佯笑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0-12-27 10:00

  做心理医生,我见过无数的来访者。一天,有人问:“最让你为难的是怎样的来访者?”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这一问,倒讓我愣住了。
  
  后来细细地想,要说最让我心痛的来访者,不是痛失亲人的哀号者或遭受奇耻大辱的啸叫者,而是脸挂无声无息微笑的人。
  
  比如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孩对我说:“您知道我的外号是什么吗?我叫‘开心果’。我是其他所有人的开心果,只要周围的人有什么烦心事,他们就会找到我。我听他们说话,想方设法逗他们开心,给他们安慰,可我不欢喜的时候,找不到一个人理我。周围一片灰暗,我只有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
  
  我心中非常伤感,但她脸上的表情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是不折不扣的笑容,几乎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连我这双饱经风霜的老眼也看不出有什么痛楚的痕迹。
  
  我说:“听了你的话,我很难过,可看你的脸,我察觉不出你的哀伤。”
  
  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说:“咦,我的脸怎么啦?很普通啊。我平时都是这样的。”
  
  我在瞬间明白了她的困境。她脸上的笑容是她的敌人,把错误的信息传达给了别人。当她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她的脸、她的笑容在说着相反的话——我很好,不必管我。
  
  现代商战把微笑也变成了商品,我认为这是对人类情感的大不敬。
  
  微笑不是一种技巧,而是心灵自发的舞蹈。我喜欢微笑,但那必须是内心温泉喷涌出的绚烂水滴,而不是靠机器挤压出的呻吟。
  
  请你不要佯笑,那样的笑容令人心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