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消息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31 00:00

  昨天,乡下的老母亲来电话了,说是东京现在已经穿不着棉外套了,让我把它寄回去。这话是由大女儿转达的,因为平时专管接电话的妻子正好出门不在家。
  
  母亲所说的“棉外套”,就是棉花铺得很厚的无领的和式短外套。每逢秋天,她都会亲手缝制一件新的给我寄过来。
  
  六月母亲就满80岁了,可她仍亲自做针线活,就连穿针引线都自己做。当然不是一次就能穿上,要戴着老花镜,耐心地反复穿上好几次。
  
  夏天,我们一家子回故乡探亲。临返东京前,母亲像突然想起来似的,不知从哪翻出我穿过的旧短外套,给我翻新。“用不着塞那么多棉花,东京没那么冷。”我每次都这么交代,可回到东京收到母亲寄来的包裹,打开一看,跟往常一样,短外套还是蓄着厚厚的棉花。而且每次包裹里一定附上一封信,信中还写着简短的几句话:这是她几岁时穿的和服料子,曾穿着它去过哪里哪里诸如此类。
  
  我想,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母亲的一番心意,所以,我总是穿着它过冬。
  
  “奶奶还说了些什么?”我问接电话的大女儿。她告诉我说:“奶奶说这次我们又骗了她,她好失望哦。”她接着又说:“奶奶说话时有气无力的,好像很难过。”的确,母亲这阵子身体欠佳,心脏也不太好,偶尔会出现轻微的心绞痛。四五年以前,每次我写信让她来时,她都会不顾颠簸10多个小时的长途劳顿,立刻赶到东京来。可是,现在她已经无法做到了。
  
  大女儿小学毕业了,母亲想看看孩子的入学典礼。我在给母亲的回信中说:“如果您一定要来,那就来吧。”本说好要让妻子去接她的,没想到今年早春的寒冷竟然影响到她的健康,再加上三月下旬,住在新泻县的一位叔叔突然去世,母亲很受打击。
  
  这位叔叔是位医生,曾经给予我家很大的帮助。所以,当得知叔叔猝死的消息时,我很震惊。我是通过电话告诉母亲这个噩耗的。一开始我没敢直说,先跟她闲聊了会儿,随后问道:“娘,有一个坏消息告诉您,您现在是坐在椅子上的吗?”确认母亲安全后,我才把叔叔去世的消息告诉她。
  
  母亲听后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她提醒我去吊唁时要注意的事情。之后,她好一阵子不说话。我着急地大声叫她,母亲应道:“我听着呢,大声嚷嚷什么!”……
  
  打那以后,母亲身体就彻底垮了,看样子根本不可能来东京了。所以,我决定利用春假去看望母亲。车票都订好了,也通知了母亲。不料就在临出发的前一天,二女儿发高烧卧床不起,我不得不取消行程。
  
  母亲说:“你们又骗我!”指的就是这件事。原打算亲自把穿坏的外套送回去,后来也只好搁置一边了。也许母亲为此十分生气,才打电话叫我马上把衣服寄回去的吧。我在打包好的短外套袖子里放了一袋末儿茶糖,让母亲做针线活时吃点糖。但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抽空回乡下一趟。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是长不大的娃娃。母亲的疼爱,或许很朴素,就是一件棉外套,但这棉外套绝对是自己亲手缝制的,上面是满满的思念和牵挂。“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母亲的慈爱和牵挂,让子女们变得格外懂事和孝顺,从而形成所谓的“上慈下孝”的大美和谐之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