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情人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2-01 00:00

  一
  
  22岁的潘小丽大学刚毕业就去了深圳,凭着她名牌大学的文凭,很快在一家大公司谋到一个文员的职位,月薪5000元,成了名副其实的白领。可她只欢喜了没多久,开朗的心情就像过了抛物线的顶端,直落到晦暗的低谷。为啥?因为这5000元的月薪在深圳只属一般,加上特区消费水平高,要想有更多的积蓄只能是痴心梦想,除非你不吃不喝睡到马路上去!
  
  见她心灰意懒的样子,跟她合租一间房的同事张玲玲劝她说:“你想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以后有钱风风光光地嫁人,就得干第二职业——看我活得多滋润!”她洋洋得意地跷着二郎腿说。
  
  玲玲没瞎说,身上穿的都是名牌,项上戴的是白金项链,手指套的是宝石钻戒,一星期起码上两次高级餐馆,还经常去美容院,皮夹子里插着一排五颜六色的银行卡。她哪来这么多的钱?显然有外快!
  
  小丽忙谄笑着向她请教:“玲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第二职业是干……”“周末情人。”玲玲回答道,口气轻松得像是件极平常的事。小丽不由倒吸口凉气:“那、那不是……”“什么是不是的?”玲玲斜了她一眼,“女人不靠这靠啥?趁现在年轻不捞一把,到徐娘半老谁还会要你?”见她还傻乎乎的样子,玲玲解释说:“现在每当周末,许多香港男人都到这里来找小姐,他们不像以前那样,捞到篮里就是菜,而是来找白领。因为白领高档,有文化又有品位,他们出的价也高。像你刚大学毕业,既年轻又漂亮,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噢——如果遇到真心爱你的男人,还能托付终身呢!”
  
  玲玲最后的一句话吸引了小丽,如果真能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她一咬牙狠下心说:“玲姐,那就拜托你,帮我找一位先生。不过,一定要年轻的。”“好吧。”玲玲爽快地答应了,“这个周末你就跟我一起出去。”“嗳。那就先谢谢你了。”
  
  很快到了周末,小丽精心打扮后跟玲玲去了一家咖啡馆。那里宾客满座,热闹非凡,她们一进去,就有位先生站起来喊:“玲玲小姐,这里,这里!”她们便走过去,见那张桌上坐着两位先生,那位打招呼的是中年人,还有一位二十七八岁年纪。她们在空着的两个位子上坐了下来。
  
  “这位是林俊先生。”中年人向她们介绍,“是第一次到深圳来,他是真心到这里来找对象的,请玲玲小姐帮助介绍一个。”玲玲笑着朝小丽努努嘴:“喏,不是带来了?她叫潘小丽,才22岁,可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哪!怎么样,才貌双全吧?”“好,好!”林俊连连称赞,两只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小丽,看得小丽心里直发毛:怎么色眯眯的?不像没结过婚的人,倒像个情场老手!
  
  “林先生可是名门望族,东南亚也有他们家的产业,光橡胶园就有好几处呢。”听了那中年人的介绍,潘小丽不再多想,忙讨好地说:“能认识林先生,真是三生有幸哪!”“潘小姐,幸会,幸会!”林俊站起身,恭恭敬敬地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她。小丽双手接过,瞄了一眼:啊——金球贸易公司总经理!下面还有公司在香港的地址。她看了疑云顿消,心里不禁编织起美梦来……
  
  二
  
  喝完咖啡,玲玲和那位中年男子走了,小丽便跟林俊去了他下榻的宾馆。一进他订下的房间,林俊便像只饿狼朝她扑来!她一把将他推开,嗔道:“怎么像动物似的,一点不懂感情?我可是个知识女性,还是个姑娘家呢,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身子给你?”见她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林俊忙规矩地请她在沙发上坐下,殷勤地替她泡了杯茶,连连赔不是:“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太冲动了。潘小姐,因为你长得实在太漂亮了,所以我控制不住自己,请你原谅。咱们边看电视边谈好吗?”说着他打开了电视机。
  
  小丽虽在大学时谈过两年恋爱,但守身如玉,因为她知晓那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到毕业时再好的恋人都分道扬镳,何必把女人最珍贵的贞操给不负责任的男人呢?面前的林俊她自然要抓到手,但也不能轻易答应他,至少要有承诺!
  
  “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小丽神情肃然地说,“你要清楚——我是白领,可不是靠卖身过日子的鸡,我要找的是能够托付终身的男人!”“如果你确实是个处女,我自然要对你负责任,考虑娶你做我的妻子,但要征得我父母的同意。”他也开门见山。“这容易,我跟你上床后马上可以见分晓。”两人说着就上了床。
  
  小丽皱着眉忍着痛,接受他的爱意。“唷,你果然是个处女!”林俊望着床单上的点点猩红,一声惊叫,变得异常亢奋,全无一点怜惜。整整一晚上小丽被他折腾得几乎没睡。
  
  到翌日中午,她才幽幽醒来,浑身酸痛得像散了架。“亲爱的,你醒了?”他从卫生间出来,疼爱地搂着她,在她脸上一阵亲吻,接着拿出一个厚信封给她,讨好地说:“这是给你的,里面有3万港币。”她接过看了,心里一阵欣喜,撅着嘴说:“别忘了你说过要娶我的。”“当然,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拍着胸脯,“我回去就跟家里说,我想我父母一定会答应的。”
  
  林俊星期天晚上才回香港,她去火车站送他,两人依依不舍。他答应下个周末一定来。小丽浑身酸痛,连走路都不方便。但看到包里的钱,也就坦然了。是啊,女人都要过这一关,跟哪个男人上床都一样。不管怎么说,3万港币是她半年多的薪水呢!日后若嫁了林俊,那更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个周末,她去了他们约定的宾馆,可总台小姐告诉她,没有林俊这个客人。小丽打他的手机,对方却关机!她心乱如麻,猜测着可能发生的各种事情。一直到星期天晚上,还没有他一丁点儿消息,小丽的心冷到了冰点。
  
  星期一早上,她把林俊失约的事告诉玲玲,玲玲骂她说:“你这个痴姑娘!客人的话你怎么可以相信?他们只是玩玩,不会忠贞如一。”小丽岂肯相信,坚定地说:“林俊不是那种人,他答应过我的。”“嗤——”玲玲不由发笑,“你以为香港人会娶我们内地妹?哼,别做梦了!还是趁早换客人吧,别耽误了大好的青春时光。”
  
  事情真如玲玲说的,林俊再没出现,小丽打他的手机,被告之空号。她这才如梦初醒,心里狠狠地痛骂林俊:骗子!伪君子!畜生!
  
  三
  
  从这以后,小丽也变得玩世不恭了,她像玲玲一样,成了“大众情人”。但有一点她坚持不变——只做年轻男子的情人。她厌恶岁数大的男人,那是她的叔伯辈甚至父辈,她怎么会有感觉?几个月下来,她的钱包渐渐鼓了起来,可跟玲玲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一个周末的晚上,她和男友在马路上碰见玲玲,玲玲挽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她跟玲玲打了声招呼,顺便瞥了老头一眼。这老头不但满脸是皱纹,还有许多老人斑,简直可以做玲玲的爷爷了!老先生倒很有礼貌,朝她微微鞠躬,满脸堆着笑:“是玲玲朋友啊?有空请过来玩。”小丽闻到他的口气,险些呕吐,原来这就是人家常说的老人味!玲玲怎么一点不嫌他,还跟他作床上之欢,太恶心了!
  
  星期一她碰到玲玲,不客气地说:“你怎么连老头也要?”玲玲不以为然道:“老头不也是男人?再说年纪大的更疼爱女人,更舍得花钱。你知道他先后给了我多少钱?”“多少?”“30万港币!”“噢——”小丽大吃一惊,“这么多!”“别看他老,可是个亿万富翁呢!老头毕竟不像年轻人,干那事不太行,但只求心理安慰,能交到我这样的白领丽人,自然十分疼爱,你提什么要求,只要不太过分,他都答应。而年轻人大多是寻欢作乐,怎么会钟爱一个女人?就是有也是凤毛麟角!”
  
  听了她这番话,小丽似醍醐灌顶,猛然醒悟:是啊,年老的疼爱年轻的,自古都这么说。年轻男人有几个会体贴女人?她曾遇到过一个性变态,虐待她半死!现在想来还后怕。
  
  接着小丽便改变策略,开始交年老的情人。果然和玲玲说的一样,他们挺疼爱她的,给钱也多。后来她交了一个中年男子,因患小儿麻痹症,腿有点跛,因此至今还是孤家寡人。这个叫夏青的男人对她爱得挺深,又专一,接连几个周末都同她在一起,花钱也大方。这是她从未遇见过的,所以对他也产生了感情。
  
  “小丽,我一定要娶你。我已经把我们俩的事告诉我父亲了,他现在在新加坡做生意,说等他回来后再决定。”小丽听了很是欢喜,因为夏青家也是名门,如果她嫁到香港去,那真是太幸福噢!别说自己一辈子有了依靠,连父母也跟着沾光,能去香港走走呢!
  
  两个月后的一天,小丽接到夏青打来的电话,说他父亲从新加坡回来了,决定下个周末同他一起来深圳,跟未来的儿媳妇见面。小丽兴奋得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去美容了一下,换上时髦的服装,便去约定的宾馆。
  
  夏青早在宾馆门口等候,见了她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高兴地说:“小丽,我有十二分的把握——老爸肯定答应!“她听了也喜滋滋的,随着他进去上了电梯。
  
  “老爸,潘小姐来了!”夏青推开门便迫不及待喊了起来。小丽跟他进去,却见屋内空空的。“咦——人呢?”夏青环顾四周。“在里面呢!”一个声音来自卫生间。一会儿,走出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先生。
  
  “老爸,她就是潘小姐。”夏青忙热情地介绍。小丽和老先生的眼光一遇上,浑身不由一颤,嘴巴张大了却出不了声。老先生也一愣,随后鄙夷地朝她笑笑。小丽顿时脸孔涨得绯红,转身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小丽,小丽!”夏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边叫边追出去。“站住!”老先生一声断喝,像钉子一下把他钉住了。“哼,她就是你跟我说的名牌大学高材生,白领?”望着老爸一脸讥讽的神态,夏青茫然地点点头。“她是个卖淫女——跟我也有过一夜情呢!”“啊——”老爸的话不啻五雷轰顶,夏青只觉得头脑嗡嗡作响,眼前直冒金星。
  
  小丽跌跌撞撞地在马路上狂奔,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