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治懒汉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2-02 00:00

  胡为财躺在冰冷的小炕上生闷气,跟谁生气?跟他的邻居们。小横道村大约百十户人家,顶穷的是他胡为财家,白白浪费了他爹妈起的这么吉利的名字。以前。他的表哥当村支部书记,他的面子大一些,哪家有个大事小情,尽管他一分礼都不掏,人家还要请他坐上席呢,这样,他可以隔三岔五地改善一下生活。可是好景不长,表哥换届时被选掉了,他也就没人理了。按说他胡为财除了不爱干活也没什么大毛病。凭什么这些邻居就不再请他吃喝了呢?这时,他家的小猫从外面回来,冲他叫了一声,老胡的眼睛忽然一亮:有了!他这只猫不过一岁,捉老鼠很有本事,村子里的人感谢这猫抓老鼠,都很爱护它,老胡家没吃的,它也就东家一口。西家一口,吃百家饭。老胡看着这只猫,心想有道是畜生杀人不偿命,这小东西如此灵敏,为什么不开发利用呢?说干就干,老胡开始挖空心思地训练这只猫,教它干什么?偷东西。哪家有鱼有肉,让它偷着叼回来孝敬主人。训练了两个月,这只悟性极好的猫居然由捉老鼠改为研究乡邻们的仓房了。这好吃的叼回来,就给胡为财清汤寡水的日子添了荤腥。邻居们还以为是黄鼠狼干的呢,他们迷信,奉黄鼠狼为神,丢了东西连骂一声也不敢,胡为财心里那个得意呀。
  
  就这样,胡为财的猫越偷越会偷,偷得出神人化。老胡的饭桌上也就日渐丰盛。渐渐地,有人似乎感觉到老胡的猫有问题,跟老胡说起这事,老胡说:“我那只猫,捉老鼠都吃不完,怎么可能惦记你们那点鱼肉?”
  
  这一天,老胡在街上看见村医韩大夫赶集回来,手里提着两斤牛肉,说是后天亲家要上门,氽丸子吃。老胡心里想,你这老东西往桌前一坐。胡说八道一通,钱就来了,来得也太容易了。后天请你亲家吃丸子屎吧,这牛肉今晚老子要尝尝。果然,当天夜里,他的乖猫在主人的暗示下钻进韩大夫的家。把牛肉顺利地叼到了主人面前。
  
  胡为财大喜,割一小块赏了功臣,接下来将牛肉剁碎,氽丸子,一家三口吃了个热火朝天。
  
  老胡刚刚过完牛肉瘾,就听韩大夫家里叫苦连天,以为他丢牛肉心疼,就想去欣赏韩大夫的惨状,那也是一种享受。进了韩大夫的院子,只听韩大夫说:“间接杀人,那也是要判刑的呀。”围观的人劝他:“没事吧,您这牛肉像是让黄鼠狼叼去了,正常人哪有从畜生嘴里夺东西吃。那多脏哇。”韩大夫说:“我经常丢吃的,却抓不住那贼,心里一恨,就想出了这么个损招,现在想想后悔呀。若是动物吃了,死就死呗,可万一哪个下三烂真把那牛肉吃了,后果不堪设想。大家谁有这方面信息,赶快告诉我,我家中备有解药,今天午前抓紧灌下去,就没事了。”邻居们问:“如果有人吃了牛肉,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现在嘛,嘴该开始发麻,手脚开始哆嗦,下午就全身发紫,傍晚就成植物人啦。我怕担法律责任呐……”
  
  胡为财听了韩大夫的话,大吃一惊,原来这老东西在牛肉里下了药!可不。自己的嘴有点发麻,手脚也有些发抖嘛。他急忙回到家,问老婆和女儿嘴麻不麻,手脚抖不抖?老婆和女儿齐说:“好像有点。”胡为财一听,嘴麻得更加厉害,手脚也哆嗦得更加玄乎了。这一顿牛肉吃惨了,自己一家就算死不了,变成植物人比死还难受!他再也顾不上脸面,跌跌撞撞跑去韩大夫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叔,您快救救侄子吧,都怪我一时糊涂,偷吃了您家的牛肉,现在一家三口全麻上了,哆嗦上了。俺一家无名草民,死了也就死了,假如影响您的名声,那损失可就大了。”胡为财心眼多,求人救命,还要送上一个替人保全名声的人情,仿佛是他来救韩大夫的。
  
  “不能吧,老胡,这事不可开玩笑,如果没吃牛肉吃了我的解药,那可是立刻毙命呀,这解药不是补药,你千万别以为可以白讨了吃的。”
  
  “老天爷作证,我没有开玩笑,我真是糊涂,您的牛肉花多少钱买的,我照价赔偿!解药该多少钱,我一个子儿也不欠!”老中医说:“大家都在。你先如实说说,怎么把我的牛肉弄走吃掉的,我才能放心给你解药。”为保命,老胡再也不敢隐瞒,把怎样训练猫让它做贼的事说了一遍。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大伙儿常常丢东西。围观的人纷纷责骂起来。甚至有人朝胡为财脸上吐唾沫。胡为财顾不了这些,朝韩大夫求道:“快把解药先给我老婆孩子吃下,她们不知情,她们没罪,都怪我呀。”“你先想到老婆孩子,说明还有点良心。”韩大夫说,“不过,你这药可不能白吃。”“您要多少钱尽管说,只要有价,砸锅卖铁我也赔你,众人作证,我胡为财不能一错再错了。”“那好,你得当众保证,以后你给我当学徒,随叫随到,采草药,蹬药碾,不得偷懒,我当然不少付你工钱。答应了,我现在就救你;不答应,你爱哪去哪去,眼下我也想通了,坐牢就坐牢。”胡为财哪里还敢讲价钱呀,别说给钱,白做也得答应呀,忙催着老大夫先去救他老婆孩子。老中医笑笑:“她俩没事,我这毒药可是毒男不毒女。”
  
  老胡这个悔呀,早知道这样,光让她娘俩吃不就得了,省得当众丢这么大个人。这时,韩大夫找出两粒药丸,说:“药引子可得求人。”从人群中唤来一位小男孩:“你有尿没有?胡大叔吃这药,你得冲着他的嘴直接尿,直到让他送下药去为止,事后胡大叔买好吃的谢你。”
  
  胡为财张着大嘴,让那小男孩撒了一泡童子尿,好不狼狈吃完药,他一头拱出人群,逃回家去。虽然没变成植物人,可半个月也没敢出门。
  
  当众出过那次丑后,老胡见人绕着走,再也不敢想歪点子。韩大夫那边还有愿要还呢,他依照吩咐,钻进老林子抠草药,回来后过秤,记在他名下。哪天挖得少了,老大夫就是一顿臭骂,说他旧病不改,没救了。胡为财知道自己从前理亏,也只好忍气吞声,加倍努力。韩大夫人严厉,心却不狠,按月发给工钱。老胡的小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待他的女儿上初中时,学校想给他个减免费用的指标,他胸脯一挺:“不用,咱现在不比当年了。”
  
  这年过春节,胡为财让老婆炒上一桌子菜,请韩大夫来吃酒,谢他当年不但救了他一条命,还拯救了他后半段人生。韩大夫笑笑说:“说起毒药那是假的,我当医生哪会那么丧失医德?不过看你那副样子,实在没法子改变你。就略施小计刺激羞辱你一下,现在倒是我应当向你赔礼道歉的。”
  
  “说啥呀,韩大叔,我跟您学了这几年,还能不知道哪有毒男不毒女的药呢。我服的是您那一场羞辱,竟然让我一下子站起来了……”
  
  胡为财声泪俱下,跪在炕上,十分认真地给韩大夫叩起头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