,想立即离开这瘆人的鬼地方,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响动。他在一块墓碑上侧耳细听,声音是从他身边的一座坟墓里发出的,好像是开动机器的“嗡嗡”声和石块轻微碰撞摩擦的“咔嗒”声。小明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两眼死死盯着那座墓穴。只见墓前的墓碑缓缓沉入了地下,渐渐露出了后面墓穴的洞口,接着一条幽灵般的黑影蹿了出来。
  
  “妈呀!”小明魂都吓飞了,惊叫一声,转身便跑。他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一块墓碑上,立刻昏了过去。
  
  小明再次醒来时,听到一阵嘈杂的喧闹声。他睁开双眼,立刻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这是一个装饰豪华的巨型大厅,灯光绚烂夺目。大厅有四五个分区,分别放置着老虎机、魔幻轮盘、麻将、骰子和扑克等各种赌具,一伙伙赌徒各取所需,聚集在自己钟爱的赌台前赌得热火朝天。按理说,大型赌场里都是用筹码代替现金,可这里赌台上却都是实实在在的钞票,除了人民币,还有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各种各样的钱币,花花绿绿地摆在那里,对人的视觉神经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刺激。
  
  小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咬了咬舌头,立刻感到一阵疼痛。看来,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他本来就是一个超级赌徒,见了这种场景赌瘾立刻就犯了。他将手伸进兜里,可惜,老板娘给的那500元钞票已经被胖子搜走了。虽然两手空空,可他赌兴正浓,便在赌场内到处转悠,希望能找个熟悉的赌友先借点赌资。但转了半天,一个熟人也没遇到,只好站在赌桌边当起了看客。
  
  刚看了一会,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就听有人小声嘀咕:“看,赌王来了,不知今天有人敢跟他较量没有?”
  
  小明顺着人们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几名黑衣侍者的簇拥下,走来一位神情冷漠的白发老人。
  
  “早听说在A市有一家叫作‘黄金宫’的地下赌场,里面有一位神奇的赌王,却一直无缘相见,难道就是这位老人?”小明想着,忽然感觉老人非常面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时,白发老人来到了一处“开金花”的牌桌前,笑着对几位赌徒说:“我来玩几把怎么样?”几个赌徒点头答应。老人正要开牌,忽然被一名赌徒拦住了:“赌王,我知道您老人家手快,可今天我带了这玩意。如果您老人家同意,我就下个大注。”说着,这人将一个摄像机从包里掏了出来。

  
  这是一个高级摄像机,能将画面速度放慢数十倍,在它的监控下,偷牌的手法再快也会变成慢动作,因此,任何赌场高手也无法作弊。小明本以为赌王会有些顾忌,没想到老人只是微微一笑,坐在牌桌前就开起牌来。小明悄悄移到他的身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奇了,老人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却好像能看到对方手里的牌一样,每次预测都非常准确,因此每把必赢。不多时,他竟然将全桌人的钱都赢到了自己手里。见已无油水可捞,老人收起赢来的钞票,又到了一个“掷色子”的赌桌。令小明吃惊的是,他依然只赢不输,不一会又将这个赌桌的钞票全部赢光了。之后,他又去了新的赌桌,虽然又换了一种玩法,仍旧是只赢不输。就这样,他不停地赢钱,不停地变换着赌桌,最后竟然将赌场上所有人的钱都赢到了自己手上,堆在大厅的台面上就像一座小山。这时,几个黑衣侍者围了上来,一起竖起大拇指,说:“恭喜赌王,今天您又大获全胜。”
  
  小明简直看呆了。他身不由己地凑到小山一样的钱堆前面,恨不能一下子将这些钞票都装进自己的口袋。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忽然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赌王。
  
  “你是不是叫李小明?”老人面无表情地问。
  
  “是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小明感到一阵茫然。
  
  赌王依然面无表情地说:“这些钱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不过,你要赶快离开这里。”
  
  “为什么?”小明既兴奋又紧张,感觉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赌王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小明的头,淡淡地说:“别问了,总之拿上钱赶紧走吧。”说完扭身便走。
  
  小明“扑通”一声跪在了赌王的身后,央求道:“老人家,我做梦都想成为像您这样风光无限的赌王。既然您认识我,就帮我把这个梦圆了。因为钱再多也有输光的时候,所以,我不要这些钱,我只请求您把赌博的绝技传授给我。”
  
  赌王转回身,冷冷地说:“不行!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再过几小时,也可能是几分钟,我可能就会改变主意,那等待你的就会是另一种命运。”
  
  小明此时已被堆积如山的钞票刺激得两眼血红,不管不顾地说:“只要学会了您的绝技,成为一代赌王,我死也心甘!”
  
  赌王无奈地摇了摇头,叹口气说:“既然这样,看来天意难违。”说着,将小明带进了一间密室。房门关好以后,他迅速脱掉上衣,让小明凑近自己的胸部仔细观察。小明看了半天,终于在赌王的胸毛里发现了“弟弟李小明”五个刺青小字。
  
  “您到底是谁?身上怎么会刺有我的名字?”小明惊奇万分。
  
  赌王叹了口气说:“我就是你的哥哥呀!”
  
  “啊!”小明大吃一惊,怪不得老人眼熟,原来是自己的哥哥李大明。哥哥是有名的赌徒,几年前因为还不起赌债而离家出走。当时人们都传说他被澳门赌场派来的杀手弄残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可令人不解的是,哥哥比自己才大七八岁,现在也就四十左右,怎么会是这样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也难怪自己没有认出来了。
  
  “哥哥,你的头发怎么全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是怎么来这里的?”
  
  老人面色痛苦地说:“我早已失去了记忆,对以前任何事都记不起来了。但在失去记忆之前,我将自己最心爱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名字刺在了胸口上,每天都要看上一遍,所以才没有忘记。今天你闯入‘黄金宫’赌场以后,正要被两个马仔灭口,我无意中看到了你的身份证,又见你和我相貌相似,这才辨出了你的身份,救了你一命。”
  
  “这里真是‘黄金宫’赌场?这么说我看到的那片墓地原来就是赌场的伪装了?”
  
  “对,赌场就在墓地下面。为了安全起见,整个墓地都安装了红外线探测设备,戒备森严,你一踏入墓地就凶多吉少。所以说这里非常危险,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哥哥,听说‘黄金宫’赌场实行严格的注册会员制,只有腰缠万贯的大款才能进来,并且进场以前先要验资,赌资低于10万元根本没有资格入场。我如今已是身无分文走投无路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可以翻身的机会,你就把赌技传授给我吧,到时候咱们哥俩就可以一起称霸赌场了。”
  
  “唉,弟弟呀,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奇的赌技,这都是用的‘障眼法’呀!”老人说着摘下眼镜,让小明看自己的眼睛。小明仔细看了半天,终于发现哥哥的一只眼睛是假的。由于这只假眼过于逼真,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难道奥妙在这只眼睛里?”
  
  “对。这里规矩严格,没人敢在赌场上出老千,否则会被砍手砍脚。可老板开赌场是为赚钱的,所以,还是要暗渡陈仓的。他们一方面将我的赌技宣扬得神乎其神,用来扰乱视听,暗地里却在我的这只假眼里安装了一台微型超声红外探测仪,探测到的图像发送到赌场中央控制室的接收系统后,他们再通过无线传输系统告诉我该怎样出牌。”说着,用小手指从耳朵里掏出一个黑豆粒大小的东西,接着说道:“我的所作所为全是来自这个小小耳机的指令,表面上我是百战百胜的赌王,实际上不过是一台活机器呀!”
  
  “原来如此!”小明不由惊叹一声,好奇地问:“你这么做是自愿的,还是他们逼的?”
  
  “具体情况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可能是当时我欠了巨额赌债无力偿还,他们才想出这种办法让我继续效力。不过,这也确实满足了我成为赌王的梦想。”
  
  小明此时已利令智昏,竟然抓住赌王的手臂央求:“我的梦想也是成为赌王,只要能达到目的,我宁愿失去一只眼睛。”
  
  赌王长叹一声,不再说话,带着小明找到了赌场的黄老板。
  
  半个月后,小明重返赌场,立刻咸鱼翻身,再也不是逢赌必输的倒霉蛋,而成了呼风唤雨、战无不胜的新赌王。每天沉浸在紧张、刺激、兴奋、满足的情绪中,不仅使他很快忘记了摘除眼球的伤痛,而且赢来了堆积如山的钞票,多得简直数都数不过来。当然,这些钞票都是老板的,小明只是按比例得到其中的很少一部分。但作为一个嗜赌如命的人,他却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快乐,只要走进赌场,他便把世间的一切都抛到了脑后,仅有的那只眼睛里,都是各种各样的赌具和白花花的钞票。赌到最后,随着众多赌客的俯首称臣,新老赌王也终于在牌桌前狭路相逢了。
  
  为了刺激赌客们的兴奋神经,精明的黄老板特意安排了一场新老赌王争霸赛。两位赌王连赌三局,三战两胜者成为真正的赌王,而失败者则从此不能再踏入“黄金宫”赌场一步。赌客们可以随意下注赌双方胜负。
  
  赌赛开始,双方都竭尽全力。由于事先都知道对方的底细,所以中央控制室不再通知他们如何出牌,双方只能靠比拼自身技法取胜了。本来,老赌王混迹赌场多年,偷牌换牌的技法非常娴熟,但因记忆力严重丧失,第一局还是输给了小明。
  
  将赌注投在小明身上的赌徒们立刻欢呼雀跃起来。但大多数赌徒都把宝押在了老赌王身上,此时见老赌王落败,不由唉声叹气。
  
  第二局开始了。老赌王步步紧逼,小明则从容应对。眼见小明又要获胜,老赌王不禁浑身颤抖,冷汗直流。小明见此不由起了恻隐之心,毕竟对方是自己的亲哥哥呀!结果,出牌时稍一犹豫,便被老赌王抓住战机,扳回了一局。
  
  第三局开始了。由于前两局双方战平,这一局便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一局。双方一上来就斗智斗勇,杀了个难分难解。渐渐地,老赌王又落于下风,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小明虽然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瞅老赌王灰白的脸色,但面对亲哥哥,他还是难以稳定自己的情绪,开始有些分神。
  
  突然,“啪”的一声,坐在牌桌一边监督的黄老板打开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小明浑身一激灵,这是黄老板在催促他赶快战胜老赌王,因为大多数赌客都将赌注押到了老赌王身上,小明获胜后他会狠狠捞上一笔。更重要的是,装在老赌王假眼中的透视扫描仪具有强烈的辐射作用,这也是老赌王不到40岁便老态龙钟、头发尽白的原因。眼看老赌王行将朽木,记忆全失,黄老板便想通过这种办法将他淘汰出局,更换新的赚钱机器。为此,他特意为小明准备了一种外国进口的强效镇静剂,只要吃了这种药片,就能排除一切干扰,稳操胜券。
  
  “啪——”黄老板再次打亮打火机,发出信号。小明耳边仿佛响起了黄老板阴冷的声音:“赌场无父子!更无手足兄弟!”他终于下定决心,假借咳嗽,以手捂嘴将药片放进了嘴里。这种药片属于舌下吸收的含化药片,转瞬之间便能发挥药效。仅仅几秒钟,小明的表情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目光如冰,丝毫不理会老赌王痛苦恐惧的表情,只用几个回合,便干脆利落地击败了老赌王。
  
  “新赌王诞生了!”主持人激动地喊道,周围人们也欢呼起来,围着小明又蹦又跳,没有一个人再去关注瘫坐在赌桌下的老赌王。
  
  赌王争霸赛结束以后,人们果然再也没有见到老赌王的身影。小明曾经询问过黄老板,黄老板满脸的诡笑:“放心吧,我已经将老赌王送去别的赌场了,他现在依然是令人羡慕不已的赌王。”
  
  老赌王走了,他的位置自然归了小明。每天晚上,小明准时出马,将赌客们手中的钞票扫荡一空后,再在赌客们充满羡慕嫉妒又无限崇拜的目光中去接受黄老板和手下们的祝贺。
  
  这天晚上,小明刚刚出场,就看见赌场里闹哄哄的像群蜂炸巢一样。原来是一位老赌客因为赢了一把大牌,心情太过激动而犯了疯病,不仅掀翻了赌桌,还将一名保安打得满脸流血。直到四五个保安一拥而上,才把他控制住,但老赌客依然又蹦又跳,狂呼乱叫。
  
  小明正看热闹,忽然,一个细微却很悦耳的女声传入了他的耳鼓:“给他吃一片镇静剂。”

  
  小明一愣,除了黄老板,赌场里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有这种药片。吃惊之余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大眼睛的女赌客,正直直地盯着他的面孔。虽说这名女赌客年纪不大,但那双大眼睛里好像有一种摄魂夺魄的力量。小明好像机器人一样,急忙按她说的将一粒药片塞进了发疯赌客的嘴里。
  
  赌客很快恢复了理智。小明回头再找“大眼睛”女赌客,发现她正在一个角落里摆弄一副纸牌。小明凑了过去,还没开口,“大眼睛”说话了:“赌王,都说你是超人,可我一直不信。今天咱俩玩个猜牌游戏,看你能不能猜出我手里的牌?”
  
  小明听了心中暗笑,这种游戏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立刻满口答应。不料“大眼睛”接着说:“我还要你答应一个条件,那就是闭上左眼,只用右眼看牌。”
  
  “啊,这是什么规矩?”小明一愣。自己就全靠左边的假眼透视,闭上以后还怎么猜呀?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个女人为什么单提这样的要求呢?难道洞悉了我的秘密?联想到刚才她让自己给疯赌客吃药片的事,立刻感到了对方的不简单,于是,顺从地闭上了左边的假眼。
  
  “大眼睛”不慌不忙地将第一张牌举了起来,在小明眼前晃了晃。小明睁圆右眼仔细瞧了瞧牌的背面,并没有异常之处。正要猜牌,不料“大眼睛”却突然将牌翻转过来,小明仔细一看,原来这并非是普通的纸牌,而是一张写满文字的纸片。他没有声张,而是好奇地看下去,看完后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纸片上竟然透露给他一个绝密消息:为了刺激赌徒们的神经,黄老板让人每天都在赌场的通风管混入少量的兴奋致幻剂。老赌王和小明所服用的那种外国进口的强效镇静剂,就是为了解除这种致幻剂的干扰。但这种镇静剂本身也有强烈的毒副作用,可致人脑萎缩,记忆丧失。
  
  这时,“大眼睛”又亮出了第二张牌。小明来不及多想,继续看下去。看着看着,头上便冒出了冷汗。原来,这张纸牌上透露的消息是,老赌王离开赌场后便病倒街头,昨天已经死在了医院里。医生检查后诊断,他因受到透视扫描设备长期电磁辐射而患上了脑部肿瘤,而长期服用那种外国进口的高效镇静剂,进一步加重了病情的发展,终于不治身亡。
  
  小明立刻明白了黄老板用自己顶替老赌王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了等待自己的命运。过不了几年,自己也将像哥哥那样,变成一个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的“年轻”老人。想到这,他不寒而栗。
  
  这时,“大眼睛”又亮出了第三张牌,上面的信息非常简单,但更加牵动了小明的神经,他几乎是颤抖着看完这张牌上的文字的。愣了半天,终于点了点头。
  
  二人分手以后,小明先在赌场转了一圈,然后独自去了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后,见四周无人注意,便直奔5号密室。这里是赌场的核心机密区,只有赌场内部身份较高的人才能进入。小明刚到门口,立刻被两个保安拦住了。小明见此故意把脸一绷,说:“我找黄老板有非常重要的事,赶快让我进去。”两个保安知道小明身份特殊,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房门。小明快步走了进去,惊奇地发现这间密室非常宽阔,不仅到处摆满了瓶瓶罐罐各种容器,而且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非常特殊的味道。他正俯下身子认真观察那些容器,忽然感觉脑后生风,还没反应过来便栽倒在了地上。
  
  小明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两个保安牢牢地摁在椅子里。坐在对面的黄老板手里正摆弄着他的那个假眼,见他醒了,恶狠狠地问道:“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打进赌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小明满脸委屈:“我是李小明呀,也是这里的赌王,到赌场来当然是为了过赌瘾呀!”
  
  “别演戏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赌王了。说,这个假眼是谁交给你的?”
  
  “不是你亲自让人给我动手术换上的吗?”
  
  “别打马虎眼,那只假眼刚才已经被你调包了,现在你的假眼是一只微型摄像机,正在向赌场外发送这里的图像信息。我知道你不可能是警方派来的探子,肯定是受到了胁迫,所以,只要你能够说出胁迫你的人,我就会让你继续做这里的赌王。”
  
  “真的吗?”小明故作天真地问,心里却在暗暗佩服“大眼睛”料事如神。接下来,他就要按“大眼睛”的吩咐,将黄老板和他的打手全部引入赌场大厅。
  
  “既然你能既往不咎,那我就说实话了。我确实是被他们强迫的,给我调换假眼的人现在就在赌场里,不过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黑衣赌客。”
  
  黄老板听说来人不少,立刻让一名手下召集来所有保安,押着小明直奔赌场大厅。刚进大厅,“大眼睛”就迎了上来,对黄老板说:“别费事了,我就是他的接头人,这就是摄像机的接收器。”说着,将一件黑色的东西递到了黄老板的手里。黄老板下意识地接了过来,还没细看,忽听“嘭”的一声,那东西爆炸了,大厅里立刻充满了浓重的烟雾。黄老板这才明白原来是一颗烟雾弹,他甩着被炸伤的双手,声嘶力竭地喊着:“快抓住她!”
  
  保安们一拥而上,但浓浓的烟雾遮挡了视线,连抓了好几个人,却都不是“大眼睛”。赌场内的变故让赌客们惊慌失措,纷纷向门口逃去。但刚到门口,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仿佛从天而降,拦住了去路。众打手和赌徒们乱叫着四散奔逃,但因为这是地下建筑,除了窄小的通风口,并没有其他出口,警察将门一堵,赌客们便插翅难逃。
  
  “都别动,举起手来!”随着一声声威严的断喝,黄老板和手下的打手以及众赌徒无一漏网,全部就擒。
  
  这时,“大眼睛”抓着小明的手臂从一张赌桌底下钻了出来。看着眼前的场景,小明仿佛做梦一般,身不由己地将双手伸向“大眼睛”:“警察同志,是你把我救出了火坑,把我也铐上吧,我有罪。”
  
  “大眼睛”严肃地说:“你虽然有罪,不过,能够迷途知返,帮助我们收集到了赌场制售毒品的证据,也是立功行为。相信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处理。”
  
  小明听了点点头,又好奇地问:“你在第三张纸片上说5号密室是制毒工厂,难道这是真的?”等“大眼睛”解释以后,他才如梦初醒。
  
  原来,“黄金宫”不仅是一个地下大赌场,而且还是一个制售毒品的黑窝点。他们将制出的毒品偷偷混入部分赌客的食品中,令赌客们不仅沉迷赌博,而且还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染上毒瘾,之后,再和他们进行毒品交易。有多名资产上千万的老板,就是因为赌博过程中染上了毒瘾而一贫如洗,穷困潦倒。警方对此早有怀疑,为了获取确凿的证据,便派侦察员“大眼睛”深入赌场,争取小明戴罪立功,用调了包的假眼摄像机拍摄到了制毒车间的图像,然后迅速出击,摧毁了这一危害极大的涉赌涉毒犯罪团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