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代骂”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19 10:00

  一、求职路上
  
  钟剑波原是一所乡级中学的教师,在当地颇有几分文采,因此乡邻们有了民事纠纷或夫妻闹离婚都找他帮忙写诉状。在老百姓眼里,就是写骂人的信到法庭上打官司,这种信写得好,官司准能赢。事实上钟剑波写的诉状还真赢过两场官司。只是在乡村当教师工资低,他老婆戴玉萍嫌生活清贫,常劝他辞职,说凭他的“才华”到大城市打工,说不定还能混上白领阶层。
  
  钟剑波经不住老婆时常劝,心动了,于是辞职和老婆双双来到南方一个大城市。可是没想到,钟剑波在城里找工作四处碰壁,倒是老婆戴玉萍凭借她的外貌,顺利地进了一家大公司。
  
  钟剑波急了,他想,自己好歹也进过大学校门,虽然事业上没有什么成就,可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骂人”专家,怎么到了大城市连个工作都找不到?钟剑波心烦意乱,不停地抽烟找原因。
  
  钟剑波苦思冥想,自己“特长”究竟在哪?在乡村他只有代人“骂人”被人认可,这算“特长”吗?如果这算“特长”,必须具备律师执业证才能上岗,可他没有。老婆戴玉萍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再找不到工作,就让他回家继续教书。钟剑波自然不想回家,老婆一个人在外打工,将来还能不能跟他就难说了。
  
  这天,钟剑波起了个大早,发誓非找份工作不可。于是他带着自己的简历和那几份能显示他“特长”的资料,去了一家又一家律师事务所。可是人家看了他那些所谓的“诉状”,连连摇头说:“你读过法律系吗?你代写的文书简直就是泼妇骂街,拿这种文书上法庭,岂不叫法官轰出门?你还是到别的地方试试吧。”
  
  钟剑波吃了一次次闭门羹,仍然不死心。他相信“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转过一条大街,又进了一家“百事律师事务所”。
  
  这家事务所的所长也是江西老乡,且是位女性,对他的遭遇颇有几分同情。女所长认真看了他的“资料”,说:“你小时候生活环境是不是不太好?你父母是不是经常吵架?”钟剑波尴尬地回答:“有点。”女所长微笑着说:“难怪你有一套骂人的本事!”钟剑波听了这话恨不得钻地缝。
  
  正在这时,女所长接了个电话。原来有个老板在一家珠宝店买了一条珍贵的钻石项链送情人,然而他的情人将钻石拿去鉴定,发现成色不足,气得将钻石项链甩还了他。这位老板花了大价钱,不料却成了冤大头,他委屈呀!去找“消协”怕暴露身份,告上法庭又怕老婆知道这事和他闹离婚,不得已他想到了“百事律师事务所”。
  
  女所长接了这个电话,觉得对方要求不通过合法渠道且又要讨回公道,事情不好办。她正准备表示爱莫能助谢绝这单生意时,一旁的钟剑波灵机一动用手冲她直比划,意思叫她接下这活,让他试试。
  
  二、绝处逢生
  
  女所长半信半疑地接下了这份棘手的活。不过她说:“小钟,咱们丑话说在先:这事办好了,你留下,而且待遇不会低;如果办不好,就算老乡我也没法帮你!”
  
  钟剑波反正没有退路了,下定决心全力一搏。
  
  女所长派了一辆车,送他前往珠宝店,雇主在那里急着要退货。但钟剑波却不急,先去菜市场买了一只鲜鸡蛋,将它敲碎把蛋清涂在半边脸上。为啥?他要化妆一下,蛋清一干,半边脸被绷得像个怪物,之后又在脸上修了一道刀疤,再戴上一副墨镜,如此之后才不慌不忙地来到珠宝店。
  
  退钻石项链的老板姓童,此时还在与该店经理争论不休。这时钟剑波上来将童老板拉开,说:“大哥,你一边歇歇,让小弟跟这帮奸商论论理。你那情人的事尽管放心,这小子今天要是不给你退货,把你好事黄了,小弟负责让这小子的老婆给你做情人!”
  
  童老板见代他“讨公道”的人出现,虽说不满对方将他找情人的事抖出来,但一想对方是来替他退钻石项链的,还是爽快地退到了一旁。
  
  珠宝店经理腰缠万贯,平时也不把人看在眼里,刚刚还一脸蛮横地拒绝退货,这时突然看见一个刀疤脸出现,还声称不退货要叫他戴绿帽子,珠宝店经理那个气呀!可到底不知对方来历,加上自己理亏在先,只得放软口气说:“兄弟,有话好说。你那位大哥在本店买的钻石说成色不足我承认,可行行都有自己的规矩,这钻石项链在出售前我们店就申明,促销商品不退不换,现在我们已作了让步,答应换一件,可你大哥不同意!”
  
  钟剑波斜视对方一眼,叼着香烟冲对方脸上吐了一口烟说:“屁!什么霸王条款,谁能保证你换的钻石不是假的?骂你奸商是抬举你,你们店如此坑蒙消费者,与抢劫没啥两样!要换也可以,不过你老婆给咱大哥做一夜情人,我负责明天把你老婆还给你中不中?!”
  
  “好,好,这位兄弟,咱们犯不着伤和气!”珠宝店经理经不住对方如此羞辱,不得不答应,“退,如数退款!”说完令店长取钱。
  
  童老板和钟剑波接过货款,扬长而去。临走,钟剑波还不忘留下一句话:“开店别在人家买给情人的礼物上打主意,这事黄了,换谁都跟你急,找骂那是便宜你!”
  
  珠宝店经理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说:“是是是,今后咱们出售首饰,一定对顾客先进行问卷调查,如果是买珠宝送情人,打死咱也不敢卖水货!”
  
  三、“代骂”商机
  
  就这样,钟剑波给女所长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童老板见退了钻石项链且出了一口恶气,甩手给了女所长2000元作为回报。乐得女所长送走童老板,转身就和钟剑波签“用工合同”,待遇嘛,月薪2000元,且每“骂”赢一场,外加300元作为辛苦费。
  
  钟剑波拿着这份“用工合同”,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遵规守矩找工作处处碰壁,相反采用“邪招”却顺利成了“白领”,这不是极大的讽刺吗?然而眼下是市场经济,一切由市场说了算。
  
  从此,钟剑波在“百事律师事务所”从事着一项边缘化的工作,即处理一些不必上法院起诉,但又需要第三者施加影响才能摆脱困境的那些民事纠纷,这份工作用律师的话说,叫“代骂”。
  
  干了三个月,钟剑波的“骂绩”深得女所长的赏识,还任命他为“不管部”(即法律管不着的部)主任。不料钟剑波不但没有接受委任,相反却辞了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起初老婆也认为他发高烧,然而等他把这三个月的“业绩”一汇报,戴玉萍动心了。她不但不反对丈夫辞职,而且还将全部积蓄拿出来“投资”,支持丈夫当老板。

  
  钟剑波的新公司当然不能直接以“代骂公司”来注册,那样工商不可能给办证。钟剑波是个脑子灵活的人,他套用一些色情服务借“发廊”、“按摩”之名申请办证的经验,于是也以“民事求助代理中心”为名,顺利地办理了合法手续。
  
  “代骂公司”刚开张,很快就接到了第一单“生意”:有人请钟剑波代骂他曾供职过的“百事律师事务所”的女所长。
  
  原来,女所长当初想让钟剑波当主任,就得叫原先的主任走路。这位翁主任当年是跟女所长一起打拼过来的,女所长为了达到翁主任“让位走人”的目的,就不时弄双小鞋给他穿,最后甚至安排翁主任给钟剑波开车。翁主任越想越不甘心,这么些年自己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怎能让他给只会骂人的钟剑波开车?翁主任一气之下就辞了职,但他心中一直对女所长耿耿于怀,总想找机会教训教训这过河拆桥的女人。可是女所长的所作所为并没触犯“劳动法”,起诉上法院人家根本不受理,翁主任大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主意:让钟剑波的“代骂公司”替他出口恶气。
  
  翁主任找上门,钟剑波当然不便拒绝,他公司的宗旨就是“童叟无欺”、“顾客就是上帝”。合同签了,对方交了3000元“代骂费”;如果不履行“合同”,“代骂公司”就得给3倍的赔偿。
  
  但是,叫钟剑波去骂昔日的女老板也并非易事,毕竟在他走投无路时人家对他有过知遇之恩。可是“代骂公司”刚刚开张,不照合同办事无疑是自砸招牌,况且毁约还得赔偿一笔数额不小的钱。钟剑波不得不绞尽脑汁。
  
  四、羞辱恩人
  
  第二天,钟剑波按约走进“百事律师事务所”,迎接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女所长。尽管女所长对他一如往日的热情,可是钟剑波并不领情,相反刻薄地说:“所长,你别跟我假仁假义了,开门见山吧,这趟过来我不是为自己离职被你扣掉的几个月奖金,此行我是打抱不平!”
  
  女所长十分纳闷:“你替谁打抱不平?”
  
  钟剑波说:“翁主任!”
  
  女所长轻蔑地一笑:“哦,你替他打抱不平?我还以为你创业遭遇挫折呢!不过毕竟我们共事过,你说替人打抱不平我理解!”
  
  钟剑波一脸严肃地说:“错!如果你理解我此行目的,那干吗炒翁主任鱿鱼?”
  
  女所长说:“我炒他鱿鱼了吗?是他自己跟我解除劳动合同的。”
  
  “当初你如果善待员工的话,他会要求走人?”钟剑波步步紧逼道,“他辞职全是被你逼的!”
  
  “我逼他什么了?”女所长惊愕道。
  
  “你不时给他小鞋穿,不但如此,还常常贬低他的工作能力,甚至还派他给我开车。你想想,一个持有律师执业证的堂堂‘不管部主任’,给一个只会骂人的家伙开车,他心里会是啥滋味?他在公司能呆得下去吗?!”
  
  女所长笑了,说:“优胜劣汰,这是‘丛林法则’。我的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当初待你也一样,我并没有因为你是我老乡而照顾你,而是看在你具备为公司创造经济效益的潜力留下你,难道我错了?!”
  
  钟剑波冷笑道:“‘丛林法则’?这只能更加说明你无情无义。试想当初要是没有翁主任为你拼死拼活,你的律师事务所能有今天这个局面吗?我劝你要善待自己的员工,否则作为老板触犯‘劳动法’,轻则你会被自己的员工抛弃,重则会被员工起诉告上法院!你该明白虐待员工的后果!”
  
  面对昔日欣赏的“骂家”居然骂到自己头上,女所长此时不由苦笑道:“你是代翁主任来骂我的?”
  
  钟剑波回答:“不错,同时我也是借此提醒你,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公司在市场上具备良好的竞争力,从现在起,你必须认真履行‘劳动法’!”
  
  听了他这番话,女所长再也不敢小觑眼前的钟剑波,他的水平一点也不亚于持有执业证的律师。她服了,态度由起初的傲慢变得虚心起来:“那么,你认为我现在该怎么做?”
  
  “请翁主任收回辞呈!”钟剑波带着几分命令的口吻说,“现在我虽然替翁主任骂你,但只要你退回他的辞呈,并重新重用他,员工不但会佩服你的胸怀,而且还会更加尊重你。只有这样,员工才会有安全感,更加努力为公司效力!”
  
  女所长从老板椅上起身,对钟剑波诚恳地说:“谢谢你指点迷津,我现在就去请回翁主任。”
  
  “这样就好!”钟剑波见对方被大骂一场,不但不生气,而且欣然接受他的建议,不禁洋洋自得,起身告辞。
  
  五、“代骂”陷阱
  
  就这样,钟剑波创办的“代骂公司”打响了第一炮,许多人纷纷慕名而来请他“代骂”。尽管也碰到一些棘手的难题,但都被他一一化解。公司营业了半年,钱赚了不少,名气也有了,可是这天他接了一桩“代骂”业务,却令他如鲠在喉,苦不堪言。
  
  这是桩什么“代骂”?说来难以相信,钟剑波被人高价请去骂他自己老婆戴玉萍。
  
  原来,当初钟剑波替童老板上珠宝店退钻石项链,珠宝店经理咽不下这口气。为了报复,他请人暗中调查,最后查到钟剑波不过是个才出江湖的穷“骂家”,他也就没啥顾虑了,决心收拾收拾那小子。怎么收拾他?有意思的是,在进一步调查中,珠宝店经理了解到,当时童老板买的钻石项链不是送给别人,正是送给钟剑波的老婆戴玉萍。原来戴玉萍爱慕虚荣,早已被童老板猎为情人,可是钟剑波还蒙在鼓里。掌握了这些情况,珠宝店经理于是悄悄设下了报复的陷阱。
  
  这天,钟剑波正在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门外进来一位靓丽的少妇。少妇一进门就直奔钟剑波说:“请问你是不是‘钟代骂’?”
  
  钟剑波抬头看了对方一眼,说:“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
  
  少妇道:“无事谁上‘代骂公司’,当然是找你‘代骂’。”
  
  “行!”钟剑波见来了生意,热情地说,“你填写一份个人资料,而后我们签订一份协议,我随后就让人去骂!”说着递上两份表格。
  
  少妇“刷刷刷”把两份表格填好,钟剑波拿起一看,得知少妇名叫刘亦梦,今年34岁,是当地一家企业经理,其丈夫是一家知名公司的老总。再看“代骂协议”原先规定代骂费用3000元,这个女人不知为何竟然在后面加了一个零,成了3万元。钟剑波自“代骂公司”开张以来,还没接过这样的大单,一时懵了。
  
  刘亦梦笑了,说:“别以为我脑子灌水,3000元给我喝早茶还差不多!我给你3万元,是要你亲自出马。”说罢往办公室桌上掷下三沓人民币。
  
  “行,行!”钟剑波见到这么多钞票,喜不自禁,一个劲点头说,“你说让咱骂谁?”
  
  “一个骚女人,她跟我抢老公,还想分我的财产!”刘亦梦狠狠地说。

  
  “行!”钟剑波显得极有信心,“‘骂二奶’是我最拿手的看家本领,我保证还你老公,让那女人无颜活在这地球上,更别指望分你的财产!”
  
  钟剑波如此表态,刘亦梦十分满意:“我相信你的能力,至于是否真要骂得那女人无颜活下去,这也没必要,你只要把她臭骂一顿,滚回乡下就行!”
  
  钟剑波当即大笔一挥,与刘亦梦签下了“代骂”协议,并将三沓钞票锁进了抽屉,这才说:“那女人是谁?叫什么名字?”
  
  刘亦梦说:“戴玉萍,新旺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女出纳!”
  
  “什么?!”钟剑波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你让我骂我老婆?她,她是你老公的二奶?!”
  
  刘亦梦得意地一笑,说:“不错,你当我花这么多钱叫你骂谁?”
  
  “不可能!我老婆对我十分忠诚,我开公司她把家底都交给了我,她不可能成了人家的二奶。这‘代骂’我干不了!”钟剑波气急败坏地嚷道。
  
  “要反悔?没门!”刘亦梦顿时变了脸,“我早料到你知道是骂老婆会后悔,告诉你,现在晚了!知道我为什么出3万元请你‘代骂’吗?目的就是让你无路可走!合同在我手里,想毁约就赔我9万元,否则你就违反了《合同法》,够得上‘商业欺诈罪’。你好好想想吧!”
  
  钟剑波没想到眼前这女人对法律如此精通,不由冷汗直冒,左右为难:“让我考虑考虑……”
  
  刘亦梦似乎早就看穿了对方的心思,说:“‘合同’里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考虑吧,反正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总之明天你要按时在新旺公司大楼开骂,否则就违反了合同。顺便提醒你,‘代骂’如果达不到预期效果,仍然算违反合同!”刘亦梦甩下这句话,得意地扭着屁股走出了“代骂公司”。
  
  这天晚上,钟剑波翻来覆去,考虑怎么对老婆开口。最后硬着头皮说:“玉萍,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叫你老板看上了?”
  
  谁知话音没落地,老婆一脚把他踹下床,吼道:“怎么了?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要找茬了?怀疑我在外边有男人,我还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外边寻花问柳了呢?钟剑波,我告诉你,别跟我玩花样!不错,童老板是看上我了,怎么了?想离婚是不?咱绝不拖你!滚!”
  
  钟剑波压根儿没料到这结果,卧室他是呆不下去了,打着哆嗦抱了床毛毯到沙发上窝了一宿。
  
  六、逼骂老婆
  
  第二天,老婆一上班,钟剑波就急急地给刘亦梦打电话,哀求对方撤销合同,并保证将以骂任何人来弥补对方的“损失”。不料对方态度坚决:“不行!我花高价请的就是要你骂你老婆。你现在就给我出发,告诉你,我摄像师都请好了,他们早就等在新旺公司大门口,你代骂得怎么样,他们会一一拍下来的!”说着“啪”的一声放下电话。
  
  钟剑波别无选择,只得前往新旺公司“代骂”自己的老婆。因为假如今天不“代骂”,那么无疑“滚回乡下”的肯定是自己。即使老婆现在没被“包养”,以后被人“包养”也是迟早的事,不如豁出去,给老婆和姓童的“提醒提醒”。
  
  想到这,钟剑波“嗵嗵嗵”上了楼,一脚踹开了财务室的门。只见老婆戴玉萍正坐在电脑前整理账目,童老板俯在她身后,握着老婆握鼠标的小手在视屏上指指点点。
  
  钟剑波见了这情景,不禁怒从心头起,当真骂了起来:“戴玉萍,你这个臭狐狸精,现在让我抓到证据了吧!你说,你究竟有没有被眼前这男人‘包养’?”
  
  戴玉萍呢,昨晚叫丈夫揭了老底,只得以攻为守堵住丈夫的嘴,不料此时丈夫竟追到单位,把她和老板的丑事公开抖露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叫她难堪?戴玉萍心虚地说:“你,你别无理取闹!什么事我们回家说行吗?”
  
  “做了亏心事,心虚了是吧!”钟剑波得寸进尺道,“回家说?有啥见不得人的,你说说让大家听听!”
  
  “你,你……”戴玉萍又羞又急,用几乎是哀求的口气求丈夫,“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要影响我工作好不好?”
  
  “上班?可笑!戴玉萍,我问你,每天你是不是一直让那老色鬼捏着手上班?”钟剑波一副无赖相的样子说,“你这与‘美容店’的小姐‘上班’有何区别?!”
  
  戴玉萍让老公这么骂,再也受不了,站起身“啪”地给了丈夫一耳光,而后趴在桌上“嘤嘤”地哭开了。
  
  一边的童老板起初见来人是戴玉萍的丈夫,只当他们闹夫妻矛盾也不便插嘴,哪料来人声音越来越大,他不出面都不行了,于是抢到钟剑波面前说:“喂,你满嘴胡说什么?”
  
  钟剑波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我胡说什么了?我说你借工作之名长期欺负妇女,你说你有没有?!”
  
  童老板不吃他那一套,说:“证据在哪?没证据你大闹公司,小心我报警!”
  
  “报警?你报吧!”钟剑波一屁股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说,“证据就在我身后的摄像机里,报警?说不定警察来逮谁!”
  
  “什么?你不经允许就在我公司摄像?”童老板不知对方录下什么“证据”,顿时气坏了,“你这么做侵害了我的隐私权!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究竟想干什么?”
  
  钟剑波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厉声说:“你说,你包没包养我老婆?上次在珠宝店买的钻石项链是不是送给我老婆?”
  
  童老板顿时像被对方掐住了要害,语无伦次道:“包、包养你、你老婆?你还是问你老婆吧!”
  
  钟剑波转向戴玉萍说:“你也不用多说了,你让这老色鬼‘包养’我是有证据的。你把这里的工作马上辞了,回去咱们还是夫妻!”
  
  怎料钟剑波不威胁老婆还好,他这么一说,戴玉萍如同一头疯狮子似的扑上来,揪住他又哭又闹:“谁跟你做夫妻?这日子过不下去了,走,离婚!”说罢拽着钟剑波出门。
  
  钟剑波硬着头皮上新旺公司骂老婆,目的只在履行“合同”,让老婆辞掉工作回家“避”一阵子,这样3万元代骂费尽收囊中,刘亦梦想必也没话说。然而眼下这场“演戏”眼看成真了。钟剑波心里一急,“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戴玉萍脸上,说:“谁跟你离婚,你脑子灌水了是不是?”不料戴玉萍依旧不依不饶,扯着丈夫往外拖:“好啊,你敢打我!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非跟你离不可……”
  
  七、咎由自取
  
  钟剑波心里暗暗叫苦,看来老婆铁了心,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为了3万元代骂费,把老婆都骂没了!
  
  不仅如此,有好事者给报社“报料”,第二天《民工晚报》就登出新闻:《“代骂”大闹公司骂老婆,老婆不堪其辱闹离婚》。戴玉萍在新旺公司呆不下去辞了职,当天就和钟剑波离了婚,之后去了另一座城市。
  
  再说钟剑波,这场代骂之后,“代骂公司”就再也开不下去了。他带着开办公司获利的几万元,回到原先小县城开了一家洗车行。
  
  话再说回来,当初谁给报社报的料?她不是别人,正是刘亦梦。她并不是童老板的太太,而是珠宝店经理的老婆!整个一出戏全是珠宝店经理一手导演的!
  
  明白了这一切,钟剑波也只有干瞪眼的份。这一切全是咎由自取,谁让他一脑子邪门去干这本来就不正当的职业?活该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