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艘能打仗的航母是如何炼成的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29 10:00

  我是1986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毕业后,我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渐渐成长为一名舰长。期间,我分别到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和三军联合指挥及参谋学院进修一年。在大学时,我就是一个海军迷;在部队时,我更是一个航母迷,梦想着中国海军早日拥有航母。
  
  2009年冬天,我和我的战友站在大连造船厂的船台前,终于见到了我们国家的航母。仰望着这艘还在施工中如大山般巍峨的“海上城市”,我既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激动,是因为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航母,而且自己即将成为中国第一批航母舰员;压力,是因为能不能驾驭这艘航母,当时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夸张地说,当时每一名官兵都陷入了“本领恐慌”。世界上拥有航母的国家,也心照不宣地对我们实施技术封锁。压力面前,整支部队如同上满发条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大家真的都是蛮拼的。
  
  为了提高驾驭装备的水平,我们先后辗转17个省份20多个城市,进院校、入厂所、上舰艇,开展理论学习、设备培训、技能训练。很多官兵即使就在家门口学习,也顾不上回家看一眼。
  
  为了尽快全面准确地摸清航母的各类结构和装备系统,舰员们坚持每天上舰摸排。当时航母还没有施工完毕,通风、照明等系统都还没有安装好,舰上弥漫着厚重的粉尘和刺鼻的气味,部分舱室温度接近40℃。舰员们戴着呼吸器和安全帽,打着手电,一个一个舱室、一条一条管路地摸排,一天下来,呼吸器滤芯是黑的,衣服后背结满硬邦邦、白花花的盐渍。
  
  为了探索航母运行机制,在一无经验、二无借鉴的情况下,我们开始了艰苦的研究攻关。一天深夜,我像往常一样翻阅战友们汇总的航母资料,几百页的资料在我眼前就如同五线谱上的铿锵音符,我突发奇想,这难道不就是一首强国强军的战歌吗?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凌晨5点,我向窗外望去,鹅毛大雪在风中飞舞。我推门而出,抬眼看见会议室的灯光还亮着,推开会议室的门,看见十几名战友围着一张图纸正争论得不可开交,桌上是一堆早已冷了的泡面。那幅画面,如电影胶片,一直定格在我脑海中。
  
  就是靠着这样一股拼劲,不到两年时间,所有舰员通过了厂所和院校的考核,全部获得了上舰资格。2012年9月25日,辽宁舰正式交接入列。从此,中国海军有了自己的航母,中国有了自己的航母!那一刻,回想起为梦想付出的点点滴滴,万般感慨归结为一个字:值!
  
  拥有了自己的航母,只是我们梦的开始。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一艘能航行的航母,我们更需要的是一艘能打仗的航母。
  
  航母是人类制造的最庞大、最复杂、可移动的战斗机器。它涉及船舶、航空、电子、兵器等几十个行业门类。对我们而言,辽宁舰不仅是数百个系统、几万套设备的集成,也是舰艇、航空、通信、装备等多个专业的技术交织。在航母面前,我们传统的经验必须向新的领域艰难转型。
  
  大家可能注意过航母甲板上流畅的起降作业,那是一次次艰苦训练的结果。航空部门,顶着难以站立的甲板风,日复一日地练习;消防队员,身着沉重的战斗服苦练技能,随时准备迎接烈火的考验;机电部门,守在全舰最艰苦的战位,用“光和热”点亮每个舱室;舰务部门,每天在蒸笼般的厨房里,为几千人准备膳食;航海、通信、作战、武器部门,每天都要繁忙地作业。
  
  一次次训练,一次次操演,一次次试验试飞,我们对装备的驾驭越来越熟练,底气越来越足。
  
  2012年11月23日,舰载机试飞员驾机在辽宁舰上实现了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能独立培养舰载机飞行员的国家。此时,距离航母交接入列仅仅2个多月,对此连外国海军同行都感到不可思议。
  
  为了共同的梦想,第一代航母人汇聚到一起,他们中有博士、硕士舰长,飞行员舰长,有留英、留俄的各领域各专业的人才,还有五四奖章获得者、全军优秀指挥军官。无论是舰长,还是普通的传令兵;无论是驾驶舰载机翱翔蓝天的飞行员,还是控制止动轮挡的战士,都是航母的主人。
  
  航母的主人,就要有航母人的担当!比如那个很有特点的“航母Style”,看似轻松潇洒的背后,其实危机四伏。舰载机离舰的瞬间,隐藏着许多令人心悸的风险:舰载机偏移起飞跑道,巨大的尾喷,可能把离得最近的起飞助理吹到海里;一旦尾喷流扫到人体,鲜活的生命瞬间可能被灼伤致死;一旦被发动机吸入进气道,活生生的人立即就会粉身碎骨……在世界航母发展史上,这些都是发生过的案例。靠什么规避?只有依靠科学的规程、严格的训练、冷静的头脑和娴熟的技能。
  
  我们舰的局域网上,有一位战士留言:舰长,靠码头后我就要退伍了,两年了,我一直在炊事班干活,出海时每天听着战机呼啸而过,但从未亲眼见过飞机起降,能不能在临走前让我看上一眼?我答应了他的要求,组织即将退伍的战士观看飞机起降。歼-15战机展翅加力,沿着14度仰角滑跃起飞的刹那,这位这辈子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观看歼-15起降的战友,向着远去的飞机,敬了一个军礼。
  
  我们的航母梦,是在前一辈海军人的肩上成就的。我们这一代人,成为航母的舰长和舰载飞行员,与其说是个人的努力,不如说是时代的造就;与其说是优秀,不如说是幸运。我想我今天所说的这些话,属于“所有那些过去稳操舵轮的水兵、今天勇往直前的水兵,以及即将标绘海军未来之路的水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