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善能量的传递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0-12-28 00:00

  A
  
  我从网上订了一双宋仲基同款脏脏鞋,快递来的时候自己都惊呆了,因为这双鞋子不仅鞋帮脏,鞋舌头脏,连鞋带也是脏的。
  
  李公主一脸疑惑地盯着我的脚看,我心里直发毛,但还是故作镇定清清嗓子,“这是今年最流行的脏脏鞋,懂不懂?老时髦了!”她笑嘻嘻地答:“不懂不懂,这个我真不懂。”
  
  我知道她心里是鄙视我的。她上辈子是麻雀,恨不能把世间最闪亮的东西都披挂上身,对物件的品质感要求特别高。而我这人天生有点怪(这事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的),最喜欢把钱花在看不见的地方,买一堆小众二次元的奇贵东东,那种自得其乐的感觉相当酸爽。
  
  如果只是李公主疑惑,这双脏脏鞋的故事就太单薄了。
  
  周末我出门玩,回来后发现,我娘把鞋给洗了。
  
  不仅把鞋帮擦得锃亮,鞋带用84消毒液泡白了,连“重灾区”脏脏鞋舌头,都用了洪荒之力做了漂白处理。
  
  一进门我爸就批评我,“你这人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一双鞋怎么能穿成这样,我说扔了你妈还非说是皮的,收拾大半天,你想累死老太太啊!!!”
  
  可怜我的脏脏鞋才穿两次,小一千啊。我想到花了大价钱晒成古铜色皮肤的古天乐,如果一夜睡回小白脸时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你们以为我会上蹿下跳吧,其实并没有。
  
  我频频点头,“说得对,说得太对,下次我一定注意个人卫生。”等他们气消了,我才嘟囔一句,“今年最流行的脏脏鞋,整干净了就不时髦了。”但这样的建设性意见瞬间石沉大海,到底有没有在老人家的心里激起一点点涟漪,我不得而知。
  
  我以前特别爱跟父母急赤白脸,绿豆大点的事就气急败坏。总觉得,作为父母,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理解我?为什么不认可我?你们落伍了凭什么还指责我?
  
  大概是阅历够了,知道人和人之间不可能完全相互理解,即使是父母和子女;也知道他们对我质疑,还是因为我还不够强大,不能让他们完全放心。而不放心,焦虑,是另一种爱你的语言体系。
  
  ?
  
  最近还有一种感受:爱就是爱,是一种善的能量的传递,不应该有分别心。
  
  我有个女朋友,人特文艺,东西写得也不错,问题是,身材还很肉弹。搞得我们这帮朋友经常骂她,“你活着就是给我们压力受的,你怎么不去死呢!”
  
  她被一个白手起家的富一代看上,小伙子老崇拜女神精神世界的深刻了,又不知道如何举案齐眉地表达爱意,于是放出大招:帮女神注册公司、教她开网店、找专业团队打造女神的网红形象,帮女神自己学着赚大钱……
  
  而做这一切的原因是:他只擅长赚钱这事!!!
  
  我听到这个消息笑喷了。因为之前女神对他的吐槽,全部集中在他对各种文艺活动的不解风情上。这下可好,人家直接换频道,你用我听不懂的语言碾压我的尊严,我用你算不好的数字碾压你的智商。
  
  结局?当然是散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样的记忆挺美好,因为一个人为了让你“看见”,努力证明过自己的诚意,只不过用的方式不是你喜欢的而已。
  
  很多年轻姑娘喜欢问:“为什么他给我的都是我不想要的?他为什么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既然给的不想要,你就换个人要想要的呗;既然听不懂,要不你主动学习“外语”,要不找个“一国的”,不再需要翻译。
  
  为什么非找忙碌的人抢时间,非数落穷书生不会赚钱?好像别人有多为难自己,就证明有多爱你一样。演一场跌宕起伏的爱情电影只需90分钟,但现实版人生太过漫长,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愿意留在自己的舒适区。
  
  我一直相信,好的爱情,首先得自己内心丰盈,才有足够温情留给别人。内心自信的人、与世界不紧张的人,才不会苛求别人,也才有能力给出更多的温暖。
  
  ?
  
  上礼拜,和公众号小伙伴一起去游轮参加年度社区活动。在游轮上遇到一个朋友,也是条“公号狗”。因为要出门玩7天,作为个人号,她根本没时间准备好日更的全部稿件,十分焦虑。最后,她咬着牙掏出电脑,“算了,我还是看看我老公写的啥,能不能改改放上一条。”
  
  我整个人懵圈了。因为她老公是市长秘书,专写大材料的一支笔……
  
  我凑过去看了大秘的稿子,为了老婆大人的公众号,简直低到尘埃里。大致内容是,要珍惜身边的女人,不珍惜老婆的人以后就等着后悔吧……这也太女性号了,哈哈。我觉得这种男人特别有气度,这样的稿子一定会成爆款,于是羡慕地说,“他那么忙,还专门为你熬夜写稿,帮你分担后顾之忧。要是我,二话不说上头条啊。”
  
  那位姐姐撇撇嘴,“你这样的人太浅薄,根本不为公众号的整体发展负责,万一这篇拉低了我的整体阅读量呢?为了他高兴,我就要付出这样的事业代价吗?”
  
  我当时气得恨不能脱了鞋砸她头上。矫情啊!作为一条“公号狗”,我太清楚爆款文的偶然性。况且,这篇稿子质量并不差,只是因为她先生平常对她太宠爱,她就耀武扬威看轻别人的付出,或者是在我面前可劲演。
  
  最后,还是用了她先生的文章做头条。
  
  ?
  
  有段时间我很迷恋村上春树,喜欢他那本《舞舞舞》。生而为人,都是有机生物,我们总在纠结一些永恒的东西,而生命本身并不永恒。
  
  小时候,以为生命就是小步舞曲,或是巴赫的十二平均律,跳起舞来很优雅;但其实很多生命之歌本就是有缺陷的创作,有些悲伤和快乐间根本没过渡音符,有些在高潮处突然戛然而止,有些整首曲子都磕磕绊绊,让你的动作跟着变形。
  
  但又能怎么样呢,都有曲终人散的那一刻。而那一本《舞舞舞》告诉我们的残酷物语是:生命未必是个层层叠加的过程,也有可能是个不断垮台的过程。
  
  所以,要珍惜今天。
  
  太年轻时,我们总是对外在世界更热情,对身边亲人易忽视。因为亲人,好像理所当然可以等待,可以辜负,可以受委屈。因为觉得外面的世界太精彩,而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但现在我不会了,我总是试图去理解别人爱的方式,并且急吼吼地接受他人的善意。生命是趟有去无回的旅程,而各种各样的爱,则是风尘仆仆的行囊中,最有能量的礼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