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去的老张聊聊天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0-12-31 20:00

  他搬走的时候,哥哥给他盖了一间小房,在山坡上。他早晚不回家,就在山坡上躺着,这很符合他懒人的性格——我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你们谁都甭想叫醒我。
  
  村里人说,老张这一走,丢下这家人怎么办啊?
  
  有女儿,有母亲,既然还叫“这家人”,那就一样过呗。
  
  老张,甭以为没你了,咱娘俩的日子就不过了。
  
  为了过好日子,咱也搬家了。搬到镇街桥头,那房间不大,后面支一张床,够咱娘儿俩睡,前面就是杂货铺,够咱娘俩生活就好。
  
  他走的时候,我不能送他。我躺在床上,想象着他和我一样,直挺挺地躺着,任由16个人抬着,人家说走,他就走;人家说过河,他就过河;人家说爬坡,他就爬坡,嘿嘿,老张,体会到任人摆布的痛苦了吧。看你还敢骂我走路不长眼,说我活该被摔的。
  
  老张,想念你的黑子了吧。它现在就和我亲,早晨我妈打开门,黑子就站在门外,眼睛红红的,就好像一夜没睡觉似的。其实昨晚我妈赶它走,它一路走一路回头望,那双湿漉漉的眼,我和我妈看着当时就哭了。老张,我们也不愿赶它走。它是谁啊,是黑子,你最喜欢的黑子。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打山鸡时,山鸡落到另一截坡上被割草的藏进草丛里,是黑子一眼识破并帮你找了出来。老张,我曾亲眼目睹过黑子把一只野兔叼回家。可是老张自从你走后黑子变了,变得抑郁和狂躁了。原来见人,拿嘴闻闻,摇摇尾巴,表示热烈欢迎,现在,它见人稍不留意就下口。我搬离村子时,一位路人从门前过,人家没上家去偷东西,只是站在门前眺望了一下,黑子跳下台阶就咬人一口,害我花了1000元医疗费赔礼道歉还替人打狂犬疫苗。
  
  老张,别怪我搬离村子没告诉你,没你的日子,房子漏雨,没人上房去捡漏,檩条椽子断了没人去修,有天中午我妈做饭,房顶上的椽子突然断裂,哗啦一声,烧饭的铁锅被砸破,当下我妈做的饭没法吃,飞溅的瓦片还砸中我妈的额头。最可气的是下雨下到我床上,我盖着湿淋淋的被子蜷缩成一团冷得直嘬牙花子。如果说冬天冷点还可以忍受,夏天来了,狂风暴雨,水灌满一屋子,泡塌了墙壁不说,还淹死了鸡窝里6只鸡,后来我想再住下去,指不定我和我妈就被活埋了,当即我就下定决心四处筹钱搬家。
  
  老张,没有我妈的日子,是不是很寂寞啊,还记得你教我妈打牌吗?两个人54张牌,分成3份,你和我妈各选1份,曰其名两个人的斗地主,你最会耍赖了,每次都是我妈输。输还不算,你看见我妈兜里装着5块钱,说要打刺激的,1角钱一把,一直打到深夜12点,我妈输完5元倒欠你1元,你还嘴不闲着一股劲儿地说“又输了吧”,气得我妈一甩牌不和你打了。
  
  老张,没有我妈陪你斗嘴拍动作片,心里很不舒服吧?那一招一式,就在我床前——我一伸手一把揪住了你的衣服,只听“哧啦”一声,你的战袍毁了,你冲我瞪眼说:真儿,赔我衣服。我笑着说:赔就赔。后来,有一个衣服贩子上门,我买了一件毛衣外套赔给你。我能赔你的东西不多,这一赔,我瞧见你躲在墙角得意地笑呢。
  
  老张,你想念吃过晚饭和我一起聊天吗?每次你干活收工回家,总喜欢端一杯茶坐在我床前跟我聊外面的奇闻轶事。有一次,你干完活回家,放下镢头就跟我讲乡里来了一位新书记,新书记修路造桥建集镇,我把他写成一篇新闻报道发给了《十堰报》,成就了我学习写作的第一篇作品。我想念你和我一起聊天,有一天晚上,我们聊到12点,你说不早了明天还得早起下地干活,你磕掉烟灰缸里的烟灰站起身来,又想起把刚烤完的一盆火炭放进我的床底屁股底下,我妈睡醒以后“妈呀”一声惊叫,真娃儿,你屁股底下咋烫肉,赶紧起床一看,垫背烤着了。只差那么一点,我的屁股就没有了。
  
  老张,还记得你给我买的卓别林翻跟头的玩意儿吗?放在我书桌上,烦的时候一抬手让他给我表演翻跟头。有一天,翻着翻着,卓别林的头掉了,我伤心地哭了。老张,你让卓别林逗我开心,可是你走后就连卓别林也死掉了。
  
  老张,还记得你给我变魔术吗?你说你在外面见着的3双袜子10块钱,你买回家学人家给我表演,“嗞啦”一声,袜子毁了,你又上当受骗了。
  
  老张,还记得你给我走的猫步吗?半瘸着腿,最后一个转身,不像猫,像赵本山。
  
  老张,你教会我妈打牌,我妈一有空就去打牌,你管管她吧。
  
  老张,我和你聊了这么多,你怎么一句也不回答啊?
  
  老张,我心里难受想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