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魔克星”迷雾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8 00:00

  1、研究所博士人间蒸发
  
  新河市生命遗传工程研究所病理学博士何雅儒失踪了!
  
  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不到20分钟,刑侦大队长鲁建辉就赶到了研究所。报案的张所长告诉鲁建辉,何雅儒正研究代号为AMK-1的“癌魔克星”。经过多次试验,AMK-1疗效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何雅儒半月前去上海参加医学研讨会,会期一个星期。按理何雅儒两天前就该回来,可到现在还没见到他的人影。事不宜迟,鲁建辉立即去何雅儒家。何雅儒的妻子叫古梦芳,鲁建辉自我介绍后。开门见山地说:“大姐,何博士失踪了,你知道吗?”古梦芳惊叫一声:“老何失踪了?”
  
  古梦芳看起来顶多35岁,左下巴长了一颗美人痣。鲁建辉告诉她,上海散会后,东道主为何雅儒订好了返程车票,前天上午应该到家,可现在还不见影子,张所长已经向公安局报案。古梦芳脱口而出:“是张大亮?”鲁建辉说:“听口气,你好像对张所长有什么成见?”古梦芳摇头否定,但敏感的鲁建辉已经察觉古梦芳在隐瞒着什么。告别古梦芳后,他立即给刘局长打电话汇报,决定马上去一趟上海。
  
  召开研讨会的东道主马主任没有提供什么新情况,只是说会议期间他们举办了一个舞会,特意从歌舞团请来十多位舞蹈演员,个个水灵灵的十分漂亮。可何雅儒坐在一边冷得像一块冰,竟然一步不迈。马主任最后的结论是:何雅儒是个科学天才,生活古板。
  
  这一趟没有成果,鲁建辉决定到列车上了解一下情况。也还真巧,鲁建辉来到软卧车厢,接触过何雅儒的乘务员白楚灵正好当班。白楚灵说她对何雅儒有印象,那天他坐10号包厢,因为胃痛,白楚灵给他找来了药。他非常感激,说他在新河生命遗传研究所工作,欢迎白楚灵有机会去他那儿做客。何雅儒下车时,她看见有个女人在月台上接他。鲁建辉马上问:“是不是一个左下巴有颗黑痣,长得挺漂亮的中年女人?”白楚灵摇了摇头:“痣没看到,我感觉她长相还行。”
  
  回局后,鲁建辉再次去找古梦芳,但家里没人。鲁建辉立即驱车去古梦芳单位。听公司经理说,古梦芳请了一个星期病假,这几天都没上班。鲁建辉问他古梦芳与单位什么人关系较好?经理说,她性格孤傲。自命清高,只与销售部汪洋相处不错。汪洋三十来岁,原在生命遗传工程研究所,由于工作上出过几次差错,去年秋天离开研究所应聘来这家公司做销售。
  
  这天夜里,鲁建辉正在梳理这几天搜集的线索。突然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对方的声音十分含混,说何雅儒没有失踪,用不着花费时间和精力,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回来。对方说完,马上挂了电话。鲁建辉立即调出电话号码,打电话到电信部门查询,得知这是邮政报刊亭,位于新河一路12号。鲁建辉迅速赶到那儿,卖报人说一小时前有几个女人来打过电话,其中一个戴顶花帽子,帽檐压得很低,个子一米七左右。鲁建辉赶紧拨通白楚灵手机,证实了接何雅儒的女人身高也在一米七左右。鲁建辉立即断定她和车站上的女人是同一个人!
  
  莫非是一个俗而又俗的婚外恋故事?鲁建辉决定找张所长再深入了解一下。
  
  2男人不许上QQ
  
  敲开张所长家门,眼前的情景让鲁建辉大吃一惊:椅子倒了,茶杯碎了,被子、衣物扔了一地。原来,张所长老婆苗婷婷偶然发现丈夫在QQ上和天津的一个女孩儿聊得火热,她偷看了聊天记录,差点没晕过去。这一意外发现激起了苗婷婷的怒火。一场激烈的打斗就此发生。鲁建辉敲门时,苗婷婷还在那儿叫骂。
  
  张所长很不好意思,鲁建辉也十分尴尬,赶紧说:“张所长,我去单位等你。”不想苗婷婷却挡住他:“鲁队长,你看老张还像不像人?”鲁建辉只好耐心坐下。苗婷婷在气头上,也不管张所长的脸面,一五一十说出了事情的原委。鲁建辉摇摇头:“就这事啊,大姐你别往心里去,现在泡网的太多,老张无非是消磨时间而已。”张所长忙说:“就是嘛,我也是这么给她解释,可她……”不等张所长说完,苗婷婷就扑到了他跟前。眼看又要燃起战火,鲁建辉赶紧把两人拉开。苗婷婷气呼呼地瞪着张所长:“你消磨时间?狗屁!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清楚?才当上所长,你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张所长两眼一瞪,狠狠地跺了一脚,拂袖而去。鲁建辉赶紧追上去,说要和他谈谈何雅儒的事。张所长手一挥,说何雅儒死也好活也好,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了。鲁建辉只好暂时绕过张所长,扩大调查范围。
  
  两天摸排没有获得什么线索。何雅儒为人随和,基本没什么“死党”朋友,尤其是女人,何雅儒和她们都是等距离交往。鲁建辉最后去了人事部,有针对性地找出了身高一米七左右的七个女人。经过进一步了解,这7个女人有4个非常漂亮,与白楚灵评价不相吻合;其中两个身材相貌平平,对男人根本没有吸引力;剩下一个叫胡小英,是个勤杂工,据说谈恋爱时争风吃醋,被情敌用硫酸泼伤脸孔,现在万念俱灰,对什么都没了兴趣。
  
  鲁建辉掌握了这些情况,再次去找张所长。两人正谈着,窗外突然有个女人身影一闪。张所长叫了一声:“谁?”鲁建辉出门一看,那女人有一米七左右,原来是胡小英。女人见了张所长,捂着脸哭出了声。原来,胡小英本来爱情受挫,婚后男人又嫌她丑陋,经常非打即骂,现在居然和一个发廊女好上了,要跟她离婚。张所长鼻孔一哼:“这些个臭事也来找我?”胡小英抽抽嗒嗒地走了。
  
  张所长此时的心情坏透了,鲁建辉硬把张所长拉进餐馆。吃完饭走上大街,已是晚上9点了。张所长突然对鲁建辉说:“鲁队,我心里很闷,陪我去唱歌吧。”
  
  鲁建辉被张所长拖进一家歌厅。就在这时,鲁建辉看到有个女人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进了大厅,那女人左下巴有一颗黑痣。是古梦芳!鲁建辉迅速跟了上去。等张所长和老板娘谈好生意,鲁建辉却不见了。他正着急,却见鲁建辉从里面出来。鲁建辉说刘局长来了电话,有重要任务催他赶紧回去,歌就不唱了。张所长只得扫兴地走了。鲁建辉很快又悄悄返回歌厅,对老板娘亮出了身份:“带我去28号!”
  
  刚才鲁建辉明明看到古梦芳进了28号包厢,可现在推开门一看,里面竟然空空如也。鲁建辉急得一连推开几个包厢的门,都没古梦芳的人影!鲁建辉立即给治安大队长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扫黄。不一会儿,两辆警车飞驰而来,查遍每个包厢,就是不见古梦芳。鲁建辉再一次进入28号,才发现右墙一扇暗门与大街相通。这个狡猾的女人!鲁建辉一脸怒容地跳进了小车。
  
  古梦芳的确是进了28号包厢,她进门时,无意中一回头,看到了鲁建辉,于是拉着那男人迅速从暗门溜出去,乘的士飞快地回到家里。她知道鲁建辉很快就要来找她,于是匆匆洗过澡,喷了香水,然后冲了一杯咖啡,一脸悠闲地打开了电视。这一切收拾停当,楼下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惊恐叫喊:“抢劫了!快来人啊……”古梦芳往窗外一看,发现鲁建辉的车刚好赶到,他从车里一跃而出,伸脚绊倒了一个抢包的光头小伙,然后打电话叫来刑警耿波和一辆警车,把光头和被抢的女人一起带走了。古梦芳赶紧回到电视机前坐下,刚喝了一口咖啡,鲁建辉就敲响了门。
  
  古梦芳笑盈盈地打开门说:“鲁队啊,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找我?”鲁建辉表情高深莫测:“这几天,你去哪了?”
  
  古梦芳显得很沉着,她说何雅儒这几天没回家,她心里也乱得很,在外面玩了几天,时间地点都叙述得清清楚楚。鲁建辉单刀直入,问她去歌厅干什么?古梦芳坦然一笑:“鲁队,在目前情况下,我怎么有心思去唱歌呢?你一定是眼花看错人了。”
  
  鲁建辉突然话锋一转,问何雅儒不见了,古梦芳为什么还这么平静?古梦芳悠悠叹一口气,说何雅儒几天不回家又不是头一次,没什么可大惊小怪。鲁建辉单刀直入,问古梦芳和汪洋是什么关系?古梦芳倒爽快,说她和汪洋关系不错。通过交谈,鲁建辉得出了两个结论:古梦芳要么非常狡猾,精于防守;要么胸怀坦荡,没什么出格行为。他的推断倾向前者,因为古梦芳去过歌厅却有意否认,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刘局长赞同鲁建辉的看法。鲁建辉决定立即去一趟北京,和汪洋正面接触。就在这时耿波进来报告说,刚才对光头进行突审,发现光头和另外三个外地青年组成一个抢劫团伙,留下钞票后,所有物品全都抛弃在城郊的乱葬山。鲁建辉立即起身说:“走,去那儿看看!”
  
  3、乱葬山的照片
  
  乱葬山满目荒凉,地上扔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鲁建辉翻寻了一会,发现了一张男人的照片,他一眼看出照片上的人就是何雅儒!鲁建辉带着照片回到公安局,经过技术鉴定,这张照片洗印时间约在两年前。
  
  刘局长皱起眉头:“何雅儒的相片怎么会出现在乱葬山?”
  
  鲁建辉:“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抢劫的对象多是中年妇女。据我分析,何雅儒把照片当作爱情信物,送给了某个女人,这女人把照片放在包里,又被人抢了。”
  
  刘局长双掌一击:“这个推理合乎逻辑!”
  
  鲁建辉立即叫来耿波,要他以这张照片为线索,对所有抢劫犯展开一次仔细调查。然后立即启程去北京与汪洋正面接触。
  
  汪洋没有想到鲁建辉会去找他,这几天他郁闷得很,窝在宾馆的客房里借酒浇愁。原因是他们公司产品价格降不下来,外国人根本不接受。汪洋打电话给经理,多次要求降低价格,经理连连说“NO”!汪洋心灰意冷,打电话和古梦芳商量,决定在北京自我推销。可一连找了好几家公司,都把他挡在门外。
  
  这天,他带着委屈的哭腔给古梦芳打电话:“芳姐,我、我实在尽力了。”古梦芳只觉得心里发堵,汪洋过去一身阳刚,可现在……古梦芳气得乱嚷一通,把电话挂了。半个小时后,她又给汪洋挂去电话,声音明显温柔了许多:“我说你呀,真是不争气!行了,我明天再给你打1万元过去,记住了啊,你一定要争取谈成我们公司的生意!”古梦芳最后压低声音,说新河的公安很有可能去找他。汪洋问古梦芳为什么突然牵扯到了公安局,古梦芳说何雅儒失踪了,刑警大队长鲁建辉正在找他。汪洋一声惊叫:“何博士失踪了?那你……”古梦芳压低声音:“你别问了,我和他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你目前只有一个任务,就是守住我们的秘密!”
  
  没想到,汪洋刚刚从银行提出古梦芳的汇款,鲁建辉就找进了门。汪洋毫不隐瞒,立即承认了他和古梦芳的朋友关系。鲁建辉面带微笑问道:“你和古梦芳仅仅是朋友?”汪洋急了:“古大姐四十多了,我才三十出头,什么样的女人不好追,我为什么要去追一个半老徐娘?”
  
  汪洋滴水不漏,鲁建辉毫无收获。下午4点,汪洋睡午觉还没起床,鲁建辉又来了,这次一见面,鲁建辉就问古梦芳为什么给他汇1万元钱?汪洋不承认。鲁建辉笑着告诉他,中午谈话中,汪洋上了一趟卫生间,鲁建辉无意中看到了汪洋从银行提款的回单。离开汪洋的客房。鲁建辉立即去银行查询了这笔汇款来源。汪洋乱了阵脚,这才把他北京之行受挫后无脸回新河,自我推销又受阻,只好求助于古梦芳的事全部告诉了鲁建辉。
  
  鲁建辉虽然察觉到古梦芳和汪洋关系特殊,但没有证据,也很难再有什么收获。他决定先回去,看看耿波进展如何。
  
  耿波突破光头后,挖出了一个叫二豆子的人。一个月前,二豆子和刀疤联手抢了一个包,两人去乱葬山分赃,光头碰巧和另一伙人在那儿喝酒。打开包首先就看到了何雅儒的照片,二豆子随手把照片一扔,正好丢在光头脚前。光头拾起来一看,见是个男人,就问了句:“男人也敢动手?”二豆子说他们抢的是个女人,姓李,才三十多岁,是研究所隔壁的“回头乐”餐馆老板。
  
  鲁建辉精神一振:“二豆子那次抢了多少?”耿波说:“光现金就有l万多,还有两本存折,被他们扔了。作案后,二豆子溜去了广州。”
  
  事不宜迟,鲁建辉和耿波立即去二豆子家调查。二豆子老妈说二豆子大约个把月前出门,一直没回来,只隔三岔五给老妈寄点钱,但从来不打电话也不写信。鲁建辉和耿波转身又去“回头乐”餐馆。出乎意料,迎接他们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他说“回头乐”餐馆早已转让,李老板三个月前就走了。鲁建辉和耿波觉得“回头乐”就开在研究所旁边,张所长一定有所了解,两人立即去了张所长办公室。
  
  张所长一脸阴沉,和苗婷婷的关系看起来还没缓和。时间紧急,鲁建辉也没绕弯子,见面就直奔主题。张所长说“回头乐”餐馆老板叫李玉花,和他老婆是老乡。都是群丰村人。三十来岁,长得还挺漂亮,加之有他关照,李玉花的生意也一直十分红火。
  
  鲁建辉和耿波马不停蹄,赶往群丰村去调查李玉花。没想到,他们刚下车,苗婷婷正好从村口的大槐树下走过来。一见鲁建辉,苗婷婷就上前说:“鲁队,您是来做工作的吧?张大亮不是人,您还来帮他……”
  
  鲁建辉赶紧说明是来找李玉花的。苗婷婷惊讶不已:“您怎么不早说?李玉花家就在附近,我带你们去。”
  
  走了半里多路,到那儿一看,鲁建辉感到十分惊奇。那是一栋新建的小楼,在这穷山村里显得鹤立鸡群。他敲了半天门,里面却无人应。苗婷婷告诉鲁建辉,李玉花是个寡妇,男人在建筑工地打工时堕楼身亡,老板赔了一笔钱,李玉花就去新河做起了生意。说着,苗婷婷轻蔑地“哼”了一声:“要不是我家老张罩着,她盖得起这么漂亮的新房?”鲁建辉问:“你估计,她会去哪儿?”苗婷婷说,中饭时分她还看见李玉花,现在去了哪儿她不清楚。不过,李玉花是外乡嫁过来的,在这儿没什么亲戚,估计不会走远。鲁建辉和耿波一直等到天快黑了,还不见李玉花回来。他和刘局长通了电话,刘局长让他们先去广州寻找二豆子。
  
  第二天上午,鲁建辉和耿波就到了广州。广州警方说他们昨天夜里正好破获了一个抢包团伙,该团伙有当地人,也有外省人。在拘留所里,鲁建辉见了这些亡命之徒,其中有一个是新河人。问起二豆子,这家伙不敢隐瞒,立即说他与二豆子打过交道,早在半个月前,二豆子就和刀疤一起去了天津。他说,二豆子很警惕,在一个地方不会呆太久。鲁建辉只得通过广州警方把二豆子的照片发到全国各城市的公安部门,请求他们帮助查找。
  
  再说古梦芳,谁也不知道她和何雅儒的爱情是她心底的痛。婚后古梦芳一直深爱着何雅儒,但何雅儒研究AMK-1后,回家的时间少了,连一个吻也十分难得。尤其在很多学术刊物上,古梦芳发现丈夫的研究成果署名都是张大亮和何雅儒,而且张大亮的名字还在前面。古梦芳十分生气,两人开始争吵。古梦芳提出要何雅儒与她一起调回北京,何雅儒没答应,两人的心也越走越远。后来,古梦芳发现何雅儒竟和“回头乐”女老板李玉花走到一起,她受伤的心完全破碎,在汪洋的进攻下终于放弃了坚守……
  
  这天,汪洋又打来电话,说他已经找到了一家大跨国公司,让她过去参谋参谋。第二天上午,鲁建辉再次去找古梦芳,她已经人走屋空。鲁建辉正在懊恼,苗婷婷打来电话,说李玉花回来了!
  
  4、李玉花之死
  
  鲁建辉带着耿波连夜赶到群丰村,李玉花却再一次消失。据苗婷婷说,晚饭时分她看到了李玉花,还打了招呼。鲁建辉问苗婷婷和李玉花讲过什么没有?苗婷婷说她告诉李玉花,鲁队长有事正找她。耿波气得一跺脚:“何博士失踪,李玉花肯定有重大嫌疑。你这么一说,岂不是通知她逃匿?”
  
  鲁建辉立即通知刑警马上赶过来对李玉花住宅进行搜查。到凌晨4点多,在现场提取到一条男人内裤和五根女人头发,另外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还发现一个拇指大的茶色药瓶,上面标有英文。天亮以后,警察向村民询问,居然没有一个人清楚李玉花的去向。
  
  鲁建辉留下便衣蹲守,带着找到的东西迅速返回新河。经过DNA检测,三根头发属于同一个女人,两根是另一个女人。这就表明,李玉花家里还出现过另一个女人!药瓶被送往省厅鉴定,至于那条内裤,很快就查清是何雅儒的,张所长说他和何雅儒去澡堂子洗澡,亲眼看见何雅儒穿过。
  
  当天晚上,省厅反馈回检测结果,药瓶来自美国,装的是一种新型高效致幻剂。这种致幻剂过量服用立即置人于死地,而且不会有任何痛苦,微量服用却非常安全。但会在短时间里产生神经抑制。使服用者任人摆布。这种药在国内还是首次发现。
  
  一个偏僻的穷山沟,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对致幻剂的出现,张所长也十分惊讶。他觉得李玉花没有接触外国人的可能,里通外国的说法难以成立。不过,在她家里发现这种东西,他也觉得不可思议,至于何雅儒想变卖科技发明,他更不能接受。他说何雅儒有自己做人的基本原则,也有自己的信仰立场。

  
  当天晚上,刑警大队灯火通明,会议一直开到深夜2点多。刘局长最后决定,立即向国家安全部反映何雅儒的情况,要求各个海关秘密通报,防止何雅儒出逃或是被人劫持。鲁建辉则与苗婷婷正面接触。
  
  一见鲁建辉,苗婷婷就哭出了声,说张大亮没良心,要和她离婚。说着她跑进卧室,拿出一份离婚报告。这时,耿波说肚子不舒服,上了一趟卫生间,出来时,苗婷婷没有注意,耿波又溜进苗婷婷卧室,分别从卫生间和卧室提取了十来根头发样本。
  
  回到公安局,天已经黑了。鲁建辉顾不上休息,赶紧布置对提取到的十来根头发进行检测,结果证明是同一个人,但与李玉花家提取的头发毫无关系,这说明苗婷婷不是去李玉花家的另一个女人。就在这时,列车乘务员白楚灵打来电话,说在列车上发现了一具女尸,她辨认后确定就是接走何博士的那个女人!
  
  鲁建辉一跃而起:“列车现在什么方位?”“快到上海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鲁建辉赶到上海,铁路警方介绍,上车前此人已经被害,是被人带上列车抛尸的,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物证。鲁建辉提取尸体的头发样本立即检测。证实了死者的头发和李玉花家提取到的三根头发属同一个人。经新河发来的传真比照,死者就是李玉花!但案子是谁干的?李玉花为什么遭杀害?鲁建辉马上找来自楚灵,询问发现尸体的经过。白楚灵说,列车过杭州后,在例行安全检查时,发现餐车过道一只大拖箱无人认领,乘警打开拖箱才发现了女尸。但没有看到何博士。
  
  回到新河,鲁建辉再一次踏进了研究所。刚在张所长办公室坐下,一个男人就冲了进来,手里扬着一张纸,一见张所长就嚷他老婆跑了。鲁建辉感到莫名其妙,张所长赶紧给他介绍,这男人就是胡小英的丈夫罗军。两口子为离婚的事找过张所长好多次,张所长曾想清退胡小英,考虑到她情况特殊,才暂缓清退。
  
  说着,张所长把脸转向罗军:“你这是什么话?你老婆不见了,怎么也来找我?”
  
  罗军一看鲁建辉是个警察,忙转向他:“警察同志,我要离婚,胡小英死活不同意,我来这儿是想告诉张所长,今后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别怪我罗军害了她。”说完把手里的纸递给鲁建辉,转身走了。鲁建辉低头一看,纸上只有几句话:“我厌倦了生活,厌倦了婚姻,厌倦了这个世界!我走了,请再也别来找我!”
  
  这时,苗婷婷披散着头发跑了进来,她愤怒地拍着桌子,对张所长大叫大嚷,说他要是敢和她离婚,她就要吊死在这间办公室,变成恶鬼也不让张所长安宁!鲁建辉好不容易才把苗婷婷劝走。离开研究所,鲁建辉突然感到身心疲惫,有一种想好好睡一觉的感觉。
  
  刚进办公室,刘局长就找他来了,说天津警方发来传真,在一次大的反扒行动中,他们意外抓获了二豆子,要新河警方过去看看。鲁建辉决定立即去天津。经过刑警大队值班室门口,鲁建辉向里面瞟了一眼,突然向小琳吼了起来:“好啊,敢上网聊天!这刑警大队的规矩你是不是忘了?”刘局长过来笑笑:“鲁队,这可是我布置的工作。”鲁建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刘局,你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刘局长说:“等你从天津回来,我会详细给你解释。”
  
  二豆子极其顽固,无论天津警方怎么审讯,他除了交代在天津扒窃时被当场抓获的犯罪事实,其他的一句话也不肯多说。一见鲁建辉的面,二豆子却立即蔫了。据他交代。他们留意李玉花很长时间了,打算下手时,李玉花却转让餐馆走了。抢劫李玉花那天晚上,他们在街上溜达,看到李玉花从研究所出来,便悄悄尾随过去,在一个僻静角落里下了手。由于做贼心虚,他们不敢在新河久留,先是跑到广州,继而又跑到天津。东躲西藏过了一段提心吊胆的生活,钱包空了,他们想再捞一把离开天津,没想到一头栽进了法网。
  
  鲁建辉目光如炬:“这照片是李玉花包里的?”二豆子接过照片,细细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经与天津警方协商,鲁建辉把二豆子带回新河审讯。鲁建辉觉得这次没有白跑,总算了解到一丝蛛丝马迹。可他没想到,他在天津还没起程,苗婷婷又出了麻烦。
  
  这天,刘局长刚进办公室,披头散发的苗婷婷冲了进来,又哭又喊,说她要找鲁建辉问个明白,为什么要挑拨她和张所长的夫妻关系?刘局长一头雾水,还没等他开口,苗婷婷却又跳脚拍手唱起歌来。办公室的人赶紧给张所长打电话,不一会儿张所长来了,气得脸色铁青,伸手就给了苗婷婷一巴掌。苗婷婷抓住张所长又踢又打,口里乱嚷:“好啊!鲁建辉,你这个恶警察还竟敢动手打人,我和你拼了!”刘局长打电话叫来医生,给苗婷婷注射了镇静剂,苗婷婷才安静下来。刘局长问张所长:“怎么回事?”张所长叹了口气:“她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神经受过损伤。现在我们闹矛盾,她可能承受不了……”
  
  在这节骨眼上,苗婷婷怎么就疯了呢?当天晚上,刘局长正在苦苦思索,小琳打来电话,说局长交给她的任务有了眉目。刘局长立即赶过去,小琳正与一个网名叫“大鹏展翅”的男人聊得火热。刘局长问小琳能不能确定“大鹏展翅”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小琳信心十足,说从对方发过来的字里行间,她确信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对象。
  
  第二天上午,鲁建辉一脸风尘赶了回来。他告诉刘局长,二豆子已经带回来了,耿波他们正准备审讯。当鲁建辉说到李玉花被抢那晚是从研究所出来的,刘局长立即来了兴趣:“你认为她在和谁联系?”鲁建辉说:“我估计不是张大亮就是何雅儒。”刘局长说:“我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小琳网上聊天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鲁建辉兴奋得扬起眉毛:“是时候了,我和耿波再去北京,与汪洋正面交锋!”
  
  5、又一个女人垫底
  
  与北京警方一联系,鲁建辉又惊出一身冷汗:北京警方介绍,十多天前,建国门一家宾馆发生了凶杀案,死者为女性,脸上有被硫酸烧过的伤疤。鲁建辉赶往尸体冷冻库一看,被杀的竟然是胡小英。一推算时间,胡小英被杀恰好是她丈夫罗军发现绝命书后的第二天下午。鲁建辉提取了胡小英的头发样本,迅速进行检测。确定了胡小英就是去过李玉花家的女人!至此,在李玉花家提取到头发样本的两个女人已经全部被害!北京警方还告诉鲁建辉,他们在死者房间里发现了十个拇指大的茶色药瓶。一核对,也与李玉花家中提取到的药瓶一致。
  
  鲁建辉和耿波立即前往胡小英被杀的宾馆调查。服务员说,胡小英一个人住单间,但与隔壁的两男一女来往密切。胡小英住进来时,脸上蒙着面纱。打扮得像个伊斯兰教徒。胡小英被杀那天,隔壁三人也不知去向。鲁建辉立即去服务台,结果发现四个人全是假名,连身份证也是假的。鲁建辉拿出何雅儒、汪洋和古梦芳的照片,服务员惊呼:“那两男一女就是这三个人!”踏破铁鞋,鲁建辉终于踩着了狐狸的尾巴!
  
  此时的汪洋一如惊弓之鸟。夺取AMK-1,是他和“老板”共同策划的一个绝妙计划。从生命遗传工程研究所出来,他遵照“老板”指示,想尽办法接近古梦芳,并利用古梦芳胁迫何雅儒一起出逃。当然,这个偷天大阴谋古梦芳并不知道。鲁建辉找过古梦芳的当晚,他给古梦芳打了个电话,要她速去北京。古梦芳一到北京,汪洋就亮出了底牌:“芳姐,我要出国了,你跟我走吧!”古梦芳惊异不已:“你不是说公司总部就在北京吗?”汪洋“哈哈”一笑:“什么鬼公司!我是要你帮我,带何雅儒出国。”古梦芳越发惊讶:“这怎么可能!何雅儒失踪了,我估计藏在李玉花那儿,张大亮已经报了案,新河的公安正到处找他。”汪洋说:“他在哪儿你不要管,我需要你的合作!”
  
  古梦芳一口拒绝了汪洋的要求,还提出要离开宾馆,回家去看老爸老妈。汪洋假装答应她,趁她不注意偷偷把微量致幻剂放进了她的茶杯。从此之后,古梦芳就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胡小英遵照“老板”指示,半路杀害了李玉花,然后又带着服了致幻剂的何雅儒悄悄潜入北京。这整个过程,都是“老板”周密安排的。胡小英到北京后,汪洋为她接风洗尘。就在当晚,汪洋让她喝了过量的致幻剂,她连丝毫痛苦也没感到就魂归西天。

  
  半夜12点多,汪洋带着任他摆布的何雅儒和古梦芳离开了北京,沿着天津、宣化、开原、廊坊兜了个大圈子,然后在邯郸住了下来。一进宾馆,他就迫不及待地给“老板”打电话:“事情怎么样了?”“老板”低声道:“该死的美国佬,还没最后给我定妥。你等我的信息,一天给我换一个地方,千万不能让警察嗅到你的气味!”
  
  鲁建辉把情况汇报给刘局长后,立即和北京警方进行全城大搜捕,很快找到了送汪洋他们离开北京的出租车司机。据司机说他送这三人去了天津,可是鲁建辉和耿波在天津却扑了空。刘局长感到事关重大,赶紧和公安部取得联系,详细汇报了案情,公安部立即向全国发出了红色通缉令。
  
  这印有照片的通缉令往全国各城市大街小巷一贴,躲在邯郸的汪洋顿时吓得脸色铁青,赶紧给“老板”打电话。“老板”想了想说:“赶紧去上海,不,去广西东兴,那里距越南仅一河之隔,万一有风吹草动,从东兴过境非常方便。”
  
  这天夜里,汪洋带着古梦芳和何雅儒偷偷离开宾馆。他们刚走,邯郸警方就接到宾馆服务员报告,说宾馆里有三个客人和通缉的犯罪嫌疑人非常相像,等警察扑进宾馆,汪洋又一次侥幸逃脱。
  
  可汪洋怎么也没想到,当他招来出租车时,回头却不见了古梦芳。原来,这致幻剂每天都要使用才能控制人的神经,可是今天致幻剂已经用完。他明白再要“老板”送来是不可能了,便用锋利的刀子在何雅儒手臂上轻轻割了一刀,威胁他们夫妻:“谁要不好好配合,我就一起杀了你们!”何雅儒没有作声,古梦芳却吓得打颤。汪洋以为古梦芳一个女人要比何雅儒好控制,没想到却让古梦芳钻了空子。
  
  古梦芳躲在暗处,浑身颤抖,直到汪洋裹胁着何雅儒坐车走了,她才边跑边喊“救命”。不到10分钟,刘局长就得到邯郸警方的通知。说通缉令上的古梦芳逃出了汪洋的魔掌。刘局长立刻指示在天津的鲁建辉和耿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邯郸。
  
  坐到鲁建辉和耿波面前,古梦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成了泪人。慢慢平静后,她交代说汪洋为什么裹胁何雅儒她起先并不知情,被骗到北京后,她才了解到汪洋的真实企图。鲁建辉盯着她:“你为什么一开始不愿与我们合作?”古梦芳低下了头:“我恨警察!与汪洋好上之后,我们去宾馆开了房,当晚就被治安大队抓获,说我们卖淫嫖娼,要么通知单位来领人,要么接受5000元罚款。我知道,我背叛了何雅儒是不道德,可与卖淫嫖娼怎么也扯不上边呀,你们警察……”鲁建辉沉默片刻又问:“那晚你明明去了歌厅,当我找你时,你怎么矢口否认?”古梦芳说:“我心情不好,想去唱歌散心,看到你后怕你缠着不放,只好走了。那个男人是我们公司的业务主管,叫宁博,你可以找他调查。”
  
  根据古梦芳的交代,初步可以断定古梦芳没有参与犯罪。鲁建辉立即向刘局长汇报。刘局长十分高兴:“真正的主角就要登场了,你们要做好‘欢迎’准备!你可能没想到吧,真正的主角是张大亮!”
  
  6、浮出水面的冰山
  
  其实,在鲁建辉全力破案的同时,刘局长调阅了何雅儒和张大亮所有档案资料,发现张大亮心术不正,而且野心勃勃,具有作案动机。对于张大亮老婆苗婷婷发“疯”一事,刘局长也有疑问。在悄悄进行的调查当中,研究所有人反映张大亮和苗婷婷的关系一直很融洽,这次为了所谓的“上网风波”闹得不可开交,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当他得知李玉花是从研究所出来才被二豆子抢走了巨款,心里越发亮堂了。于是,他暗中安排小琳上网,在浩如烟海的聊天爱好者中寻找张大亮的鬼影。
  
  小琳费尽心机,终于找到了网名为“大鹏展翅”的张大亮。就在鲁建辉给刘局长打电话前,张大亮告诉小琳,最近他要出一趟公差,很快就会回来。刘局长判断,张大亮已经知道古梦芳逃脱了汪洋的魔掌,想出卖AMK-1的美梦成了泡影,极有可能铤而走险,去邯郸杀了汪洋和何雅儒。
  
  刘局长的分析一点没错。张大亮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感觉走投无路了。与汪洋通过电话之后,他一夜都没睡。苗婷婷紧张地问:“大亮,杰克金不是说好了要收购AMK-1吗?”张大亮咆哮起来:“这该死的家伙!”
  
  原来,去年秋天张大亮去国外考察,结识了一家医药跨国公司的副总裁杰克金。他对AMK-1的发明非常感兴趣,愿意出资1亿美元购买这项成果,另加一座带游泳池的别墅和一辆劳斯莱斯轿车。临别时,杰克金给他1万美金为订金,还给了他30支致幻剂。张大亮心花怒放,回来后立即找汪洋做帮手,以“辞退”为名让他去了古梦芳的公司。然后,张大亮又让李玉花去勾引何雅儒。这对夫妇正闹着家庭风波,双双浑然不觉,一起落入张大亮精心编织的情感陷阱。何雅儒去上海开会,杰克金发来邮件,说公司打算同时“收购”AMK-1和何雅儒,他才指使李玉花把何雅儒骗去群丰村,秘密藏了起来。然后,他向警方报告说何博士失踪,企图把水搅浑,转移警方视线,达到何雅儒出境的罪恶目的。当鲁建辉到群丰村调查,他预感大事不妙,指令李玉花先裹胁何雅儒出逃。半路上,他又派胡小英将李玉花秘密杀害,承诺的条件是带胡小英去美国整容。
  
  没想到,杰克金公司还没最后决定,他这边已被警方逼到了绝境,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张大亮恨得牙关紧咬。第二天清晨,张大亮便登上了北去的列车。他左思右想,感到败局已定,车过黄河后,默默地从提包里取出剩下的10支致幻剂,全部倒进茶杯。然后,他深深叹一口气,端起了茶杯。就在杯口接近他嘴唇的瞬间,对面的中年旅客微微一笑,伸手把茶杯拿了过去:“张所长,你的表演应该划上句号了!”张大亮浑身一震:“你、你是谁?”中年旅客面带讥讽:“新河刑警!”
  
  如惊弓之鸟的汪洋还不知道张大亮已落入法网。古梦芳逃脱以后,汪洋带着何雅儒半路下了车,就近找了家小旅馆。刚住了半天,他又带着何雅儒匆忙离开。快天黑时,他慌不择路踏进城郊一户农家,谎称和伙伴出门旅游迷了路。主人热心地收留了他们。半夜三更,趁主人一家睡熟,他给张大亮打电话,报告了自己的方位。张大亮指示他就在那儿别动,他很快过来,见面后再作打算。第二天中午,他想再和张大亮联系一下,问问他到了哪儿,可怎么也听不到张大亮手机回话的声音。就在这时,鲁建辉一步跨进屋,威严地说:“汪洋,你被逮捕了!”原来,张大亮在列车上被逮捕后,不得不交代了他犯下的罪行,并按公安局部署让汪洋留在村里别动。
  
  面对鲁建辉的凛然目光,汪洋的心理防线很快崩溃,交代了协同张大亮裹胁何雅儒的全部犯罪事实。刘局长和鲁建辉走出了审讯室,头上的阳光很灿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