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母爱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31 00:00

  自小在福利院长大的华江,如今是一名成功的律师。
  
  华江在福利院生活了9年,他永远忘不了那些孤独的日子。从懂事起,他就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是个多余的人,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一定要找到那个抛弃自己的可恶女人,问问她,既然不想要自己,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他恨父母,恨自己,更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4岁的时候,早熟的他就患上了自闭症,常常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小屋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的天空,半天不说一句话。
  
  有许多好心人到福利院来领养孤儿,但没人愿意接纳这个沉默寡言、愤世嫉俗的孩子。直到他9岁时,才遇到了好心的刘阿姨。刘阿姨收养他的时候才二十五六岁,此后也一直没有结婚,而是将全部心血倾注到了华江身上。她像亲生母亲一样照顾他,不但治好了他的自闭症,而且让他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家庭生活,并最终将他培养成一名受人尊敬的律师。
  
  华江从养母刘阿姨那里得到了母爱,在他心里,对生母的痛恨却与日俱增。刘阿姨经常劝他应该原谅母亲,她说世上所有的母亲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抛弃孩子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华江却不理解,他对刘阿姨说:“像您这样,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能做到的事情,我的亲生母亲为什么就做不到?即使她当时有苦衷,可后来为什么不来找我?”
  
  刘阿姨担忧地看着他,问:“你就真的这么恨你的妈妈吗?你别忘了,是她给了你生命。”
  
  华江说:“给我生命的是您,没有您,我活不到现在,您才是我的妈妈。如果她有您一半的心肠,就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能找到她,我一定要控告她遗弃罪,让她为当初的行为付出代价!”
  
  刘阿姨摇头苦笑,叹息说:“是呀,一个这么可爱的孩子,她怎么会忍心抛弃呢?她一定是疯了!”
  
  可是,生母抛弃华江的时候,没有人见过她的样子,也没其他可靠的线索,到哪里去找她呢?
  
  华江没想到的是,他没有找到自己的生母,阴差阳错,却找到了自己的父亲。
  
  说来也巧,华江刚接了一件刑事案子,为一名强奸犯当辩护律师。这人叫赵刚,是一名强奸惯犯,已经3次因同一罪名入狱。最早的一次是在他18岁的时候。算起来,在他五十余年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在狱中度过的。这一次,他刚坐满10年牢出来,又旧病复发,涉嫌对两名妇女进行性侵犯,被提起公诉。而这一次,他面临的刑期很可能是无期徒刑。
  
  华江刚接下案子,还没见过犯罪嫌疑人一面,事情就出了意外——赵刚因为对前途绝望,在看守所割腕自杀,被送入医院抢救。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治疗。可是,医院检测出,赵刚的血型比较特殊,是一种比较稀有的RH阴性A型,医院的血库中并无存备。医生紧急在血型库中查找全市拥有这种血型的人,而华江正是其中之一。他距离医院最近,得到消息后第一个赶到医院。
  
  献完血后,华江才知道所救助的对象竟是自己的当事人。第一眼看到赵刚,他就一怔,发现赵刚的鼻子和眼睛跟自己非常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下来的。联想到两人一模一样的血型,他突然有了一种预感:这个人一定跟自己有某种关系。
  
  因为自己是特殊血型,华江以前也曾经试图从血型入手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可是医生解释,这种特殊血型并不一定是遗传来的,也就是说,他的父母也并不一定是这种血型。他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华江不动声色,采到了赵刚的血样,然后跟自己的血样一起送到了DNA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显示,两人具有99%的概率是父子关系。
  
  自己的父亲竟然是个强奸犯,华江哭笑不得。不过,他也并不太伤心,因为在他心中,早就把父母想象成是一对十恶不赦的人渣,不然的话,他们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
  
  华江调查后,发现赵刚并没有结过婚,也就是说,自己是他的非婚生子。华江今年30岁,往前推30年,那一年,赵刚应该是刚刚坐满6年大狱出来,距他下一次入狱有一年多时间。显然,查清这一年多与他交往的女人,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母亲。
  
  等赵刚苏醒后,华江亮明自己的律师身份,问他:“30年前,也就是1980年前后,你的女朋友是谁?”
  
  赵刚莫名其妙,疑惑地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华江目光冰冷,淡淡地说:“如果你这辈子不想从牢里出来,可以不说。”
  
  赵刚说:“我从来没有过固定的女朋友,你找哪一个?”
  
  华江说:“凡是和你发生关系的,你全说出来。”
  
  赵刚回想了一下,说:“时间太长了,我记得那时候我常跟一个离婚的女人来往,她叫阿珍。”
  
  这天晚上,华江回到家,吃饭时,刘阿姨见他心事重重,问他:“孩子,发生什么事了?”
  
  华江说:“我找到我的生父了,原来他是一个强奸犯!”他从公文包里拿出赵刚的案卷,打开指着照片说:“你看,就是这个人。”
  
  刘阿姨听他说他生父是强奸犯时,神色已经大变,待看到照片,手中的汤匙失手掉到了地上,“啪”的一声碎了。显然,她是吃了一惊。她双手扶住桌子,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颤声问:“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华江就把经过说了一遍,说完后,他满怀期待地说:“妈妈,我马上就能找到抛弃我的那个狠心女人了。”
  
  刘阿姨看着他,有些魂不守舍。她不安地问:“孩子,找到她后,你打算怎么做?”
  
  华江毫不犹豫地说:“我一定要让她后悔,让她付出代价。”他一抬头,看到刘阿姨脸色苍白,身子在微微发抖,忙问:“妈妈,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医生?”
  
  刘阿姨虚弱地摇摇头,说:“没事,只是感觉有点不舒服。孩子,我先回房休息去了。”
  
  华江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抱歉。他想,妈妈这样失态,一定是怕自己找到亲生母亲之后,会渐渐疏远她。其实怎么会呢,在他心里,没有人会取代她的位置。
  
  第二天,华江来到赵刚30年前曾经生活过的街道,可是,事隔这么多年,已是物是人非。他拿着赵刚的照片,到处打听当年的寡妇阿珍,但阿珍早已搬走了。费尽周折,他找到了当年阿珍的房东。老太太听说华江是来找母亲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才说:“孩子,你一定不是阿珍的儿子,阿珍当年就是因为不会生育才被自己男人赶出家门的。”
  
  华江一听,不由大失所望。那老太太看着赵刚的照片,说:“孩子,这个家伙当年犯的不是强奸罪吗?你干吗不去找一找那几个受害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华江一拍脑袋,对呀!有这个可能,受害人如果因此怀孕,很有可能把孩子生下来。
  
  通过调查当年的卷宗,华江找到了当年的两个受害人,但调查后,这个可能被排除了。
  
  刘阿姨一直暗暗关注着这件事。这天晚上,她见华江又在看赵刚的案卷,就问:“还没有进展?”
  
  华江说:“是。”
  
  刘阿姨劝道:“那就不要找了,经过这么些年,那个女人说不定已经不在人世了。”
  
  华江指了指案卷,说:“刚才,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说,他当年会不会隐瞒罪行,没有把犯下的强奸案全交代出来?如果这样,肯定还有其他受害人。”他沉思着说,“也许,我的生母就在她们中间。对,一定是这样!”
  
  他兴奋地站起来,迫不及待地往外走。他要去医院,从赵刚口里找到答案。
  
  刘阿姨拦住了他,说:“天已经晚了,明天再去也不迟。”她转身去为儿子端来一杯饮料,“阿江你太累了,早早休息吧。”
  
  大概是累坏了,华江喝完饮料,困意袭来,很快进入了梦乡。这一觉,一直睡到天亮。
  
  第二天,当华江赶到医院时,赵刚却再也不能开口了,他也永远不可能再作恶了。在他的血液中,医生发现了致他于死命的成分——氰化物。
  
  医院的监控录像显示,昨晚后半夜,有一个女人装扮成护士进入过赵刚的病房。
  
  虽然那个女人脸上戴着大口罩,全身遮得严严实实。可是,第一眼看去,华江就差点失声喊出来,刹那之间,他的心就像是掉进了冰窖里——那背影,那步态,那动作,都像极了一个人。
  
  华江立刻赶回家。刘阿姨看到他突然回来,脸色一变,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华江开口就问:“妈妈,昨晚你是不是去了医院?”
  
  刘阿姨强笑道:“你胡说什么?我又没病,到医院干什么?”
  
  华江说:“妈妈,您别瞒我了,是你杀了赵刚对不对?”
  
  刘阿姨看了华江一眼,身子一软,瘫坐在沙发上。一瞬间,她像是老了十岁,凄然地看着华江,咬牙切齿地说:“他该死!这个畜生,他害了我一生,他早该死了!”
  
  华江震惊不已。他起初认为养母杀死赵刚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找到生母,现在看来,对赵刚,她是有着刻骨的仇恨。这是为什么呢?
  
  刘阿姨擦了擦眼泪,说:“孩子,这件事在我心里压了30多年,一开始,是为了脸面,后来,又是为了你,怕你知道,怕你恨我,所以一直隐瞒到现在。”
  
  华江浑身剧震,他颤声问:“你、你……难道你是我的生身母亲?”
  
  刘阿姨掩面而泣,停了半晌,才缓缓说:“那一年,我才17岁,还是一个小姑娘,却被这个畜生给糟蹋了。那时候,我们一家人把名誉看得比性命还重,事情发生后,也没有去报案,偷偷忍下了。可是4个月后,我突然发现我怀孕了。那个年代,去医院堕胎需要开证明,如果去堕胎的话,别人就会知道我被糟蹋,让家人蒙羞,我后半生也会无脸见人。就这样,我躲在家里,偷偷把你生了下来。”
  
  华江心中一片冰凉:“然后你就把我送到了福利院?”
  
  刘阿姨点点头:“我是没办法呀。”
  
  华江问:“可你后来为什么又去领养我?”
  
  刘阿姨哭道:“把你送到福利院,我是希望有个好人家能领养你,将来让你有个好的身世,不会知道自己是私生子,父亲是强奸犯。可是,因为你脾气倔,没有人愿意领养你,看你一天接一天待在福利院里,我的心在流血……后来,在你9岁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良心的折磨,就装成陌生人去领养了你。这些年,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抛弃了你,我怕你知道真相后会离开我,所以一直不敢向你说明真相。”
  
  她顿了顿,接着说:“昨天,我见你要去找那个畜生,怕他将当年糟蹋我的事情对你说了,你就会找到我身上,我怕,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杀了他?妈妈,你……”
  
  华江呆呆地看着母亲——这个既是自己养母,又是自己生母的女人,心中百感交集。他想恨她,不知为什么,此时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因为,他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全是基于母爱啊!
  
  他忍不住跪下去,喊了一声:“妈妈,你好糊涂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