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妻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7 20:00

  李杰和大超既是同事又是一对好兄弟,两人最喜欢在一起喝酒聊天。一次喝酒,李杰突然对大超的老婆赞美了一番,要大超不要天天对她吹胡子瞪眼的。大超听了,咧开嘴一乐:“我说李杰啊,你可别老夸我老婆漂亮,你老婆也不错嘛。”李杰点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对大超说道:“我说兄弟啊,我们说归说,你可别对我老婆起色心啊!”听了李杰的话,大超把酒杯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然后脸红脖子粗地站了起来:“我说兄弟,俗话说得好,‘朋友妻,不可欺’,你可别狗眼看人低,把我给看扁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可让李杰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国庆节前夕,单位每人发一袋面条。大超领面条时帮李杰领了一袋,他把面条放在李杰的自行车架子上就先走了。李杰暗暗感激大超。他跟一个同事交待了一件事,才骑着自行车出了门。在一个偏僻的拐弯处,他远远看见自己的老婆马菊花正和大超边走边聊呢。他正想大声叫老婆,却发现大超突然停住了脚步,马菊花也停住了脚步。接着,就见马菊花把头扭向一边,大超竟然伸出手来,快速地在马菊花的胸脯上一抓!马菊花愣了愣,然后盯着大超的手看了看,就不声不响地走了。
  
  “这还了得!我的好友竟然吃我老婆的豆腐!”李杰气晕了。他刚想冲上去狠狠地教训大超一番,却看到单位里的好几个同事都骑车跟了上来。为了保住自己和老婆的面子,他只好悻悻地调转车头,从另一条林阴小道拐回了家。
  
  一进家门,李杰就把面条袋子狠狠地往地上一甩,然后大声骂了起来:“这世上,人心叵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马菊花从卫生间里出来,她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冲着李杰训斥道:“李杰,你受了啥委屈了?别在我面前装男人了,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你快给我煮饭去!”在家里,马菊花可是说一不二的主,李杰在马菊花面前可硬不起来,他只好低下头来,乖乖地到厨房弄饭去了。
  
  第二天上班,李杰骑着车子出了家门,来到那条樟树林小道的时候,大超从后面赶了上来。他笑呵呵地跟李杰打招呼:“我说兄弟啊,今天我们去喝酒怎样?”李杰转过头来,狠狠地骂了一句:“滚!我从不跟小人喝酒!”听了李杰的话,大超愣住了,他把车速降了下来,心里寻思着:不好,肯定是昨天的事情被他看到了!
  
  李杰和大超都是三车间的工人,中午休息的时候,大超掏出烟来分给大家。见李杰在那里闷声不响地盯着他看,就壮了壮胆子,掏出一根烟递给了李杰。李杰接过那根香烟,看了看,冷笑了一声,就把那根香烟扔在了地上,然后踩了个稀巴烂。见李杰这样对待自己,大超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他狼狼地望了望李杰,转身走开了。
  
  车间组长老张见状,赶紧过来打圆场:“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李杰也围了过来,他嬉皮笑脸地说道:“还是我先给你们讲个故事吧!”说完,他自顾自地讲了起来。他说,上初中的时候,他有一个同学,胆子很小,有一次,他竟然跟人打赌,做出了一件轰动学校的大事。
  
  “究竟是什么事?”大家惊奇地问道。
  
  “你们去问他吧!”李杰指着坐在车间门口的大超说道。
  
  “大超,你快过来,告诉我们,你在初中的时候,究竟做过一件什么大事?”有人朝大超喊道。
  
  大超气得两手发抖,他指着李杰愤怒地说道:“李杰,你不要欺人太甚!”
  
  “哼!究竟是谁欺人太甚?”李杰不甘示弱地反击道。
  
  见两人要吵起来,老张连忙让大家去干活,李杰和大超这才闭了嘴。
  
  晚上,刚吃过饭,马菊花就上夜校去了。李杰一个人看着电视,百无聊赖地抽着烟,突然听到门铃响,他还以为马菊花忘带了什么东西呢。打开门一看,却愣住了,站在门口的,竟是大超的老婆小芳。
  
  小芳见李杰开了门,先是莞尔一笑,然后就走进了李杰家的客厅,不好意思地说道:“李杰啊,对不起,我们家的大超就是这样,从小就爱贪小便宜,这次他实在做了件他不该做的事,你就原谅他吧。”
  
  李杰“哼”了一声:“你看他上初中的时候,就因为偷看女生洗澡被学校处分了,现在他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要不,你的……屁股……让我抓抓,我们就扯平了!”听了李杰的话,小芳“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她两眼圆睁,指着李杰骂道:“李杰,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家大超读初中时,是被几个同学骗去看女生洗澡的,他们说那个屋子里有鬼,大超怕别人笑他胆小,就去看了。其实他哪里知道,那屋子是女生洗澡的地方啊!那天,就是我在洗澡……这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你干吗还要这样讽刺大超?”说完,她甩开两腿,“噔噔噔”地离开了李杰家。
  
  才过半个小时,李杰家的门铃又响了,这次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大超。见李杰开了门,大超就把手中一个袋子扔了进去,他冷冷地说道:“李杰,你可真是欺人太甚了!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不就是一袋面条嘛,你竟然说出那样的屁话来!我们就此一刀两断了!”望着大超气冲冲离去的身影,李杰“呸”了一声:“哼!你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意思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不过,他想了老半天,却不明白大超为什么把一袋面条扔给他。
  
  连续几天高温,厂子里热得不得了,这天突然起了大火,三车间里更是浓烟密布。李杰被浓烟困在车间的一个角落,眼看就要被浓烟熏倒了。突然,他感觉到一块清凉的物体盖在了他的面庞上,耳边传来大超冷静的声音:“李杰,快捂着湿毛巾,跟着我走!”说完拉着李杰就跑。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个窗口前,大超用手中的扳手击碎了玻璃,让李杰先跳了出去,接着他也跳了出来。
  
  出来后,李杰才发现大超满手都是鲜血。原来,大超刚才用扳手击玻璃的时候,碎玻璃划伤了他的手。万幸的是,消防车来得快,厂子里的火很快被扑灭了,除了几个人受了点轻伤外,其他损失不大。
  
  为了感谢大超的救命之恩,晚上,李杰和马菊花请大超夫妇到他家做客。酒过三巡,菜上五味,马菊花和小芳见大超他们喝得正欢,就一起到厨房给他们加菜去了。这时,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大超拍着李杰的肩膀,断断续续地说道:“我说兄弟啊,真是对……对不起……那天发面条的时候,是我贪心……因为我知道,你和菊花……都不大喜欢……吃面条,而我,小芳,还有我的孩子,都喜欢吃面条。所以,我就把分量重的那份留给了自己,而把分量轻的那份留给了你。也就差二三两的样子,谁知你那么计较……让我难堪,而且还想摸我老婆的……屁股啊!”
  
  听了大超的话,李杰坐不住了:“大超兄弟,我哪里会计较这个,这算什么事呀!”他狠狠地灌了一口酒,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索性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那天,要不是你摸我老婆的胸脯,我也不会对小芳说那样的话啊。”
  
  李杰话音刚落,大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误会,天大的误会啊!”说完,他凑近李杰的耳朵,轻声说道:“那天在樟树林小道,我刚好碰到菊花,你知道,樟树上有许多毛虫,那天刚好有一条毛毛虫掉到你老婆的胸脯上了。而我知道你老婆最怕毛毛虫,所以我就叫她调转头,帮她弄掉了毛毛虫,而我还让毛毛虫给咬了一口呢……”
  
  “啊,原来如此!”李杰搔着脑壳不好意思地笑了。
  
  在厨房听到动静的小芳和马菊花走了出来,见两个男人又说又笑的,也不禁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