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一号命令”的“鲶鱼效应”深意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04 10:00

  如果把梁山泊看作是一个公司的话,其发展历程也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企业史,有着创业期、成长期、成熟期等特点鲜明的阶段划分。宋江到来前后“梁山泊公司”在组织管理上俨然是两家完全不同的企业。
  
  由“白衣秀士”王伦开办的创业型企业梁山,早期最为核心的组织管理基本制度就是排名制,初创时期的第一把交椅自然是落第秀才王伦来坐,然后依次是杜迁、宋万、朱贵;后来林冲几经周折上了梁山之后,排在朱贵前面,坐了第四把交椅;晁盖带着吴用等六人入主梁山泊之后,虽然发生了火并王伦等大变故,但依然沿用了这种排名制:晁盖、吴用、公孙胜分列前三,林冲排在第四位,黄泥冈功臣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位列五至八位,梁山泊旧将杜迁、宋万、朱贵分别坐了第九至第十一位。
  
  排名制的最大好处是简单,既可以让梁山泊里的等级一目了然,也能比较容易被各位大小头目接受,便于推行。但是,这种排名制存在两个难以克服的问题:一是排名依据无法明确和量化,是按对山寨的贡献,还是按个人能力、江湖地位,甚至是按到山寨的先后?《水浒传》中并没有给出清晰的答案,曾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刚到梁山之时,竟然屈居江湖无名之辈杜迁、宋万之下。这不能不说是“火并王伦”的原因之一;二是过于死板,座次排定后,很难进行调整,对后来者而言能力再强、贡献再大,也只能排在后面。显然,这种排名制并不利于企业的高速成长,对处于创业阶段的企业来说很不适用。
  
  在“江州事变”发生后,宋江带着二十余位新头领投奔了梁山。“把了接风酒,都到聚义厅上”,晁盖便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官场中人“及时雨”显然不敢当真,再次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吴学究坐了第三位,公孙胜坐了第四位。如是,高管班子就已经明确,奠定了新梁山集团董事会的格局。对于其余头领的位次再延续那不合时宜的排名制已然不妥——跟着宋江上山的这帮头领都很有来头:神箭手小李广花荣、当过青州兵马统制的霹雳火秦明、杀人不眨眼的黑旋风李逵、江湖上独一无二的神行太保戴宗等,一下子带上来二十几号将领,新队伍的实力甚至都超过了山上的旧有人马。
  
  此时,初来乍到的宋江展现了领导者本色,看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足以改变梁山激励体制方向的话:“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左边一带,是林冲、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杜迁、宋万、朱贵、白胜九人;右边一带,论年甲次序,为花荣、秦明、黄信、戴宗、李逵等二十七人。
  
  虽然在董事会里宋江位在晁盖之下,但是,宋江一句“休分功劳高下”就已经将梁山改姓为“宋”:不管以前功劳、资历如何,对董事会之外的人来说以前的排名通通不算,以后按照功劳,重新考核,再评定座次。在中层人员团队中,梁山旧将有九位,随宋江新来入伙者则多达二十七位,在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宋江这道废除排名制的“一号命令”可谓公私兼顾。于私来说,为宋系人马立足梁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于公而言,这个根据“日后出力多寡”再定座次的“一号命令”就相当于企业管理中常用的“鲶鱼效应”:有效地激发员工工作的热情和激情。这样可以让员工在刺激作用的驱动下,展现活力,更好地为企业的发展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