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招工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31 10:00

  江南田兴市太平路12号这户,又新招来一个保姆,名叫杜芳芳。
  
  杜芳芳上班后的第三天上午,两个主人上班刚走,她在室内撕下一块纸片,在上面写着“急招钟点工,工资面议”字样,挂在门外。小半天过去了没有人问津。大约在11点钟后,准确地说,也就是在两个主人下班回家之前,杜芳芳便摘下招工牌子藏起来,显然她是怕主人知道这件事。
  
  杜芳芳当保姆是给人家打工的,她又为啥背着主人招工为自己干活,这是咋回事?
  
  太平路12号这户,是个三口之家。丈夫名叫刘大志,妻子名叫李秀芬。几个月前,秀芬生了个胖小子取名叫宝宝。自打老妈知道有孙子了,便从乡下赶来看宝宝,哪知秀芬嫌婆婆人老干活慢,把她撵走了。夫妻俩都上班,只好找保姆带宝宝。李秀芬是个鸡蛋里也挑骨头的人,一连换了六个保姆都不如她的意,杜芳芳是第七个保姆了。
  
  杜芳芳平时游手好闲惯了,在这里当保姆要起早贪黑,买米买面,洗衣做饭,有点时间还要擦地板,她觉得这是插上尾巴当驴干活,几次跟丈夫联系,可是她丈夫手机总是不通。只坚持两天的保姆生活,再也坚持不住了,她就想招个钟点工帮助自己解脱一下。
  
  下午,两个主人上班走后,杜芳芳又将招钟点工的牌子挂在门外。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没多久,就有人站在牌子前观看。杜芳芳一看是一个捡破烂的大妈。这人脸上戴口罩,手上有手套,一手持抓钩,一手拎一只蛇皮袋,看样子干净利索。杜芳芳上前笑笑说:“大妈,捡破烂能有什么油水?不如跟我干钟点工好喽!”
  
  “钟点工是你招的?”捡破烂的大妈问,“你不是给人家当保姆的吗?”
  
  “我给人家当保姆人家给我钱。我招钟点工给我干活,我付工资。这也合情合理呀!你咋知道我给人家当保姆?”
  
  捡破烂的大妈说:“我捡废品三天两头从这儿过,对这一片居民都了解。”
  
  杜芳芳还想说什么,屋内传来孩子的哭闹声,她只好回室内抱孩子。捡破烂的大妈拍拍身上土,洗洗手去看孩子,逗着孩子玩,口里还不住地直夸宝宝可爱,让人看了心疼。宝宝刚才哭得满面泪花,经大妈一逗,小脸蛋乐得像开了花一样。
  
  杜芳芳见捡破烂的大妈爱孩子,就劝说她留下干钟点工,并且提出要求,每天上午下午,在家里两个主人上班走后、下班回家之前,星期天除外,帮她干保姆工作,每小时给她3元钱。捡破烂的大妈听后没有多想,也就一口答应了。
  
  从这天开始,捡破烂的大妈就天天来这里,接下抱孩子、洗尿布这些活。该下班时,她拿起捡破烂的工具就走了。杜芳芳轻松极啦。
  
  这一天宝宝在睡觉,捡破烂的大妈忙着擦地板,杜芳芳喝着咖啡嗑着瓜子看电视。她身上的手机“嘀嘀”叫了,杜芳芳忙掏出手机一看,便跑去卫生间。大约5分钟才出来,她对捡破烂的大妈说:“现在你回去吧,明天你不用来上班,后天再来上班。”
  
  捡破烂的大妈有些纳闷:“地板我没擦完,为啥让我走,再说明天也不是星期天,为什么又不让我来啦?”
  
  杜芳芳一时没有回答,只是板着脸说:“现在我是老板。你为我打工,就要听我的。”她还想说什么,身上手机又叫了,又跑去卫生间。杜芳芳从卫生间出来后,看见捡破烂的大妈不但没有走,而且又去逗宝宝玩,心里不悦,忙从她手里夺下宝宝,撵捡破烂的大妈快走。捡破烂的大妈闷闷不乐地走了。
  
  第二天捡破烂的大妈没去上班,也没心思去捡破烂,心里像长草一样不安,眼前时时浮现宝宝影子。午饭后出门捡破烂时,她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又向太平路12号这家走去。
  
  这家门是关着的。她想看看宝宝,悄悄向窗前走去。当她往窗里望一眼时,禁不住打个寒战:杜芳芳双手正在摘李秀芬脖子上的项链,摘下后戴在自己脖子上,接着杜芳芳又去摘李秀芬的耳环、戒指。李秀芬趴在饭桌上一点知觉都没有,男主人刘大志趴在饭桌上也像睡着一样,饭桌上的剩菜剩饭也没收拾。此时杜芳芳又去摘刘大志的手表,又掏口袋里的钱包、手机。捡破烂的大妈再也看不下去了,忙去推门。
  
  推开门后,捡破烂的大妈没敢进室内,只是伸头往里看看:李秀芬同丈夫刘大志还是趴在饭桌上没有动,室内酒气扑鼻,看样子两人是喝醉酒了。杜芳芳这时从内间出来了,她身上背个大包,怀里抱着宝宝,手里握着手机呼叫她的丈夫到西大桥头接她。
  
  这个杜芳芳不是她的真名,是她花钱在黑市上办的假身份证的名字,又通过中介所给人家当保姆,瞅准机会在主人酒里或是饭里加了安眠药,主人睡着后她偷东西或是偷孩子,然后她丈夫接她走。夫妻俩一个作“内线”,一个打“外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公安人员正在追捕他们。几天前,这个叫杜芳芳的假保姆,来到刘大志夫妇家,一时没有与丈夫联系上,又嫌保姆累,就招个钟点工。前天她丈夫突然与她接上了头,所以她不让捡破烂的大妈来上班,今天中午她用同样的手段在酒里下了安眠药……
  
  假保姆收起手机急急忙忙往外走,只听有人大喝一声:“站住!”
  
  假保姆吓得一趔趄,抬头一看,是捡破烂的大妈。只见她怒气冲冲,双目圆瞪,手持捡破烂的抓钩拦住门,厉声质问:“你要干什么?快放下孩子,放下东西!”
  
  “哦……”假保姆愣了几秒钟,假装镇定地说:“宝宝病了,要……要去医院。”
  
  “去医院为啥还背个大包?”
  
  “要住院!”
  
  “放屁,你胡说八道!你脖子上戴的首饰是人家的!你还偷人家的钱包、手机,这些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捡破烂的大妈堵住房门,“你是个贼!你想把宝宝偷走去卖!”
  
  “好,既然你全知道了,我就把话挑明了。”假保姆冷笑着,“我们都是乡下人,和尚不亲帽子亲,这是2000块钱,我全给你了,够你捡几个月破烂的。你走你的路,我回我的家,咱井水不犯河水!”说完丢下一沓百元大钞就要往外冲。
  
  “放下孩子!放下东西!”这大妈高高扬起手中抓钩,看样子,假保姆再往前走一步,那抓钩就会砸在她的头上。她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掏出手机对丈夫呼叫:“你快来吧,一个老不死的人拦住咱的财路了!”
  
  捡破烂的大妈慌了,她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再来一个年轻男人,哪能斗得过呢?于是她大声呼叫:“秀芬——大志——你们快醒醒,你们招的保姆是个贼,她偷了东西,还要把宝宝偷走!”
  
  捡破烂的大妈呼叫不止,假保姆慌了手脚,她惊奇地说:“老不死的,你怎么知道他们俩名字?他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是我儿子的家!你抱的宝宝是我的亲孙子!”捡破烂的大妈愤怒地叫着。
  
  不错。这就是捡破烂大妈儿子的家,三个月前她从农村来看孙子,由于儿媳李秀芬不给她好脸色,儿子刘大志让妈回老家。哪知老人家不想离开孙子,上火车后没等车开又下来了,在郊区租了一间民房,靠捡废品度日子。秀芬大志上班走后,她来到这门口,偷偷看上几眼孙子,虽然孩子在保姆怀里,她看上一眼心里也好受多了。她当上钟点工后,看孙子方便多啦。现在她怎能让假保姆偷走她的孙子呢?此时假保姆往外冲,她就往里推。推推搡搡拉拉扯扯两人搏斗着。也许李秀芬喝的酒少,安眠药少,老大妈呼叫儿子、媳妇的声音,夹杂着宝宝的哭叫声,终于被吵醒啦,她睁眼一看面前场面惊呆啦。
  
  “秀芬,你们招的保姆是个贼,你的首饰全跑她身上了,她还要把宝宝偷走卖掉!快报警!”
  
  李秀芬如梦初醒,她狠狠打了一下丈夫,刘大志也醒了,夫妻俩治服了假保姆,又打电话报警,大妈从假保姆身上取下秀芬的首饰及儿子的钱物,又夺下宝宝。李秀芬看了看婆婆,泪水像泉水般涌了出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警车在门外响起,假保姆掏出手机对丈夫喊叫:“这回我落网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