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的爱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1-31 20:00

  1她一直不太喜欢这个拖着鼻涕的小孩,尽管他们想尽办法告诉她,这是她弟弟。她却不屑地撇撇嘴,我才没有这么丑的弟弟。她喊他鼻涕精。
  
  她是上世纪80年代的小孩,父母生她的时候,计划生育政策刚刚提倡不久,所以,那批小孩里,独生子女居多。而她,偏偏就有一个比自己小6岁的弟弟。
  
  周日,大院里的孩子都由父母领着去公园,她却只能待在家里。弟弟年龄小,父母都围着他转了,哪里轮得上自己。她很委屈,很快,这委屈便转成了一股怒气,小小年纪的她便对父母发火,说,为什么非给我要个弟弟,你们看看别人家的孩子。
  
  父母对着她眨眨眼,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母亲笑着说,那是因为想给你找个伴呀。话语里,颇有几分逗弄她的意思。
  
  后来,她渐渐知道了因为这个弟弟,父亲被降了一级工资,母亲也被单位降了级,所以她更没来由地恨这个鼻涕精。
  
  当鼻涕精1岁多时,就可以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喊她“切切”(姐姐)了。她常常是和同院的小女孩们玩跳皮筋或是走格子,玩得尽兴的时候,他便出现了。望着同龄的小女孩们那种诧异、同情或是带着一点调笑的表情时,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丢人了。
  
  于是更恼他,但鼻涕精不恼,常常跟在她后面喊,姐,吃饭了。姐,这个字怎么念?姐……
  
  她往往不耐烦地摆摆手,说,烦死了。
  
  2上中学时,弟弟上了小学,调皮,成绩又不好,还总是跟别人打架。学校里的同学都喊他捣蛋虫。
  
  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对于她的权威性,捣蛋虫越来越提出质疑。一次,爸爸的单位里面发了甘蔗,父亲一刀下去把一根甘蔗一分为二,她抢先拿起了靠近根部的那段。按照以往的规矩,捣蛋虫应该老老实实地拿起另一段,没想到这次他没拿,而是伸手出来,对她强硬地说,拿来。
  
  她不乐意了,冲他瞪眼睛:什么拿来,你给我老实点!
  
  他更不乐意,突然就扑上来抢她的那一半。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个小小的人儿,不知何时力气变得这样大。他们扭打了很长时间,后来她实在是没力气了,哭着对他喊:我告诉爸妈去。
  
  没想到他一边啃着甘蔗一边得意地说,你告去啊,就会告状。
  
  但半个小时之后,他可怜巴巴地拿着作业来问她,她冷冰冰地回绝了他。看着他哭丧着脸拿着作业本走出去,她心里有种快感。
  
  没想到他会恶人先告状,说姐姐不帮他学习。
  
  父亲把她喊过去训她。她却恨恨地说,谁让你们多生了这样一个孩子,我不喜欢他,抢我的东西吃,还打我。你们根本就不疼我。
  
  父亲一怔,笑着说,对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
  
  可是,一份东西分开了,就成了二分之一份,一份爱分开了,也成了二分之一份,我不要这二分之一份,我要像院里的其他孩子那样,要全部。
  
  父亲又笑了,说,今天给你二分之一,以后,他会把这二分之一还给你的。
  
  她认为父亲肯定是在哄自己。
  
  3高中时,她终于摆脱了弟弟的影子。姐弟两个,很少因为什么事情吵架了。很快上了大学,离开了家,她才知道思念的滋味,甚至那些吵吵闹闹的时光,在她看来都那么值得怀念。
  
  她两个星期往家里打一次电话,每一次都是父亲或母亲接电话。开始,她还不以为意,可是后来,她渐渐想,为什么那个小不点就不能接一次电话呢?他上中学了,是不是与其他小男生一样长高了,声音变粗了呢?
  
  寒假回家,她刚下火车,就听到一个粗粗的声音在喊,姐。
  
  顺着喊声望去,她看到了他,个子居然长高了很多。最让她诧异的是他的嗓音,较以前的细嫩而言,几乎判若两人。
  
  他跑过来,拉起她的行李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咱爸买了一条大鱼,有五六斤呢,我快要馋死了,你可回来了。
  
  她微笑。虽然他长高了,嗓门也粗了,但毕竟只算一个小小伙子。看着他努力地拉着自己的行李走在前面,她这样想。
  
  饭吃得很融洽。她问到小小伙子的成绩,他却不好意思地笑了。父亲摇摇头,脸一下子阴了下来。母亲叹气,说成绩老是提不上去,以后上不了大学怎么办啊。
  
  没想到小小伙子却说,上不了大学,我姐养着我。
  
  她笑了,把眼光看向父母,心里却微微有些别扭,凭什么就让我养着你。
  
  父亲或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慢条斯理地说,是啊,你姐养着你。等到几十年之后,这世界上恐怕也就是你姐弟两个最亲了,因为你们有同一个父亲、同一个母亲。
  
  她心里一动,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但是拼命再去想,却想不出来是什么。
  
  4她毕业了,分配形势却不好,通过父亲的努力还是回到了家乡的城市,在一家行政机构做了一名小公务员。
  
  这个时候的小小伙子,却变得羞涩起来,学习成绩慢慢上来了,他的话越来越少了,个子却越长越高,超过了她。有时候,站在他面前说话时,她竟然有些小小的自卑。她明白,这自卑不是来源于学识的,而是自己以前潜藏在心底的那份优越感渐渐消失。
  
  当她准备结婚的时候,他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
  
  本来想着结完婚几年再要孩子的,但是突然就怀孕了,跑去问母亲,母亲笑了,简单地问了她几个问题之后,说孩子必须要,你第一次怀孕,流产对身体不好,这两天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但是,母亲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起了父亲的心病。父亲一生谨慎而小心。在她5岁的时候,父亲突然有一天就对母亲说,咱们百年之后,这世上就剩下咱女儿一个人了,多孤单,连个相互照应的人也没有。于是,在想了几天几夜之后,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
  
  她有些心酸,看着母亲。虽然她刚刚怀孕,但是也明白父母的心情,他们真的是怕自己在这个世上没有个伴,所以才生下了弟弟,同样,他们也为弟弟有个伴而欣慰。她忽然明白了当年父亲所说的那句话,现在我们把爱分成了二分之一,以后,他会把这二分之一还给你。
  
  是的,明白了,同时也明白了父母的一片苦心。
  
  暑假时候,她快要临产,最后一次检查,是弟弟陪她去的。上台阶时,他搀扶着她慢慢走上去。他的手那样有力,她觉得,自己全身的重量都放上去也不成问题。突然,她转过头喊了声,弟。
  
  他抬头,一脸关切的神情,怎么了,姐。
  
  她笑了,眼睛湿湿的,往事种种,包括父母所说的话都涌现出来。是的,弟弟正将他那二分之一的爱慢慢还给自己,而自己何尝又不是呢?以后的日子里,也会把应该属于他的二分之一的爱慢慢还给这个还不算长大的小子。
  
  可能父亲也想到了,两个二分之一的爱加起来不是一份,而是两份爱,这两份爱,证明他们来自同一对父母、同一份基因,会在同一片天空下相依为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