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您看到我的成功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15 20:00

  李世石,生于1983年,韩国围棋界最闪耀的一颗明星,也是世界围棋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野马奔腾般的力战型棋风,是围棋界不断热议的焦点话题。与老一辈棋手不同,他个性鲜明、桀骜不驯、率真至性,不仅有着过人的悟性与实力,还有着非凡的气质和胸襟。
  
  ·围棋人生的第一次落子
  
  在我的生命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人是我的父亲。我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很多宝贵的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父亲毕业于师范大学,当过几年老师。但是,由于各种原因,父亲放下了教鞭,回到家乡务农。
  
  父亲非常喜欢围棋,下得非常好。得益于此,我们兄弟姐妹5人都会下围棋。在我6岁的时候,父亲就把岛上的孩子们叫到家里,教我们下围棋。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围棋的。
  
  我是这一批学棋孩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我是一个很怕生的人。在刚刚开始学棋的时候,哥哥姐姐们来上课之前,我都会偷偷地跑出去溜达一圈。坦率地说,与坐在棋盘前下棋相比,我更喜欢出去玩。毕竟我这个年龄的孩子天性还是喜欢玩的。但是,一两个月后,小姐姐就强制我坐下,并且让我去看其他的孩子下棋。
  
  就这样,我一边看别人下棋,一边学棋,逐渐对围棋产生了兴趣。一开始,每当提对方的死子时,我感到得意洋洋,很有意思。
  
  最终,在小姐姐的强迫和坚持下,我开始跟着学棋的哥哥姐姐们下围棋。父母对我这个一刻也不得闲的小淘气鬼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但看到我能安静下来,连续下三四盘棋,他们感觉很奇怪。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
  
  虽然我开始学棋最晚,但是慢慢地我赶超了一起学棋的哥哥姐姐们。当时,我的二哥棋力最高,但是我没用几个月的时间就能赢他了。看到我能赢二哥了,父亲才决定开始正式教我下围棋。
  
  在当时,家里根本没有适合我这个水平的围棋教材。仅有的《棋经众妙》和《玄玄棋经》这类棋书,对我来说的确有些难。由于我们家在一个孤岛上,所以也没有地方能够借到围棋书,更不用说网络了,当时飞禽岛上连传真和电脑都没有。
  
  ·父亲教给我一切
  
  随着对围棋的兴趣越来越大,我已经开始主动学棋了,不再需要姐姐来强迫我。就那个时候来说,围棋是我最喜欢的、最有趣的游戏,能够激起我的好胜欲望,让我非常着迷。
  
  由于父亲的棋术较高,所以小时候跟父亲学棋就已经足够了。一开始和父亲下棋的时候,父亲让我三四子。但到了我八九岁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战胜父亲了。虽然父亲年纪大了,有时候会出现判断失误和错觉,但是父亲的围棋理论水平仍然非常高。每当和我进行复盘研究的时候,父亲往往能够给我指出需要注意的若干地方。
  
  我的布局实力较弱,所以父亲也对我的布局进行了特别的指导。每当中盘战斗,或者是对杀的时候,由于我下棋不够严谨,或者着急出手,所以会出现输棋。因此,父亲指出这是一个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虽然父亲平时很慈祥,也喜欢和我们开玩笑,但是一旦坐在棋盘前,他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因此,在下棋或者进行复盘研究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很紧张,精力也非常集中。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觉得他不是我的父亲,而是可怕的大老虎。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父亲就带着我到处参加儿童比赛。
  
  来到城市参加围棋比赛,对于一个穷山沟里的家庭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如果要在外面待几天,食宿费开支很大,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每当参加比赛的时候,父亲从来不吝惜钱,给我买我想吃的东西。
  
  父亲不光在吃的方面舍得花钱,每当到首尔参加比赛的时候,父亲还把我打扮得很帅气。过去,我们兄弟姐妹经常穿亲戚朋友们赠送的旧衣服,所以当我穿上一套新衣服的时候,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事实上,我每次出去参加比赛的费用,都是父亲借来的。如果参加比赛拿到奖金,父亲就会用它来偿债。大家看到我能够通过参加比赛挣钱,都啧啧称赞。如果不是父亲坚信我有围棋天赋,认为我将来能够走上围棋道路,想尽办法支持我的话,我在飞禽岛上早早培养起来的围棋兴趣也许早就寿终正寝了。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获得儿童比赛乙组的冠军。二年级的时候,我获得儿童比赛甲组的冠军。因此,父亲相信我一定能够在围棋道路上干出一番事业。
  
  那是我在小学二年级参加ORION杯儿童围棋比赛时候发生的事情。父亲借债带我去参加比赛,在第一轮比赛中,我输了棋。当时,我没有尽自己的全力下棋,也没想任何办法去挽回败局,只想尽快结束比赛。就这样,比赛开始没有多久,我就败下阵来。由于我在其他比赛中已经获得冠军,所以这次比赛自然也被人们看成是有实力夺冠的人选。但是,由于我漫不经心地下棋,在第一轮就吃了一个“漂亮”的大败仗。
  
  在父亲看来,这的确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如果是因为实力不济输棋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所有明白人一看都知道,的确是因为我下棋不专心,只是一味想尽快结束比赛,才最终输掉了这盘棋。以前下得不好的时候,父亲也揍过我。但这一次父亲打得很厉害,我是从头一直哭到尾,我从来没看到父亲这么可怕的样子。
  
  在我的记忆里,有两三次挨揍是不会忘记的。有父亲打的,也有教练打的。虽然都很痛,但由于内心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所以我反而能够从中体会到他们对我的爱护。我确确实实认识到那些事情不应该发生,挨揍的理由非常充分。
  
  ·走过人生的愁云
  
  16岁,上中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从学校自动退学,开始成为职业棋手。
  
  退学的那一年,我的父亲去世了。父亲的去世对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痛苦的心情让我难以平复。
  
  每当别人问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人是谁的时候,我永远都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父亲。父亲是我的第一任围棋老师。不但在围棋方面,父亲还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人。特别是在性格方面,我们非常相似。虽然人人都会因为父母的离去而遭受巨大的打击,但是父亲去世对我的打击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由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摆脱父亲去世带来的打击和影响,我的比赛成绩一直不太好。
  
  从1999年开始,我才慢慢地从父亲去世的打击和影响中走出来,棋也下得顺了,成绩逐渐好起来。虽然没有取得特别好的成绩,但我内心非常清楚,我的成绩一天天在提高。从2000年开始,我出成绩了。直到那时候我才确定,我找回了自信心。
  
  下围棋的时候,我时时刻刻都在告诫自己,定要竭尽全力。但是,我还缺乏那种不赢棋誓不罢休的杀气。父亲去世后,我才慢慢开始培养这种非赢不可的杀气。
  
  “我为什么现在才这样啊?如果父亲健在的时候能够有成绩,那该多好啊!”
  
  就是带着这种后悔和内疚,我的争胜欲望和杀气逐渐提升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