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小金锤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5 10:00

  乾隆年间,军机大臣和这天刚下朝回府,仆役就拿着两张名帖进来说:“新安县令牛而能、马唐县令孙昌求见。”说着捧上一个盒子,称是那两位县令所献。和打开盒子一瞧,发现里面是个巴掌大小的金锤子。
  
  望着金锤,和脸色突变,急忙让仆役把两位县令带进密室。两位县令进来,还没开叫,和就急着问:“此锤是从何而来?”两人对视一眼,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马唐县境内有座太平山,山下住着个叫朱四的汉子。这朱四好吃懒做,没个正经营生,专以挖陷阱捕鸟兽为生。
  
  这天一早,朱四照例上山收获猎物,谁知连看了几处陷阱,竟连一根山鸡毛也没捕到。朱四骂骂咧咧,来到一处新挖的陷阱,发现坑底的罗网好像捕到了什么东西。朱四大喜,赶紧使出吃奶的劲儿把罗网拖上来,然后仔细一瞧,不禁“妈呀”一声,坐在地。这罗网里哪里是野兽,竟然是个死人!
  
  死者是个年轻后生,他在山上赶路,不慎跌入坑中,脑袋刚好碰到了坑底的石头,竟然一命呜呼了。朱四吓傻了,坑是自己挖的,如今出了人命,这该如何是好?思前想后,他一咬牙,把尸体拖到僻静处,草草掩埋了。这时他发现坑底还有一个包袱,急忙打开一瞧,顿时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里面除了衣裳干粮,还有个红木盒子,里面是整整五十一张银票,每张二百两,足足一万两!
  
  朱四差点儿乐傻了,没想到自己挖了个土坑,就逮到个财神爷。有了钱的朱四,丢了自己的穷酸行头,揣着银票进了城。这朱四的祖上本来也算一方富户,可惜朱四的老子是个败家子,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不几年便挥霍尽了家产,最后被追债的人活活打死了。朱四自幼耳濡目染,好事没学上,他老子那点花花肠子倒是熟门熟路。现在有了钱,他就露出了本性,整天上酒楼、泡妓院、逛大烟馆、下赌坊,没过多久手里的钱就花了个精光。
  
  这天,朱四上了大烟瘾,翻箱倒柜也没找到银子,最后只找到一个红木盒子,那盒子雕工精致,是当初盛那一万两银票的。此刻烟瘾上了头的朱四也顾不得了,就抱着盒子去当铺换了点银子,赶紧买烟土解馋。过完瘾后,朱四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就依旧上山挖陷阱,干起了老本行。
  
  不久,朱四上山查看陷阱,发现里面又陷住了一个人。朱四惊慌失措,一试那人的鼻息,发现还有热乎气,他急忙把那人背回家里,烧来热汤热茶,给那人灌下。不久,那人醒来,他告诉朱四,白己名叫钱大寿,是个过路的客商,他本想抄小路过山,没想到一不小心踩到了陷阱。
  
  钱大寿问朱四是干啥的,朱四哪敢说是他挖的坑,只好随口胡诌,说自己是个樵夫,上山砍柴时遇到摔晕的钱大寿,就把他救了回来。“真是好人哪!”钱大寿信以为真,对朱四感激不已,临走时,不但送了他许多银子,还悄悄告诉了他一个秘密。
  
  钱大寿说,他是个商人。三十里外有座罗汉寺,寺内有三株大松树,钱大寿分别在三株树下埋了三个装宝贝的铁箱,以备日后遇到困境时救急。朱四对他有救命之恩,日后如果手头紧,不妨去挖一箱出来,就算是他报恩了。
  
  朱四听了大喜,当晚,他就悄悄摸进罗汉寺,找到钱大寿所说的松树,从树下挖出个小铁箱,打开一看,里面是几件古玩瓷器。朱四虽然是外行,可也知道这几件古玩一定价值连城。把铁箱扛回去后,朱四突然贪念大起,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老子把其他宝贝也挖出来,然后远走高飞。
  
  于是他又返回寺中,把其他两株树下的东西也挖了出来,里面全是珍贵古玩。朱四乐晕了头,心想这钱大寿是个有心人,埋的肯定不止这些东西,于是便趁着天黑,继续在寺里寻找。可忙活了半夜,却再无所获,正当他泄气时,突然发现大殿上那尊罗汉佛头有些古怪,敲上去有“咚咚”的空响,便敲下了佛头,一看,发现佛头中空,里面竟然藏着一把精致的小金锤。
  
  朱四不知这小金锤是啥宝贝,不过既然被人藏在佛头内,反正是个好东西。于是他把挖出的所有东西席卷而走,连夜逃到了外地。
  
  这天,他走到新安县境内,又累又渴,就悄悄拿出一样挖出的古玩,到当铺换银子,准备大吃一顿。谁料,当铺掌柜见了东西后,脸色大变,让伙计稳住朱四,自己匆匆而去。朱四正等得心焦,突然门外拥进一群衙役,把他锁了个结实,押进了县衙。
  
  朱四大呼冤枉,说自己无罪。新安县令牛而能把那些古玩拿出来,问东西是谁的?朱四吞吞吐吐,说是他的。牛县令一拍惊堂木:“既然你承认东西是你的,那么你就是大盗一阵风了?”
  
  一阵风是当地有名的飞贼,专偷珍贵古玩,是官府缉拿的要犯,而朱四挖出的那些东西,正是被一阵风偷去的赃物。朱四一听吓坏了,赶紧大叫:“我不是一阵风,那些东西是我从地里挖出来的。”
  
  牛县令大怒:“混账,古玩字画又不是红薯,想挖就能挖出来,你以为本官是笨蛋吗?”说罢一挥手,衙役们立即恶狼般扑上来,连板子带夹棍,把朱四打得鬼哭狼嚎。朱四受不了,只得交代那些东西是钱大寿的。牛县令立即发下签押,抓捕钱大寿,那钱大寿听闻风声,刚跑到半路,就被抓了个正着。
  
  上了大堂,一见钱大寿,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朱四扑上去,恨恨地质问道:“我与你无冤无仇,还救了你的命,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不料钱大寿却双目通红,大叫道:“谁说咱们无冤无仇!山上那些陷阱都是你挖的,对不对?半年前你的陷阱害死了一个年轻人,你吞没了他的一万两银子,还毁尸灭迹,对不对?”
  
  朱四大惊,哆嗦着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钱大寿痛哭失声:“那人就是我的儿子啊!”
  
  钱大寿说,半年前他的儿子去外地送一笔货款,没想到出门后,却再无音讯。一次,他到一家当铺收账,无意中发现有人当了一个红木盒子,而这盒子正是当初儿子出门时,装货款的盒子。于是他暗地里一查,得知那盒子正是朱四来当的,而本来穷困潦倒的他,前段时间突然出手阔绰,像是发了大财。
  
  他心想,完了,肯定是这朱四谋财害命,害了自己儿子,可苦于没有证据,只是推断,无法告倒朱四。于是他思来想去,当他得知朱四以挖陷阱为生时,便决定以毒攻毒,倾尽家财买了大盗一阵风的赃物,埋在罗汉寺,然后假装跌落陷阱,把地点告诉了朱四。他知道朱四为人贪婪,以后肯定会去挖宝,到时被官府抓住,他有嘴也说不清。可他没想到,朱四为人太贪,当晚就去挖出了东西,然后被抓,让钱大寿根本没时间逃跑了。
  
  不久,大盗一阵风也被抓了,承认是他把赃物卖给的钱大寿。案件水落石出,由于赃物里的小金锤是罗汉寺之物,罗汉寺是属于马唐县地界,牛县令就把东西交给了马唐知县孙昌。不想孙县令仔细看过小金锤后,却大惊失色,把牛县令拉到后堂说:“牛大人,你闯祸了。”
  
  牛县令吓了一跳,又莫名其妙,问自己闯的什么祸?孙县令一指那把小金锤,牛县令仔细一瞧,发现金锤底部刻着几行细小的字,读罢不禁大汗淋漓,原来上面刻的竟然是当朝权臣和的生辰八字。在大清,皇帝的御用器物中,除了玉玺和冠冕龙袍,还有一样东西,那就是小金锤,象征“垂拱天下”之意。那和不过一介人臣,竟然在罗汉像内藏着金锤,这可是滔天大罪。
  
  牛县令吓坏了,他知道,和权倾天下,小金锤的事如果传扬出去,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可如今小金锤是从罗汉寺找到的,不还给寺里,和尚们肯定不干。牛县令急得团团转,问孙县令有啥好办法。孙县令却微微一笑:“有些坏事只要肯动脑子,也能变为好事。”说罢,在牛县令耳边如此一说,牛县令茅塞顿开。
  
  原来,几年前的一天,和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大汉拿着把锤子打了自己的头,醒来后头疼了许久。为此,他向一个名叫惠能的和尚请教。慧能告诉他,锤子是权力的象征,巨锤灌顶预示以后和一定能加官晋爵,权倾天下。和很高兴,听从惠能的话,悄悄命工匠打造了象征权势的小金锤,藏在了罗汉寺的佛头中。可阴差阳错,锤子的秘密却被贪心不足的朱四给抖落了出来。
  
  密室里,和的脸色十分阴沉,他问牛孙二人,这事他们想怎么结案。牛县令说:“朱四谋财害命,死罪难逃。钱大寿陷害他人,杖刑一百,发配宁古塔。一阵风是巨盗,家产充公,秋后问斩。”
  
  和又问:“至于那把小金锤……”牛孙二人说,他们已经重新铸造了一把假锤子,送给罗汉寺,此事天地不知,只有他们三人知道。和这才点头,脸色缓和道:“你们做得很好,我不会忘记你们的。”牛孙二人大喜,心想日后身傍和这棵大树,升官发财指日可待。
  
  之后朱四和一阵风问斩,钱大寿死于发配途中,又过了半年,新安县令牛而能突染暴疾身亡。不久,马唐县令在回家途中,被强盗袭击丧命。而和听到众人的死讯,面无表情,只是轻抚手里的东西,喃喃自语道:“小金锤啊小金锤,我该把你藏到哪里才安全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