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小时工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6 10:00

  齐凯如今可谓春风得意,未满四十就是一家有上百员工的公司的经理了。最近他又买了一套大房子,正忙着布置新家。
  
  齐凯很忙,没时间在家里,妻子宋丽娟忙活得满头大汗。这时儿子齐峥学校的老师来电话,告诉她,齐峥花钱让同学替他写作业,被老师发现后批评了几句,他不但不认错,还一甩头就走了。老师问她齐峥是不是回家了?“他没回家呀,那、那我去找找他!”宋丽娟放下电话,赶紧出去找儿子。
  
  齐峥13岁了,正上小学六年级,马上面临升中学考试,但他却一点也不抓紧学习,整天只知道玩。果不其然,宋丽娟找了几家网吧,终于将正在上网聊天的齐峥抓了个“现行”。
  
  宋丽娟气冲冲地将齐峥“捉拿”回家。刚到家门口,只见门口蹲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那男孩一见他们过来赶紧站起来,满口河南口音问:“这是齐凯叔叔家吗?”
  
  宋丽娟一下子想起来,齐凯早晨走的时候,说要去劳务市场找个小时工来帮她收拾新家。可怎么找了这么个又小又瘦弱的男孩子来?小时工的价格不等,一般是每小时4至10元,看来是齐凯贪便宜了。
  
  “对,这是齐凯家。你这么小能干什么活呀?”宋丽娟问。
  
  “俺啥活都能干,在家里俺打草喂猪都干得了。”瘦男孩赶紧说。他和齐峥年纪相仿,但白白胖胖的齐峥起码比他要重二三十斤。宋丽娟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她打开门让瘦男孩跟他们一起进了屋。
  
  那瘦男孩进屋后刚坐到椅子上,宋丽娟赶紧说:“你别坐了,马上干活吧。你先把写字台挪到这儿。”写字台又大又重,需要两个人抬,但她却不帮瘦男孩抬,而是拉了一把齐峥,两人一起坐到沙发上,看着瘦男孩怎么办。
  
  一米高将近两米长的写字台快到瘦男孩胸口了,他试了几次,根本不可能一个人搬走。他要推写字台,宋丽娟马上拦住:“不能推,小心桌脚把木地板划了!”瘦男孩不敢再推,在那里琢磨该怎么办,那认真的模样,宋丽娟感觉极像一只面对大骨头但却无从下口的小狗。齐峥站起来要过去帮忙,宋丽娟一把拉住他。“干吗拉我?”齐峥奇怪地问。
  
  “看到了吧?你再不好好上学,只能跟他一样出去给人家干这种低贱的活,干不了就别想挣到钱!”宋丽娟指着在那里为难的瘦男孩对齐峥说。她想用这个出来打工的瘦男孩对儿子进行“现实教育”。
  
  齐峥眨巴眨巴眼问瘦男孩:“你为什么不上学呀?”
  
  瘦男孩没有回答,只是冲齐峥很勉强地笑了一下,就转头又去琢磨怎么移动写字台了。
  
  “那还用说,因为家里穷才没办法上学的。”宋丽娟对儿子说。
  
  “他家为什么那么穷?”齐峥又问。
  
  “那也是因为他父母没上过什么学才挣不到钱的。”宋丽娟马上回答,“你只有好好上学,以后才会有出息。比如你爸爸,如果不是读过研究生,现在怎么会当上总经理呢!”
  
  齐峥似懂非懂地看看妈妈又看看瘦男孩。
  
  这时瘦男孩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撕了几块包装箱的纸板,分别抬起写字台四个桌脚,都垫上纸板,这样再推那写字台,四只桌脚就碰不到木地板了,光滑的纸板对木地板没有损伤,而且推起来很省力。瘦男孩不停地转换方向,终于把写字台推到了宋丽娟指定的地方。他把桌脚的纸板都抽出来,高兴地看了看宋丽娟。
  
  “别在那儿闲着,你再把这几箱书摆到书架上。”宋丽娟马上又给瘦男孩安排任务。
  
  这几个箱子里都是齐凯的书,正好能摆满两个大书架。书架太高,瘦男孩要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到最上面一层。“这么多书,太好了!”瘦男孩很兴奋地往书架上放着,还不时翻开书看里面的内容。
  
  “别乱翻!这些书都很贵,几十块钱一本,弄坏了你赔得起吗?”宋丽娟不高兴地冲瘦男孩喊,又马上“现身说法”教育齐峥:“看见了吧?你再不好好上学,我也让你出去给人打工,干不好就让人家呵斥你,到时候你就是想看书都不让你看!”
  
  瘦男孩不再看书,专心把那些书摆放到书架上。宋丽娟不时指示他干这干那,让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她还不停地用这“活教材”教育齐峥,如果再不好好上学就会和这瘦男孩一样没有出息,只会给人干活,被人支使来支使去。
  
  中午,齐凯回家来了,一进门看见正在那里忙的瘦男孩,他奇怪地问:“这是谁呀?”
  
  “这不是你找来的小时工吗!”宋丽娟说,“你早晨出门时说去找个小时工,怎么你都忘了?”
  
  “我早晨是说过,可我到公司后事情太多,把这事忘了,根本没去找。”
  
  “这么说他不是小时工?”宋丽娟惊奇地说。
  
  这时那瘦男孩看到进来的齐凯,惊喜地问:“你是齐凯叔叔吧!”
  
  “是啊,你怎么认识我?”齐凯问。
  
  “我是郑顺旺,给你写过好多封信的!”瘦男孩兴奋地说。
  
  郑顺旺?齐凯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前几年上级号召他们为“希望工程”捐款,齐凯就带头捐款参加了“一帮一助学”活动。他帮助的是河南山区一个叫郑顺旺的失学儿童,每年他会将学费寄过去,郑顺旺经常给齐凯来信,感谢他帮助自己重返校园,还按时把自己的学习成绩告诉齐凯。齐凯很忙,只给他回过两三封信。
  
  “你快要上中学了吧,怎么有时间来这里?”齐凯问。
  
  “俺不上中学了,这次出来打工。”郑顺旺低下头说。
  
  “为什么不去上中学?你的学习成绩不是一直很好吗?”齐凯又问。
  
  “家里困难,上不起学了,俺要挣钱养家了。”郑顺旺说,“俺想好了,俺出来哪儿也不去就要先到这里来,这里有俺的恩人,俺到这里是专门来谢谢齐叔叔您的,要是没有您,俺连小学都上不了。”
  
  那河南山区距离这里有近两千里路,这男孩专门来这里谢他,齐凯心里很不是滋味。“你不应该辍学,你这么小还是上学重要。你上中学需要多少钱,我继续帮你!”
  
  “谢谢齐叔叔,不用了,俺真的不用啦!”郑顺旺赶紧说,“俺都快14岁了,该自己挣钱了。”
  
  一旁的宋丽娟这才明白自己是错把郑顺旺当作小时工了。她有些尴尬地对郑顺旺说:“你就在这里一起吃饭吧!”
  
  “不吃饭了,俺要走了,有老乡在车站等着俺,5点多坐火车往南方去找活干。俺非要先来这里见齐叔叔,他们是绕道陪俺一起来的。俺按信上的地址找到那里,人家说你们搬家了,俺找了大半天才找到这里的,回去还要走半天,不敢再耽搁了。”
  
  从车站到那老房子,再到这里,至少有20里路,这男孩竟然是打听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齐凯的心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我刚才那样说你,你可别在意,我是被齐峥这孩子气的。他不好好上学,不光花钱让人替他写作业,还在上课时出去上网聊天。”宋丽娟有些内疚地对郑顺旺说。
  
  “没事没事,你那样说也没错。俺也明白,不上学就是没有太大出息。”郑顺旺又低下头,眼里噙着眼泪小声说,“俺要是能进中学,肯定不贪玩,会好好上学。”
  
  郑顺旺从怀中拿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递给齐凯:“齐叔叔,这是俺小学毕业的考试成绩,俺是全班第一名。俺想让您知道,您为俺交的学费没有白交。”
  
  郑顺旺匆匆走了。齐凯一家人从窗口望着楼外那个瘦小的身影渐渐远去,心情都很复杂,谁也不说一句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