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的背后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3 10:00

  村支书石金山,群众口碑不错,大家都说他是个好书记,好干部。说他好,主要是说他为人正直忠厚,办啥事都掏心窝地为别人,做了不少别人不容易做到的事。
  
  前不久村里修公路,他和村民们一块上山炸石、采石。这天,石金山在山坡上采石时,上面有块石头朝着他身边的一个村民滚落下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石奋不顾身地推开了身边的村民。结果那个村民毫发无损,他却被石头砸成重伤。幸亏大家马上把他送去医院抢救,才没出大事。
  
  石金山救人负伤的事,很快就传到乡里。在县里开会的蒯书记听到这事后,就叫罗秘书代表乡党委上医院去看望老石,并叫他整理一份老石的先进事迹材料。因为省委要表彰一批优秀共产党员,县委给了他们乡一个名额。这个时候出现了老石救人的典型,这不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
  
  不料就在罗秘书准备去整理石金山的先进材料时,有人寄来了一封举报信,反映石金山有生活作风问题:他负伤住院那天,有个漂亮女人来找他,石金山与这个女人有不正当的两性关系,特向党委反映。落款是“一个村民”,没有署名。
  
  这下给罗秘书出了个难题:这医院还去不去?材料还整不整呢?小罗只好请示蒯书记,蒯书记说,群众既然反映老石有生活作风问题,为了对组织负责,应该作个调查,尽快搞清事情的真相。于是,小罗由负责整理老石的先进材料变成了调查老石的作风问题。
  
  小罗先去了村部,打算先找村干部了解一下情况。到了村部,一个村干部也没见着,只有炊事员老丁在厨房旁边的菜园里浇菜。小罗就装着聊天的样子,先从别的话题慢慢引到要调查的问题上。他问老丁:“最近有没有听到群众说过石支书的什么闲话?”老丁说:“听说过啊,有人说石支书受伤住院那天,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外地女人,带着个孩子来找他,说这个女人跟石支书有那么一腿。”
  
  “真有那事?”小罗追问了一句。
  
  “不可能的嘛!”老丁说,“石支书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有些人就是喜欢嚼舌头,无中生有的事能说得天花乱坠。去年底五保户二秃子就造过石支书的谣,还被我掴了他一耳光呢。”小罗就问是咋回事,老丁“哗啦啦”竹筒倒豆子,说了事情的经过——
  
  去年底,县民政局王局长亲自下来慰问走访困难户。石支书想求王局长拨点款把二秃子的破房子修一修,那天就特地叫老丁买酒买菜,准备好好招待一下局长。老石知道王局长爱喝酒,当天就特地买了一瓶好酒。开饭时,桌上摆上了两瓶白酒,其实只有一瓶是真的,另一瓶是空瓶灌了地瓜烧,这是准备陪酒用的,空瓶子还是老石叫老丁在收破烂的店里找来的。喝酒时,王局长喝好酒,老石喝地瓜烧,一个高兴地喝,一个盛情地陪。王局长见老石喝得有些过量了,想把他灌醉,就说:“石支书,你不是要我拨款给二秃子修房子吗?你若能一气把那半瓶酒干了,我就一次性给你1000元修房款,怎么样?”“当真?”“我还能骗你!”老石一听这话就想,喝下半瓶酒,就能为二秃子解决个大难题,值!于是他不管醉不醉,把牙一咬,抓起酒瓶“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了那半瓶冒充好酒的地瓜烧。
  
  就在石支书仰脖子喝酒的当儿,正好被闲着无事的二秃子在窗外瞄了个正着。后来又看见老石醉倒在床上,还找来医生打了针,二秃子就到处宣扬说,石金山铺张浪费,公款大吃大喝,一口气喝下了一瓶白酒。再后来,居然还要去举报老石的腐败问题。哪知半路上被老丁撞上了,老丁就“啪”地给了他一个大耳光。打过耳光之后才把实情告诉了他,并把他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二秃子摸着发烫的脸,“嘿嘿嘿”笑着溜回了家。
  
  罗秘书和老丁正在闲聊着的时候,有个花白头发的老大娘打门前过,老丁就跟小罗小声地说,这老人就是石支书的丈母娘,从医院看女婿回来。小罗灵机一动,就叫老丁问问她,知不知道那个陌生女人的事?老丁一问,老人说知道,并马上说起了那女人的情况——
  
  昨天上午,石支书正在迷迷糊糊地昏睡着,妻子八月想出去买点东西,就叫她妈帮忙照看一下老石,八月刚出门,就来了一个年轻女人,带着个孩子,提着一袋营养品走进病房看老石来了。女人见老石还昏睡着,把一袋东西放在床头柜上,站在床边心事重重地看着老石,眼里还含着泪水。八月妈一面招呼她坐,一面给她倒了一杯水。就在八月妈正要问她是谁时,忽听外头有人喊:“201病房接电话!”八月妈就跑去接电话。等她接完电话回来,那女人和孩子已走了。后来在医院大门口,有人指着刚刚开走的一辆大货车对八月妈说,那个带孩子的妇女坐那车走了。就这样,那个女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她是什么人,没一个人知道。
  
  罗秘书当天只好回到了乡里。第二天他跟医院通了电话,听说老石病情有了好转,已经能与人交谈了,小罗马上带了些营养品赶了过去。不料问起那个陌生女人的事,老石也说他搞不清楚。当小罗还想再往下问的时候,八月小声地把他叫出了病房,两人来到了大院的树下。小罗见八月眼睛红红的,似有泪水在滚动,就奇怪地问她:“婶子,石支书的伤病好得这么快,你为啥还伤心?”八月叹着气说:“关于那女人的事,你就不要再为难老石了,他要说得清楚早就说了。你还不知道吧,因为那个女人,昨天我差点跟别人打架了!”
  
  “啊!还有这事?”小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原来有个邻居,过去因找老石开证明上报批屋基,因为不符合政策规定,老石拒绝不开,此后该邻居一直怀恨在心,他老婆就借这次陌生女人来访的事,造谣惑众,背后辱骂老石下流无耻,跟个寡妇搞名堂,还说不开证明批屋基给她,是想留块地皮给那个小寡妇,骂得难听死了!八月气得追上门,真想跟她干一架。可一见了面,那泼妇又拍手又跳脚,故意站在门前大声地反问她:“你说你家老石与那个女人没关系,那你就跟大伙儿说一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家住哪里?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要带着孩子来找你家老石?”
  
  这一问,把个老实善良的八月问住了。那泼妇见八月哑口无言,越发放肆:“你说呀,为什么不说?分明是心里有鬼!”又气又恼的八月只得忍气吞声地跑回家。不过,她始终相信自己丈夫是清白的,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她怕丈夫受到刺激,回到医院后,也没把这事告诉老石。
  
  小罗从医院回来,就把了解到的情况跟蒯书记作了汇报。蒯书记听说老石也说不清这事,也感到有点奇怪了:既然有人来看望他,就是当时没清醒,事后也该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呀!再说,没有点特别关系,谁会带礼物来看他?难道老石还真有风花雪月的故事?但他又想,这事也不可轻易下结论,一时记不起的事也是有的。不过,既然风声闹得这么大,现在还不能上报他的先进事迹。于是他就叫小罗将这个材料暂时搁一搁。
  
  先进材料没有上报,对石金山来说无所谓,可令他头疼的是那个陌生女人引出的风波越来越大,传得越来越玄。有人说,那女人跟老石肯定不是一般关系,她从医院出来时,两眼都哭红了;有人说,那女人带来的孩子,长得就跟老石一模一样。说得活灵活现!这一来,不相信的人也开始相信了,连有个亲戚也叹着气说,真看不出来,那么老实的老石也有这种花花事!
  
  十多天后,就在老石准备出院那天,八月在床底下捡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这样几句话:“石大哥:我是杨顺牛的爱人,这次搭便车回东北老家探亲,顺道来看看你,不料你受伤住院了。因车子在等我,不能多留,我只好不辞而别了。祝你早日康复出院。”后头还写着一行联系电话号码。
  
  啊!是杨顺牛的爱人?石金山惊得眼睛睁得老大:杨顺牛是他十年前的一个患难朋友,由于两人相距千里之遥,近几年又交往甚少,这次朋友之妻来访,难怪老石想不出这女人是谁。
  
  弄清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份后,八月的那个高兴劲头就别提了。她要老石马上把这个谜底告诉乡里领导,免得人家产生不必要的猜疑。可老石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八月坚决不同意,她说,自从那女人来过后,全村说什么的都有,口水都快要把人淹死了。我受了多少白眼?我流了多少泪水?老石不愿去,后来八月就自己去了乡里,并把那女人的电话号码也给了乡领导。
  
  为搞清那女人的具体情况,蒯书记亲自跟对方通了电话。接电话的就是来访的那个女人。想不到的是,对方讲出了一件感人的往事:
  
  十年前,石金山和杨顺牛夫妇都同在一家小煤矿做工,石金山长杨顺牛十余岁,两人在井下挖煤,杨顺牛爱人在矿上干杂活。一天,井下突发透水事故,当时杨顺牛和几名工人正在地势最低的一个巷道作业。当渗水涌入巷道之后,没有经验的他们只知道一个劲地顺着巷道朝高处奔跑,根本不知道这条巷道的尽头是条死路。就在这决定他们生死的紧要关头,熟悉巷道情况的石金山冒着生命危险,趟着水追了过来,大喝一声叫住了他们,并火速把他们带出了死亡地带……
  
  蒯书记和罗秘书听完电话后,两人都唏嘘不已。
  
  蒯书记立即对小罗说:“明天你再去把老石的材料好好整一整,重点要把矿井救人和老杨爱人来访的事写清楚。”小罗不解地问:“上报事迹材料的时间不是早过了吗?”“不!这材料不是往上报,而是送乡有线广播站去广播!”
  
  蒯书记动情地说:“我们有责任向全乡群众宣传老石的事迹,一定不能让为他人流血流汗的好心人和他的家人蒙受不应有的白眼,更不能让他们流下心酸的泪水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