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后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20 00:00

  十年前她二十岁,大三旅游时认识了男友,对方猛烈追求,她就理所当然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段热恋。当时她一点不知道,跟眼前这个人的关系能维持十年之久。她以为那只是她人生的开篇,青春的序曲,一段可以保存在记忆里,拿来验证那些年我也不羁狂浪过的热血初恋。
  
  当时财力有限,他们的恋爱方式是通宵聊QQ,还有纷至沓来的电子邮件,偶尔被宿管阿姨叫住:XX,有你的邮政快件。里面的物品漂洋过海而来,再简单也有了一份庄重的意义。
  
  她认为分手应该是自然而然的,但或许是青春期真的太饥渴,他们狂热的爱持续到了毕业,又延续到了研究生岁月。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酝酿分手,这简直理所当然嘛,两个人选择了两条路,再走下去该多累。但是男人乘了一夜的飞机来了,也就一时无话,想不出有什么必须要分的理由。
  
  她的生活可以时不时地没有他,但她无法想象一个人回到出租屋后,连个可以随时拿起手机骚扰的声音都没有。她也想不出当自己做好人生第一个小项目时,那种狂喜还有谁来验收比较合适。
  
  闹分手最凶的是毕业后的一两年,两人终于好不容易在一个城市,都有了一份要为之奔波劳碌的事业。周围所有人认定他们是天造地设的稳定情侣,焦虑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男友坦白跟她讲,其实无法忍受她不在时的寂寞,他偶尔会找一夜情。
  
  这种事情放在别的女人身上大概都要天翻地覆地疯闹,她一开始也不接受,但只是质疑道,你真的那么需要性吗。
  
  二十五六岁的他们,难以忍受自己的人生伴侣已经没有变换可能。
  
  他和她一样,二十岁开始只交过一个伴侣,凭什么不能看看外面的世界。
  
  吵得很凶,闹得很凶,流行的开放式关系,试了;分手说再也不联系,试了;回过头说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也试了。最终,还是搬到一起住。
  
  几年时间里,他就像她一个住了很长时间的公寓,里面放了太多根本没办法好好整理的东西,只有回到那个地方,她才觉得心有所属。
  
  二十七岁那年,她跟所有人宣布,我们分手了,这次是真的,我一定要寻找新的人生。
  
  理由真是俗气,她想结婚,不想再在感情问题上浪费时间精力,不想再为不确定的将来犹豫不决。男人拒绝,说还没准备好,虽然我们在一起八年,但不表示要结婚啊。
  
  既然如此,她也就拾起尊严,说了再见,她想过另一种人生,成熟的、不用再费劲爱来爱去的生活,好像人生所有的爱情都在这八年耗尽了。
  
  她男朋友说,嚯,你是打算找个老实男人嫁了算了,过一辈子平静的生活?
  
  不出意外,一年后,他们又复合了,因为世间老实男人大多无趣,她跟他们坐上半小时已经聊完整个人生。他来找她,因为发现很多笑点只有她会懂,别人只能干瞪眼。过去这么多年,他们发明了很多属于他们的专用语言。
  
  三十岁,她在网上看到同龄女明星的公开求婚视频,“12年了,我不想一个人过了,你要娶我就上台”。
  
  想到她跟别人说起他们已经恋爱十年,别人都会张大嘴好像发现怪物,她总是会在心里翻个白眼:其实时间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她依然没结婚,没有什么立刻要去获得法律认可的原因,除非有个孩子吧,有个孩子就去结婚。她这么想。
  
  不然怎么能用法律去保障一份感情呢?十年分分合合,她终于明白了这么一点道理,但视频里的尖叫声响成一片:求婚求婚求婚!
  
  世人到底只愿见这显而易见的结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