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财有道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0 00:00

  星球影业制作中心《天地英雄》摄制组拍摄完外景和部分镜头,昨天封镜,明天就要离开竹子之乡洪城县了。晚上,摄制组在驻地南山宾馆举行答谢宴会,款待当地的党政领导、文化艺术界人士,酒席还安排三桌请本宾馆服务人员。
  
  宴会结束后,经理蔡胖子腆着圆鼓鼓的大肚子,满脸笑容地来到二楼202号导演的房间。女导演正在洗脸,见蔡胖子来了,微笑着点点头,忙招呼蔡胖子坐下,给他沏了一杯浓茶。女导演夸赞道:“蔡老板喝酒可是海量啊!”
  
  蔡胖子欠欠身,爽朗地说:“海量谈不上,今晚我是高兴,多喝了几杯。”
  
  “这次摄制组在贵处住了两个多月,给你们增添了不少麻烦。宾馆的员工态度热情,接待细致,服务加班加点,为我们拍摄顺利结束提供了后勤保障,真要感谢你们啦!”
  
  “导演太客气了,旅客至上,服务周到,这是我们经营的宗旨。再说,你们也为我们宾馆增加了一笔营业收入嘛!”
  
  女导演说话不是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两个多月光景,四十几号人的吃喝拉撒睡,蔡胖子考虑得周全,员工服务得周到,真够得上无微不至。明天就要离开了,摄制组一帮人真是依依不舍。
  
  蔡胖子说话也不是客套,同样是发自内心的。南山宾馆取名是从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中撷取而来。名字虽取得风雅别致,生意却不兴隆,并不是宾馆设施简陋陈旧,也不是服务态度不好,更不是价格昂贵,主要是地处县郊区的偏僻处,顾客不愿上门。眼看县城其他的宾馆、酒店经营得红红火火,唯独南山宾馆门前冷落,生意清淡。今年年初,来自浙江温州的蔡胖子承包了南山宾馆。蔡胖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上任一周,听说星球影业制作中心即将来洪城拍电影,并会来两名大牌明星演员。问准后,第二天,蔡胖子软磨硬缠把县里的主管官员一一请来,佳肴美酒款待一番后,趁着酒酣耳热之际,蔡胖子先诉一通苦,然后提出要求。于是席上谈妥,摄制组人员安排住南山宾馆,所有客房全包下,群众演员的盒饭也由南山宾馆供应。拍电影两个多月,宾馆天天客满,经济效益大大提高。可惜好景不长,现在热闹的场面又要“门前冷落车马稀”了,怎么办?蔡胖子愁眉苦脸几日,参加宴会前终于萌生出一个主意。
  
  蔡胖子缓缓呷了口茶,挪了挪肥胖的身躯,诚恳地说:“导演,你们明天就要走了,临走之前给我们宾馆提点宝贵意见吧!”
  
  女导演真诚地表示:“意见谈不上,摄制组全体演职员都一个劲地称赞你们哪!”
  
  蔡胖子“嘿嘿”笑着,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停了一会接着又说:“如果你不肯留下宝贵意见,我倒有两个小小的要求,只是不知导演答不答应?”
  
  “说吧,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女导演说话处事都是干脆利索。
  
  蔡胖子瞥了眼墙上贴的书有“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的条幅,说:“真不好意思,嘿嘿,我想请摄制组赠一块牌匾给宾馆作个纪念。另外,嘿嘿,我想把参加这部电影演出的演员和扮演人物的名单抄下来。”
  
  女导演没有马上回答,沉吟了一会,心想,前些天摄制组不是赠了一面锦旗给宾馆里吗?现在怎么又要牌匾,还要抄演员名单?这蔡胖子想搞些什么名堂?但很容易办的事,借故推却似又不妥,于是女导演爽快地答应:“要牌匾作纪念,这好办,明天我派人去买一块来。”蔡胖子连忙摆手,说:“不用买!不用买!买来的太小,我的意思是,嘿嘿,请你们制作一块特大号的,摆放在大门入口处。”
  
  哦,原来是要装潢门面,往宾馆脸上贴金作秀,制造广告效应。女导演微笑着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好吧,我去请美工加个晚班,明天赠给你。”女导演对第二个要求似乎不太理解,“你说要抄演员的名单,这也容易,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蔡胖子诡秘地眨了眨眼睛,站起来说:“我是个影迷,抄份演员名单熟悉熟悉!这样吧,为了感谢摄制组对我们宾馆的大力支持,今晚你们请客酒席的费用不用结账,由我负担。”不等女导演再说什么,蔡胖子就心满意足地告辞了。
  
  难道送一块牌匾就值1万多元的酒席餐费?女导演很是纳闷。这么晚了,她不想揣摩蔡胖子的用意,她现在考虑的是抓紧时间找美工商量。
  
  瘦美工正想睡觉,听见敲门声一脸的不高兴,嘟囔着:“这么晚了,谁还有什么急事?”听完女导演的来意,瘦美工并不答话,面露难色,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女导演用不容推诿的口吻说:“我刚才已经答应了人家。你同搞道具的大王一起合作,打个晚班赶出来,夜班费算特殊情况,按三天算。”
  
  瘦美工无奈地叹了口气,正要去找隔壁的大王,刚走出房门又停住步,问:“导演,牌匾写几个什么字呢?”女导演一愣,这倒是个问题!像“旅客之家”、“宾至如归”、“暖如春风”之类的字样,似乎太俗气,太浅露。如何表现电影艺术家别具一格的匠心,顿时,两人窘住了。
  
  “皆大欢喜!”瘦美工突然眼睛一亮,失声喊起来。
  
  “皆——大——欢——喜!”女导演轻声吟道,“唔,不错,这四个字既体现了我们摄制组和南山宾馆的友谊,又含蓄地表露了如今盛世中国、和谐社会广大民众的心态。好!好!”女导演很满意。
  
  第二天上午,在摄制组启程之前,一块门板般大的横匾就摆放在南山宾馆的大门入口正前方。横匾长约两米余,宽约一米多,四条框边画的是赭色的龙腾图案,底板涂抹成宣纸色,黑色的隶书写得雄浑刚毅,遒劲厚重,右上方直书“南山宾馆留念”,中间自右向左横书“皆大欢喜”四个斗大的字,左下方直书“星球影业制作中心赠”和一方鲜红的直条形篆体字“天地英雄”的印章。整块横匾设计得古朴庄重,典雅大方。你还别小看这块横匾,有它这么一映衬,南山宾馆的门面顿觉焕然一新。
  
  蔡胖子立在大门口,摸着肉乎乎的下巴饶有兴致地欣赏,口里连声赞叹:“写得好!写得好!”看了一阵,又走至远处,叉着圆腰从不同角度观望,整个人乐得合不拢嘴。
  
  摄制组走后,蔡胖子把宾馆重新装修一番,新设立了娱乐厅、茶座和健身房,然后,在客房门上钉上锃亮的不锈钢牌子,上面是烫金刻着在这房间住过的导演、编剧、演员、剧务等等的名字。在演员的名字后面,还标明在《天地英雄》影片中扮演的角色。在前厅的醒目处则张贴巨大的该影片的剧照。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么一布置,加之大门口那块诱人的横匾,偏僻冷寂的南山宾馆慢慢兴旺起来。半年后,影片经过剪辑和制作,样片在洪城首映。举行首映式那些日子,南山宾馆天天客满,来住宿的,来吃喝的,来娱乐的,就连要一个床位,还要找蔡胖子套近乎。有的是追星而来,有的是想沾灵气,有的来瞧新奇,也有的想梦里寻刺激,各色各样的人有千奇百怪的想法,总之,高兴而来,欢喜而去。在这部影片的演员当中,有两位主要演员,一位是国内当红的女大腕,另一位是香港的男影星,他俩住过的两间豪华套房,尽管价位很高,但从未空过。
  
  两年后,《天地英雄》影片获得国内一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蔡胖子买来一大摞该影片的DVD影碟,住店的顾客每人赠一盘。如此一运作,南山宾馆更是长盛不衰,营业额大幅上升,全宾馆一片喜气洋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