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复仇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3 00:00

  一、神秘的金卡
  
  这天,钱兴科技再生资源公司的钱老板收到封快件,是一家“双人九”宾馆寄来的。拆开后里面有一张金卡和一封信,金卡上面有“九九真金,倾情奉献”的字样,使用日期是6月8日至28日。钱老板掂了掂,这卡起码有50克重。再看那信,上面说对他接受公司的调查表示感谢,他已经成为“双人九”的幸运顾客,欢迎他前来度假享受人生,同时,宾馆已经在钱老板提供的银行卡上打入了1万元的咨询费。
  
  钱老板想起来了,不久前,他收到一封“双人九”宾馆寄来的商务函,随手让秘书处理,哪想到对方竟然给予了如此丰厚的回复。据说,这家宾馆在城外梅江河的孤岛上,风景优美,是新建的四星级宾馆,上个月才开张。老板是个商界巨子,资产过亿。
  
  就在这时,结拜兄弟刁毛林打来电话,兴奋地说:“老大,有件事十分奇怪,兄弟根本不认识那个人,他却寄来了金卡请我去旅游,还给了1万元。‘白开水’、‘炮古耿’、‘病鬼杜’、‘色鬼鲁’他们都收到了,有点不放心,兄弟们让我向你讨个主意。”
  
  钱老板说:“你通知大家,晚上在老地方见。”
  
  钱老板放下电话,隐约感到了不安。晚上,六兄弟照例在六福宾馆的桃园厢房聚会。钱老板赶到时,其他五人已经到了,他们一齐站起来迎接他。钱老板坐下后,接过刁毛林递上的啤酒喝了一口:“你们有什么想法?”“色鬼鲁”说:“大哥,我早就想跟兄弟们一块玩玩了,这种高档的地方我还没去过,我们什么时候动身?”这“色鬼鲁”在五人中是头脑最简单的,他在家门口开了个修单车的摊子,年轻时因贪图对门一个寡妇的美貌,与她结了婚,因此有了“色鬼鲁”的绰号。
  
  钱老板没理他,说:“你们说,这背后卖的什么药?”“色鬼鲁”说:“大哥,你太多心了,人家只是请我们去玩。”“白开水”冷笑一声,说:“猪头!你认识他吗?不认识。那他凭什么请你?肯定有目的。目的是什么?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老大谨慎是为我们着想!”
  
  “炮古耿”大声接着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方出手大方,非大善即大恶,我们当然要有所准备。不过,谁敢欺负我们,我们也不怕。你说是不是,老杜?”“炮古耿”开了家食品厂,发了财,已经买了别墅和小车,语气自然有些横。
  
  坐在一边的“病鬼杜”声若游丝地说:“我只知道不给猪儿喂饱,是不长肉的。这事我听老大的。”
  
  “炮古耿”说:“那难道不去了?”钱老板点头,说:“不光不能去,大家还要把金卡和钱还给人家。刁毛林,你执笔替大家写封信,感谢一下人家,就说无功不受禄。”“白开水”点头说:“这招好,如果对方有回复,就可以把他引出来。”“炮古耿”摩挲着金卡说:“可惜了,说不定人家是好意。”
  
  钱老板冷笑:“听好了,我是为大家着想。想想看,除了老鲁,哪个不是家大业大?这叫树大招风。往深处说,你们身上哪个不带屎带尿?行走江湖,臭气沾身。再点你们一下,刁毛林是做家具的,是正当的生意,可卖的家具合格吗?有没有甲醛超标?半年前不是有个女孩得了白血病吗?虽然人家告你没有告赢,但他不会记恨在心里?‘白开水’养殖水产,给鱼儿喂避孕药,就没人知道?‘炮古耿’你的食品厂那些添加剂,报纸多次曝光了,你就没防着点?还有‘病鬼杜’,养猪没喂瘦肉精,哪有钱包女人?”
  
  这一番话让大伙惴惴不安起来。“白开水”慢慢地说:“没错,这叫行业潜规则害死人。大哥,我听说有人也在给你找麻烦,说你的公司污染了环境,害人得了癌症。你也要注意点。”钱老板的公司是专门回收旧电子产品,拆下其中的有色金属,是个暴利行业。最近严查的风声一阵紧一阵,正弄得他心烦意乱。他挥手说:“不谈这些烦事了,喝酒。”
  
  大家正围着钱老板喝酒,这时推门走进一个人来。这人一脸微笑,进门就嚷道:“你们太不够义气了,喝酒也不叫兄弟。”说着就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钱老板皱起眉来,来人是计老板,是个黄金经销商,为人爽快,有点自来熟,钱老板跟他做过一次生意,就被他粘上了,现在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赶来。
  
  这计老板不管人家对自己冷淡,拿出一张金卡,摇晃着说:“各位兄弟知道这个叫‘双人九’的宾馆吗?他们请我去免费游玩,太有意思了。”
  
  钱老板和刁毛林几人交换过眼神,说:“你这是哪里来的?”计老板说:“昨天收到的。怎么,各位也收到了?太好了,到时大家一块去玩玩吧,听说那地方可好玩了。”
  
  “炮古耿”说:“我大哥不让去,说有人不怀好意。”
  
  计老板一愣,说:“你们太多心了吧?不过也难怪,现在人心隔肚皮,谁也不敢相信谁。但这个宾馆,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病鬼杜”有气无力地说:“他是哪方神圣,给我们透露点吧。”
  
  计老板点了点头:“大家是兄弟,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样吧,我讲一个故事,相信你们听了,就会明白人家为什么要请你我上他那儿。
  
  “在梅江河畔有一户人家,一对年轻夫妻,是非常善良的人。他们赡养着年迈的父母,生了两个孩子,女儿刚满16岁,长得跟她母亲一样漂亮,一块出门,人家都以为是姐妹。男孩子随他父亲,刚满10岁,长得跟他父亲一样壮实。他们靠勤劳的双手开山种地,闲时进山捕猎,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但老天爷不长眼睛,这一年,一场灭门灾难降临到他们头上,山里人一家出了意外,只留下那个小男孩。小男孩在村里人的关照下长大了,到16岁时,独自一个人跑到城里来打工,一步一个脚印,过了20年,成了一家网络公司的老总。发达后,他决心回报社会,办了家‘双人九’宾馆。定期邀请本市有名望的人士到宾馆游玩。因为他从一贫如洗到事业成功,曾经有无数的热心人士帮助过他。
  
  “你们获得邀请,实在是情理之中。想想看,你们兄弟几个,哪个不是乐善好施、大名鼎鼎的人物?至于我,恐怕人家也是看了我跟你们的关系才给点面子的。”
  
  计老板讲完后,钱老板说:“去!既然是好心人的回报,不去就辜负了人家的好心!”
  
  二、双人九宾馆
  
  6月8日,钱老板早早起来,简单收拾后,提着行李箱走出门口,就看到外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里面出来一个美女,微笑着上前接过钱老板的箱子,说自己是“双人九”宾馆派来接钱老板的,恭敬地请钱老板上车。钱老板坐上宝马车,问:“小姐,你们的老板是谁?为什么要请我们?”
  
  美女非常有涵养地笑了笑,说:“抱歉,你问的事,恕我不能回答。我们宾馆有规则:非本职的事不能讲,希望你谅解。”
  
  钱老板一愣,又问路途远不远?美女说:“不远,待客人集中后,坐一会儿船,中午就到了,你是我们老总的特殊客人,我们会把你们服务好的。”
  
  钱老板不再问话。一会儿,汽车在城北的码头停下来,美女搀扶着钱老板下车。他看到刁毛林等五兄弟都到齐了,“色鬼鲁”还色眯眯地靠在小姐身边,不停地逗她笑。计老板也来了,戴着墨镜,讨好地望着大家。

  
  河边停着一条游船,一个高大的后生从船上走下来,恭敬地邀请道:“大家早上好!人都到齐了,请大家跟我上船。”
  
  这是一条豪华旅游船。“色鬼鲁”见小姐没跟上来,说:“喂,她们怎么不上船?没有靓妹,有什么意思啊!”后生道:“后面的旅程由我来为大家服务,岛上宾馆里还有更刺激的活动,保证大家不会寂寞。”“炮古耿”哈哈大笑,说这倒有趣了。
  
  游船逆流行驶了一个时辰,然后拐进一个分支河道,行驶了一阵,径直朝江中心的一个孤岛驶去。不一会船靠岸了,大家随后生上了岸,见小岛青山绿水,凉风习习,真是个世外桃源,不由十分高兴。他们沿着林木掩映的小道走了一阵,一幢红墙青瓦的漂亮楼房出现在眼前。
  
  宾馆有三层楼,门口有一个喷泉,奇怪的是四周静悄悄的。计老板怀疑地问:“怎么搞的,没人欢迎?这也太没诚心了吧?”后生道:“大家请进,我有话要说。”
  
  大家一起跟他走进了一间豪华的大客厅,里面设施讲究,其豪华程度绝对不亚于五星级。钱老板他们在沙发上坐下后,后生站在当中说:“欢迎大家来到‘双人九’宾馆做客。你们是我的老板尊敬的客人,以后的几天,我将热忱为大家服务。我姓沙,大家叫我小沙好了。”
  
  “炮古耿”忍不住说:“你老板是谁?既然请人家来,为什么不露脸?还有,这里就我们几个,有什么意思呢?要玩没得玩,也没什么好看头,难道是叫我们来睡觉?”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色鬼鲁”说:“就是,光我们几个大男人睡觉也没意思。”
  
  小沙讨好地说:“大家先别急,我们老板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一个相当刺激的假期。”这时,钱老板不耐烦了:“废话少说,叫你老板出来见我们,否则送我们离开。”小沙说:“不好意思,我们的老板我也没有见过。”
  
  刁毛林叫了起来:“胡说!那你怎么接受他的指示?快,打电话叫他来!”
  
  小沙摇头:“老板,你不了解情况,这里是一切通信的盲区死角。”“白开水”查验过手机,叫道:“这小子讲的是真的。”钱老板说:“把他捆起来,我们走。”小沙连连后退,叫道:“你们听我说,这只是游戏。”
  
  正要扑过去的“炮古耿”和“色鬼鲁”停下来,问是什么游戏?小沙说:“是这样,我的老板在创业的时候,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因此功成名就后拿出相当的钱财来回报社会。我们老板是搞信息研究的,他发现社会上许多成功人士由于忙于事业,忽视了身心健康和娱乐,因此,他分期分批邀请成功人士上岛游乐,让大家在游玩中享受人生。”
  
  刁毛林摇头:“世上有这种好人?”小沙微笑道:“你们还不了解我的老板,他已经得了绝症,钱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之所以选中各位为第一批,是他跟你们有一段渊源。当然了,各位如不想参加游戏,我马上送大家回去。”
  
  计老板忙道:“小兄弟别生气,这游戏怎么玩,总得告诉大家一声,好让我们心中有个底。你没讲清楚,大家当然不踏实啦。是不是,钱老板?”
  
  钱老板哼了一声。小沙说:“请大家放心,一定会让大家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钱老板这时疑心去了大半,心想既然来了,不管如何先看看再说,就说:“好吧,什么时候开始?”
  
  小沙道:“今后你们看到的,或者遇到的,都可能是游戏,请大家留心。现在,请大家先做一道题目。”说着发给大家一张试卷和一支笔。
  
  钱老板一看,试卷上只有两道题:第一道题是“你最感恩的人是谁?”第二道题是“你良心上最过不去的事是什么?”他想了想,头一道题写的是“儿子”,第二道题写“无”。
  
  一会儿,小沙把大家的试卷收回,看过后说:“计先生两条都写无,不得分。鲁先生得1分,其余人得0。5分。”“白开水”不满,说凭什么?小沙说:“你们只答了第一道题,鲁先生答了两道题。他的第二个答案是:我不想提起它。”
  
  钱老板和其他五人狠狠地盯了“色鬼鲁”一眼。“色鬼鲁”忙说:“我也改无吧。”被小沙拒绝。
  
  小沙替他们安排各一间住房后,说:“你们都同意参加游戏,没人会来打扰大家,所以在这个世外桃源尽情地玩吧,祝你们好运。”
  
  大家看着小沙消失在后门,“病鬼杜”问:“大哥,现在怎么办?”钱老板说:“这里有吃有玩,我们就赌一回,我倒要看看,这幕后的老板是谁,想干什么!”计老板连连点头:“好主意,大哥,我听你的。”钱老板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相信你是跟我们一条心的。”
  
  待计老板走后,刁毛林说:“干吗对他这么客气?”钱老板说:“这人有点可疑,先稳住他再说。他要是想弄鬼,哼!”……
  
  三、地窖
  
  中午,钱老板他们受到了丰盛的酒宴款待,龙虾鲍鱼,洋酒好烟。他们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如此高档的酒宴倒也少见,无不敞开肚皮大吃大喝,当下七人都喝得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才醒来。他们个个都发现,自己躺在香喷喷的席梦思上。
  
  钱老板来到大厅时,其他人都到了,都说大哥睡得香。钱老板转着脖子,说他妈的好久没睡这么香了。这时,小沙就招呼大家用早点,宾馆早就准备了精美的早餐。
  
  吃过早餐,小沙领大家到大厅里喝茶,微笑着问道:“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有人在睡觉时发了点小财,请这位幸运的先生讲出来,让大家分享一下:谁的住房发现了10万元支票?”10万块钱?所有人都呆了。“白开水”说:“小沙,这是怎么回事?”
  
  小沙说:“这样看来,水先生是没有拿到10万元了。在你们其中一个人的房间,我们在床头给他准备了一张10万元的支票。现在,请拿到的人说一声,我这里先恭喜你了。”
  
  大家面面相觑,这样就得到了10万元!“色鬼鲁”说:“我进去后倒下就睡了,甚至连床的模样都没看清楚,根本没见着什么支票。”
  
  刁毛林也跟着说没有。“炮古耿”站起来说:“我回去再看看。”小沙说:“不用,已经被人拿到了。”“病鬼杜”说:“哈,老耿看来也跟我一样,没财运啊!计老板,是不是你拿了?亮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吧。”
  
  计老板懊丧地说:“别提了,昨晚我回去后吐了半宿,早上醒来发现在卫生间里躺了一晚。”说着转向钱老板:“大哥,恭喜你啊。”
  
  这样排除下来,只有钱老板得到了支票,大家既羡慕又嫉妒地望着他。钱老板烦躁地站起来:“他妈的!什么十万八万,根本没见着。小沙,我看你是故意设下圈套让我们内讧,你老实说,你们老板想干什么?”
  
  小沙皱眉道:“钱老板,我们老板是有声望的人。你们要不信,看一段录像吧。”说着,从茶桌上拿起一个遥控器,正面墙上徐悲鸿的《八骏图》缓缓移开,露出47寸的液晶电视。小沙再摁一下,屏幕上显出七个小画面,原来是昨晚他们房间里的录像。其中有一个人在床头发现了什么,拿到灯下认真看了一阵,然后紧张地把那东西藏起来。
  
  “色鬼鲁”抢先说:“呀,钱老板,这不是你吗?”钱老板恼怒地盯他一眼,看到刁毛林等人不满的眼神后,不禁有些慌了,突然扑上去卡住小沙的脖子:“你敢监视老子,看我不弄死你!”
  
  小沙挣扎着想扯开对方铁钳般的手,却根本不是对手,转眼脸色发白,痛苦得说不出话来。计老板上前掰开钱老板的手,说:“钱老板,你不想玩也不能伤害游戏裁判。是不是,兄弟们?”
  
  钱老板恶狠狠地说:“老子说过不玩了?我就是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说着,恶狠狠地盯着小沙:“接下来玩什么?”
  
  小沙已经恢复了神色,说了句“跟我来”,就把七个人带到圆形的窑室。只见地上画着一个八卦的符号,中间有个钢柱,柱子顶端有个玻璃球。小沙说:“这个游戏非常简单,八卦里有七个位子,其中有六个是八卦位,第七个是虚位。你们随我的口令各占一个位子,抢占到虚位的人,就能够上前去拿玻璃球里的钻石,它的价值大约50万元。”
  
  刚才大家亲眼见了钱老板得到10万元巨款的事,这时对小沙的话坚信无疑,因此,他的话音刚落,七个人马上抢占到了自认为好运的位置。只听一阵吱咯咯的声音,除了“色鬼鲁”站的地方,其余的人脚下都下陷了半只拳头深。这时钢柱顶端的玻璃球也已经打开,呈现出一颗闪闪发光的钻石。小沙说:“恭喜鲁先生。”“色鬼鲁”大喜,上前要去拿,只听耳边一声吼:“这是我的!”原来刁毛林冲上去争夺。“色鬼鲁”哪里肯让,奋不顾身扑上去,却踏了个空,他大叫一声“不好”,掉进了一个地窖里。
  
  他抚着痛处爬起来一看,钱老板他们都掉下来了,个个龇牙咧嘴地喊痛。大家惊魂未定地看这地窖,里面光线昏暗,只有当中头顶上有一盏鬼火一样的灯火,照出他们惨白的脸。钱老板马上省悟过来,说:“上当了,我们被算计了!”说着喝了一下趴在地上的“色鬼鲁”:“你干啥?”“色鬼鲁”摸着屁股说:“钻石,钻石不见了!”钱老板骂道:“命都快没了,还想钻石!”
  
  “白开水”细心,他四下张望后问:“咦,计老板呢?”“炮古耿”怒道:“我看这姓计的就不是好人,一路上劝我们来这里,没安好心。”

  
  “病鬼杜”说:“我看这事八成跟他有关。”钱老板点头:“快,赶快报警,让警察来救我们。”等他们掏手机时,才想起这地方没有信号。钱老板说:“我看这地窖有点邪门,大家快找出口,出去再找那姓计的算账!”
  
  于是,六人分头寻找起来。他们发现,这地窖四周的墙体全是用大理石镶成,根本没有缝隙!只是地窖上面正中有个大通风管,他们刚才就是从那里掉下来的。“白开水”说:“大哥,出口可能就在这个地方。”钱老板点头,只是通风管太高够不着。他说:“我看这是一个大阴谋,设下这圈套的人,看来要置我们于死地。”
  
  “色鬼鲁”说:“不会吧,人家好心请我们来,说不定是游戏呢?”
  
  钱老板阴森森地说:“要是这是一个死亡游戏呢?”“色鬼鲁”叫道:“大哥,你不要吓唬人。又没做亏心事,人家干吗要害我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话刚说完,只听有人冷笑起来。“病鬼杜”厉声叫道:“姓计的,放我们出去。惹恼了老子,我扒了你的皮!”刁毛林也跟着叫骂起来,但上面却没有动静。“炮古耿”说:“果然是姓计的。他妈的,这人是谁?大哥,你知道这人吗?”
  
  钱老板忧心忡忡地摇头:“这人一心跟我结交,然后又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用心良苦,显然是我们的死对头。”
  
  四、录像片
  
  六人身陷绝境,怒火中烧,破口大骂。到后来因无人理睬,自觉没趣,又累又饿,加上空气憋闷,他们都昏睡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头顶上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们知罪索吗?”
  
  “炮古耿”首先跳了起来:“我操你妈!有本事下来,藏头掖尾算什么好汉?”
  
  但上面只有一个声音:“你们知罪吗?”“炮古耿”还要骂,被钱老板制止住。他听出声音是反复播放的录音,那质问声响个不停,扰得钱老板他们心烦意乱,只好捂住耳朵不听。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声音终于停下来。钱老板说:“看来人家跟我们耗上了,大家注意保持体力。”
  
  这时,地窖的墙上有四个小孔开始流出水来,“色鬼鲁”他们抢上去,张开嘴接水喝了起来。钱老板叫道:“不好,他想淹死我们!快,快把水堵住!”大家害怕了,七手八脚去堵水,哪里堵得住。“病鬼杜”叫道:“用衣服堵!”“色鬼鲁”忙脱下衬衣,三下两下撕成几块,分给大家去堵穴口,这样出水总算被堵住了,大家才松了口气。可没多久,布团被冲掉了,再去堵时,水流变得有了压力,再也堵不住了。
  
  头顶上又响起了质问声:“你们知罪吗?”
  
  “色鬼鲁”跳起来骂道:“姓计的,我们都是清清白白的好人,你为什么出毒招害我们?”只听计老板冷笑一声:“好个清清白白的好人!‘色鬼鲁’,你开修车铺,两年前是不是给一个小女孩换过单车前轮轴心,以次充好,害那女孩在上学的路上被车撞死?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色鬼鲁”登时声音不那么雄壮了:“那、那只是一个意外。”计老板反问:“难道你是第一次卖假货?那根轴心不断,小女孩会丧命吗?”“色鬼鲁”无语。
  
  刁毛林叫道:“姓计的,你这样行奸,算什么好汉?快放我们出去!”计老板道:“你这个姓刁的也不是什么好人,你出卖有毒的家具,害人家女孩得了白血病,又收买法官,颠倒黑白,洗脱罪名。”
  
  “病鬼杜”仰头,说:“看来计先生存心算计我们兄弟啊。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让我们上去,一切好商量,大家还是朋友。”
  
  计老板说着:“你是那个用瘦肉精养猪的吧?今年春节,为了牟利,你大量出售瘦肉精猪肉,致使二十多人中毒,两人死亡,其中一个还是小孩。你知罪吗?”
  
  “病鬼杜”语塞。“炮古耿”骂道:“姓计的,我操你妈!”计老板道:“你也不干净。你的食品厂不但肮脏不堪,还在产品里头大量加入添加剂,危害百姓。”
  
  “炮古耿”骂道:“是又怎样,关你屁事啊!”“白开水”忙说:“兄弟,别惹恼他。”“炮古耿”道:“你别充好人,他也一定知道了你用避孕药养水产品的事。”
  
  计老板道:“不错,‘白开水’通过这个办法,也赚了不少黑心钱。”“白开水”道:“但毕竟没闹出人命。”计老板道:“有个女孩吃了你家的鱼,超前发育,被邻居老头骗奸怀孕,最后自杀了。所以,你手上至少有一条人命!”
  
  这时,钱老板盯着上面,一字一句地说:“姓计的,我把一村子的环境搞坏了,还让不少人患上了癌症。这样你满足了吗?”计老板问道:“那你知罪吗?”钱老板道:“罪个屁!是人就有罪,你难道没罪吗?”上面叹息一声,不再出声了。
  
  这时,地窖里的水已经浸到小腿了。“色鬼鲁”冲上面叫道:“姓计的,计老板,你真要我们的命啊?我们跟你无冤无仇,干吗要这样?”
  
  上面道:“无冤无仇?哈哈哈!我跟你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炮古耿”害怕道:“大哥,这家伙是谁?怎么这么了解我们?”
  
  钱老板阴着脸低声道:“这人心计颇深,估计暗中一直盯着我们,掌握了我们的底细,很可能与我们兄弟有过过节,这才把我们引诱进来,关门打狗,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刁毛林说:“那怎么办?难道兄弟们就这样坐以待毙?”钱老板说:“大家别硬来,想办法让他放过我们,等出去后再收拾他!”
  
  “炮古耿”说:“真他妈的窝囊!”“病鬼杜”说:“老大深谋远虑,首先要脱身,其他事以后再说。”“白开水”朝上叫道:“计老板,看在旧日的情分上,让我们上去吧,以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钱老板赞许地看了“白开水”一眼,朝上道:“计老板,我们可没有薄待你啊。有话让我们上去再说,这游戏也该结束了吧?”

  
  上面没声音。钱老板又仰脸道:“计老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兄弟几个是做过一些出格的事,可这毕竟与你无关啊,为什么要这样相逼?放我们上去吧,你放心,这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大家还是好兄弟。”
  
  计老板在上面回答:“谁与你们这群心比蛇蝎还毒的人是兄弟?!”
  
  这时候,水开始没到他们的腰间了。正当六人烦躁不安时,从上面降下一台液晶电视,接着播放起一段录像片来。这录像片放完后,钱老板六人顿时面如死灰。
  
  录像片播放的是一个非常残忍的故事:有个山村人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日子。突然,一个寒冷的冬夜,来了一伙路过的外乡人,他们又饥又饿,这家人热情地接待他们,给他们做吃的,还让出热乎乎的床让他们睡。这伙人喝足了吃饱了,看到女主人和她的女儿非常漂亮,竟然起了邪心,把她们奸杀了,为了掩盖罪行,还杀了男主人及两位老人,临走时又点火把这一家烧了个精光。
  
  这段录像唤起了钱老板他们的回忆。二十六年前,他们兄弟六人曾去外省的山村里收购过药材,也曾在一家山村人家里住过,以后发生的行凶之事也基本相同。
  
  “色鬼鲁”首先大叫起来:“大哥,是那家的人找上门来了!难道他们家还有存活的?”
  
  上面传来计老板凄苦的声音:“没错,我就是那家人唯一幸存的儿子。那天,我去外婆家送野兔,第二天回来时,看到家里的屋子被烧掉了,你们六个人嘻嘻哈哈地离开。从那一刻起,我就牢牢记住你们这些恶人的脸,发誓要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今天,终于让我等到了!”
  
  钱老板朝上叫道:“姓计的,你神经错乱了吧?我们从来没到过那地方。”
  
  “病鬼杜”等人也跟着喊,发誓说根本没做过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计老板不屑回应,地窖里又响起了“你们知罪吗”的声音,四个孔穴的注水速度也加快了。过了一个时辰,水已经涨过了他们的肩头。
  
  这时,钱老板他们又饿又冷,水位还在涨。“色鬼鲁”再也忍不住了,叫道:“快放我们出去,我们什么都承认,只要你放过我们。”
  
  刚说完,钱老板一拳打来,喝道:“不要上当,他是在讹诈我们。”
  
  六个人强撑着,刁毛林狠狠地说:“如果能上去,非把姓计的活剥了不可!”“色鬼鲁”忙劝他别乱讲话,人家在上面听着呢。钱老板听了骂他是胆小鬼。这时,水位已经没到嘴边。
  
  这时,计老板在上面劝道:“‘色鬼鲁’,我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老婆已经准备了蛋糕,和女儿在家里等你呢。你难道想跟着他们葬身于此地吗?”
  
  “色鬼鲁”忙喊:“你要我怎么做?”
  
  上面道:“你只要把当时的经过如实讲出来,老天爷也许会给你一条生路。”
  
  钱老板大怒,要去揍他,却被“炮古耿”和“白开水”挡住了。他们认为,“色鬼鲁”的做法有道理,现在首先得想办法上去,离开水牢。钱老板无奈地叹了口气,“色鬼鲁”见他默许了,冲上面叫道:“计老板,我们老大叫我做代表,我讲了,就等于几个兄弟讲了,你要把我们都放出来。”
  
  上面冷冷道:“是这样吗,钱老板?”钱老板不服气地说:“是又怎样?要不是他们几个,我宁愿死在这里。”
  
  五、逃不了
  
  “色鬼鲁”语无伦次地讲完当年残害计老板一家的经过后,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计老板,放过我们吧,自从做下那件事后,我就没睡过一天好觉,闭眼就好像看到他们。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这时候,水已经没到了鼻子底下,个子矮的“病鬼杜”只能拼命扑腾。“色鬼鲁”大叫:“计老板,快放我们上去。”可是上面却再也没有了声音。钱老板骂道:“我们又上当了,他拿到了证据,再让我们送命!”
  
  话音刚落,就听上面冷笑一声,钱老板忽然觉得有一股力量把自己向下拉,只听“轰”的一声,就被水流冲进黑洞里,漂流一阵后,他们在嚎叫中被水流冲出水面来,浮到了河岸边。爬上岸后,他们发现已被水流冲到离宾馆三十多米远的地方。钱老板对仍在喘着气的兄弟们说:“快,快去抓姓计的,别让他跑了!”
  
  大家省悟过来,姓计的掌握了他们犯罪的证据,不能让他拿走。于是,“炮古耿”吼叫一声,冲向宾馆。但宾馆里早已人去楼空,他们仔细搜查,也没找到计老板和小沙。
  
  钱老板他们这时还发现,想回去,连船都没有,他们只好在宾馆里干等。到了傍晚,突然有条船朝小岛开来,钱老板他们狂喜,跑到码头迎接。当船靠岸后,看到走出来的是警察时,他们都傻了。警察向他们宣读了逮捕令,将他们戴上了手铐。
  
  原来,这一切都是计老板精心策划。计老板不姓计,他的真名是欧阳明。在他10岁那年,亲眼看到了歹徒杀害全家亲人的一幕,立誓要为亲人报仇。他吃了无数苦头,终于成为成功人士,经过多年苦苦寻找后,终于找到了昔日的那伙仇人。他知道,单纯去告发,缺乏证据,很可能让仇人逃避应有的惩罚,而且会使仇人警惕起来。于是,他刻意跟钱老板他们接近,然后根据他们贪婪的个性,把他们引上花巨资建成的“双人九”宾馆,“双人九”的名字里还暗寓复仇的意思。把钱老板他们引到地窖里后,他用计逼他们坦白了罪行,录音后交给了警察。那个录像片是他请人扮演的,目的是逼迫钱老板他们交代。
  
  不久,钱老板他们被法院正式宣判,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欧阳明一边看电视转播,一边签下遗嘱,要把资产全部捐献给国家。因为他已经身患绝症,时日无多,现在他终于可以无牵挂地离开这个世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