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嘲笑你的日子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25 00:00

  我1996年考进北京电影学院,傻不愣登地背着包进了电影学院之后,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见到了那么多的美女帅哥,在我们班里边就碰到了我的初恋。我的第一个暗恋的对象,那会儿我真的觉得她很漂亮很好看,我觉得我这一辈子从来不会见到那么好看的女生,可能下辈子也见不到那么好看的女生了,当然不知道后来有了Angelababy。然后,她拒绝了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拒绝我,后来她好像告诉我说“因为那会儿你太胖了”,那会儿我一百五十多斤,比现在胖很多,然后说“你太土了”,我一开始不知道我土,后来我演了成冬青(电影《中国合伙人》角色),我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是个土鳖,因为成冬青太适合我了。可是因为她拒绝我了,所以那会儿我决定作为一个男人我一定要成功,我一定要让女人看得起,我一定要努力成为一个成功的男人,可以得到我爱的女人的爱,为此我走上了演艺这条不归路。
  
  其实我当演员这个事情家人是特别反对的。我还记得我在进电影学院之前我舅舅拉着我的手跟我说:“明明记住了,你去电影学院要记得一件事儿啊,出淤泥而不染。”你是男的,出淤泥而不染,就是觉得可能娱乐圈是个大染缸,很容易学坏,变坏。我说我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我一定会没问题的。进到娱乐圈之后,我发现真的有很多东西是身不由己的。
  
  后来有了《上海滩》许文强这个角色。尽管所有人劝我不要去接,但我最后决定还是接了,不过演的这个过程我很郁闷。因为我认为自己真的演不过发哥,我又不会抽烟,但因为这个戏,我从头到尾每天都要抽两到三包烟,每天从抽第二根烟开始我就醉烟,我就晕了,基本上每天都是晕着演的。等拍到中间的时候,拍到我最压抑的一段戏的时候,我整个人就郁闷了。后来我才知道我那段时间得了抑郁症,很害怕喘不动气,一拍到屋子里的戏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人要崩溃了。我突然有一天站在现场,就说不出话来了。导演吓傻了就说你没事儿吧,我说导演对不起,我真的觉得我有点要死了的感觉喘不动气了。我妈妈来陪我,慢慢把我情绪缓和了,把那个戏拍完了。
  
  除了我的努力,可能还要承受很多莫名其妙的压力。比如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说我身高不足一米七二,加上头发。但这件事情我也不需要去解释了。因为如果我要是加上头发都不足一米七二,我站到这个地方估计得垫个十厘米的鞋垫我才能这么高,那是不可能的。这十多年来我觉得我的经历真的就像是股市,有低谷,有最好的时候,又到低谷,又有最好的时候。我刚刚出道的时候,我记得大家都很喜欢我,那会儿叫我“新四大小生”之一,后来到了一个低谷的时候别人就叫我二货二哥,最终落成了一个闹太套。那个阶段我真的觉得是接二连三的打击,两年之内我都不敢出门。我抑郁了,我觉得自己好像一出门看到谁都觉得像是在指责我在骂我,感觉每个人都在嘲笑我。
  
  我那段时间哪儿都不敢去,大概有一年多到两年的时间每天就是家、健身房,健身房、家,所以我的身材也是在那会儿练的,胸大也是在那会儿练的。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从一个好像每个人都觉得黄晓明很好啊,很年轻的小生进来的,很棒啊,然后就像现在的小鲜肉一样。那会儿我也是小鲜肉啊,到后来突然180°大转弯。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完蛋了,我觉得我有自杀的冲动。
  
  但是很幸运的是我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每次看到他们我都觉得他们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们,有很多喜欢我的粉丝,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子。所以要让自己快乐起来。后来陈可辛导演拍了一个电影叫作《中国合伙人》,让我演邓超的那个角色“孟晓骏”。在陈可辛导演的心目中我还是一个比较帅的人,所以他认为这个角色适合我。但是当时我看了剧本之后就跟导演说,我觉得我不适合,我觉得我很土鳖。我觉得我最适合的是成冬青那个角色,你让我去试一次妆,我自己把裤子提到胸上,腰带系到肚子上,这儿别了一把那个钥匙串儿弄了一BB机,然后搞了一个假头发,戴了一副特别老式的眼镜,提了一个小包,穿了一件特别侉的衬衫,所有的人当时就觉得这是黄晓明吗,证明我塑造角色成功了。
  
  做一个努力的人是我的选择,我觉得我不聪明,我没有别的方式方法可以成功,我不像周迅、孙红雷、黄渤都是天生有演技的人。我没有,我不是,我是一个木头,我是一个后天必须努力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