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跳族不是一个传说

作者: 优文摘 分类: 青年文摘 发布时间: 2021-02-04 10:00

  想走就走,想跳就跳,他们是如何在频繁的状态转换中自得其乐?
  
  从“最难就业季”到“更难就业季”,如今一提到大学生就业,人们的脑海中总会蹦出同一个字——难。
  
  当天马行空、个性张扬的毕业生撞上日益险峻的就业市场形势,前路必定会步履维艰。
  
  我是“跳跳族”
  
  [文/榛子]
  
  毕业时间不长,换的工作却不少,这在刚毕业的大学生圈里,可谓屡见不鲜。他们把跳槽当做一种习惯,以自己的意愿为中心,一次又一次地跳跃于职场之间,并且乐此不疲。人们把他们形象地称为职场中的“跳跳族”。
  
  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在“就”与“跳”这座天平上已经明显偏向于“跳”这一端,“跳跳族”的跳槽频率已经由一年缩短为半年。
  
  频频跳槽背后有苦衷
  
  大学扩招,找专业对口的工作真的很难。自从大学扩招,大学毕业生的人数是逐年上升,在提高了全民文化素质的同时出现了大学生找工作越来越难的现象,想找一份与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可谓是难上加难。工作和专业不搭已经成为常见现象。“跳跳族”们跳槽的原因有很多,不能单纯地将原因或现象归结到某个人或者某个年龄段人的身上,90后并不是没有责任心,他们有更多的理想和追求,为了理想和追求,目前从事的职业可能就是纯粹的过渡,并不因为不负责,只是他们还在追求梦想的路上。
  
  小张是湘潭大学法律专业的学生,因为没有通过国家司法考试,毕业后为了谋生先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小张总感觉自己目前的工作只是一个过渡,他最大的目标是继续努力通过司法考试成为一名律师,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所以小张从第一份工作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换了三份工作:“除了律师,其他的工作都感觉自己不能全心投入,总是感觉自己就是过来过渡一下,所以对工作也没什么责任心,得过且过。”
  
  抱有小张这种心态的90后其实还不少,他们有自己的理想,并且愿意为了理想一直坚持下去,对待自己不喜欢的工作都认为只是一个过渡,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最终目标,所以他们并不认为找到工作就应当为之奋斗到底,这大概是造成跳槽频繁的原因之一。
  
  刚走出象牙塔,学子们都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希望能在理想的环境中打拼。但工作环境差、发展潜力小、薪金待遇低,也是大学毕业生们闪电离职的主要原因。
  
  越跳越苦恼
  
  在“跳跳族”们眼中,找工作就像谈恋爱,多找几个才能找到正确的那个人,所以跳槽无可厚非,只要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刚开始频繁换工作也无所谓。可是他们忽略了一点,恋爱消费的是青春,在一次次尝试后积淀下来的是成熟;而跳槽消费的是诚信,特别是当频繁跳槽成为一种习惯后,最终只会得不偿失。
  
  毕业两年的丁薇薇,工作却换了十几个,大多数是她炒老板。她第一次辞职是刚大学毕业,那时做广告文案,专写一些平面口号或宣传语,但周末总要加班,客户又挑剔文案,她觉得没意思,两个星期后就辞职了。她后来在几家广告公司“客串”过,又去了一家规模较大的公司。“那里薪酬不错,环境也好,我也很喜欢。可后来因私事向公司请几天假,公司死活不肯批。谈不拢,我就辞职了。”她说,“再后来又在几家广告公司上班,总觉得不及原本那家好,所以都是没干完试用期就走了。”
  
  刚开始时丁薇薇心态还比较轻松。“HR见我工作经历多,人也机灵,都愿意录用我。”她说。但从第二年开始,她就遇到困难了,“以前HR说我是一个工作经历多的毕业生,现在却嫌弃我的工作经验过多。”过去一个月,她请了两天假,面试了三份工作,都没下文。她现在很害怕别人看自己的简历,因为别人会质疑她为何经常跳槽,她甚至打算改写自己的简历,将众多的跳槽经历统统“抹去”。
  
  人际关系、薪资水平、个人发展空间都可以成为跳槽的理由,但是这些理由的背后都得有共同的基础:付出。跳槽确实可以提高工资水平,可前提是职场忠诚度要高;跳槽也可以帮助扩大人际圈,但是你得先给人脉网络打好基础;跳槽也能够帮助你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但这也是建立在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的前提下。
  
  求职过程中,在一个板凳焐热之前立马又去坐另一个板凳,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新鲜感或快速地提升,这与妄想不劳而获有何区别?
  
  别做职场的“跳跳族”
  
  [文/郭龙]
  
  小升是一所名牌大学管理专业的学生。由于学的是管理专业,再加上小升所在的城市经济发达,需要很多管理方面的人才,所以,小升刚毕业就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这份工作不但专业对口,而且薪水和福利等各方面的待遇都不错。
  
  小升工作很努力,三个月试用期结束,小升成了公司的正式员工。他转正后的薪水并没有按应聘时公司许诺的那样大幅度提升。小升很不开心,渐渐失去了开始工作时的那份热情。
  
  就在小升对公司一肚子怨言的时候,有一家公司给小升打来电话,询问小升有没有意向去他们公司发展。小升喜出望外,这家公司的待遇和薪水等都要比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好很多。到这家新公司后,小升又把全部的心思投入到工作上。小升的工资已经比和他一起毕业的同学高出了一大截,小升很是满意。
  
  小升在这家新公司里工作不到两个月,无意中在网上发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待遇等各方面都要比他现在所在的这家公司好一些。小升心动了,试着打了一个电话。对方很热情地邀请小升去他们的公司工作,而且再三保证,薪水等各方面待遇会比现在这家公司高。
  
  小升为难了,怎么办?小升想,工作不就是为了赚钱么,钱才是第一位的!于是小升决定继续跳槽。就这样,毕业不到半年,这已经是小升的第三份工作了,他的薪水已经比同学们高好多了。小升觉得只有不断地换工作才是赚钱的不二法门,于是他每到一家公司工作的同时,都在关注着新的工作。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小升换了十份工作。在这十份工作中,工作时间最长的是四个月,工作时间最短的只有一个月。让小升不解的是,每换一份工作工资再也没有像过去那样大幅度地上涨了,小升的大部分同学虽然没有换工作,可是工资都已和小升差不多了,有的甚至比小升还高。
  
  更让小升不能理解的是,他现在找工作已经没有刚毕业时那么容易了。当他把简历递上去,对方都是用怀疑的目光看他,问他为什么不在上一家公司做了。小升不好意思说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待遇,只好支支吾吾地说是在上一家公司不太适应。更让小升不能理解的是——成功应聘到一家公司后,他通常只能做一些边缘性的工作,根本接触不到核心工作。
  
  有一次,小升上网的时候碰到了大学好友小柯,小柯在一家公司做人事工作。于是小升向他倾诉自己的苦恼。小柯先是发了一个笑脸表情,又回道:“你这样的情况,就是我,我也不敢重用你!”小升吃惊地问为什么。小柯继续说:“工作中能力重要,可是对公司的忠诚度也很重要,像你这样的‘跳跳族’,不到三个月就走人,谁敢把公司的重要工作交给你呀!”
  
  小升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频繁跳槽惹的祸。
  
  像小升这样的职场“跳跳族”不在少数,每年春节或者五一过后,是这些“跳跳族”们跳槽的高峰期。待遇是衡量工作的一个重要标准,可是待遇不是唯一的标准,一味地为了提高待遇而跳槽并不利于个人的发展,就像小升一样到最后只能害了自己。
  
  日复一日地朝九晚五,绝不是我的菜
  
  [文/张斯絮]
  
  阿鸣可是读大学时班里公认最有想法也最有个性的家伙,据说两年前还曾把一份从上百人中脱颖而出的机关工作给拒了。
  
  毕业五年五份工作,他做过钢琴教师、演出策划统筹、文化市场调研等等,短的只做了一个多月,长的也不过一年多,但自我感觉倒挺丰富、充实的。
  
  第一份正经工作,是一位在校时曾经有过合作的中央戏剧学院教授找到他。教授的公司正在洽谈一个叫做“青城”的项目,为助力商业地产的开发打造一台大型原创舞台音乐剧,这是国内最早一批文化创意产业项目之一。作为助理,阿鸣每天的工作就是准备各种文字材料,然后伴随教授奔波在洽谈业务的路上……
  
  一年多的努力,项目成功了,却到了阿鸣面临抉择的时候:若要继续,必须离开北京,去到青城山的所在地成都常住。阿鸣有预感,这将成就一台高水准的演出,可他还是决意放弃。他说:“三年、五年,也许都要围着这个项目转,我不愿放弃北京的一切,让自己的人生不受控。”
  
  另一份奇葩工作,最爱自由的阿鸣竟是跟着一位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博士搞了半年的纯学术研究。“受到万达影业的成功启发,北京的剧院群落是否应该出现了?我们就在研究这样一个项目。”不断地走访政府领导、企业集团高管,以及城市平民,调查了解各个层次的人群对于剧院项目的关注度。“我完全是抱着学习的心态走进这个团队。作为老板,那位哈佛大学的博士带给我一种全新的思维体系,而和我一起共事的伙伴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海归,那是一种多元开放的工作氛围。”
  
  半年后,工作再次无疾而终,因为研究得到了否定的结果。然而阿鸣认为,一切都值得。“我们几乎把全世界所有的现场演出项目都研究了一遍,我相信这种知识储备未来将带给我无限大的能量。”
  
  阿鸣也曾对看似稳定的机关单位抱有期望。2012年,他报名应聘一家拥有50年历史的国家艺术院团,从上百人中突破层层选拔。然而才待了一个月他就决定离开:“清闲到喝茶看报纸,完全不是我理想中的状态!”
  
  如今,阿鸣找到了两位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正在创业,搞艺术培训。阿鸣说正是兜兜转转几份工作,让他看透了当下文化生态的全貌。“所以我认为,这一定是一次靠谱的创业。”
  
  他已经准备好了。
  
  悔断肠的跳槽界代表
  
  邱启明
  
  关键词:等回老东家
  
  2012年,因在微博里怒斥傀儡制片人,邱启明离开央视加盟湖南卫视,主持《我们约会吧》,被观众质疑“一脸严肃,说话温吞”;其后在《女人如歌》中,他与朱丹搭档,两人一慢一快、一热一冷又被质疑风格严重不搭。他随后入职亚洲联合卫视,出任新闻主播。2013年邱启明跨界主演了处女电影《小神来了》,不知道邱老师作何感想。听说邱老师近期突然现身搜狐,据透露他将负责搜狐财经和新闻视频内容相关工作,这是跳槽跳上瘾的节奏?不过在上《鲁豫有约》时,邱启明剖开心扉表达对央视岁月的怀念,称想回央视做新闻节目:“我还爱着那个平台,在等着老东家招手呢。”跳后悔了不是?
  
  黄健翔
  
  关键词:跨界没节操
  
  2006年德国世界杯上惊天一声吼,黄健翔走上了跳槽之路。离开央视加盟凤凰卫视,演戏唱歌说相声拍广告样样参与,跨界跨到没节操。遗憾的是,黄健翔在凤凰卫视的发展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渐渐淡忘在观众视线之外。2011年参加江苏卫视《花样年华》节目录制,与彭宇搭档合作担任主持人,同年强势加盟益盟操盘手,他出任其品牌形象代言人。之后他还主持了山东卫视《歌声传奇》、浙江卫视《中国星跳跃》、天津卫视《非你莫属》以及乐视体育《黄·段子》节目。时至今日,观众已彻底被黄老师搞乱了,黄老师,你说你到底是干吗的来着?
  
  周笔畅
  
  关键词:难搞难合作
  
  跳槽对周笔畅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百度搜索关键词,周笔畅跳槽消息铺天盖地,从天娱到乐林再到金牌大风,每次都是那么高调,但是一次次地跳下去,笔笔的事业似乎并没有什么质的飞跃,还落了个难搞的名声,被人认为跳槽有瘾,玩个性不计后果。倒是芒果台的《我是歌手》再度提升了笔笔人气。看来老跳槽并不一定能帮到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