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嫉妒与伤口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03 10:00

  1
  
  那是个雨天,被喜欢的男孩子堵住了去路,黄笙顿时满心欢喜,以为会迎来一场告白。谁知他蹙着眉,厌恶地质问:“你为什么到处讲海鸥的坏话?”
  
  其实脑子里知道,是要否认讲过海鸥坏话这件事的,但因为现实落差太大,这一记没想到的质问瞬间就让黄笙涨红了脸,一时苦涩到说不出话来。在前来质问的陈哲眼里,这样哽咽说不出话的样子倒成了讲人坏话被拆穿后的羞恼。
  
  他说,是我看错了你。说完也不待黄笙再有反应,就大踏步地走了。
  
  2
  
  海鷗、惠子和黄笙,原来是同班的,这三个女孩子的升学成绩,成为她们初中班主任的一大功绩,毕竟是重点中学的重点班,他一下就贡献了三个名额,可是神气了一阵子。初中升学过来后,海鸥和惠子一班,黄笙自己分去别班。但关系还是很不错,起码在初来乍到的新学校里,走在陌生感十足的楼道时,有人笑着叫一声黄笙,的确是件安心的事。
  
  有一天,黄笙突然发现,她最近遇着惠子的时候好像太多了。去图书馆、做课间操、放学路上……她自然是把惠子当朋友的,只是惠子难道在班里没有新朋友吗?
  
  3
  
  惠子和黄笙亲近的时间越多,说的话越多,关于海鸥的事情也讲得越多,容貌、成绩、待人、接物……这些黄笙自然是知道的,海鸥一直大方得体,而且中考进校排名第一。还在军训时,新进的这批人就算不认识校长,也都要想着认识海鸥。连自己当时还被班里的八卦选手们拉着问了好多海鸥的事情。
  
  可是说着说着,惠子的话里话外就有些不对劲了,那不是十足十的佩服和夸赞,而是带着酸意的评点和心有不甘。黄笙听得出来,但一想,那么出色的女孩子,自然不是人人都能比得过的,可能和海鸥在一个班的惠子的光芒被掩盖了,她就忍不住找自己发发牢骚。
  
  4
  
  和陈哲认识,是黄笙自己撞来的。那天爸爸送她,因为快迟到了,她开车门时急急忙忙地没看后面,和骑车的陈哲撞成一团。她爸带着陈哲去检查、再带她去陈哲家道歉,这么着来来往往几次,就认识了。
  
  其实若不是这样,黄笙还是会认识陈哲,当然是从学校的排名榜上,毕竟他也是有实力去争第一的人。
  
  黄笙再和惠子聊天时,她都不似先前那样闷葫芦一样的听,而是打岔问问陈哲的事情。惠子便将海鸥这个在班里的竞争对手大大夸耀一番,然后又把话题回归到海鸥身上。
  
  5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自己的路要走,何苦要和别人争个高低。不过每次话到嘴边,黄笙又都咽了回去,惠子和自己说这些,自己只要守口如瓶不告诉海鸥,三个人就还是和和美美的关系吧。
  
  因为陈哲是年级里女孩子们的话题中心,再加上不是顶头的重点班,班里的八卦选手们还有发挥余地,所以黄笙很容易就收集到陈哲的点点滴滴。不过只是默默地往自己的心里存储,让自己这份暗恋也守口如瓶。
  
  6
  
  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来的,黄笙想过许多次。那天惠子恹恹地来找她,说班里都隐隐流传,海鸥和陈哲在一起了。原本远远让人见着留个念想也成,现在却说那个人和别人在一起,当时黄笙又惊讶又心痛,喃喃重复了一句:“海鸥和陈哲在一起了?”
  
  可能声音大了些,怕是被路过的人听去了,惠子一拍黄笙胳膊,她才反应过来。黄笙倒没有多想,何况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可机灵鬼们有的是,何况是年级里红人们的八卦事,不几下,众口演化,就变成了件真事。
  
  7
  
  海鸥是个光明磊落且出人意料的女孩子,没有学人哭哭啼啼,也没有去找谁告状。而是有一天出其不意地在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说她坏话时,抓住了中心的那个人对质。惠子没有想到被抓个正着,也没有想到海鸥会较真地要个结果,心一横,就全推给了黄笙。
  
  其实早该想到,爱说人是非的人,是不会只和一个人去说的,更不会只捡一个人的一面去说。可能是熟人,惠子在黄笙面前还有些克制,而在其他“朋友”面前,可就猖獗得多。这时候,黄笙才知道,她只不过重复的一个问句,变成了惠子说的那些上万句。
  
  8
  
  黄笙站在海鸥面前,说:“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没有说过你的坏话。”海鸥一笑:“我相信你。”然后就走了,跟着一大帮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还有那个想叫住两人再说些什么的惠子,也讪讪地走了。
  
  可回到家,黄笙还是哭了一场,爸爸说,这下知道了吧,明知道是个是非之人,你还要和他交往。不过也只安慰到这儿,又夸海鸥,说那姑娘应该早知道就是惠子在颠倒黑白,不过是借这么一次来个了结,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9
  
  第二天,是个雨天,陈哲蹙着眉来质问,黄笙顿时没了在海鸥面前那般理直气壮的问心无愧,她看着他,难以名状地难过。黄笙后来不再喜欢陈哲,可这个场景还是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里,梦里她拉住了那个少年,解释了一大通,可说得口干舌燥之后,他还是冷冷地看她,说:“是我看错了你。”
  
  大约谁都有一道细微的伤口,黄笙也没有要它一定愈合,只是有时回味这人生给一直顺风顺水的自己上的第一课时,她不知道在15岁这个年纪,是太早还是太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