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他乡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1 20:00

  陈东近段时间过得晕晕乎乎的,原因是老板娘娟子主动找上他,娟子说和她的老男人根本过不到一块去,而陈东才是她心爱的人。异乡打工者最怕的就是孤独难耐,何况娟子又那么漂亮,陈东脑门一热也就和她好上了,两人一时难舍难分。谁知这天娟子竟约他夜里两点钟到她那儿去,席卷了老头子的财物后来个远走高飞。陈东当时答应了,可冷静下来后一想又觉得这样做不妥,好像跟偷窃差不多。
  
  正是晚饭时间,陈东烦闷地走在街上,想一个人把这事反复掂量掂量,忽听到身后有人喊他:“陈东,干什么呢?”陈东回头一看,是工友,更是自个的同乡好友张建。此刻一见张建,陈东觉得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便说:“张建,陪我喝两杯,我闷死了!”
  
  在一家僻静的小酒馆里,陈东大口大口地喝着酒,很快就有了八分醉意,然后把他的一肚子烦恼竹筒倒豆子般全说了出来。张建听了忙说:“唉哟,这事可真麻烦,还是别想那么多了,喝酒喝酒,今晚我们是不醉不归。”
  
  夜里两点钟,娟子和陈东约定的时间到了。一个黑影花遮柳绕地来到了娟子的别墅门口,手只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显然娟子事先留了门。那黑影一侧身闪了进去,刚进去耳畔忽然听到一声沉闷的低吼声,黑影吓了一跳,但那吼声随即就没了,也不知是什么声音。黑影径直上了别墅的二楼,很快找到了卧室。娟子告诉陈东保险柜就在卧室里,娟子还说过老头子出差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娟子一人。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黑影看到那张宽大的床上果然只有一人。黑影正要上前,却见床上那人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口中同时惊恐大呼:“你是谁?娟子、娟子你在哪?来人啊!”黑影大吃一惊,床上那人不是娟子,而是一个听声音像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黑影顿时血往上涌,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什么也顾不得了,一个虎扑扑上去,双手死死掐住了那男人的喉咙!老男人拼命挣扎了一会终于不动了。黑影正要找保险柜,忽听到外面有人尖声惊呼起来:“来人啦,杀人啦!”那是娟子的呼救声。娟子的喊声传出老远,立即有保安一边大叫着一边“咚、咚、咚”地奔了过来。黑影吓得魂飞魄散,刚奔下楼,随着一声怒不可遏的雷鸣般的吼声,一个庞大的身躯直扑过来,那是一头体形庞大凶猛无比的藏獒!
  
  很快尘埃落定,当保安赶到时,娟子才战战兢兢地使尽全力拉住了疯了似的大狗,此时那黑影已一动不动地僵卧在血泊中,他的喉管被藏獒咬断,早就没了气!娟子见了这副血肉模糊惨像,只惊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在公安局里,娟子依旧花容失色,哆哆嗦嗦地说:“夜里我因为肚子不舒服进了卫生间,忽然听到卧室里有搏斗声,肯定是进小偷了,我吓坏了,大喊救命,然后看家的藏獒就咬死了那小偷……”
  
  警察打断她,问道:“你认识那小偷吗?”
  
  娟子点点头,说:“认识,是我老公手下的一名工人,叫陈东,想不到他竟起了歹心,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对了,警察先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警察递过一杯水,等娟子抖着手喝了两口后才缓缓说道:“请你一定节哀,你老公已被小偷掐死了。”
  
  娟子一听痛哭失声,警察安慰几句后客气地说:“你先回去,我们一定尽力破案,请放心!”
  
  回到别墅里,娟子刚坐下门铃就响了,是谁啊?娟子懒洋洋地起身、开门,在瞪大眼呼吸停顿几秒钟后她忽然恐惧之极地尖叫起来:“鬼、鬼啊!”
  
  那鬼一步一步走进来,却是陈东!陈东说:“娟子,我不是鬼,我没有死。”娟子捂着脸一个劲地大叫:“可我明明看到你被狗咬死了啊!”
  
  陈东的脸上露出无比悲伤的神情,沉痛地说:“那不是我,那是我的同乡张建。昨晚酒后我把一切全告诉了他,想不到他竟生了坏心灌醉了我,然后再在夜里到你这想冒充我捞一把,想不到却做了他乡冤魂。”
  
  陈东痛苦不已,娟子呆呆地听着,然后嫣然一笑,说:“陈东,现在不是更好吗?老头子被别人杀死了,一切都是我们的了,这结局比我们拿钱远走高飞还要理想,咱们终于心想事成了。”
  
  陈东摇摇头,说:“娟子,别演戏了,死的不是我,你很失望是不是?老头子根本没有出差是不是?你叫我夜里来,就是希望我在惊惶之下失手杀死老头子,然后再放狗咬死我,这样一来你既得到了老头子的财产,又除去了知情人对不对?”
  
  娟子吃惊地看着陈东,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半晌点点头说:“陈东,我真小看了你,你说对了,这一切全是我的计划。老头子根本没有出差,夜里当他像头死猪一样睡熟后,我看准时间起了床,先把藏獒看住了,当我以为是你、实际上是张建进来时不让它叫,可这个畜生还是叫了一声,差点吓走张建坏了我的大计。然后在张建杀了老头子后我放出了狗,我相信没有人能在这凶猛无比的畜生嘴下生还的,结果不出所料,我很满意。陈东,现在你应该很庆幸,因为你差点儿丢了小命。”
  
  陈东嘶哑着嗓子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狠毒?”
  
  娟子失态地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直至最后笑出眼泪来,说:“我痛恨这个老头子!陈东,你知道吗?我也曾是个打工妹,然而老头子仅仅因为他有钱便占有了我。一个女孩子,在她最美丽的时候,若没有痛痛快快地爱上一回、被爱上一回,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我要挣脱!可是,他是个守财奴,一分多余的钱也不给我,我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让他彻底消失,他死了,我才能得到他的一切!至于你,只是我计划内的一件牺牲品而已,我别无选择。”
  
  陈东眼神复杂地听着,忽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那么,我只问你最后一句,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娟子一听不笑了,眼神前所未有的迷茫起来,口里喃喃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一开始你只是我的一件道具而已,可是越往后我越不能自拔。我真怕啊,我怕会动真情,到最后我还是硬着心肠利用了你……陈东,你别恨我,如果有来生,我会好好的真心地爱上你的。”
  
  这时门开了,几个警察神色严峻地走了进来,娟子一见先是一惊,随后小声说:“陈东,刚才那些话你不会告诉他们吧?可是,你告诉了我也不怕,口说无凭。”
  
  警察开腔了,说:“娟子小姐、陈东,请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娟子小姐,你有重大的杀人嫌疑,因为那死的人叫张建,你却说是陈东,这说明你知道陈东会来,也就是说这是你们两人约好了的,而且据我们调查得知,陈东是你的情人,所以我们怀疑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案!
  
  娟子一听面如土色,缓缓倒了下来,陈东喃喃地说:“张建、娟子,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天下打工的人啊,切切不能迷失了自己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