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女儿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30 00:00

  唐河和麦秀是在外打工时相识的,不久二人就偷吃了“禁果”。麦秀发现自己怀了孕,眼看就要“显山露水”,无奈,只好辞工回到家中,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二人就开始了夫唱妇随的生活。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麦秀产下一名女婴。但让唐河一家难以接受的是这女婴竟然患有先天性唇腭裂。找大夫咨询能不能进行修补手术,大夫说进行修补手术完全可以,不过不是现在,要等到孩子六、七岁时才能进行,现在孩子幼小不宜手术。唐河想到这六、七年每天都要和一个豁嘴的女儿朝夕相处,他感觉自己无法面对,决意把女儿丢弃。麦秀一听,抱着女儿泪流不止,可又不敢强硬阻拦。她认为这是自己的过错,别人家的媳妇生下的儿女都健康完美,自己怎么就生个豁嘴女儿呢?
  
  夫妻一番商议,决定把女儿悄悄抱到镇上,放在镇市场边的道路上,碰上不嫌弃女儿的就会把她抱走抚养长大。麦秀流着泪对唐河说:“咱再不喜欢这个女儿,也要把她养到满月再送人,孩子是无辜的。”
  
  唐河点点头:“那就养到满月吧。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做啊。”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麦秀把女儿养得胖胖的,一想到女儿即将永远离开自己,泪水就夺眶而出。天还没亮,唐河就推醒了麦秀,二人商定今天就把女儿送出去。唐河推出自行车,麦秀抱着女儿坐在唐河身后出了村。唐河怕天亮了被人发现,一路上把车子蹬得飞快。来到市场边,东方已露白。选好地方,麦秀把熟睡的女儿轻轻放在地上,又把一个包儿轻轻放在女儿身边。包里有一包奶粉、200块钱和一张写着女儿出生年月日的纸片。望着依然沉浸在酣睡中的女儿,麦秀的泪又下来了,愣愣地站着不忍离去。唐河只好拉着她走,麦秀身不由己地离开了女儿。女儿在她泪眼矇眬的视野里渐渐变成了一个黑点。这时,传来女儿的啼哭声,女儿除了嘴巴,各方面都很健康,那声音很响亮,在静谧的清晨传得很远。麦秀对唐河说:“咱不能这样离去,走也要等女儿被人抱走了再走。”唐河沉默片刻,同意了,二人来到一堆麦秸垛边蹲下来。
  
  夜幕完全退去,天空大亮。清晨起了一层薄雾,远处的景物在薄雾的笼罩下朦朦胧胧。这时,麦秀发现附近不远处有个黑点迅速地移动着,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这黑点原来是一只大狼狗,正循着女儿的哭声向女儿靠近。麦秀立马有一种不祥之感,推一把身边的唐河,语无伦次:“快、快……狗、那狗……”
  
  唐河也发现了这只狗,但他什么也没想,当听到麦秀的惊叫声,这才猛然意识到女儿有危险,抓起身边的一块土坷垃,迅疾地向大狼狗追赶上去。
  
  这只大狼狗偷吃了主人养的鸡,被主人暴打一顿,溜出来后再也不肯回原来的家了,成了一只四处觅食的流浪狗。前些天,它已吃掉了一名死婴,这两天正饥饿难耐,听到女婴的啼哭声,疯狂地奔跑过来。大狼狗跑到离女婴有一箭之地,忽然停了下来。它在观察周围有没有人,这就让后面的唐河赢得了时间。大狼狗看四周无人,口里流出了“哈拉子”,大胆地向女婴扑去。
  
  唐河眼见大狼狗扑向女儿,心说,我虽然不喜欢这个女儿,可也不能眼巴巴地看着她葬身狗口。他突然大吼一声,挥手甩出土坷垃,砸向大狼狗。大狼狗听见后面有人,回头一看,见一东西飞来,躲闪不及,土坷垃正砸在它的一条后腿上。唐河以为大狼狗遭此一击,一定会痛叫着落荒而逃。然而,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大狼狗不比一般的小柴狗,见人就夹着尾巴逃窜。一般情况下,它不敢主动攻击成年人,但一旦受到侵害,这种狗凭着自身的强悍,反击和报复意识极强,一见对方势单力孤,立马就向你反扑过来。大狼狗“呜”的一声龇着尖利的牙齿迎战唐河。唐河见大狼狗非但没逃,反而向他发起了攻击,想到自己赤手空拳,料想敌不过,转身就往藏身地飞跑。大狼狗一条腿受伤耷拉着不敢着地,尽管这样,行动依然迅速。大狼狗虽然是狗,却有一半狼的凶残。如果是前天,它早一跃而起,将攻击对象牢牢地按倒在地。唐河跑得气喘吁吁,被穷追不舍的大狼狗赶上,一口咬住了他的裤腿,“扑通”一声,唐河栽倒在地。紧接着,大狼狗张开了尖锐的雪齿,一口咬在唐河的左肩上,立马血水横流,痛得唐河大叫一声。就在大狼狗显露恶狼本性咬向唐河的咽喉时,一人赶来,挥棒打在猝不及防的大狼狗脊梁上,大狼狗惨叫一声,落荒而逃。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麦秀。麦秀见大狼狗追撵唐河,料想唐河要吃亏,低头发现地上躺着一根棍棒,赶紧抓棍在手,上前帮助唐河,但还是晚了一步,唐河被大狼狗咬翻在地,好在关键时刻她赶到近前,不然大狼狗一口下去,唐河就凶多吉少了。麦秀丢开棍棒,扶起唐河。
  
  大狼狗并没有走远,坐立着朝这边观看。这时,马路上出现了来市场摆摊的车辆。女婴的哭声仍在继续。
  
  血水顺着唐河的胳膊往下流。麦秀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包扎好,让唐河赶快去医院,唐河叫麦秀陪他一块去。
  
  麦秀说:“女儿在那边躺着,大狼狗还没走开,咱来是把女儿送人的,不是来喂狗的。”
  
  唐河瞅一眼女儿,又瞅一眼虎视眈眈的大狼狗,发狠道:“狗日的,看老子改天活剥了你!”然后一个人去了医院。
  
  也许是女婴没了力气,哭声明显弱了下去。这时,女婴身边已围了几个人,有人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麦秀从地上捡起棍棒,她想听听人们怎样评论他们夫妻俩,便朝人群走去,还未到近前,就听到一个大嗓门的男人在骂:“这是哪村的狗男女,把一个这么幼小的孩子丢在这里,作孽,缺八辈子德!”
  
  有人弯腰仔细看:“哟,怪不得,原来是个豁嘴孩子,但也不能把孩子扔掉呀,这样狠心的爹妈真是狼心狗肺!”
  
  大嗓门接着骂:“这样的狗男女要是让我撞见,我非揍龟孙耳光不可,不愿养就别生!”
  
  ……
  
  人们越聚越多,出口的语言也愈加尖锐难听,污言秽语让麦秀几乎站立不住。这时她感觉两只乳房胀胀的,以往这时间该让女儿吃奶了,她真想分开众人抱起女儿,让女儿吃个饱。但这样人们就会认出自己,说不定此刻围在女儿周围的就有自己村里的人呢!她不敢上前,眼瞅着自己的亲生骨肉近在咫尺,嗷嗷待哺,却不能给予她母爱,麦秀心里针扎一般难受。这么忍耐了一会儿,麦秀最终忍不下去了,路人的谩骂、谴责和自身的悔恨,迫使她急于见到唐河,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一定要把女儿抱回去。那只大狼狗已不知去向,也许是见人这么多,捞不到便宜,早去别处觅食了。麦秀看女儿没有了危险,丢开棍棒,骑上自行车赶往镇医院。
  
  麦秀骑车刚到镇医院门口,忽然从里面开出一辆警车,两车险些相撞。“麦秀——”车里突然传出唐河的叫喊声。麦秀手一哆嗦,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等她从地上爬起来,警车已走远了。
  
  唐河怎么被警察带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麦秀呆愣片刻,跑进医院里,见里面站着几个人,有大夫也有护士。
  
  “刚才那个人犯了啥法,警车为什么把他带走?”麦秀来到一名护士面前急切地问。
  
  女护士还未开口,旁边的一位胖大夫先开了腔:“这人一大早跑来,胳膊上血淋淋的,问他咋回事,他说是狗咬的。又问他狗干吗会咬着你呢?他就支支吾吾答不上来了,我怀疑他是个小偷去行窃被狗咬伤了,不然谁大清早起来去招惹狗干什么?这种小蟊贼必须坚决打击,我就报了警,镇派出所就把他‘请’走了。”
  
  原来是这样。麦秀一跺脚,对那胖大夫道:“你弄错啦,他不是小偷!”
  
  “不是小偷?”胖大夫迷惑不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小偷?你是干啥的?”
  
  麦秀想把真情讲明,又感觉自己和丈夫的行为实在难以启齿,便应付一句:“跟你说不清楚。”转身便走。
  
  胖大夫一头雾水:“这女人,着的哪门子急呀,莫明其妙。”
  
  麦秀来到镇派出所时,王所长刚刚给唐河录完口供。面对王所长威严的面孔,唐河不敢隐瞒,把他和老婆一块丢女儿、与大狼狗搏斗负伤的经过,向王所长如实说了。麦秀一见王所长就“扑通”一下跪下了,说她的丈夫是冤枉的,不是小偷。又把他们丢女儿、与狼狗搏斗的经过复述了一遍。二人所说的一模一样。王所长相信唐河不是小偷,但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随意丢弃也是不对的,对夫妻俩开导训斥一番后,就把唐河放了。
  
  走出派出所,抬头看太阳,已是接近中午时分。夫妻俩急忙来到市场边丢弃女儿的地方,这儿空空的,早没了女儿的影子。车来人往,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麦秀向附近一个摆小摊的打听,摊主说那个小丫头真够可怜的,后来被一个中年男人抱走了。
  
  听说女儿被人抱了去,麦秀心里说不出是悲还是喜。
  
  三天后,唐河决定带领麦秀外出打工去,就在他们准备启程的这天早晨,天刚麻麻亮,唐河还在睡梦之中,麦秀听见门外有隐隐约约的婴儿啼哭声,一把推醒了唐河。唐河揉着惺忪的眼睛,听麦秀说门外有婴儿的啼哭声,以为是麦秀过度思念女儿产生的错觉,说:“今天我就带你离开这里,瞧你疑神疑鬼的样,非闷出病来不可。”
  
  麦秀又推一把唐河:“说什么呐,你仔细听!”
  
  唐河这一细听,听见了,外面是有婴儿的啼哭声。他不相信这么早怎么会有孩子哭,干脆跳下床推开了封闭的窗扇,一股清风夹带着孩子的哭声扑面而来,这下唐河相信了外面真有个婴儿在哭。这哭声非常熟悉,好像是女儿的哭声;女儿不是被人抱走了吗?这会儿怎么在外面哭?唐河疑惑地披衣走出门去。
  
  拉开院门,唐河一下子惊呆了,只见院门外放着一辆崭新的婴儿小推车,上面一个婴儿正嗷嗷待哺,俯身细看,正是三天前被自己丢弃的女儿。跟在后头出来的麦秀见是自己的女儿,喜极而泣,抱起女儿:“乖、乖,你回来了,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再也不会丢弃你了。”撩起衣服将奶头塞进女儿口中。
  
  唐河房前屋后找了个遍,连个人影都没发现,是谁把女儿送了回来?
  
  婴儿车里放着五罐奶粉、八件童装,另外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里面装着厚厚一沓百元钞票和一张信笺。展开信笺,一段文字出现在唐河眼前:
  
  唐河兄弟:
  
  我是个没有老婆的光棍汉,却很想有个孩子,男孩女孩都行。谢天谢地,我在市场边捡到个女孩,这女孩是个唇腭裂。医生说做手术需等到六年后,我非常喜爱这个小女孩,想把她养大成人,给她取名叫爱爱。我这是第一次抚养这么大的孩子,谁知道养孩子这么难呀!孩子一哭,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这几天都是邻居帮我料理的,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我听说你老婆一个月前坐了月子,俗话说,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我想把我的女儿爱爱寄养在你的家中,也没有事先和你商量,冒昧就把女儿送来了,你不怪罪吧?不过你放心,我的女儿不会让你白养活的,我每年都会给你送来她的生活费,首付5000元请查收,六年后我会出现在你面前,一并将你们夫妻六年的操心抚养费总付了,请放心,我说到做到。
  
  最后,我提醒你,一定要把我的女儿养好,如果你们虐待我的女儿或是中途夭折了,当心我会翻脸不认人,让你家永无宁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六年后见。
  
  一个暂不露面的朋友
  
  唐河接连将这封信看了三遍,最后一遍是读给麦秀听的。二人面面相觑,好一阵没言语,看得出,二人的脸上都五味杂陈。
  
  麦秀幽幽地望着呆愣的唐河问:“你害怕啦?”
  
  唐河一把将信笺揉成一团,笑道:“我怕啥?他的意思不就是不让咱再丢弃女儿嘛。我现在想起来了,那只大狼狗也许就是对我丢女儿的惩罚,我不会一错再错的。六年后,我不等这个人出现,就把女儿唇腭裂修补好,还她一张娇美的容颜,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活得无忧无虑,烂漫得像个公主一样!”
  
  麦秀深情地望着唐河:“你终于像个爸爸了。我替女儿向你表示感谢,谢谢爸爸!”
  
  至于这个神秘男人后来给唐河送钱了没有,六年后会不会出现,还会再生什么枝节,敬请关注下篇故事《神秘的爸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