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陪人上床的女司机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29 20:00

  柴雄从事技术工作,由于正在研究一项新课题,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才回家。这天晚上,他又加班到12点,当他快速来到公共汽车站点时,最后一趟公交车已经开出。没办法,匆忙中他只好拦了辆出租车,想不到还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司机,当他准备拉后车门时,女司机却将前门打开了,叫他坐在前面。柴雄一愣,眼下一些歹徒专门残害女司机,司机们都叫乘客坐后排座位上,而且前座和后座之间还架设了钢丝网,以防不测,想不到这个女司机还这么胆大。此时他望了一下女司机,心想,也许她见我面善,一看就感觉我是好人吧。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柴雄家的居民楼前,就在柴雄掏钱递给女司机的一刹那,女司机一把抓住柴雄递钱的手:“大哥,我不要你的车钱,我想……”女司机欲言又止地低下了头。
  
  “怎么,你有难处想请我帮忙?”柴雄朝对方笑了笑。
  
  “不是,大哥我想问,你愿意陪我上床吗?”
  
  什么?柴雄脑子“嗡”的一声,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正在这时,女司机的另一只手忽然抚摸到了柴雄的脸庞上:“大哥,是我主动和自愿的,不要你的钱。”
  
  此时的柴雄一把甩开女司机的手:“你不好好开车却靠那玩意挣钱,我不是那种人。”柴雄边说边扔下车钱匆匆地钻出了车门。谁知,那个女司机跟着追了出来:“大哥,你等等,我有话要说。”可柴雄却像躲瘟神似的小跑着:“请你放自尊些,否则我要报警了。”边说边要掏手机。
  
  这时,女司机加快步伐跑到柴雄面前,忽然,她一下跪倒在地:“这位大哥,看来你是真正的好人了,我终于等到了,我死也放心了。”
  
  听着女司机莫明其妙的话,柴雄放慢了步伐,他下意识地拉起了女司机:“你刚才说的啥意思?一会儿要我陪你上床,这会儿又说我是好人,还说你死也放心了?”
  
  女司机朝柴雄鞠了三个躬:“这位大哥,请原谅我刚才的放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那种坏女人,请车里说。”柴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跟着上了出租车。
  
  回到车里,女司机从一个小包里取出了驾驶证、一本医院诊断证明书和一个七八岁小女孩的照片:“这位大哥,我叫李雪,实不相瞒,还有几个月我就将离开这美好的人间了,但我放心不下的是这个可怜的小女孩,求求你收养她,并抚养她成人。”
  
  从医疗诊断书上得知,这个叫李雪的女司机得了白血病,需骨髓移植,否则只能活三个月。柴雄眨了一下眼睛,问李雪:“我听说这种病只要有亲人的骨髓就行了,成功率很高。”李雪摇了摇头:“我不想治疗,就活最后三个月吧。”看完诊断书后,柴雄又看着那张小女孩照片问:“这个女孩是谁?她现在哪儿?”李雪发动了车:“到我家看看就知道了。”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幢旧居民楼前,李雪领着柴雄进了一间普通的住宅门,卧室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熟睡着,李雪指着小女孩轻声说:“她是我八年前在路边捡到的弃婴,也不知她的父母是谁。”
  
  柴雄一愣地望着李雪:“为什么不让你的家人和亲人抚养呢?”李雪将柴雄领到了客厅里,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对老人像片说:“我和这个小女孩一样也是个弃婴,多亏了我的养父养母捡到我并把我抚养成人,可惜半年前,他们因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此时李雪已泣不成声,她告诉柴雄,半年前,养父养母去世后没几天,她在医院的一次例行检查中被查出了那种病,虽然能骨髓移植,可自己是个弃婴,哪来的亲人?医生得知她的实际情况后也告诉李雪,骨髓虽然能配对,但目前国内骨髓储备库还不完善,很难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这种相匹配的骨髓,即使能找到,也还需要数十万元的治疗费用,手术的成功率也不是很有把握,于是她决定放弃。可为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她决定在自己离开人世前寻找一位好人来抚养,并将全部家产作为抚养资本。为了寻找到真正值得信赖的好人,她选择了一种无奈之举,就是向坐她车的男乘客主动提出“上床”的诱饵,结果,先前的好几位男乘客都因“贪色”,没有一个能经得住诱惑,直到今晚她遇到了柴雄…
  
  听了李雪的叙述,柴雄问:“你这办法也太冒险了,假若遇到坏男人咋办?”
  
  李雪一笑:“我有办法。当看出对方是个色鬼后,我马上找借口以买东西为名开车趁机溜之大吉。这办法还行,前面的都这样对付了,想必那些想贪色的男人还以为我是神经病呢。”
  
  此时,柴雄劝说李雪不要放弃治疗,他和她一道想办法,可李雪却铁了心,说没有医治好的希望,并说这种病离开人世的例子她最近见过好几例。见李雪如此坚决,柴雄只好答应了李雪的请求,并告诉她,他只有一个老妈,只因自己工作较忙,没有时间陪伴她,正好可以抚养这个小女孩,这样自己的老妈一来有个伴,二来好打发生活中的寂寞,至于李雪的家产他一分不要。
  
  就在他和李雪就家产争执时,李雪忽然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她拿出大半瓶葡萄酒对柴雄说:“好,那就听你的,为了感谢你这个好人,我敬你几杯酒。”推辞不过的柴雄只好喝了两杯,可不到一会儿,他就感到脑袋发晕,继而啥也不知道了。
  
  等他迷迷糊糊醒来时,却听见有哭泣声,他循声一看,是那个小女孩,柴雄问她咋了,小女孩哭声更大了:“大姐姐不要我了。”边说边递过来一包东西。柴雄打开一看,里面有车辆和房产使用证以及资产授权委托书等,受益人全是柴雄,包里还有李雪写下的一封信,说她在酒里放了安眠药才脱了身,叫柴雄一定要信守诺言,抚养小女孩成人,她在九泉之下会保佑他们;同时告诫柴雄不要找她了,她现正云游四方,等待着生命的终结。
  
  一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期间,柴雄时时都在思念着这位大仁大义的好姑娘,只因工作太忙,他没有时间打听李雪的下落。
  
  这天,柴雄出外办事,一个女孩子在他面前一晃而过,那不是李雪吗?柴雄快步追了上去,果然是李雪!他一把拦住李雪,就要抓她的手。谁知李雪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你这个流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动手动脚!”并大呼大叫地奔跑着。
  
  柴雄以为李雪的生命只能活三个月的诊断,只不过是医生们的胡诌,现代科学这么发达,什么生命奇迹都可能发生,而李雪呢,则害怕拖累自己才这样做的。于是他紧追不舍,正在这时,路旁的巡警赶了过来,一把扭住柴雄的胳膊,问咋回事?柴雄一五一十地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不信到他们家看去,李雪的驾驶证还在呢,还有那个小女孩也可以作证。
  
  巡警立即将这个李雪叫住,问是不是这回事?李雪大声地骂道,说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这回事。没办法,按照柴雄的请求,巡警们只好驾车带着他们俩赶到了柴雄的家。这天正巧是星期天,那个小女孩正在小区里玩耍,一见到李雪,小女孩一下跑上前抱住她,大声地叫道:“大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巡警们愣住了,赶紧叫来了附近的派出所民警,经过调查,这个“李雪”叫王兰,并不是那个患白血病的李雪,意想不到的,这个跟李雪长得一模一样的王兰竟是李雪的双胞胎姐姐。二十多年前,李雪的亲生父母因养不起双胞胎姐妹,将其中的妹妹丢到了路边,想不到,无巧不成书,同在一个城市的李雪亲姐姐今天却被柴雄相遇错认了……
  
  得知了事情的真相,李雪的亲生父母立即赶到了柴雄家,他们拿着李雪的驾驶证照片泪流满面地叫:“我的好女儿啊!”王兰说:“柴大哥,我相信我妹妹一定还活着,就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她,用我的骨髓救活她。”柴雄则拿出一个存折说:“这是我的全部积蓄,正巧我的课题研究完了,从明天开始,我们借助媒体一起去寻找李雪,一定要找到她。”
  
  为了尽快能找到李雪,柴雄将李雪照片、亲生父母和双胞胎姐姐王兰以及那个小姑娘在一起想念她的情景,用微型摄像机拍成了3分钟的短片,用真情感动了国内一家较著名的电视台,并将短片在该电视台《寻亲》栏目播出,可一个礼拜过去了也没有李雪的消息。
  
  这天,当柴雄和王兰刚回到旅馆时,忽然柴雄的手机响了,是一家医院打来的,说他们医院刚刚收治了一名路人送来的已奄奄一息的一名女病人,长相和病情跟电视台《寻亲》栏目中的失踪者非常像,柴雄他们立即赶到了那家医院,果然是李雪,此时的她已骨瘦如柴,话都说不出,当她看见眼前的王兰时不禁一愣,嘴唇一动,而王兰一下扑到李雪的身边,哭泣道:“我可怜的好妹妹,你好命苦啊。”一旁的柴雄也眼泪汪汪,忙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后,说道:“李雪,你的命不该绝,你的亲人就在眼前,你有救了。”李雪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是家大医院,医生们立即对李雪和王兰做骨髓配对试验,可想不到的是她们姐妹俩的骨髓组织却不匹配,柴雄一听有点绝望了,此时,王兰抓起电话,因为她还有三个哥哥姐姐。远在千里的李雪亲人们一听火速赶到了,经过一个个的配对,李雪的一个刚怀孕不久的姐姐与其相匹配,如果施行手术,李雪的这个姐姐可能存在胎儿流产的危险,但为了救李雪,姐姐毅然同意……
  
  一年后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一家大酒店,一场婚礼正在热烈的举办。“新郎柴雄,你愿意娶新娘李雪为妻吗?”“我愿意。”这是柴雄的声音。“新娘李雪,你愿意嫁给柴雄为妻吗?”“我愿意。”这是李雪甜甜的声音。忽然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拿着一束鲜花跑到李雪和柴雄中间:“大哥哥,大姐姐,你俩快亲嘴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