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回归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1-31 20:00

  荷花村的人都说,湘香是个苦命的女孩。10岁那年一场大病夺去了她的爹,从此母女俩相依为命,苦度光阴。
  
  可湘香又是个幸运的女孩,因为她摊上了一个善良的母亲。母亲虽说也是农家妇女,可她勤劳能干,就凭自己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在地里勤捞苦扒,不仅解决了母女俩的温饱问题,而且还坚持一直让女儿上学念书,这在乡间确实不易。而湘香又是个聪明、懂事的女孩,从小学到中学,她的学习成绩在同年级的学生中一直遥遥领先,高考成绩在全县名列榜首,被录取在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全村人都纷纷上门来祝贺,母亲还真是又喜又愁。喜的是女儿替娘争了口气,愁的是家贫无力培养这个大学生。乡亲们从这善良女人的脸上读懂了她的苦衷,于是互相悄悄地商量伸出援助之手,你凑几十,我凑一百的……七拼八凑,竟然凑出了八千多块钱。当村主任将这笔善款送进湘香家时,这位贫困的大学生抱着母亲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谁知,好梦难圆。就在母女俩刚刚收下这笔巨款后的当天晚上,钱突然不翼而飞了。母亲吓傻了,气呆了,湘香欲哭无泪,欲喊无声。母女俩泪眼对泪眼,长吁短叹,肝肠寸断。她们就这么呆坐着,默默无语。直至深夜过后,湘香才靠在墙壁上昏昏沉沉睡去。当她睁眼醒来时,天已大亮,却发现母亲不在身边。刚开始,她还以为母亲重新又去设法为她筹措学费了。可是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依然不见她的踪影,湘香便心头隐隐不安了。于是,她急忙跑出门去四处寻找,却一直毫无消息。就在这时,村后有人惊呼,河滩上发现了一具淹死的女尸。湘香心头突地一跳,急忙疾步赶了过去,只瞧了女尸一眼,便发出了一声惊悸的号啕,顿觉眼前天旋地转,“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母亲就这样死不瞑目地走了,就为女儿被窃去的八千多块钱学费而含恨轻生。杀害母亲的“凶手”无疑就是这个窃贼。
  
  湘香痛不欲生,恨不能将这盗贼碎尸万段,方消心头大恨。
  
  母亲走了以后,湘香顿觉万念俱灰,每天望着墙上黑相框里的母亲遗像伤心地流泪。大学肯定是上不成了,好在自己已经高中毕业,能够自食其力,只有进城打工这条路了。
  
  这天清早,湘香起床后刚打开那扇大门,便发现门槛下面有人塞进一个厚信封,折开一瞧,里面竟是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湘香,我是一个开店的小老板,知道了你的不幸遭遇。这次先给你送来3000元的助学款。半个月后一定会再送来5000元,保证你能上大学念书。而且我还会供你念完大学。不过我对你有个小小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不必打听我是谁,更不要四处找我。因为我曾经也有过类似你这样的遭遇,所以惺惺相惜,很想帮助你这个可怜的姑娘……
  
  湘香读罢这封古道热肠的匿名信,心里激动极了,热泪情不自禁滚滚而下。还真应了那句古话,祸兮福所依。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那个可恶的窃贼与这位匿名恩人相比之下,简直是泰山脚下的一抔黄土!
  
  几天之后的一个大清早,当又一个大信封塞进湘香家的门槛时,大门突然打开了,湘香出现在门口,只见一个比自己大六、七岁的年轻小伙子正站起身来想溜走。
  
  “请留步!”湘香大呼一声,小伙子只好住脚。一男一女两张青春靓丽的面孔正好打了个照面。映入湘香眼帘中的这张男性面孔上最显目的是右眼角上方的那颗黑痣。她怔怔地望着对方。
  
  “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真心想帮助你!”小伙子深情地说完这句话,便扭转身子大步流星地走了。
  
  等湘香回过神来,小伙子已经走远了。湘香只好心情惆怅地望着消失在远处的身影。
  
  湘香进入大学校门后的第三天,又收到了这位匿名恩人寄来的1000元汇款,汇款单上的附言栏内写道:“湘香,我已打听到,你一年的学费要5000元,生活费得6000元以上,加起来就是一万多元,女孩子还得添置几件新衣服吧?同学之间还有交际活动吧?这些开支我都会尽量给你解决……”
  
  读着读着,湘香捧着这张汇款单的双手便颤抖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又扑簌扑簌地往下掉,将这张汇款单都打湿了。她含泪仰面轻声地祈祷:“母亲啊,如果你九泉之下有灵的话,请多多保佑这位侠义心肠的好人啊!”
  
  在以后的日子里,湘香发现这位匿名恩人好几次出现在校园里,每一次都托她班上的同学转交给她一个厚信封,里面装着数百或数千元的大钞。奇怪的是他一直躲着她不愿见面。湘香觉得过意不去,便在校门口的留言板上留下了几句感激的话语;“好心人,我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但我再也不会接受你的好意了……”
  
  也许正是这寥寥数语,终于将这位匿名恩人“诱”将出来了。一个星期后,他约湘香在校园广场的一角见面。他自称叫甘亭,是邻省一个生意人,原先就在湘香家所在的乡镇上做些小本经营的生意。这两年盘子做大了,就搬到这所大学附近的城郊外的一个镇子上选了个门店,所以更能暗中照应湘香了。同时他再三声明,自己并非对湘香有所企图,而是当他听到她的不幸遭遇后产生了同情和怜悯,因为他自己也曾经经历过丧母失学的痛苦,所以就想帮助身陷困境的湘香圆大学梦。
  
  湘香听完对方推心置腹的表白后,心情更加激动,双眸含泪连声道谢:“大哥,您的大恩大德,我湘香这辈子时刻铭记在心,日后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甘亭连连摇头摆手:“小妹言重了,言重了!扶危济困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甘亭不过是自己尽了一份做人的本分。”
  
  湘香喟然长叹:“是啊,稻有良莠之分,人有好歹之别。湘香这辈子只记住了两个人!”
  
  甘亭笑道:“小妹记住了哪两个人?”
  
  湘香便用手指头点着甘亭笑着解释:“一个是您这位终身难忘的大恩人!”
  
  甘亭急忙又摇头摆手:“我不是刚刚声明,我不过是尽了一份义务。怎么又把大哥当作施恩图报的小人了!请问,另一位又是谁呢?”
  
  湘香顿时杏脸变形,咬牙切齿,狠狠连声:“另一个就是我的仇人,害我母亲投河自尽的那个千刀万剐的窃贼!”
  
  甘亭闻言,不由打了个寒噤,失声惊呼:“啊,就是那个可恶的窃贼?你打听到他是谁了吗?”
  
  湘香悲愤地摇头作答:“要知道他是谁,我早就不会饶过他!”
  
  甘亭嗫嚅回应:“冤家宜解不宜结啊!要允许人家犯错误,也允许人家改正错误嘛。”
  
  湘香狠狠连声:“他不是犯错误,而是犯罪!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甘亭便低下头不再言语,只好又岔开了话头。
  
  打这起,湘香认定甘亭大哥是好人,便再也不好推辞,继续接受了他的资助……花开花落,斗转星移,随着岁月的流逝,甘亭资助湘香的初衷始终未改,一直资助到湘香读上博士研究生。期间,湘香几次提出要上甘亭处拜访,却被甘亭以各种借口推托了。直至湘香读博士还有一年毕业时,甘亭突然一次性地给她邮汇了2万元,并写了一封信:“……湘香妹妹,我们认识八年了,再有一年你就博士毕业了,我真高兴有个博士妹妹。可哥哥我不能等到你功成名就那一天了,因为我岳父母前不久决定去国外定居,他们身边就只有一个女儿,所以我们全家也必须陪同前往……从此我们也许不能再见面了。因为我不想图你以后报答我,所以也不会告诉你我的联系方式……再见了,我亲爱的妹妹,祝你学业有成,前程辉煌!只要你生活得幸福,哥就感到十分愉快……”
  
  读完这封感人肺腑的来信,湘香痛哭了。她的心碎了,辛酸的泪水湿透了信笺。连着好几天,她打的满城兜圈子狂跑着,去寻找自己的恩人——那位可敬可爱的甘亭大哥。然而,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就像大海捞针一般,毫无半点希望。

  
  就这样,湘香与自己的恩人彻底失去了联系,直至自己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并结婚了。
  
  婚礼这天,湘香女方家长的座位本来空着,可她却捧出了甘亭的一帧巨幅照片放在椅子上。这照片是湘香有一次与甘亭在一块时,她偷着用手机照下来的,甘亭压根儿也不知道。分手后,湘香思念自己的恩人心切,便将它放大后挂在自己的房间里,出出进进望着它,仿佛兄妹俩又团聚在一块。这会,湘香将这照片放在座位上,自然引起了众多关注好奇的目光。于是,湘香含着热泪向所有的来宾介绍了这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恩人,最后,她哽咽着说:“没有这个好哥哥,就没有我湘香的今天……可是,如今我们失去联系了,我再也不知道他的足迹了,只有这帧照片在我身边作为永久的纪念。”说完,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满座宾客无不为之动容。
  
  在一片感叹唏嘘声中,湘香读博士时的一位同学肖蓉从A市赶来参加婚礼,此刻听了湘香的叙述,仔细看了座位上的巨幅照片,顿时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半晌才喃喃吐出声来:“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怪面熟的!”
  
  湘香一听这话,顿时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跑上前来,连声催问:“真的?老同学,你在哪里见过他?”
  
  肖蓉仔细回忆了片刻,终于肯定地点了点头:“对,不错。在我们市里鼓楼附近,有个瘸腿的修鞋匠,非常像你的哥哥,简直一模一样,像同一个模子里打印出来的。特别是右眼角上方那颗显目的黑痣,让我记忆最深。”
  
  “修鞋匠?瘸腿?右眼角上方的黑痣——不可能,我恩人全家已经在国外定居了啊!”湘香顿觉又惊又喜,十分惶惑。
  
  当天晚上,湘香还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果然和恩人甘亭见面了,她拉着这位大哥的手,又是哭啊又是笑,把新婚的丈夫都吵醒了,便责备她胡闹。湘香抽泣着道出了原委,丈夫就安慰她,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原因。说把消息探准了以后,我们一块去寻找这位大恩人。
  
  几天后,湘香与A市的老同学肖蓉通了电话,然后真的作出了一个决定,要去A市见见这个貌似恩公的修鞋匠。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见上一面,解开疑团,她就感到心满意足了。善解人意的丈夫深明大义,当即表示愿意陪同新婚的妻子前往。
  
  到达A市后,湘香夫妇俩顾不上去老同学家,便打的直奔市内的鼓楼,在周围一带细心寻访。也许真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湘香果然在一条偏僻的巷子入口处发现了那位瘸腿的年轻补鞋匠。她便悄悄地走上前去仔细端详对方。补鞋匠坐在小板凳上正在专心致志地补着一只鞋,竟然没有觉察到有位女人贴近身边。湘香仔细打量片刻后,终于认准了,不错,无论是从容貌和身材,特别是右眼角上方那颗显眼的黑痣,都可以判断出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恩人大哥。于是,她便出其不意地突然呼出一声:“甘亭大哥!”
  
  补鞋匠闻声猛地抬起头来,只瞧了湘香一眼,便露出满脸惊惶的神色,急忙扭过头去,颤声回答:“小姐,你认错人了!”
  
  “不,你就是甘亭大哥!”湘香急忙趋身上前,紧紧抱住对方,深怕他走脱了似的,眼泪又似泉水般地涌了出来。“大哥,我没认错人。你眼角上的这颗黑痣,还有你说话的声音,我这辈子永远忘不了,只要我闲着的时候,你的音容笑貌便会时刻浮现在我面前……大哥,你知道吗,自从与你失去联系后,我几乎急疯了,满世界都在寻找你,可听说你去国外了,我的心也就绝望了。谁知老天爷帮了我的忙,今天到底还是找到你了,可你为啥不认我这个妹妹呢?你到底怎么啦?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幸,为啥连腿都伤了呢?我的好大哥,有什么苦水只管吐出来,小妹我一定会替你分担忧和愁!”湘香连哭带诉,泪水涟涟,很快引来了许多人前来围观。甘亭鼻子一酸,眼泪也便夺眶而出。兄妹俩最后抱头痛哭,围观的人见此场景也便感叹唏嘘起来。
  
  还是湘香的丈夫很快醒悟过来,急忙从中劝解这兄妹两人:“大哥、湘香,你俩就别哭了,别让人家围着看热闹,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再慢慢聊吧!”
  
  于是,甘亭便收拾了自己的小摊子,三个人走进了一家茶楼,挑了个雅座坐了下来。一盅浓茶喝下以后,甘亭望着湘香那双哭得又红又肿的双眼,不由伤感地长长叹出一声,颤声道:“湘香妹子,看来这个谜该向你揭晓了啊!”
  
  湘香身子一抖,莫名其妙了:“大哥,还有什么谜啊?”
  
  甘亭于是“哇”地一声嚎开了,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奔涌而出,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了一席足以让湘香惊心动魄的话语:“湘香……我不是……你的恩人……而是……你的仇人……是我……盗窃了……你家的钱……害得你……母亲……投河……自尽了……我有罪……罪不可赦……啊……啊……”
  
  “什么……什么……你……你就是……10年前的……那个窃贼?不可能……不可能……”湘香这话没说完,便只觉得眼前一阵昏黑,身不由己地倒在丈夫的怀里。急得丈夫一个劲地摇晃着她,不住地呼唤着她:“湘香、湘香,你怎么啦,你怎么啦?”
  
  湘香悠悠醒转过来,一双通红的杏眼死死盯住甘亭,悲哀地吐出一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于是,甘亭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痛苦万分地揭开了埋藏在自己心中十年之久的这个谜——
  
  十年前的那个黑色的7月,甘亭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急需做手术,医院开出的手术费竟是五千多元。这个数字对于贫寒之家无异于是个天文数字。甘亭只好四处流浪打零工挣钱,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就在这天黄昏,他流浪到了清水村,无意中发现了村主任给湘香母女俩送钱。就像俗话所说的那样,穷无计乱起意,甘亭便由此产生了窃款的念头。当晚夜深人静之际,他悄悄潜入这户孤寡人家盗走了这笔巨款,替自己的父亲交了手术费。作案后的第三天上午,甘亭鬼使神差般地又去了一趟清水村这栋普通的农舍前,谁知这户人家正在出殡,黑相框里的遗像就是这家的女主人。旁边不少人正在议论纷纷,说是乡亲们凑给死者女儿上大学的钱被窃贼偷去,这女人便绝望地投河自尽了……议论这事的人无不怒形于色,咬牙切齿,恨不能将这盗贼逮住碎尸万段!顿时,甘亭大吃一惊,连着打了几个寒噤,良心受到了责备,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杀人凶手。那偷来的钱中剩下的3000元就像炭火一样炙烤着他。他在心中暗暗地责骂自己,暗自思忖,自己这一时失足毁了一个母亲,但决不能再毁她的女儿啊!在良心的谴责下,他将这3000元钱装在一个信封里并写上一封信,塞进了湘香家的门槛里。为了偿还这笔良心债,不,为了补偿自己的罪过,甘亭又回到老家卖掉了刚刚建起的新房,除去父亲治病的部分,又把剩下的5000元钱送还给了湘香。父亲病愈出院后,甘亭将自己的一时失足酿成的恶果如实相告:“爸,我不能再在您身边尽孝了。她妈妈是我害死的,我要去打工供她读大学,用自己的良心去赎回自己的罪恶……”
  
  从此,他便在湘香念书的大学附近打工,挣钱供她念书。就在湘香念博士毕业的前一年,甘亭在打工的工地上出了一场事故,差点丢了性命,治疗后成了瘸子,老板一次性赔偿他四万元。他便分了一半给湘香后,便又编造了国外定居的假话,从此销声匿迹,躲在A市的小巷里干起了修鞋的营生。甘亭觉得心债已了,但记录在公安部门的犯罪行为并未消失啊!于是,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选择了投案自首这条道路,向公安部门坦白交代了八年前的犯罪经过。法庭根据他的悔罪行为在量刑上给予了宽大处理,只判了三年徒刑。在狱中,甘亭不断加强对自己的改造,在劳动中用汗水去洗刷自己的罪过。因为表现突出被提前一年释放,出狱后仍重操修鞋旧业。他认定湘香毕业后就能自食其力,自己也便无牵无挂,本以为这段罪孽就此了结,心灵可以得到慰藉,谁知鬼使神差,今天,在这陌生之地竟又冤家路窄……
  
  听完甘亭这番悲切哭诉,湘香终于如梦方醒,忍不住又大哭一场。当她从泪眼婆娑中清醒过来时,才发现甘亭已经不在身边了。丈夫在旁边不住地劝解道:“湘香,你应当想开一点。他虽然间接害死了你的母亲,是你的仇人,但浪子回头金不换,如果没有他后来的悔过自新,拼命打工接济你,供你上大学念博士,你能有今天吗?从这个角度深思一下,他应当又是你的恩人!”
  
  丈夫合情合理的话语如醍醐灌顶,深深地启发了湘香。可不,虽然甘亭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可他当时也是为了抢救自己的父亲啊。这是一个孝子走投无路时的一念之差,偶然失足啊!况且当他悔悟以后,却花了八年的时间,默默地忍受着心灵的痛苦,几乎用自己生命的全部能量来供自己上学深造,终于偿还了这笔孽债,难道这样的救赎行为还不能得到宽恕吗?这样真情悔过的浪子还不能原谅吗?
  
  最后湘香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抬起头望着丈夫,以坚定的口吻吩咐道:“我们赶快去把甘亭追回来,不管怎么样,他就是我一生一世的哥哥!”
  
  半个月后,市电视台的法制节目栏播出了一则感人肺腑的新闻,题目就叫《真情回归的浪子》,主人公就是甘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