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年关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故事会 发布时间: 2021-02-04 00:00

  林程来这个小县城办完事准备离开时,天下起了雪。腊月底了,火车站里出出进进、上车下车的都是赶着回家过年的人们。还有八九个小时才到上车时间,他坐在候车室的座位上,翻着报纸百无聊赖地等车。
  
  这时一个提了大包小包的人坐到林程旁边,林程一看,这是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从装束和带的行李来看是个打工的。这小伙子游离的目光令他警觉起来,赶紧拿起公文包站起来随便转了转,然后坐到候车室角落的座位上。看着报纸,林程不知不觉困意袭来,他紧紧地抱着公文包打起盹来。
  
  一个瘦小的矮个子悄无声息地坐到林程旁边,悄悄地把手伸到林程裤袋里,几个手指像钳子似的将裤袋中的钱夹抽了出来。
  
  林程感觉异样,睁开眼一摸发现钱夹没了,一个小个子正急匆匆地离开。他跳起来大叫着“抓贼”追过去,那小个子撒腿就逃,像条泥鳅似的东钻西窜,很快就要跑出候车室了。
  
  候车室的旅客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好奇地看着两个人一个跑一个追,并没有人阻拦前面跑的小个子。小个子跑得快,两人的距离越拉越大,眼看这家伙就要逃掉了。这时一个人紧跑几步,揪住了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小个子,刚要开口问他为什么跑,那小个子挥拳冲他的脸打过来。这人急忙闪身躲过,同时脚下一绊将那小个子绊倒在地,一脚踩到他身上,厉声质问他是不是偷了别人的东西。
  
  这时林程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从被踩住的小个子身上翻出了自己的钱夹,查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没有少,就让那人放了小个子。小个子爬起来,像只老鼠一样仓皇逃走了。
  
  林程这才看清,面前这人正是刚才和自己坐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想到刚才还怕被他偷,可他却帮自己抓住了小偷,林程很过意不去,就从钱夹里抽出两张百元钞票给小伙子,感谢他帮自己抓住了小偷。那小伙子推辞着没有接,林程硬把钱塞到小伙子口袋中。小伙子把钱又掏出来还给林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有点事想麻烦你帮帮忙,行吗?”
  
  林程赶紧点头,说自己能帮的话一定帮忙。小伙子告诉林程,他外出打工一年刚回来,给爷爷买了些营养品。可爷爷一生节俭惯了,就怕他乱花钱,见孙子买了这些,不光不肯吃还会生气。所以他想让林程和他一起回家,就说两人是一起打工的朋友,让他告诉爷爷,这些营养品是他们打工的厂里发的年货,这样爷爷才肯吃。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程正想是不是答应,小伙子赶紧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告诉他自己绝没有恶意,可以把自己的身份证先给他拿着。他们家离这里只有三十多里,坐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林程接过小伙子手中的身份证,见上面果然是小伙子的照片,姓名是方平安。看来他是个孝顺的年轻人,要不是他帮自己抓住了小偷,钱夹中除了身份证还有几张银行卡和1万多元现金就丢了。人家不要酬谢只要他帮这点忙,怎么好推辞呢,反正他要坐的那趟车还有好几个小时才到点。他就答应下来,并把身份证还给了这个叫方平安的小伙子,表示相信他。
  
  林程不顾方平安阻拦,执意叫了一辆出租车带他们去,他还是怕自己一个人到那里会出什么意外。
  
  车开了,方平安告诉林程,他4岁时爸爸就因病去世了,妈妈改嫁走后他就由爷爷一手拉扯大。爷孙俩靠地里的收成度日,日子过得很苦,他都二十多了一直没定亲事,爷爷为此很内疚。他外出打工,就是想靠自己的努力让爷爷过上好日子。
  
  出租车在方平安的指引下,不到一个小时就进了一个村子。来到一处很旧的院子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正在劈柴,一见他们,惊喜得叫道:“平安回来啦!”
  
  平安拉起爷爷进了屋,指着林程告诉他,这位林大哥是他打工时交的朋友,回家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他从包里拿出自己买的那些营养品,爷爷马上埋怨他乱花钱。林程赶紧说这些是他们干活的厂里发的年货,不是平安自己花钱买的。老人这才转嗔为喜,一件件拿起来看,连声说老板真是好人。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说自己养的兔子和鸽子都杀好了,冻在外边,只等孙子回来,正好他朋友来了,赶紧炖上一起吃。
  
  老人不顾林程阻拦,急急忙忙出去了。林程对平安说自己要赶车,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平安突然说:“林大哥,我还得求你点事。”见他一脸认真,林程忙问什么事。平安说。他今年干了一年,到年底该结账时老板突然躲起来,全厂三四十位打工的都不能结清自己一年的工钱,每人只拿500元,其他的过年后才能给。“本来我挣了1万多,现在只拿到500元,只够路费和给爷爷买点东西。我和爷爷年货倒不用花什么钱,可爷爷就怕我在外边不安分糟蹋钱,或被人欺负被人骗,每次给我去信都千叮咛万嘱咐。我回信一直说那里什么都好,回来一定把挣的钱给他看看让他放心。现在我没拿回钱来,他一定以为我在外边没挣到钱或乱花钱,要不就是被人骗了。不光这个年过不顺当,过了年我走了他还会担心一整年。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了,为了让他放下心,我想借点钱给爷爷看看让他放心。我回来后没回家就去了在县城打工的同乡那里,可人家还没结账,我正发愁是不是在那里等。刚才我见你钱夹里有不少钱,能不能借我一会儿,我给爷爷看看,就说这是我一年挣的钱。他看过后会再还给我的,我保证会一分不少地还给你。”
  
  林程没想到会是这样,很明显他是早就想好了这些才极力拉自己来家里的。他盯着平安的眼睛,想看出他是不是说的真话。只见平安眼里含着泪,脸上一副恳求的表情。他见林程犹豫,马上说他不愿借就算了,他再想别的办法对爷爷解释。
  
  这时方爷爷拿着几只冻鸽子和兔子进了外屋,让平安赶紧抱柴做饭给客人吃。平安答应着刚要出去,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住了,他抵头一看,是林程将钱夹悄悄塞到了他手中。
  
  平安咬着嘴唇,定了定神,把钱夹中的钱拿出来,走到外屋递给爷爷:“爷爷,你看,这是我挣的钱。”
  
  “这么多呀!”方爷爷急忙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拿过钱一张张数起来。也许是从没数过这么多钱太激动,他的手微微颤抖,数了好半天才数清。“1万零800,真不少。”说着把钱又递给平安。“你走时我就说了,挣多少钱你自个存着。爷爷年岁大了,又没能耐,帮不上你什么忙,以后成家立业就靠你自个了。没爹没妈的孩子本来就没人疼,外边又那么乱,我实在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去呀。你总说外边干得不错,钱也不少挣,现在我信了,以后我这心也就不用老提着了。老板待你那么好,过了年就还回去好好干活吧。”
  
  平安连连点头,接过钱说自己回头就存到银行里。他把钱放回了钱夹里,进里屋把钱夹还给了林程,就出去帮爷爷炖肉了。
  
  林程从钱夹里拿出几张钞票,塞到平安给爷爷买的补品包装袋里,出来说他还要赶车,来不及吃饭了。方爷爷见留不住他,执意要林程带上两只野鸡回家吃,林程推辞不过就收下了。平安送林程上出租车,握住他的手多谢他帮忙。林程给了他一张自己的名片,让他有事只管找他。
  
  平安看看名片说:“林大哥你是个经理呀!刚才我把你说成是一起打工的,你别介意呀!”
  
  “以前我还真是打工的。好好干吧,你是个好小伙子,以后会过上好日子的。”林程拍拍平安的肩膀说。出租车开了,林程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是个小老板,手下有十几个打工的在他公司里干。半年前他迷上了炒股,可倾其所有买的股票却被“套牢”,员工们也有半年没发工资了。现在眼看快到年关,他没法向员工交代,就以外出讨债为名躲了出来。其实他公司被欠的债很少,都讨上来也不够发拖欠的工资,他想躲过了年关再回去。今天来这个小县城讨回1万元欠款后正要离开,却差点被偷并引出了后来这些事。
  
  这事对林程的触动很大。打工的太不容易了,他们满怀美好的愿望,却往往被老板的贪欲毁掉。林程不想再躲躲藏藏了,他决定马上回去,用房子做抵押先贷些款,不管再难,也一定要在年前把拖欠员工的工资结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