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拍档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3 10:00

  洪武在公司给老板开小车。五一前夕,洪武开车送老板去机场,老板家在外地,每遇大假都要去探亲十天半个月。
  
  洪武送走老板,回到车上刚一落座,冷不丁看见旁边位子上放着一张大红请帖,落款是本市一家高档会所,请老板去参加一个玫瑰派对,时间正巧在当天晚上。洪武拿着请帖,心思像涟漪一样扩散开来。他知道这类活动是浪漫而高贵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参加,要不是与老板的归期有冲突,这张请帖绝不会浪费。而现在,这张请帖就握在洪武手里,像一块敲门砖,不断地刺激着洪武的神经,一个劲诱惑他应该进去开开眼界。
  
  到了傍晚,洪武再也按捺不住了,玫瑰的诱惑着实令人向往。他本身身材高大挺拔,换上一套山寨版名牌西服,再有老板的奔驰车作衬托,那轩昂的气宇和派头完全够份。洪武进场子的时间比他人稍晚,这样可以避免与不相干的人搭讪。在这种精英荟萃的地方,他并不想滥竽充数。他避开主会场,专门往清静的地方钻。他刚闪到一边,忽然一道电波射来,抬头一看,只见角落的沙发上,一个漂亮的女子正美目盼兮地看着他。
  
  洪武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在相互问好之后,洪武有点局促地在女子对面坐了下来。女子化着精致的妆,衣着也很精致得体,一看就知道是名牌。见洪武打量,女子笑吟吟地问:“在今天的来访者中,你大概是最后一位迟到的男宾!”洪武没想到对方观察这么细心,一番紧急思考后,就信口胡诌:“我刚才去签了一笔3000万元的钢材合同,所以来晚了。咦,小姐怎么一个人,不去舞池里跳两圈?”女子优雅地付之一笑,淡淡地说:“跟你一样,我的‘靓迷屋’今天开了第九家分店,累了一天,我连站的劲都没了!”
  
  洪武怔住了。“靓迷屋”他知道,是一家有名的女性用品专卖店,没想到老板竟是这么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现在竞争激烈,只要能赚钱,累一点也值!”洪武说这话有点巴结的意思,为了心理平衡,他又自言自语加了一句:“最近我们还在跟一家日本公司洽谈一笔上亿的生意,要是那小日本不那么抠门,也许合同早就签下了。”女子听罢不惊不诧,也像在云里飘着一般地说:“我们的‘靓迷屋’暂时还做不到国外去,不过走向全省全国已是指日可待。叹只叹虽然生意做大了,但红颜易老,人心不甘啊!”洪武一听,不免有些诧异:“小姐如此年轻貌美,难道还没有护花使者?”这话似乎勾起了女子的伤心处,她神情落寞地叹了口气:“唉,如果不是前些年因事业蹉跎了爱情的光阴,我还来参加什么玫瑰派对,也许这阵子我早跟男朋友去夏威夷消夏去了!”
  
  派对还没结束,洪武已经和这个叫辛丽的女子混得稔熟。之后他主动提出送她回家,辛丽却拿出手机说叫司机来接。洪武一心想表现殷勤,连称只是举手之劳,何苦还要去动车呢。辛丽小鸟依人般地上了洪武的车,要他送自己到望顶花园。望顶花园是这个城市有名的富人聚居区,洪武听了心头暗暗咂舌。车到望顶花园外,两人都有些依依不舍,握手告别时,辛丽还主动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洪武高兴得忘乎所以,他感觉和辛丽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
  
  第二天一早,洪武还在睡梦中,就被电话声吵醒。电话里传来辛丽略带发嗲的嗓音:“洪武哥,你还在睡懒觉吗?我在‘何日君’做皮肤保养,快完了,你能开车来带我去兜风吗?”洪武欢声应承着爬起来,匆匆洗漱完毕就开车直奔“何日君”。这时,辛丽早等在门外了,一见面就甜腻地嚷着要逛商场。洪武心头暗暗叫苦,这兜风耗的是老板的汽油,逛商场买单则多半是消费自己,在还没有完全确定好扮演的角色前,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值了?辛丽却兴致极高,胃口也好,在一家商场,她看中了一双意大利时装鞋,在另一家商场,她又相中了一款韩版羊绒外套,洪武脸上虽然轻松地笑着,但心中的那个痛啊,连刷卡时手都在抖。洪武害怕老这么折腾下去,自己会承受不起,所以一直在寻思招数。就在这时,洪武看到街边一家“靓迷屋”的招牌,就兴奋地指着店招牌对辛丽说:“咱们进你的店去看看吧,让我也开开眼界!”洪武的本意是:她要是带自己进去,他就拣贵的用品选两件,理由是回去当见面礼送给自己的表姐、堂妹,想必她也不好意思收钱。不料他话刚一说完,辛丽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在他身后,嘴里一个劲地说:“不能去不能去,我在员工们面前发过誓,这辈子绝不恋爱结婚,他们看见会笑话的!”洪武听了大为感动,辛丽这话等于是承认了和他的恋爱关系,不过他还是讪讪地心有不甘。辛丽见状就带着弥补的意思说:“这样吧,你陪我逛了半天商场,一定累了,我请你吃顿饭吧。不过吃什么呢?平日里吃多了油水,山珍海味也不稀奇,干脆,我们去找个小店,点两个家常菜,顺便享受一番平民生活的乐趣,你说呢?”洪武的肚子正饿得咕咕叫,巴不得马上坐下来饱餐一顿,但现在却要装着不在意,而且说出的话还要高雅:“吃家常菜?那最好不过,平时应酬太多,还真缺少领略平民饮食文化的机会呢!”
  
  吃罢饭两人分手,洪武担心对方购物意犹未尽,抢先一步说:“明后天我都要谈生意,不能和你见面了。”辛丽说:“正好,我也有几家分店的选址要看,这两天也要耽搁!”其实洪武说这话,是想让自己冷静冷静,下一步该咋办?能讨辛丽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再好不过,问题是她一旦知道自己仅仅是个普通老百姓,还肯接受自己吗?
  
  洪武在忐忑中度过了两天后,再次接到了辛丽的电话:“洪武哥,我又想逛街了,你能陪我吗?”“我马上到!”洪武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洪武开车接了辛丽,武断地径直开往宾馆。辛丽似乎明白了洪武的企图,有些惧怕地盯着他问:“洪武哥,你想干什么?”洪武唬着脸,生硬地说:“男人和女人到宾馆开房,你说干什么?”辛丽沉默了片刻,突然把头埋在洪武的胸前说:“洪武哥,你要想清楚,如果你带我进去,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死活我都会赖上你!”“我早想过了,只怕今后变卦的人是你!”洪武说到这儿,嘿嘿地傻笑起来……
  
  几天后,洪武开车准备去机场接老板。这几天他天天晚上和辛丽呆在一块,差点乐不思蜀。经过一家大型超市时,洪武怔住了:他看见一个女孩,挽着袖管,围着腰裙,包着头巾,正忙着和其他几个女孩搞卫生,那女孩不是辛丽是谁?!
  
  洪武停下车,径直往辛丽走去。辛丽这时也发现了他,想掩饰已来不及了,干脆迎着他的目光走了过来。
  
  洪武看看辛丽的打扮,又看看四周环境,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我们‘靓迷屋’的老板还亲自打扫卫生啊!这又是你的第几家分店?”“不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超市营业员!”辛丽似乎一点也不自卑,“就像你不是什么大老板,只是一个小司机一样!”
  
  轮到洪武再次惊讶:“原来你早知道我的身份?”
  
  “嗯哼,”辛丽略带嘲弄地点点头,“就在派对分手的那天晚上,我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测,打的一直跟在你车后边,看见你把车停在公司,一个人骑自行车回家,就猜到你的身份了。”
  
  “哪你为什么一开始不揭穿我?”洪武仍一脸疑惑。
  
  因为从一开始我的动机也不纯。我们超市经理把派对邀请函给了我,我也异想天开想找个真命天子。遇见你后,你张口就是3000万元的生意,确实吸引了我,为了迎合你,我就顺口胡诌了一番‘靓迷屋’和望顶花园的鬼话。不过在那晚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我反而轻松了,特别是后来我约你陪我逛街,通过接触发觉你除了有点常人的虚荣心,根苗还是挺正的。一个甘愿陪女孩子吃家常菜的男人,也一定是个会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难道你就这样认定跟我一辈子了?”
  
  辛丽嗔怪而得意地说:“别忘了,那天你带我去开房,我就警告过你,只要你想入非非,我就会赖你一辈子。不过话说回来,我若真是一个富姐,恐怕跟你不会这么顺利吧,只有我们这种对等关系,才是天造地设的最佳拍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