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远赴万里,只为看一眼你的生活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20 00:00

  火车抵达广州站时正是拂晓,天还未亮。按照二姐再三交代的线路,我坐地铁并换乘后来到了中大站,在拐角后刚准备上楼梯时,看到二姐从电动扶梯上下来。二姐瘦了,面容看起来也有些呆滞,没有预想中碰见人就满面堆笑的样子。二姐是我大伯家的二女儿,年纪比我父亲小不了几岁。
  
  听母亲说起过她以前的故事,让我对她产生了一些微妙特别的情愫。一九八几年,二姐那时十几岁,家里人给她找好了婆家,家庭条件也不错,在谈婚论嫁的时候她突然变卦,说要去广东闯闯。外人并不知道她刚去广东的那段日子如何,只知道后来她领了一个驼背的四川男人回来,这个男人比我父亲还要大两岁,奇丑。他们有一个女儿,小我两岁,不久将出嫁,而为人父的姐夫是看不到了。去年四月,在喝完他人生最后一场酒后,一头栽倒在酒桌下,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和在县城刚买还未装修的毛坯房。
  
  二姐是做裁缝的,在广东三十来年,先在深圳给人打工,后来在广州自己开店,来广州也有五六年了。本以为会是个有头有脸的门店,没想到竟是如此普通的、逼仄的店面,店内两张桌子,一大一小,几乎就占满了整个房间,桌子上摆着剪刀皮尺直尺等缝纫工具,大桌子上方一米高处是用角铁焊成的阁间,仅够铺一张床板,墙壁上挂着小柜子摆放杂物,碗柜挂在外墙壁上,普通的圆餐桌只能放在屋外。我不禁有些失望。不过细想起来,二姐还是挺有能耐的,在大家都只会在农村里伺候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年代,她独自一人来到广东,后来又带出了许多人,如果我不读大学,说不定也会到她这里来学裁缝。
  
  吃过晚饭,七点多钟,我带着相机准备走到广州塔。珠江旁的人行道上人流攒动,有情侣散步,有人夜跑,好不热闹。江中波涛汹涌,江上有游船,船上的霓虹灯十分惹人注目。江边高楼大厦林立,远处,广州的小蛮腰在夜色中显得越发迷人。也许这些才是广州城的真实面貌,二姐那狭窄的店铺只是一场错觉。我又回想起那些情景,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年大年初八左右,二姐她们都会坐上大巴,去开始她们生命中又一年的奋斗。她们会带上塞满行李箱的腊肉腊鱼腊肠,在早春里出发,在寒冬中归来。从那时,我小小的心里便播下了一颗大大的种子,定要到她们挥洒青春热血之地去看个究竟。
  
  现在我千里迢迢奔赴这里,亲眼看见她的生活,那逼仄的房子,脏乱的城中村,又是那么让人心疼。我最终没有走近触手可及的广州塔,也许那遥不可及的繁华只适合远远地观赏,就如同那些奔赴大都市里的农家子弟的所有希望与梦想,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也或许,二姐那狭窄的店铺是这个城市的真实面貌,而广州城的一切繁荣只是错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